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七十一章 色中君子
    肖凌凤轻笑一声,道:“是啊,这里的蚊子鼻子真厉害,就知道叮那些身上散发着臭气的男人。”

    伊雅被说的满脸通红,秦艳见了,似乎是知道了是怎么回事,瞪了丰含笑一眼,道:“就叮死你这个色鬼,哼!”说着,拉了伊雅,与几女走了。

    丰含笑看着几女留下的也算是有一堆的行李,看着秦艳带着几女走进了一栋还算是豪华的小别墅,心中一动,也只得提了东西在后面跟着。

    进入别墅,丰含笑望去,就见里面大厅虽然不及自己家里的大,但是也显得很宽敞明亮,里面的装饰都是按照女孩子喜欢的那种格式而来,丰含笑看的心中奇怪,难道这个别墅是她自己一个人住?心中想着,不由得看着前面的秦艳道:“艳艳老婆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么?”

    秦艳恩了一声,让几人坐了下来,道:“没有啊,不过爸爸妈妈他们一般都住在学校的,所以这里就没有人住了,我回来了当然住在这里了。”

    丰含笑感兴趣的道:“你爸爸妈妈都是老师?韩?”

    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一样,道:“原来艳艳老婆是我们校长的女儿啊,我可算是挖到宝了,呵呵。”

    秦艳嗔了他一眼,道:“你要是让我爸爸知道了你这个样子,就算你是我们学院今年成绩最好的考生,我爸爸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小心点吧,哼。”

    丰含笑嘿嘿一笑道:“他还能把我怎么办啊?我可是他的准女婿了啊。”

    秦艳大羞的道:“谁要嫁给你了?我看你这么多,今后怎么交代,色狼。”

    几女都睁着眼看两人在那里说在着,秦艳发现了,脸顿时通红,忙站了起来道:“你们先坐会,我去倒茶。”说着便逃也似的走了。

    丰含笑呵呵笑着,伊雅几女瞪了她一眼,也跟着帮忙去了,留下丰含笑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大厅中。

    丰含笑几人在秦艳的家里住下了,虽然他猖狂,却也不敢现在去见秦艳的爸爸他们了。当晚,六人一起去外面大吃了一顿,算是秦艳给几人接风洗尘。

    晚上,几人一起在客厅中看了一阵电视,等看完了那该死的韩国爱情剧,丰含笑终于解脱了一样,马上色眼眯眯的看着穿着火热燎人的秦艳。

    秦艳见他那**裸的眼神,心中一阵剧烈跳动,马上起身,给几女安排房间去了。丰含笑见几女都羞红着脸看了自己一眼之后随着她走了,心中不由得产生一个香艳的念头来,要是能够与几女一起大被同眠,一定是件美妙的事。

    等她们都走远了,丰含笑这才慢慢的走进了浴室。等他出来的时候,果然见秦艳正红着脸等在那里。丰含笑呵呵一笑,走过去抱着她身子,道:“艳艳老婆是不是想老公了?”

    秦艳穿着的是一件粉红色的睡袍,宽松的睡袍中那乳白色的乳罩里面紧紧裹住的两个肉球似乎是不愿意被束缚在里面,想要弹跳出来一般,看的丰含笑心无名中火起。走过去,一把将她纤细的水蛇腰包住,在她耳边道:“艳艳老婆真惹人,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陪老公的了?”

    秦艳听的羞红着脸道:“谁愿意陪你了?我是是来告诉你你的房间的。”

    丰含笑一口咬住她敏感的耳垂,道:“是吗?我的房间不就是艳艳的房间吗?”说着,双手已经攀上了她那尖挺的乳峰,隔着那薄薄的胸衣不断的揉捏起来。

    秦艳口中顿时发出轻微的呻吟之声,纤纤玉手抱住丰含笑虎背,呻吟道:“不要,含笑,不,不要在这里啊”

    竟然是被丰含笑一把穿进胸衣直接的握住了那尖挺的白嫩**,两根手指将她那如豆的**捏在中间,让她一阵难受,不由得惊叫出声。

    丰含笑已经多日没有同这个天生的尤物做过,今天在机场的时候就已经被她挑逗的差点不行,现在只有两人在,哪里还能够忍受?将她双腿分开,直接按在那沙发上,一把就扯去了她那宽松却碍事的睡袍,让她身上只剩下那三点式的内裤以及那早就已经被自己拨开的乳白色乳罩。

    丰含笑一口含住她那跳出来的一个丰满的**,不断的吮吸起来,令秦艳身子一阵轻颤,双手不由得紧紧的抱着丰含笑的头,就像是专门给丰含笑喂奶一样,她下身已经被丰含笑抚摸上,双腿不自然的在丰含笑的背上弹着,口中及力想要忍住的呻吟声却越发的诱人。

    丰含笑感觉到她下身已经有了反应,哪里还能够忍?也不知道是何时放出了那东西,将秦艳双腿一分,身子一挺,就听秦艳“啊”的一声满足的呼叫,两人身子紧紧的结合在一起。

    丰含笑马上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般,疯狂放肆的在她身上纵横驰骋,顿时之间,大厅中传出一阵阵呻吟声,两人那姿势只怕是谁看了也要动心。后来两人有沙发上杀到秦艳的房间,一直杀的天昏地暗,真是日月无光啊,秦艳那放肆的呻吟声让隔壁未经人事的欧阳丹听的一夜展转反侧,直到早上天快亮时,才听见隔壁完事,她也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秦艳与丰含笑还在相拥而眠的时候,却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秦艳从梦中醒来,见丰含笑正在色眯眯的望着自己完全**的身子,不由得脸上一红,嗔了他一声道:“这么晚了,也不叫醒人家,她们一定要说笑我了。”

    丰含笑爱怜的吻了吻她,道:“都是老熟人了,还怕什么笑话啊?”

    秦艳马上道了句“你以为都像你脸皮厚么?”便在丰含笑那色色的目光中起身穿衣,走了出去。打开门,却见是韩灵正在那里偷偷的看着自己笑。

    秦艳脸一红,瞪了她一眼道:“有什么好笑的,下次看你怎么办?”

    韩灵似乎也知道不能取笑她,听了马上道:“艳姐,谁笑你了?没有啊,我是来告诉你的,今天我们似乎要去报到了呢,我不想含笑去晚了。”

    秦艳听了,也想起来今天可以去学校报道了,当下便道:“那好,我马上去做早餐,等会陪你们去学校。”说着,便走开了,韩灵向里面望了一眼,见丰含笑正在那里对自己嘿嘿的冷笑,脸一红,马上跟着秦艳走了,口中还道:“艳姐,我帮你!”

    等到丰含笑下了楼,来到大厅的时候,却见肖凌凤与伊雅欧阳丹三女正坐在那里看电视。丰含笑见欧阳丹似乎是眼睛有些微微泛红,走不过不要些担心的道:“怎么了,丹儿是不是被谁欺负了?”

    欧阳丹见了他问,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因为他们的吵闹而不能入睡的事情来,不由得俏脸顿时通红,低着头不敢看他,也不回答他的话。丰含笑一阵不解,肖凌凤却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嗔了丰含笑一眼,道:“就是你自己欺负了人家丹儿妹妹了,还说呢。”

    丰含笑莫名其妙的道:“我?我怎么会呢?”

    伊雅也道:“对啊,含笑现在才起来啊,怎么会欺负丹儿姐姐啊。”

    这里面她是最小的了,所以叫欧阳丹姐姐。欧阳丹听了,顿时红着脸低声道:“没有的,含笑没有欺负我的,是,是我自己没睡好的。”

    丰含笑得意的看来肖凌凤一眼道:“我就说了吧,又想赖到我头上,最毒妇人心啊!!!”

    肖凌凤听了正要说他几句,却听秦艳的声音道:“什么最毒妇人心了?你又在这里乱说了。”只见她与韩灵两人手中都端满了东西,却是她亲自做的早点了。

    肖凌凤马上道:“这个家伙欺负了丹儿,现在还说我最毒妇人心了,哼!”

    秦艳马上嗔了丰含笑一眼道:“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说,你是怎么欺负丹儿妹妹的?”丰含笑不由得一阵委屈的道:“我,我哪儿有啊?我真的愿望啊我。”

    欧阳丹也马上道:“含笑没有的,是我自己没有睡好的。”

    秦艳听了,想起了欧阳丹睡的房间就是昨天自己两人的隔壁,马上脸一红,道:“就是了,丹儿自己都说没有了,你们就别乱说了,来吃早点,还要去学校报到呢。”虽然几女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但是见欧阳丹自己也说没事了,便也不再说什么,于是大家一同匆匆吃了早点,然后在秦艳的带领下,大家都去了上海的第一名校——复旦大学。

    看着复旦大学那大门上的苍劲有力的四个大字,丰含笑嘴角钩起一抹微笑,率先走了进去。来来往往的人流中,五女跟在丰含笑身后,引来不少的关注目光。

    只见一个比较帅气高大的看样子是高年级的学生向着几人走了来,对着丰含笑了一下,道:“请问您是这一界的新生吗?”

    丰含笑微笑着点点头。那学生听了,马上来了兴趣,道:“你好,我是大二的刘寄生,是新生接待处的,请跟我来。”说着,本来要帮助几女拿行李的,可是见几女双手空空的,便只好对她们一笑,转身引路。

    丰含笑轻笑一声,很领情的跟在了后面,向着几女道:“看来与美女在一起,就是方便。”几女马上嗔眼瞪了他一下。

    丰含笑呵呵一笑,走上前去,向着刘寄生道:“请问你今天看到了多少美女了啊?有没有给我介绍几个认识一下的?”

    刘寄生听他这么随和,似乎是遇到了知音,马上来了劲了,道:“有,有,今天这五个已经算是最漂亮的了,你又是怎么认识的?”

    丰含笑见他这么精,嘿嘿一笑道:“她们你就别打主意咯,我全要了。”

    刘寄生听了,看了看着个竟然比自己还要帅气的男生,过了一会,佩服的看着他道:“老兄,你强悍,俺只要一个就够美的咯。”

    丰含笑呵呵一笑道:“说说吧,还有哪些呢?”

    刘寄生叹了口气道:“有是有啊,不过人家怎么会看上你呢?你有了这么多了,还要啊,不要这么色,天下男人还很多,你就不要赶尽杀绝了啊。”

    丰含笑嘿嘿一笑道:“你放心,我虽然色了有点,不过呢,我是色中君子,绝对不会强迫良家妇女的。”

    刘寄生听了,道:“好,这才叫做好色而不淫色。”

    丰含笑轻笑一声道:“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上知音啊,实在是难得。呵呵。”两人边说着,便已经来到了新生报名处。

    来到这里,丰含笑一眼看去,却见宽大的接待厅中,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人影,很是热闹,各系的报到处不同,丰含笑学的是法律,而其他几女学的却全部是经济管理学。所以丰含笑叫秦艳带在和她们三女去了经济管理系那里,而自己却跟着刘寄生到了法律系这里。等到报完名,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

    丰含笑在刘寄生的带领下来到了财物部,交纳了学费之后,手中拿着宿舍的单子,去找宿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