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五十一章 寒潭蛟龙
    丰含笑只觉得一阵窒息,脸上传来一种又热又粘稠的感觉,只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不能动弹一般,被抱扎的结结实实,那种巨大的压力与浓重的腥味让丰含笑几乎想死了算了。

    但是脑袋中灵光一闪,几乎绝望的他突然银牙一咬,双目一闭,极其艰难的动了一下手之后,也不知道他手中是怎么就多了一把短小的匕首。冷哼一声暗道:“是你自己找死的,可别怪我了,蛇兄。”说着,他将匕首一转,用力的刺向了身边的蛇腹。

    那蛇肚子中并没有外面那么坚硬,锋利的匕首一下就插了进去,丰含笑只觉得手上一湿,便知道那蛇已经出了大量的血了,当下手上连连动着,刺,拉,划,拖,似要将身前的蛇腹弄成肉泥一样。

    自己虽然被它箍的很难受,但是这样下去,以自己现在的状况,等蛇血流的差不多的时候,自己一定能够出去。可是还不待他多想,就感觉到一阵晃动,然后又是一连串的撞击,虽然有蛇做肉垫,但是丰含笑还是差点被震晕了过去,不由得大骇,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那大蛇精将丰含笑吞下肚子之后,不久便感觉到腹中一阵巨疼传来,它哪里会想到被自己吞下肚子的食物还能这样伤害自己?受到巨疼之后,它忍不住身子疼的在地上重重的摔了几下,似乎是想要以这样来减轻痛苦一般,可是又发现不能,当下疼的低沉的怒哼一声,身子四处乱撞起来,它身子本来就巨大,这个山洞又已经不怎么大了,只见每次都撞在了石壁上,它那坚硬的皮肤却是什么事都没有,却是苦了它肚子中的丰含笑了。

    那蛇精疼苦的在那里撞击了一阵,却没有一点效果的样子,而且一阵又一阵的巨疼不断从内脏中传来,却是丰含笑知道它已经在挣扎,不仅更卖力的在它体内乱刺起来。在痛苦的呻吟声中,那蛇精竟然不在原地挣扎,而是身子不停的扭动,不一会,就见个它那巨大的身子已经串出了老远,却是向着丰含笑来的路上钻了出去。

    一路上磕磕碰碰,却也不知道让丰含笑受了多少苦了。它速度飞快,不一会就已经出了这洞,只听见‘碰’的一声,却是它巨大的身子完全落入了那寒潭之中。

    顿时间,寒潭中巨浪翻腾,那寒冷的潭水就像是沸腾了一般,在那巨蛇的不断翻滚下,水花四溅,激起一层又一层的巨浪。

    渐渐地,那蛇似乎已经是到了死亡边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猛然见它身子在水中弓成了一个桥形的大拱,然后重重的摔在了水潭中,再也没有动过一下。潭水中已经有了一些红色,却是那蛇精身子已经被丰含笑从里面刺穿了表皮,然后大量的鲜血就像是喷泉一样喷射了出来,将寒潭中的水染成了淡淡的红色。

    磁磁磁磁的声音不断的在水中传来,然后水中一阵寂静,之后又是巨动,“哄”的一声,只见一个人影猛然从水中窜了出来,在空中一个翻滚便轻轻的落在了岸边,却正是丰含笑从蛇腹中死里逃生了。

    只见丰含笑全身上下都是红红的,还有一些白色的乳壮物将他身上缠了个遍,丰含笑只觉得一阵呕心,紧闭着一口气,马上又跳进了寒潭之中,用力的搓洗着身上的那些东西,想要将这些令自己作呕的东西洗去。冰冷的寒潭之中,或许是因为太冷的缘故,那些蛇血已经慢慢的退去,不一会潭中又恢复了澄清。

    丰含笑在水中擦洗着身上的脏东西,也不知道在脸上洗了多少遍了。此时的丰含笑已经不在矮想着怎么通到轩辕陵墓了,而是好想舒服的大睡一觉,忘记今天这个恐怖呕心的遭遇。

    丰含笑洗好了身子之后,有些受不住寒潭中的冰凉,正要上岸去,突然感觉到水中一阵激流,然后又是一阵翻腾,不由得心中一颤,还在担心着是不是那蛇还没有死的时候,却见那水中突然一阵猛烈的涌动,丰含笑尽目力望去,却见那水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怪物脑袋来,那头上有两个触角,那精光直射的双眼像利剑一般让丰含笑看的心中一寒,那嘴下两根长长的胡须似乎是因为生气而向两边插开了,丰含笑见了这个怪物,不由得大吃一惊,脱口惊呼道:“龙!!!”

    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个玩意,不光是刚刚自己解决的那大蛇已经是难得一见的怪物了,现在竟然还让自己见到了传说中的龙,这怎么不让他吃惊?其实他叫的也没有错到哪里去,这种动物正是蛟,与龙还是有些分别的,只是它与龙也有很多的相似之处,不仅是长相,而且它的寿命也非常的长,传说可以活数千年,而且还可能修炼成精。

    只见它窜出水面之后,见到丰含笑,只待丰含笑口中惊呼刚叫出来,它便是怒吼一声,那足够有一两丈长的,身子在水面上像蛇一样蜿蜒着便到了丰含笑面前,张口就向着丰含笑咬去。

    丰含笑大惊,哪里知道这水中还有这样的怪物?又哪里想到自己洗个澡会招惹了这个煞神?见它速度似乎比刚刚那蛇怪还要快,惊的马上一掌向了那头击去,碰的一声,那蛟龙只是疼哼了一声,身子来势不变,继续向着丰含笑而去,可是丰含笑似乎也是知道自己不能与它敌对,这一掌并不是想伤了它了,而是借着这一掌的反震之力,身子猛然从水中拔出,向着那岸上飘去。

    那蛟龙见他跑了,似乎与他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样,马上直追了过去,丰含笑正面对着它,漆黑的洞中,自己眼力发挥到最好,也只能隐约可以见到一个东西向着自己而来了,当下知道是那蛟龙追了过来,心中虽然害怕,可是也知道现在不是怕的时候,当下壮着胆子,见它跟来,冷哼一声,抱着死也要死的壮烈一点的心态,丰含笑猛然将手中的那把刚刚帮助自己从蛇腹逃生的锋利匕首用力向着那蛟龙当头射了过去。

    但是那蛟龙似乎要比那蛇精精明了许多,似乎知道厉害,将头一歪,那匕首便擦身而过,可是它似乎也吃了一惊,只见它头一歪,再转过头来的时候,便听碰的一声,却是丰含笑已经主动攻击,飞身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它那怪头上。它那比较大的身子似乎也是受不住丰含笑这一脚之力,被丰含笑踢的在空中一阵挣扎一般的倒飞了出去。然后又是一阵碰碰碰的呻吟传来,却是丰含笑见自己能够踢到它,而且还似乎有效果,当下不敢停手,在空中双足连连踢出,脚脚蹬在那蛟龙的头上。

    那蛟龙虽然比那蛇精要厉害,但是却不及那蛇精体积来的大,被丰含笑踢在头上也是受伤不轻,不少鲜血顺着它那嘴角流了出来,让它看来更加威猛可怕。

    “哄”又是一声巨响,只见丰含笑竟然将那两丈来长的蛟龙踢到了寒潭上空,一人一龙同时又落回到了水中。

    一声响亮的啸吟声音从那蛟龙口中发出,丰含笑心中正要叫糟糕的时候,却见水中一阵涌动,那蛟龙已经消失在眼前。

    不一会,就感觉到水中自己身下一阵水流激荡,丰含笑脸色大变,双手在水面上猛然一拍,身子竟然借着这杀手一拍之力猛然飞出了水面,升到了空中水面上一丈多高,只见他身下却骇然是那条蛟龙正张开了大口跟在丰含笑下面钻了出来,却是比丰含笑要快速的许多。

    丰含笑哪里想到自己竟然将它踢回到了水中之后,让它在水中攻击自己?这个天生在水中称霸的怪物借着刚刚在是回中的优势,所以跃出水面后的速度要比丰含笑那借着双手在水面上拍的力道而上升的速度快了不知道多少了,丰含笑突然觉得右脚一阵巨疼传来,不由得疼呼出声,低头一看,顿时吓的面色大变,却是自己右脚被那蛟龙一口正在含在了嘴中。

    丰含笑知道给它拖下去自己就完了,当下顾不了脚下疼痛,银牙一咬,猛然一掌向着那蛟龙当头击落。

    却听那蛟龙又是疼哼一声,丰含笑只感觉到脚下被一个力道向着下面拉去,只见丰含笑同那蛟龙先后摔在了潭中,丰含笑只感觉到脚下疼的厉害,但是却也没有时间去管它,感觉到那蛟龙似乎被自己一掌也击伤了,放开了含住自己腿的大口。知道它还要再次攻来,当下不敢大意,就要退到岸上去,却感觉到背后水流又涌动了起来,心中大惊,没想到这畜生在水中这么快速的动作,当下在水中猛然转身,可是水中有水的阻力,不怎么容易转过来,只是身子一偏,便已经见那蛟龙已经红着眼睛到了自己眼前。

    当下不仅倒抽了一口冷气,感觉到左手手臂一阵巨疼,右手马上一拳击出,虽然不怎么漂亮,但是却使用的紧,现在与这个畜生相斗,他哪里还能够想着什么潇洒不潇洒,命都快没有了,还潇洒个屁啊。

    只听见‘碰’的一声夹杂着一声衣钵撕裂的声音,只见那蛟龙又是一声痛嘶,而丰含笑也是疼的紧紧皱着眉头,用手将左臂紧紧抓住,却见那里已经是许多鲜血从他指缝之间流了出来,那蛟龙虽然吃疼,但是它就像是拼命了一样,不顾被丰含笑击的还有些昏沉的脑袋上传来的疼痛,却见它身子在水中轻灵的一个倒转,神龙摆尾般的一尾巴拦腰扫向丰含笑胸口。

    丰含笑不由得感觉到一阵无奈,苦笑一声,也顾不了手上与脚下的疼痛了,双手紧紧的抱拳挡在了胸前。

    “碰”又是一声巨响,只见丰含笑身子竟然受不住它这一扫之力,被撞飞出了水面,然后又落在了水中,而那蛟龙似乎像是知道丰含笑不堪它这一击,而且还似乎是算准了丰含笑落下的地点一般,已经闪电般的到了丰含笑落说的地方,张口也不管丰含笑死活,狠狠的咬了下去。

    丰含笑脑袋狠狠的一摆,将粘贴在脸上的头发甩开,将那蛟龙已经到了自己眼前,看势头是想将自己整个头咬碎一般,当下只得双手再次伸出,阻在了那蛟龙头前,准确的抓住了它上下鄂,像先前对付蛇精一般不让那那蛟龙咬住自己,使劲的将它两鄂掰住。

    那蛟龙怒啸一声,却见它身子在水中一阵蠕动,丰含笑在水中无处借里,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道从手上传来,由于无处借力,丰含笑没有注意,口中一下喝进了一口潭水,然后整个身子便被蛟龙推动着沉向了冰冷的水低。

    丰含笑不禁大骇,这个畜生在水中可以长久活动,但是自己却是不能够呆的太久,就算自己可以闭气十多分钟,可是到了那个时候,只怕也已经没有了力气与这个畜生斗下去了,这不是死路一条么?心中担心,可是却又没有办法摆脱它,更是不敢放手,要是自己现在放手,在这深水中,自己哪里是它的对手?那样只会死的更快。

    这寒潭却竟然是深的出奇,丰含笑只感觉到耳朵有些承受不住那巨大的水压,非常的难受,可是脚下还是没有站在水低的感觉,身子在那蛟龙的推动下依然快速的下沉着,他不由得大是担心,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不成?自己的梦想,自己的那些女人们,还有这么疼爱着自己的父母,直到这个时候,他在感觉到死亡已经是这么的接近他,他才真正的感觉到死亡的可怕,这种死亡的气息让他不禁心中一阵黯然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