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五十七章 回忆
    丰含笑就像是一头饥饿了很久的狼一样,听着秦艳在身下的叫呻吟,就像是中了催*yao剂一样,将她白嫩修长的两条细腿向两边分开,掰向她的身子,空出她下面的所有私密部位,然后下身不断的在她那里进出着,带出一些饮水,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这种阴靡的姿势让伊雅与韩灵两人将他们的下身相交处看的真切仔细,两女都不由得半睁着双眼,害羞的偷看着这一切,听着那“啪啪啪啪”的声音,和秦艳那越来越大的呻吟声,两人只觉得身上一阵燥热,都不由得将头埋在了胸前,努力不让自己看这种钩魂荡魄的场景。

    过了很有一阵,突然只听见秦艳“啊,啊,啊”的大声叫了出来,然后身子一阵颤栗,如同八爪鱼一般的紧紧缠在丰含笑的身上,却是已经达到了**了。

    丰含笑紧紧的抱着她,让她慢慢的恢复了一点之后,怜爱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艳艳可是越来越厉害了哦,老公真喜欢。”

    秦艳虽然早就已经放开了,可是听到他当着几个姐妹的面说出这么露骨的话来,也不禁大羞,“呜咽”一声,嗔道:“就是你这个坏蛋,还不放开我,你,你去找她们吧。”

    伊雅与韩灵听了,都是心中狂跳着,韩灵还稍微好一点,毕竟被丰含笑强迫着同秦艳一起与丰含笑做过,可是伊雅却不同了,这样的场景,她几乎都不敢想的,可是今天自己却要和几个人一起服侍这个坏哥哥。不由得心中狂跳着,不知道他下一个要选到谁了。

    丰含笑听秦艳这么说,知道自己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当下下身又用力的在她体内挺动力几下,在秦艳发出几声满足的呻吟声之后,离开了她,弄的秦艳幽怨的看着这个搞怪的家伙。

    丰含笑嘿嘿一笑,看着伊雅与韩灵两女,道:“你们是不是已经动情了啊?怎么还要耽误时间要老公帮你们脱衣服吗?”

    两女听的大羞,紧紧的抓着被单,微微的颤抖着娇躯,不敢出声。丰含笑也知道她们没有自己这么“厚脸皮”了当下一下子抱住了两人,双管齐下的在两女身上摸索着。

    最后首先进入了伊雅,同时手上也不闲着,在韩灵的娇躯上不断的游走,在她那已经有些湿润的私处摸着,挑逗着这个娇弱的人儿。

    顿时之间,房间中春色满室,丰含笑大战三女,却依然不见落败的迹象,看的肖凌凤脸蛋都可以滴出血来了,同时也很担心有一天自己与丰含笑一个人的时候,自己能吃的消么?丰含笑几人在浓烈的感情与肉欲中迷失了自己,忘记了时间,大战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在丰含笑抱着韩灵的娇躯猛烈的冲刺了数下,然后一阵抽轴之后,结束了。

    丰含笑喘息着躺在香艳的肉堆之中。下身还留在韩灵的体内,见几女都是满足的在床上微弱的呼吸着,丰含笑不由得一阵得意,没想到自己吃了那个东西之后,竟然连这方面都强了这么多啊,要不是自己今天没有忍,还可以继续的,嘿嘿。

    韩灵紧紧的抱着他的身子,感觉到他的尖挺,不由得大是吃惊,这个家伙是什么人啊,怎么这样了还能这么硬?想到刚才的场景,她心中就不能平静下来。过了一会,就听见韩灵突然问道:“含笑,你这些天都干什么去了啊?为什么都不和我们联系,打电话也不接的。”

    几女听了也都紧紧的盯着他,似乎他要是不给她们一个可以理解的答案来,他就完了。丰含笑轻叹一声,只得慢慢的将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

    ###

    当天丰含笑在轩辕陵墓之中吃了那株“芰株草”之后,便觉得只想睡觉。一觉醒来,只觉得全身舒服无比,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而且自己先前看的那几副图似乎都已经深深的记忆在了脑海中,而且似乎还有了一些心得了。

    突然心中一动,拿起地上的轩辕剑,一剑挥出。“轰”一身巨响传来。只见对面远处的洞壁上竟然留下了一道长约两丈,深约一尺大槽来。

    丰含笑自己都吓了一跳,然后心中一阵狂喜,“难道是自己吃了那东西之后的缘故?”想了一阵也觉得只有这个可能了,心中静了下来之后,脑海竟然全部都是那些图象的影子,当下又回到了那地下室中,观看起那些图象来。这次只觉得脑袋比先前灵光了不少,对那些怪异的图象的理解也快了许多,看了很多图象之后,他便在地上打坐起来,然后就像是入定了一般,几天几夜也没有见他再动一下。

    就这样,他看了一些图象之后便打坐入定几天,却也没有发现他竟然都不觉得饿,同时他也已经完全沉迷在那深奥的图谱之中,忘记了时间了。

    如此过了三个多月,才见他终于将最后的几副图象看完。这三个多月的时间,只见他已经变化了不少。首先在气质上来说,以前的他本来就很冷酷,让人觉得他有一种王者气质,可是现在的他那种气质却已经被完全掩盖了下去。现在的他让人见了有一种亲和力,不过你要是稍微多看他一眼,就会发现他那种天生的王者气质更加威慑人心。

    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他都没有动一下,看着那刻有轩辕诀图谱的棺盖,丰含笑冷冷的道:“轩辕,对不起了,不过我想你今后也不需要人来打扰你了,我一定让你好好安息。”说着,却见他大手一挥,那棺盖竟然碎裂开了,那些图象都已经不成样子了。然后就见他拿起那地上自己已经三个多月没有摸过的轩辕剑,那轩辕剑竟然发出一声高昂的龙吟,似乎也已经感应到了丰含笑的变化。

    丰含笑轻笑一声,并有三月前见到它的那种喜悦激动的心情,而是觉得自己拥有它是必然的一样。走向那左边的墙壁。挥剑连连削出。

    只见那墙壁上的大理石石块一层层的掉落在地上。轩辕剑虽然是神兵,锋利无比,而且现在的丰含笑也不可同日而语。但是等到丰含笑真正的在那墙壁上挖了一个可以将轩辕躺在那里的石棺装下的大洞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的事了。丰含笑向着轩辕的骨骸说了些请他原谅的话之后,竟然双手将那数百斤重的大石棺举了起来,稳稳当当的放进了自己刚刚挖的那个洞中。

    却见石棺竟然刚刚与那洞磨合,不大也不小。丰含笑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然后向着那里拜了一拜,转身毫不留恋的一个纵身跃出了这个轩辕安寝的地方。来到上面,丰含笑看着满地的箭羽,不由得想起自己来时的情景,自己在外面的时候也算是英雄人物,可是在这里来了之后,竟然连连被两个怪物欺负,还让这些机关吓的趴在地上,哪里还有那种在外面的时候的潇洒从容?现在想来,不由得一阵好笑。

    丰含笑四处看了一阵,来到那个大轩辕神像这里,看了那个月形的受柄一眼,伸手将它向着原来相反的地方一扭,便听到后面那间温热的石室发出一阵声音之后便闭合上了,让人看不出来那里竟然有一道石门。

    丰含笑心中也不由得暗自赞叹一声古人的机智才华。丰含笑在这里又看了一阵,也觉得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望了那轩辕的那个毁坏的大神像落下来的地方,却见上面竟然黑幽幽的,什么都不能看见。丰含笑看的眉头一皱,突然又是双目一亮,只见他走到那几箱子珠宝前面,从中间拿了最亮的一颗夜明珠出来,然后又回到了那里,举着夜明珠看上去,却见上面空旷旷,竟然在十多丈高的地方才看到了上面的缺口。

    丰含笑不由得一阵犹豫,不过过了一会,他英俊的脸上显现出一股强大的自信,却见他纵身而上,在两三张高处的时候,单足在那墙壁上一点,身子又向上冲了一大截,如此再三,只见他不几步就已经跃了上去。

    丰含笑看着这个自己开始来的时候见到的轩辕大厅中,只见地上的箭羽比下面的还要多,心中暗道好险,要是自己那个时候不是果断的跳了下来,只怕这么多的箭羽,自己是怎么也挡不住的了。

    四下看了神殿一眼,丰含笑举步向着来路而去。来到这边的水潭边,看着这里清凉的潭水,想到那蛟龙来,不由得四下找了找,却没有那蛟龙的影子,心中不由得一阵奇怪。暗道:“难道它又到了那边?可是这么急的水流,那是不可能的啊。”

    他心中现在只想着找到出路,可是四下仔细看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可以出去的,不由得紧皱着眉头,看着那澄清的水中出神。

    过了一阵,丰含笑突然一下子跳进了那水中,钻进水底,逆流而上,很快就到了那通向那边寒潭的小洞边上,可是却感觉到很难前行。不由得双脚用里,身子竟然又强行前进了不少,可是到了那个洞边,却发现再也不能前进了,纵使她现在一身神通,却也不能够与这大自然的强大力量相比。强行尝试了几次无效之后,丰含笑暗叹一声,任由那水流将自己又冲了回来。

    丰含笑有些吃力的回到了岸边之后,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难道自己还真要用手中的剑挖出个出路不成?可是自己怎么才能知道那边最容易出去呢?要是是一坐大山,自己还要开山不成?想了想也觉得不是办法。不由得心中一阵烦闷起来。长啸一声,手上一抖,那轩辕剑“呛”地一声出了剑鞘,丰含笑一把抓住剑柄,口中大喝一声,身子跃在空中,几剑扫出,只见剑气横空,四周的洞壁上的那些因为被水多年的流过而形成的一层层厚厚的东西嗖嗖嗖的落了一地。

    待丰含笑发泄完了心中的那口闷气落在地上发现之后,不由得脸色一变,却见那洞壁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简单的图。丰含笑看的心中一喜,忙走近仔细看去。却见那里标记了许多的圈圈圆圆,还有一些四方形的东西。丰含笑仔细的看了一阵,心中大喜,果然是一副这个轩辕陵墓的地图。

    丰含笑看了很久之后,终于还是让他看出了一些名堂。原来自己现在呆的这里便是神殿的中心地带。能够通向这里的其实有九条路,想来就是那九个洞了。可是自己却有些看不懂那上面的记载。其实这个地图只是当时建造这个陵墓的设计者在这里画的草图,只是为了能够让那些修建的工人好清楚一些罢了,至于真正的地图,却正是丰含笑怀中的那兽皮了,只不过丰含笑不认识它罢了。

    丰含笑觉得自己已经将它递劳了。当下向着那墙壁走去,在那地图下面的一个有些凹的地方用轩辕剑推去。

    就听“轰隆隆”地一声,傍边竟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口。丰含笑心中一喜,将那夜明珠取了出来,照射着里面,然后走了进去。进去就觉得又是像先前进来的时候一样有一种阴冷的感觉。

    凭着夜明珠,他可以看到这里也是一条深洞,四周还有滴答的水声响起。丰含笑一路上走来,大约走了有半个小时,突然却见前面竟然到了尽头,他不由得心中一冷,按照那地图明明这里就是出路的啊。丰含笑想到这里,心中一阵不服。

    退了几步,将轩辕剑放在一边,双手长掌,聚集所有的力量。双手猛力向着前面那石壁击去。“轰”洞中都是一阵振动,只见一些碎石飞溅,前面一亮,一阵鸟鸣声传了过来,丰含笑冷酷的一笑。拿起那轩辕剑,便走了出去。出去之后,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不由得精神一振。

    望眼看去,只见自己依然在深山里,仔细的看了看,不由得轻笑一声,自己在这里也呆过三年的了,这里竟然就是自己经常来狩猎的地方。

    他转身看了看自己开的那洞口,心中一动。看了看那洞口上面,心中一动。双手连连击出,却见那洞口上面的石头都落了下来,不一会就将那洞口给堵上了。他满意的看了看,心道这里也没有人来,便放心的走了。

    见了玄青真人之后,玄青真人看到他的哪个落魄的样子,就是一阵大笑,道:“没想到你小子也有这个样子啊。”丰含笑嘿嘿一笑道:“要不是我,天下只怕进去的人都出不来了吧?”

    玄青真人看着他双目精光四射,心中一阵安慰,点了点头道:“我还以为你出不来了,一直都没有告诉正凌,没想到三个月了你竟然还没有饿死在里面。实在是奇迹”

    “什么?三个月?”丰含笑听的大惊,他呆在那洞中,哪里知道时间,虽然知道过了很久,自己还只当十几天而已,没想到竟然已经是三个月了。

    玄青真人点点头道:“要是没有三个月,我想没有人能够像你这样提高的如此之快。”丰含笑心中一惊,没想到自己这么隐藏势力,师父还是能够一眼看出来,真是不简单的师傅啊。

    其实玄青真人更加吃惊,因为他现在在看到丰含笑之后竟然都有一种敬畏的感觉,这怎么能够叫他不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