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六十四章 娇艳秦艳
    秦艳被丰含笑抓住了**,感觉到他那手上轻柔的揉捏带给自己的一阵阵异样快感,再加上丰含笑含住她的耳垂,那敏感的地方被她舌尖不断的挑逗,檀口中不由得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

    丰含笑听着她口中发出的一阵阵让自己心动的呻吟声,不由得手上微微用力,那酥麻的感觉顿时将秦艳的**带了起来,只听她有些模糊的轻声呻吟道:“含笑别别这样,还么?会耽误做饭的时间的啊”

    丰含笑也已经情动,这些天都没有怎么好好过过皇帝日子了,昨天晚上更是因为只有伊雅一个,他没有能够满足,现在听到秦艳的呻吟声,哪里受的了?听见秦艳这么说,便有些气喘的道:“可是我早就饿了哦。”

    手上却没有停下来。秦艳听了,喘息道:“那,那你放手啊,我,我给你去做饭。”

    丰含笑轻笑一声,手上狠狠的捏了她一把,秦艳吃疼,不由得有些幽怨的看着他,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的丰含笑心中一荡,丰含笑看着她那已经红透的俏脸,在她耳边道:“可是我现在就想吃了,吃了你这个小荡妇了。”

    秦艳这才明白过来他饿了的意思,不由得觉得身子一阵颤抖,低下头不敢看丰含笑。丰含笑嘿嘿一笑,拦腰将她身子抱起,径直向着她的房间走去。

    走进她那布置的幽雅的小房间,将她轻轻的放在宽大柔软的床上,却见她已经红着脸羞的蜷缩着身子不敢睁开眼睛看自己。

    丰含笑嘿嘿一笑,见到她这么害羞的样子但而心跳更加快速了,俯下身子,在她上面,手慢慢从她的衣服下面伸了上去,摸到了她那被撑的紧紧的乳罩之后,一把抓住它那个丰满的**,隔着花边乳罩轻轻的揉捏起来。另一只手却是从她那腰上裤子口向下面插了下去,探寻着她那最神秘的女人私处。

    秦艳被他双管齐下的攻击,身子不禁微微的颤抖着,欲拒还迎的做着没有用的动作。丰含笑伸到她那私密部位,隔着她那薄薄的底裤不断的在她那两腿根部抚摸着,让秦艳身子不断的扭动起来。

    渐渐的,秦艳似乎受不了丰含笑的侵犯,呻吟的声音越来越放肆。

    丰含笑心中火起,感觉到手摸到一些湿润的东西,不禁心中一荡,俯身下去,吻住了她那微微喘息着的红唇,秦艳此时已经忍不住,双手马上钩住丰含笑脖子,慢慢的回应着丰含笑的动作。两人渐渐的疯狂起来,秦艳身上衣服也一件件的离开,一具白皙娇嫩的**便呈现在丰含笑眼前。

    丰含笑那大手不断的在她凹凸有秩的身上游走,手指夹住她一粒紫色葡萄,不断的逗弄。一声声娇弱的呻吟不断的从两张紧吻住的嘴缝中飘散出来。突然,秦艳双腿紧紧夹住丰含笑那作怪的大手,挣开他,狐媚的轻声道:“含含笑,爱我”

    丰含笑轻笑一声,身子压了上去。只见他一手抱着秦艳的细腰,两一手将她的一只大腿向着她的胸前分开,看着她下面那娇嫩的微微开合的那条红线,自己身子慢慢*近,将自己慢慢的挤了进去。两人都似乎松了口气一般,发出一声轻松满足的乎声。

    丰含笑进去之后并没有急着动作,而是看着红潮满面的秦艳,将身子再次俯到她身上,双手分别抓住了她一个白嫩的**,轻轻揉捏着,低声在她耳边道:“老师,想吗?”

    秦艳正感受着那种已经几天没有感觉到的充实感觉,期待着这个自己心爱的男人的进一步动作,却听到他说出这么羞人的话,不由得双手挡在脸上,羞道:“不许叫我老师,你你这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丰含笑呵呵一笑,下身微微动了一动,便听到秦艳不由得一阵呻吟。可是只是动了一下,丰含笑又已经不动了,秦艳心中不由得一阵惊慌的感觉,急忙睁开眼睛,却见丰含笑正在眼前对着自己邪异的微笑着。不由得大羞,“呜咽”一声,起身一下子紧紧抱着丰含笑,口中嗔道:“你这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我啊啊啊。”

    至于“我什么”还还没有说完,就见丰含笑下身用力的挺动起来,口中的话都已经变成了‘啊啊啊’的呻吟声。

    房间中顿时气温上升,大声的呻吟声不断的从秦艳那微微张开的小嘴中发出,另丰含笑更加勇猛的向着**的高峰冲刺着。

    一翻**,两人大汗淋漓的趟在床上,秦艳就像是个小女孩一般,紧紧的钩住丰含笑的脖子,半边身子都压在他身上。那红晕的脸蛋上泛着**之后那满足的余韵。

    丰含笑双手在她光滑的肩膀上来回的抚摸着,低头看着她那红红的漂亮脸蛋,轻声问道:“秦老师,刚刚舒服吗?”

    秦艳大羞,在他胸膛上狠狠拧了一下,道:“不许叫我老师,不许叫我老师,这么叫好,好难听的。”她一想到和自己的学生这样,心中就不怎么舒服,虽然他是自己心中最爱的男人。

    丰含笑嘿嘿一笑,道:“那我该叫你什么呢?”

    秦艳听了,马上道:“你可以叫我,叫我”却是叫不出来了。她比丰含笑要大了三四岁,让他叫自己艳艳,自己怎么说的出口,可是叫老婆,自己也还没有嫁给他啊,不由得一阵为难起来。

    不过她马上又在丰含笑胸口拧了一下,嗔道:“我不管,我不管,反正就是不准叫我老师。”丰含笑呵呵一笑,在她那圆润的翘臀上轻轻拍了一把。

    “啪”的一声轻响,却见秦艳幽怨的望着自己,丰含笑马上在她嘴上亲了一下,道:“乖乖老婆,这样可以了吗?”秦艳听着,心中一甜,口中却是哼了一声,不理会他。丰含笑见了,轻笑一声,道:“看样子你是不怎么舒服,也对老公我不怎么满意咯?那老公我就只有再辛苦一次了,唉,男人命苦啊,特别是老婆多了命更苦啊。”

    秦艳见他说着,竟然真的就要翻身压了上来,不由得连连在他胸前锤打,口中嗔道:“你这个坏蛋,得了便宜还这样说,这种话叫我自己说出口啊,坏死了,坏死了。”

    丰含笑嘿嘿一笑,享受着她小手在胸口的按摩。大手抚摸着她那光滑的背部,道:“原来是艳艳怕羞啊,那你刚刚为什么这么厉害啊,不仅叫的大声,还死缠着我不放哦。”秦艳哪里还能听下去,一下子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捂着他的嘴嗔道:“不许说,不许说了,就你这个坏蛋,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坏蛋那么,那么久啊,哼!”

    丰含笑看着她那因为锤打自己而不断耸动着的雪白**,突然一起身,含住了她一个**,另一个却也被他抓在了手掌中,不断的吮吸抚摸起来,秦艳促不及防,被他侵犯到,口中忍不住又是一阵呻吟声,双手自然的抱住了丰含笑的身子。

    丰含笑含住她那娇嫩的蓓蕾吮吸了几口,便放开了,看着红潮升起的秦艳,嘿嘿一笑道:“我哪里坏了?啊,你满足了,老公我还没有呢,不如”

    他说着在秦艳耳边说了一句让秦艳心中砰砰直跳的话来。

    只见秦艳听了之后,马上羞的将鲜红的脸蛋埋到他结实的胸膛上,低声羞道:“谁给你那个了,羞死人了。你,你想的美。”

    不过等了一会,她见丰含笑没有说话,心中一阵忐忑,感觉到丰含笑的坚挺,不由得红潮满布,用几乎不能耳闻的声音道:“你要是,要是真的想的话,艳儿还可以的,不过,不过要那个那个现在不行的。”

    丰含笑听了,轻笑一声,在她耳边道:“现在不行,那今后有机会艳儿老婆一定要做哦。”

    秦艳脸蛋都已经红的可以滴血,此时听了丰含笑的话,心中有些不忍,“恩”了一声,却是再也不抬头说话了。

    两人就这样紧紧相拥的躺在床上,过了一阵,丰含笑才道:“今天我不在这里吃饭了,我有事,你们自己出吧。”

    秦艳听了,温顺的点点头,也不管他是有什么事,当下答道:“恩,含笑一定要小心啊。”

    丰含笑心中有暖,轻笑一声,道:“放心吧,你们老公怎么会有事呢?”

    秦艳听了,不再言语,只要丰含笑不出什么事,她们才能安心,现在她们都已经知道了丰含笑的生活,她们哪里又不担心呢?可是这个让她们腻爱的男人却钟情与黑道,钟情与这种争霸的生活,他骨子里流的就是那种沸腾的血液,与当年的丰正凌一样那么的喜欢拼斗,钟情与杀场。

    丰含笑在学校放午休之前就离开了秦艳的那个温暖香艳的被窝,一个人坐车到了中东街区,远远的看着花丛中忙碌着的肖凌凤,她那让人见了心动的美丽脸蛋,那种似乎弱不禁风的纤弱身躯,因为忙碌而挂着微微细汗的额头上一缕发丝紧紧贴着,她满面笑容的向客人介绍着各种花的特征,那种浅静的气质让丰含笑见了便不愿意移开视线,就这样远远的盯着,丰含笑感觉到心中那种无争的平静,似乎忘记了这段时间对上海商业联盟的一切报复计划,似乎忘记了心中那种与轩辕无道再次一战的渴望,忘记了他心中称霸黑道的理想,先的他就只想能够与她安静的生活在一起,去享受人间那种平淡的天伦乐趣。

    忙完了这一阵有些微微劳累的肖凌凤眼角无意中发现了正站在远处注视着自己的丰含笑,脸上马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向着丰含笑走了过来,丰含笑见她走了过来,似乎从那种宁静的心态中清醒了过来,当下迎了上去。

    拉着她有些细汗的柔软小手,丰含笑从口袋中摸出她自己送给自己的那块芬香的手帕,温柔的为她擦拭去额头上的细汗,有些心疼的道:“为什么要这么累呢?我会很心疼的。”

    肖凌凤感觉到他的温柔与爱怜,心中一暖,甜甜的笑道:“没有啊,我觉得这样很开心,也过的充实一些,对了,今天你没有课吗?是不是又逃课了?”说着,用有些责备的眼神看着他。

    丰含笑无所谓的耸耸肩,道:“你也知道,那些东西根本难不到你这个天才老公我的,上课与不上又有什么区别呢?何况我今天真的很想老婆的哦。”

    肖凌凤听的心中一甜,丰含笑的势力她当然知道了,自己这么说只是不想让他太过庸懒罢了,毕竟自己不想他真的太堕落了。

    丰含笑看了看她,道:“老公还没吃饭呢,很久没有尝过凌凤的手艺了哦。”

    肖凌凤听了,心中一阵甜蜜,忙道:“那好,我去关门,然后就去给你做饭。”自己的手艺能够让丰含笑挂念,做为女人这都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