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四十二章 相约上海
    丰含笑一想到先前这么大两个美女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心中就是一阵得意,见两女不敢看自己的娇羞模样,心中一荡,忍不住就想再来一次,可是想到秦艳是初次,自己不能将她太累到了,那么韩灵一定不会愿意的了,心中一叹,只有作罢。

    双手在两女柔嫩的肩膀上滑摸着,道:“想我丰含笑能够有你们两个好老婆,就是真的死也无憾了。”

    韩灵一把捂住他的嘴道:“不许你这么说,含笑要活到一百岁的,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的。”

    秦艳也道:“对啊,对啊,我们一定要在一起的,就算你不要我们,也已经迟了,谁叫你要这样对我们的。”

    丰含笑嘿嘿一笑道:“好,我们一辈子也要在一起,不过也不用活一百岁,到时候我们都不能动了,我也没有力气了,怎么能够满足你们啊。”

    两女听的大羞,这个死色鬼脑子中怎么就只有这些啊。秦艳嗔道:“你怎么就只能想这些啊,难道你要我们就只为了这个吗?哼。”

    丰含笑马上陪笑道:“这个当然不是了,你们看我像那样的人吗?不过这个**是爱情的最高境界啊,男人也不能不好色啊,世界上最色的男人到了八十多岁了都还只想女人,我这么年轻,正是血气方钢的时候,能不想么?再说了,你们难道就不想老公我这样啊?”

    两女嗔了他一眼,韩灵道:“呸,谁想你这个了?反正我只要和你在一起的。”丰含笑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灵儿,你是怎么来这里的?是不是知道老公我在这里就来了啊?你还真色。”

    韩灵见他当着秦艳这么说自己,狠狠的咬住他的肩膀,丰含笑吃疼,但是也忍住不叫出声来,韩灵过了一会才放开了他,见丰含笑皱着眉头,不由得又有些心疼的道:“疼吗?哼就要你这个家伙疼才好,不然你会忘记我的。”

    丰含笑看着自己肩膀上那道红红的牙齿印,苦笑一声道:“你说疼吗?反正刚好扯平了。”

    说着向着秦艳道:“来,艳儿老婆也来咬上一口,反正我刚刚让你也疼了。”

    “啊”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凄惨的叫出了声,原来秦艳哪里受得了他这么当着自己好朋友的面说自己?心中一恨,便抓住他的手臂,用力的在上面留了一到深深的牙齿印。

    但是两女看丰含笑那吃疼的样子,眼看着两道还流着淡淡的红血的牙齿印,心中一阵心疼,忙帮他揉着伤处,争着道:“谁叫你这么乱说的,再也不许这么说了。”丰含笑马上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点点头。

    秦艳看的心中一阵好笑,看着丰含笑道:“我和灵儿早就认识了的,我们是好姐妹,她有我这里的钥匙,今天是帮我来收拾房间的,可是却”说到这里,她却是羞的说不下去了。

    想到刚刚自己正被这个混蛋那个的时候竟然被韩灵撞了个正着,真是羞人。丰含笑听的呵呵一笑道:“是啊,灵儿也真是的,这个时候来打扰我们的好事啊。”

    韩灵听的一阵气极,羞道:“哼,谁打扰你们的好事了,人家走了也不让,还,还这样对我们。是你自己的错。”

    丰含笑呵呵一笑,不与她说这个,道:“那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啊?秦老师不是今年才来的吗?”他哪个秦老师却是叫的很长,故意拖了很长的音调,让秦艳听了,想到自己与自己的学生这样了,就是一阵怪怪的不怎么好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不许你叫我老师。”

    丰含笑道:“那我叫你什么啊?你是我的老师啊。”

    看着韩灵在那里偷偷的笑着,秦艳就是羞恼,一下中间翻到了丰含笑的身上,拧着他的耳朵道:“就不许叫老师,反正就不许叫老师。”

    她也只有二十二岁,童真未眠,现在就像是个小女孩一般。丰含笑看着她那因为坐在自己身上而暴露在空气中的丰满**,被她牵着耳朵,却也不怕疼,上身一起来,一口含住了她一颗**,吮吸了一口。

    秦艳娇喘一声,马上红着脸趴倒在他胸前,不敢看人。韩灵也清晰的看到了这一幕,红这脸碎了一口,转过身去,将被单裹好了,不看这个色鬼,也不想让他看到什么。丰含笑嘿嘿一阵奸笑,道:“好了,两个老婆就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吧,不然可要小心老公家法伺候咯。”

    两人当然知道他的家法是些什么东西了,秦艳马上在被子中道:“我们是在上海认识的了。韩爷爷与我爸爸很好的,所以我们就认识的。”

    丰含笑哦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想到自己在韩灵家里的时候看到他家房中的摆设,心中就已经料到了他爷爷是个不一般的人物,只是却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物罢了,心中不由得想着什么时候再去她家一趟,也好多了解一下。

    突然,秦艳看着丰含笑问道:“含笑,你是不是帮我一个忙啊,今年的运动会上你也去参加吧。”丰含笑轻笑一声道:“我?为什么找上我了?”

    秦艳冲他诡异的一笑道:“我当然知道了。”

    丰含笑哦了一声道:“你也不要这样盲从的相信我啊,虽然我这方面行,可是也不见得体育行啊。”

    韩灵听的娇笑一声,秦艳见他又没有个正经,白了他一眼,道:“死没正经的家伙,是雅儿告诉我的了,说你在军区呆过几年的,能不厉害吗?”

    丰含笑哼了一声道:“好啊,连雅儿都出卖起我来了,看我今后不好好教化教化你们。”秦艳与韩灵听了,都是一哼,瞪着他道:“怎么了?你还敢怎么样?”丰含笑见两女杀气藤藤的样子,忙打了个哈哈笑道:“没有,我是说和你们好好多了解一下子,没别的意思。”

    两女哼了一声,秦艳道:“那你帮不帮?”

    丰含笑眉头一皱道:“这些事情,还是别找我了,我宁愿多保留些体力应付你们,也不会浪费在这种事上面。”

    秦艳见他虽然说的难听,但是见他那表情,就知道他是真的不愿意,马上柔声道:“我只是问问含笑罢了,含笑不愿意,也没关系的啊。”

    丰含笑抱歉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道:“今天还只到周三,灵儿怎么没有课吗?”韩灵见他问,便道:“有啊,我是没有去上,反正也都知道了,没什么关系的。”丰含笑在她那翘起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韩灵被打的娇呼一声,看着韩灵那委屈的样子,丰含笑道:“怎么你也学坏么?不好好读书,看你将来怎么与我一起去上海。”

    两女一听,齐声道:“含笑要去上海的吗?”丰含笑点点头道:“上海是个好地方啊。”

    韩灵听了,道:“你还说我呢,你自己都经常不上课的,看你自己怎么办?再说了,你还要一年才能去的,我一个人去了多孤单啊。”

    丰含笑嘿嘿一笑,道:“放心,我不会让你独守空房的,这次我也会参加高考的,我会去复旦。”他说的很轻松,像是复旦大学的门本来就是为他开着的一样。两女听的一惊,韩灵马上喜道:“真的吗含笑?”

    见丰含笑点了点头。韩灵心中一阵高兴,她还正担心自己与他分开了之后,他身边有这么多的女人,怕他会忘记了自己。这时听他这么说了,哪里能不高兴?可是秦艳听了却有些迟疑的道:“但是含笑你这样能行么?”

    丰含笑轻笑一声,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天天玩,怕自己不能考上而受打击了。当下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去的。”

    他很自信,自信到他自己已经知道复旦在等他了。见两女不一样的表情,丰含笑道:“好了,我们还是起床吧,大白天的久睡在床上也不是办法哦。”说着只见他掀开了盖在三人身上的被子。只见他全身一丝不挂,下身那东西还直挺着,虽然刚刚弄了一次,但是抱着这么两个**的美女,哪里能没有反应?两女脸上一红,都有些不敢看这个起身穿衣服的家伙。丰含笑两下穿好了衣服,看着那床单上鲜红的血渍和那湿润的一片,嘿嘿一笑看着蜷缩在被单中的两女道:“怎么还不想起来么?看那被子都脏咯。”

    秦艳娇嗔一声,有些幽怨的看着丰含笑。韩灵羞道:“你这个坏蛋,还不出去啊。”

    丰含笑呵呵一笑道:“怎么还怕羞啊,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让我看的啊?来,老公帮你们穿衣服。”说着捡起地上被自己脱在那里的衣服便走了过去。

    韩灵红着脸见他正拿着自己的乳白色的胸罩,羞道:“谁要你穿了,看你这个混蛋都把它弄坏了,让我怎么出去啊。”

    原来丰含笑刚刚对她用强的时候手脚重了,却是将她的衣服弄破了不少。丰含笑看着手中有些坏的衣服,不由得尴尬的一笑道:“这个,这个老公陪你一套不就行了吗?你现在就先穿穿艳艳老师的吧”秦艳听他故意将老师两个字说的特大声,气的狠狠的将枕头砸了过去,道:“你个坏蛋给我出去。”

    却是被丰含笑一把接住了。秦艳却是突然一皱眉头,丰含笑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有些心疼的走过去抱着她轻声问道:“怎么,还疼么?”

    秦艳红着脸瞪了他一眼,却是默认了。丰含笑不由得有些暗怪自己刚刚要了她两次了,正想要看看她怎么样,却是被韩灵一下子推开道:“你这个家伙快出去,我们自己来就行了的。”她是怕丰含笑又要当着自己的面说些让亲眼害羞的话了,再加上有丰含笑那双色色的眼睛看着,他们两个女人真的不敢出来找衣服去洗澡了。

    丰含笑这次却是很听话的道:“那好吧,你们两个先在这里休息,我就先走了啊。恩,做点好吃的,等会老公和雅儿来吃饭。”见韩灵恩了一声,丰含笑走过去在两女脸上都亲了一下,便走了出去。

    见丰含笑离开,秦艳似乎送了一口气,又像是有些失落。韩灵知道她的心思,道:“艳姐,你不后悔么?”

    秦艳听了,遥遥头道:“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只是自己既然爱上了这个男人,就别太计较他吧,只要他真能对我好就行了。”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看着韩灵道:“你呢?你是什么时候和他好的啊?连我也不告诉一声,哼,便宜了这个家伙了。”

    韩灵听的脸蛋一红,低着头小声道:“是前两个月了,我也不会后悔的。含笑很好的,只是”“只是太花心了是吧?”秦艳看了她一眼道,心中一阵无奈,自己都被哪个家伙骗的这么死心,又怎么能怪她这么迷恋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