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九十七章 谈爱
    第二天,丰含笑几人来到学校的时候,见到的学生似乎都是神神秘秘的样子,几女不由得大是好奇,从一个经过的学生那里才知道了答案。

    原来是今天早上一大早,便发现上海的华兴集团里面的晚间值班的员工与集团的懂事张两父子都惨死在了里面,警方还在那里找的袄了许多华兴集团犯罪的证据,有报道说是什么侠盗杀了他们,不过真正的原因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一时间,上海人都沉侵在对于这件事的怀疑之中。

    政府的手段当然是安抚民心,一级压一极,向市民保证时间破案,由于现场没有什么别的线索发现,而且死的人都是华兴集团的员工和懂事,也没有别的什么发现,甚至连打斗的痕迹都很难发现,这让公安厅的人连黑帮拼斗这个借口都安不上去,不由得对下手的人恨之入骨,做事何必这么认真,留点线索也好啊。

    几女当下不停的讨论了起来这些本来不该她们关心的事来。伊雅有些怪怪的看了丰含笑一眼,见丰含笑色眯眯的盯着自己,马上红着脸避开了,走到分岔口,丰含笑向几女道:“我去上课了,几位老婆上课要认真,不要时时想着我啊。”

    几女红着脸淬了他一口道:“鬼才想你呢,不要脸。”丰含笑嘿嘿一阵奸笑,边走开便道:“只怕不行啊,我还得*他吃饭呢。”

    几女拿他没办法,无奈的相互望了一眼,一起向着另一边走去。丰含笑直接来到了十一栋宿舍的512,这个他自己还没有睡过一夜的宿舍。

    宿舍只有张兴一人,见到丰含笑进来,他不由得眼睛一亮,过来拍了丰含笑肩膀一下道:“含笑,你拽啊,来学校这么久了也不见你在这里睡一个晚上的,虽然那事儿美妙,可是你也得注意身体啊。”

    丰含笑擂了他一锤,笑道:“放心,哥们这身体硬着呢,还轮不到要你担心的程度。他们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

    张兴笑道:“他们今天早上都有课呢,就我还要等会,哎,无聊啊。”

    丰含笑轻轻拍了他一把,笑道:“有什么好无聊的,你怎么不喝酒了?喝酒就能让你忘记一切烦恼,到时候就不会无聊了。”

    张兴苦笑一声道:“含笑啊,你当我不想么?可是今天还有课啊,昨天跑到教室上课,唉,被那个老师整的惨啊,要是我还喝醉了去上课,只怕今天这门课就别想过了。”

    丰含笑哦了一声道:“是哪个老师啊?昨天有没有点到我的名字?我好象很久没上课,还不知道呢。”

    张兴像是想去起了什么似的,奇怪的看了丰含笑一眼,突然崇拜的道:“对啊,含笑,我怎么忘记了你和我是一个系的了啊?你小子拽啊,上课一个多星期了,你今天竟然第一次来上课,厉害啊,不过你也运气真好啊,这么多天就是没有老师点过你的名字,可就怪了啊,我就是昨天喝多了点,偏偏就被那个法律老爷子看上了,他眼睛还真毒辣的。”说着,似乎是很怀恨那个让他昨天出丑不说,还记上了狠狠的一笔的法律老师。

    丰含笑看着他不由得轻笑一声道:“就你那样子,我是老师见了也找你,特别是你喝多了的时候,谁见了都不爽。”

    张兴气的瞪着他,突然呵呵一笑道:“含笑你说的不错,走吧,也快上课了,我们去上课,坐个好位子,等会好看美女。”

    丰含笑双目一亮,看着他有些感兴趣的问道:“美女?我们系也有美女?真的假的?”张兴将手在胸口狠狠一拍,保证道:“绝对是美女,你不会是怀疑我的眼光吧?”

    丰含笑奇怪的看着他,那意思很明显是的确有点怀疑的成分。张兴哼了一声道:“等着瞧吧,不过可说好了啊,她是我的,你有了老婆了,还是几个,可别和哥们争啊。”丰含笑嘿嘿一笑道:“当然,兄弟嘛。为兄弟两肋插刀。”

    张兴听了,高兴的拍了拍他肩膀赞道:“就知道含笑你够意思。”

    丰含笑却嘿嘿一笑道:“为女人插兄弟两刀,为自己插女人十刀都不成问题啊。”

    张兴听了,气极的看着他,狠狠的道:“含笑,我可是看清楚你的嘴脸了啊,够男人,够禽兽的了。竟然这样对我,我真是遇人不爽啊。”

    丰含笑呵呵一笑,拍了拍那正做着悲哀状的张兴,淡淡的道:“走吧,要不然真的没好位子咯,到时候不能很好的看你的美女可别怪我啊。”

    张兴听了,马上来了兴趣,推着丰含笑道:“不错不错,我们还是快点去吧。”说着,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书本,与丰含笑两人走了出去。

    走在外面,只见学校已经下课,那些下课的学生成群接队的走在路上,丰含笑与张兴两个高大帅气的男生逆着人流而向教学楼走去,不少的学生向两人看来,有些还对着丰含笑指着手指,似乎在向他们身边的人介绍着什么。

    张兴见了,似乎也沾了光似的,昂首挺胸的与丰含笑走在一起,嘴上呵呵笑道:“含笑,看来你叫左手打那教官,你们两个已经是学校的名人了啊。”

    丰含笑无所谓的轻笑一声道:“什么名人不名人,那些有什么用?那些女生看我,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恩,本人对女人有一种很强大的吸引力罢了。”

    张兴似乎是受不了他似的撇着嘴异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就吹吧,当我不存在是吧?没见我比你高大英俊了不少么?”说着,挺了挺他那结实的胸膛。

    丰含笑呵呵一笑道:“吹与不吹,你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我又何必与你计较?”张兴见他说的这么自然,心中暗道他脸皮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当下嘘了一声,不再理他。

    大学的教室不的定下来了的,而是一个系在一个大礼堂上课,上完了别的课程之后,如果你还有别的课,那你就带好书本向别的教学楼跑吧,而且如果你跑的稍微慢了一点,或许教室里便已经没有了你的座位。或许教室里的人不会很多,不过书本绝对多的将座位占完,更有甚者,竟然在一些座位上写了某某已占的字样,的确是有素质的人,占个座位都可以玩出很多花样。

    丰含笑与张兴两人来到教室的时候,教室的前面大部分都已经被人占满,张兴与丰含笑马上坐在了后面的两个紧挨着的位子上,只见张兴向前面第一排的一个穿着很大方的女子背影望着,然后有些遗憾的道:“唉,早知道就应该在上节课的时候在这里来的,现在与佳人相隔这么远,实在是遗憾啊。”

    丰含笑看着那个从背影看去真的很爽的女子一眼,微微一笑道:“也没什么,你既然喜欢人家,等会下课了就去问,要不现在也行。”

    张兴听的心中一阵激动的看着丰含笑道:“含笑,真的行?”

    丰含笑呵呵一笑道:“行不行还得看你的个人魅力了,要知道有的女人喜欢这样大胆的男生,有的则感觉到讨厌,就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了。”

    张兴听的脸垮了下来,道:“你不是白说了吗?有个屁用啊。”

    丰含笑嘿嘿一笑道:“这能怪我?你自己不相信你的人格魅力,我有什么办法?”

    张兴一听,火大了,大声道:“谁说我没有?”见有些人注意着自己。他马上放低声音道:“我只是担心她是后者罢了。要是那样,我不就惨了么?”

    丰含笑呵呵一笑道:“一样一样,要是我,就不会担心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与我毕竟不是一个档次的,但是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你应该要让他多注意你才行啊。”

    张兴听了,双眼一亮,看着他道:“对对对,那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丰含笑指了指自己道:“我?”张兴肯定的点了点头。

    丰含笑苦笑一声道:“可是这个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啊,我自己要是上的话,临时发挥一定会是我的颠峰状态,可是现在这么凭空想,我实在也没什么高招。”

    张兴怀疑的看着他,然后似有所悟的点点头,给了他一个我理解的眼神。丰含笑正想解释,却见前面的学生突然都站了起来。

    丰含笑微微一笑,知道老师已经走了进来,要上课了。当下不做声,等他们都坐下来之后,便向前看去,却见前面大屏幕下的讲台上正站着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戴着眼镜的男老师,看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张兴撇撇嘴,看了那老师一眼道:“假正经啊。”

    丰含笑呵呵一笑道:“只要掩饰的好,就是君子。”

    张兴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道:“经典啊,君子还真他妈就是这样的。”

    两人说着,前面的讲课已经开始了很久。突然,前面那老师轻咳一声道:“不知道后面两位同学对我的讲课是不是有什么意见?请站起来说,让老师与同学们听听,我也好改过。”那老师的话一落音,就见前面的那些同学的同很一致的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向着后面看了过来。

    张兴那小子还真能装,也跟着大家向后面转过头去,看向后面的墙壁。丰含笑不由得心中一阵好笑。却听前面那老师道:“那位同学,你不用转过头去,对了,你应该叫张兴吧,昨天你喝多了,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原因话也这么多?”

    张兴见这么多人都微笑着望着自己,而且那个的确很不错的女孩子也看着他轻笑一声,顿时闹的老脸通红,正不知道怎么办是好的时候,却见丰含笑站起来道:“老师,事情呢是这样的。恩。昨天由于学生有事没有来上课,所以他现在是告诉我昨天上的是哪些内容,希望老师不要怪罪这位同学啊。”

    见他站起来,那些女生只觉得眼前一亮,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英俊迷人的帅哥在这个教室里啊,都不由得相互讨论起他是谁来。

    那老师看着他,哦了一声道:“这么说是我愿望了你们了?你倒是说说我现在讲到哪儿了?”

    张兴听了,不由得担心的望着丰含笑,刚刚自己两人连一句都没有听过课,他哪里能知道?正担心着,却听丰含笑大声道:“老师刚刚说到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法制这里。”

    前面的同学听了,都不由得奇怪的看着他,原来他是说对了。

    张兴见到这样,不由得更加奇怪的看着他。那老师听了,显然也是一阵奇怪,看了看他,不由得道:“哦?那我刚刚说的又是哪段话?”

    丰含笑微微一笑,道:“这个,学生也记得不是这么清楚,还希望是或错了老师别见怪啊。”

    那老师听了,点点头道:“只要你说的大致对就行了,我没有要你重复我的话。”

    丰含笑听了,清了清嗓子,然后道:“老师刚刚说的是:

    市场的统一,爱,需要法制去促成;市场的自由,爱,需要法制去实现;市场的公正,爱,需要法制去维护;市场的竞争,爱,需要法制去保护;市场的可控,爱,需要法制去确认。”他还没说完,就听全部同学都哈哈大笑起来,特别是那些男生,张兴竟然还崇拜的望着丰含笑,笑的只差没趴在桌子上了。

    那个老师也已经气的脸色大变,狠狠的看着念完之后的丰含笑。

    原来丰含笑竟然故意将这段话的停顿分开了,竟然将“市场的统一性,需要法制去促成;市场的自由性,需要法制去实现;市场的公正性,需要法制去维护;市场的竞争性,需要法制去保护;市场的可控性,需要法制去确认。”这段话中的每个性字前面停顿了一下,将这话的意思大大的扭转了,这叫那些男生怎么不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