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八十四章 校园艳遇
    下午,王喜他们五人在丰含笑说了句“想要今后少受苦,你们现在就好好训练”之后,便一改往日那张苦瓜脸,期待的大步走向了操场。

    见五人都已经走了,丰含笑又觉得一阵无聊起来,轻笑一声,就是因为自己没有找到事做才会无聊啊。

    遥遥头,丰含笑走出了宿舍,下了楼,便向着一条路走去,他也不知道能走到哪里,不过是想随便走走罢了。

    走在幽静的校园小路上,丰含笑感觉到有些孤独,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没有人在身边他就会感觉到孤独寂寞。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丰含笑迈着悠闲的步子慢慢的走着,虽然内心无聊,那张英俊的脸上却似乎永远都挂着那邪寐的迷人笑容。眼神永远都是这么忧郁,又似乎是这么的具有挑逗性,天生女人的克星啊。

    走过一段石子路,丰含笑就感觉到一股清风迎面吹来,一种特别的味道传入他那比狗子还灵敏一些的鼻子中。心中一动,不由得抬头望去,只见眼前出现一个小八角亭,而亭中此时却正有两个让丰含笑看的双目发亮的美女。

    两女正在那里吃着女孩子都喜欢吃的零食,那两女似乎在说着什么笑话,都微微的张开着小嘴,在那里轻笑。丰含笑静静的站在了原地,看着这两被自己偶然邂逅的美女。她们都是十**岁年级,左边那个一身很普通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却让人感觉到一种很自然,很纯朴的美感。

    只见她那白中泛着红润的美丽脸蛋上带着真诚的笑容,嘴角微微撇开,却是没有露出她嘴中的牙齿来,丰含笑不由得感到一阵心动,这个年代还有这么笑不露齿的女孩子?真是与欧阳丹有的拼了。

    丰含笑顺着她那匀称的身上打量了一阵,然后便将目光投向了右边那女孩子,只见她美丽的脸蛋一点也不比那左边女子差,只是她那凤目中却可以看出来一种很坚定的执着,让丰含笑很奇怪的是,他竟然还能够感觉到那女子有一份冷艳,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

    丰含笑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奇怪,为什么她还能和这个纯朴的女孩子相处的这么融洽、这么开心。正想着,却听右边那个女孩子突然变的一脸的冷傲,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双眼寒光直射的看着丰含笑,虽然她眼中还有一丝异彩,不过却很快消失。

    另一个女孩听到那个女孩的冷哼声,见她又是那种冷傲的表情,不由得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眼前一亮,只见一个穿着一身休闲服装的帅气邪寐的男生正双手背在脑袋后面,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两人,感觉到他眼光似乎能够将自己身上衣服看穿一般,她俏脸不由得一红,马上低下头去,不敢与丰含笑的目光再相交。

    那冷艳的女子又是一声冷哼,冷冷的看着丰含笑那‘无礼’的眼色,用她那很美却很冷的声音道:“看够了没有?如果看够了就给我滚。”

    丰含笑听的一愣,不过马上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笑容来,上双眼不移,上下打量了她一阵,似乎是想要将她那一身本来就不是很多的衣服看穿一样,嘿嘿一笑道:“同学说什么话啊?这么美丽的两个女孩子,纵使是对着看一辈子也看不够,我只不过看了才这么一会,哪里能看够啊?”

    那看来就很害羞的女子听了,果然顿时满脸通红,羞的将头垂的更加低了,还一手抓住了那脸色已经变得很生气的女子的胳膊。这神情看的丰含笑心中一荡,真是个害羞的女子啊!只听那冷傲的女子冷哼了一声,道:“你这样的色狼我见的多了,今天本姑娘就好好教训你这样的色狼。”

    丰含笑嘿嘿一笑,道:“连这都被美女你一眼看了出来,还真是厉害啊,不知道美女要怎么教训我呢?你就打的忍心?就不怕你身边的那个美女心疼么?”

    那害羞女子听了,心中不由得一阵颤抖,“这是个什么男生啊,怎么,怎么这么轻佻?可是,可是真的好那个啊”心中想着,却见手上一松,心中不由得一惊,急忙抬头望去,果然见那个冷艳的女子已经几步到了丰含笑面前,甩手就是一耳光打向了正站在那里一副吊儿郎当色色的怀笑着的丰含笑。

    那亭中的女子惊道:“香之不要啊”

    就在那冷艳的美女手掌将要扇到丰含笑那张英俊的笑脸上的时候,却听丰含笑轻笑一声,突然一把将那美女的手抓在手中,然后顺利一带,那美女身子不由自住的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身,背向丰含笑,被他环住手,倒在了他怀中。

    那亭中的美女见了,不由得一愣,而那冷艳的美女感觉到自己被这个色狼抱在了怀中,心中大急,又羞又气,却听耳边一个温柔的声音道:“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你就真的这么狠心么?”

    那女子大气,突然一咬牙,丰含笑只觉得眼前一阵风袭来,却见她已经一脚从前面踢了过来。不由得暗道她狠,轻笑一声,另一只手一手准确的将她那踢上来的有力的一脚抓在手中,然后轻笑一声,在她耳边吹了口气,道:“腿真细、真长。好一双美丽的腿哦!”

    那冷艳女子大急,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遇上了这么一个会武功的人,不由得嗔道:“你,你,这个色狼,还不快放开我?”

    丰含笑嘿嘿一笑道:“既然都知道我是色狼,抱得美人在怀,怎么又能轻易的放了呢,香之?除非”

    那冷艳美女见他一下就记住了那个逃匿感中女子叫出的名字,心中也是一阵无奈,听了他的话忙道:“除非什么?”

    “除非美女能够告诉我你的全叫什么名字,还有多大了,有没有谈过恋爱?”

    那冷艳美女大气,狠声道:“你想的美,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

    那亭中的那女子见这个与自己要好的朋友今天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一个男生制住,心中也是一惊,忙跑了过来,看着丰含笑担心的道:“这位,这位同学,你,你快放开香之。”

    丰含笑见她担心的样子别有一种韵味,不由得冲她诡异的一笑,道:“好啊,不过你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还有她的名字。最重要的是告诉我你们有没有谈恋爱。”

    那美女听了,不由得羞红着脸,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那个冷艳的女子听了,急忙道:“别,别告诉这个家伙,你走吧,他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丰含笑轻轻笑道:“我可是个色狼哦,这里什么人也没有,我抱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你说我能做出什么来呢?”

    两女听了都是一惊,想到听说过的那些吓人的故事,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那比较害羞的女孩看着丰含笑,轻声道:“你,你怎么会是这种人呢?我说了你当真放了香之么?”

    丰含笑点点头道:“当然,我从来不失言,尤其是在这么美丽的女孩子面前。”

    那女子听的脸上又是一红,嘴唇张了张似乎就要说出来,却听那个冷艳的美女道:“不要告诉他。”

    那比较害羞的女子听了,不由得又是一阵犹豫,却听丰含笑轻笑一声,抱着那冷傲的女子一步走到她身前,低头紧紧盯着她美丽的脸蛋,用温柔的让任何女孩子都受不了的声音道:“告诉我,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冷艳的女子也似乎被丰含笑那温柔的声音迷惑,竟然也没有出声,就听那个害羞的女孩低声道:“我,我叫水云伊,还,还没有谈过男朋友的。”说到后来,却是已经没有声音了,要不是丰含笑耳力过人,怕是要听不到了。

    丰含笑轻笑一声,那只已经将那冷艳女子的放下来的手轻轻的将那羞红着俏脸的女子的下巴抬起来,神情迷人的看着她,道:“那她呢?”

    那女子被他这么轻薄的姿势抬着头,却是不知道躲开,心儿砰砰直跳,见了丰含笑那迷人的眸子,马上闭上了自己那美丽的凤目,芳唇轻启,有些急促的道:“她叫,叫卓香之的,也,也还没有谈恋爱的。”

    丰含笑轻笑一声,突然一口吻了下去,轻轻的点在她那光滑红润的脸上,然后闭着双眼,似乎是陶醉了一般,道:“真香,原来这种香味是云伊身上的啊。”

    水云伊被他突然轻在脸上,不由得惊的看着他不知道动了一般,等丰含笑说完这话,她才回过神来,脸马上红的可以滴出血来,垂着头有些生气的道:“你,你怎么能这样,你”似乎是想要骂他,却又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会骂人。

    丰含笑放开怀中的那女子,退了一步,看着一个害羞,一个怒目瞪着自己的两女道:“你们的名字我都记住了,你们可别忘记了我哦,我叫丰含笑,要是想我了就来法律系找我哦,嘿嘿。”说着,却是不理会已经被自己的动作行为吓的不知道说什么的两女转身就走,步伐轻快,似乎因为心情高兴,连走路都快了许多,不一会就消失在两女眼前。

    等丰含笑都消失了很久,才见卓香之气的莲足在地上狠狠一蹬道:“这个坏蛋,下次见到他,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哼。”

    水云伊不由得拉着她的手道:“好了香之,你,你打不过他的,我们不要再见到这个,这个家伙就好了。”她本来也想说色狼的,不过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卓香之有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道:“你啊,就是这些这么心软,今天都被这个家伙这样欺负了,还不生气啊?”

    水云伊听了,想到丰含笑刚刚在自己脸上亲了一下,不由得红着脸,小手摸了摸被亲的地方,道:“谁说不生气了,可是”

    白了她一眼,卓香之道:“可是见他这么帅,这么迷人,是不是就生不起来气了?”自己心中竟然也是一样,所以才会这么问了出来。

    水云伊听了,心中一阵剧烈的跳动,不由得又想起那个邪异的男生来。“丰含笑,丰”她突然一惊,向卓香之道:“香之,他,他刚刚说他叫什么?”

    卓香之听了,笑看着她道:“哦,我知道了,原来云伊是动心了啊。”

    “不是的,他的名字叫丰含笑,是,是我们学校的状元啊。”

    卓香之想了一阵,突然脸上现出了惊讶的表情,道:“难道真的是他?不会的,怎么会呢?可是他的武功这么好,难道真的是他?”那张冷艳的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丝迷惘的神色,看着丰含笑早就已经消失了的地方,不由得愣在了那里,出起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