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三十六章 负伤而逃
    金百川大惊,心道要糟,哪里会知道这个家伙竟然拼了不后退御去指尖的掌力而受伤也样这样进攻?心中一阵无奈,看来自己的心血真要送人了。

    轻叹一声,无奈匆忙出手,一个巨大的劲气团应手而生,越来越厚,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同时他也闭上了双眼,因为他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碰”再次一声沉闷的巨响在林中升起。金百川心中一阵奇怪,怎么这力道这么微弱?不由得睁眼一看,脸色一变,却见丰含笑竟然在空中口吐鲜血,倒飞出去了两丈之远。那飘逸的长发似乎凄厉的飘到了脸前,一丝血水在空气中画出一条淡淡的红线。清爽的空气中马上出现了一丝血腥气味。

    金百川吃惊的看着丰含笑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头稍微一动,就见眼睛的死角方向正站立着一个灰色的人影。不由得望去,就见一个五六十来岁的老者正轻笑的看着那空中的丰含笑,看上去很威严,给人一种强大的压力,他身上似乎散发出一种慑人的气息,让人望之生畏。

    金百川看到他便笑了,那人也转过头来,看着他笑道:“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厉害了,除了无道这个小子就是我所见最厉害的人了。”说着向着他担心的道:“你没事吧?”金百川摇了摇头,道:“还多亏凌风兄及时赶到,不过我今天却是真的输了。”说着,脸色却是一暗。

    那老者忙道:“金老弟这么多年没有争强好胜之心了,怎么今天还不能看淡胜败?”金百川听了,当即一愣,跟着哈哈大笑起来,点头道:“是啊,我倒是老糊涂了,胜败又如何?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老着点点头,转头看向那已经落地的丰含笑,看着他英俊的面容上却还带着一丝笑容,心中顿时生出一分亲切感,觉得他像极了一个人。

    丰含笑被一股突然插入的强大力道撞开,气血翻腾,落地后就看到了这个老着,见他与金百川说了一会话,忙尽力两体内的闷气疏通了一下,见老着望向自己,当下半跪在地上,单手撑地,道:“前辈好掌力,含笑果然是井底之蛙,世界之大,怕是超出了含笑的想象了。”

    老者见他还能说话,赞许的看着他道:“老夫司马凌风,刚刚也是不得已出手,你没事吧?不过小兄弟也是好掌力,老夫道是佩服的紧。”

    丰含笑想了想,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何人了,苦笑一声道:“晚辈不是您老人家的一招之敌,又何来的好掌力了,倒是让前辈见笑了。”

    司马凌风仔细的打量了他一阵,道:“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造诣,实在是很难得了。”他眉头一皱,望着丰含笑又道:“你就是那个小刀门的公子cs市a军区军长丰正凌的儿子丰含笑?”

    丰含笑心中一惊,不知道他是何人,竟然对自己的身份了如指掌?想到他刚刚同金百川谈话中提到的那个“无道”来,丰含笑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英俊的面容来,心中一动,开口道:“你认识轩辕无道?”

    司马凌风听了双目一亮,道:“你见过无道?”显然是有些吃惊。

    丰含笑心中真的很惊骇,这么说他是轩辕无道的手下?那么轩辕无道又是什么人?他到底有多么的厉害,竟然能够御驾这么强悍的老人?丰含笑不得不吃惊,要是有这样的对手,那么自己的小刀门就是再厉害,在这些恐怖的人物面前还不是形同虚设?自己又拿什么来同他们争斗?想到这里,不由得感觉到自己以前的梦想已经距离现实是那么的遥远。

    那老者看着他的脸色变的暗淡了不少,似乎没有了先前见面时候的霸气与斗志,不由得一阵奇怪,可是想了想又是一阵释然,向着丰含笑道:“其实你也不用看轻了自己,你是我所见过第二厉害的年轻人了,将来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又何必灰心?”

    丰含笑听的心中一怔,自己怎么变得这么胆怯了?突然脸上一股强大的自信升起,让那司马凌风与金百川两人看了心中都是一惊,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此时还有这么强大的气势。

    丰含笑看着那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感激,道:“您说的不错,我丰含笑怎么能被打倒?纵使对手如你这般强大,我又有何惧?”

    司马凌风听的眉头一皱,道:“好志气,不过你却是莫要与我等为敌的好。放弃你的小刀门吧,以你的家世,将来一定非池中之物。”

    丰含笑冷笑一声,道:“要我放弃小刀门?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吧?”说着,只见他半跪在地上的身子竟然箭一般的射向了司马凌风。

    偷袭,对丰含笑来说,没有什么偷袭不偷袭,只要能够最终取胜,你就是赢家。过程并不是他看中的,结果才是他关心的。

    司马凌风见他突然攻向了自己,竟然不气反笑起来,好家伙,还想拼命不成?虽然自信能够敌过丰含笑,但是见他一招却是霸道无比,当下也不敢大意,单手伸出,身子迎着从上来的丰含笑而上。

    但是丰含笑却是似乎知道自己不能与他硬拼,见他一掌迎来,身子在空中奇迹般的拔向了高空,然后就见他头下脚上,双手幻化出无数掌影,将司马凌风笼罩在了一片掌影之中。司马凌风大惊,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招式,却是这么的霸道快速,那手掌就像是无数的刀影一样,让自己不敢乱动。他却不知道,丰含笑着招却是用上了格斗中蔡宝健的那招飞翔空裂斩。

    飞身空中,将手掌幻化出无数,将对方击倒,便是这飞翔空裂斩的目的。丰含笑此时已经受伤,哪里能与他硬拼,所以只有用精妙的招式来占取优势。但是想他司马凌风是一代武学高手,什么招式没见过?只怕自己用别家的招数便不成了,与是便将格斗中的绝妙招数运用内力使出,却是没想到威力如此之大,竟然令司马凌风有些手忙脚乱的招架不住。

    丰含笑见这些招数管用,心中大喜,只见他一时蔡宝健的‘飞翔脚’一会又是金家潘的飞燕斩,流星落,空砂尘,八神奄的葵花,百合折,等等让两个老人奇怪的招数施展出来,竟然将司马凌风迫的连连倒退,身上还很挨了他几下,虽然有护身真气,但是那些招式在丰含笑的劲气催动下施展出来,却也让他隐隐生疼。甚至他身前的衣服都被丰含笑突然施展出来那八神奄的葵花撕去了一快。

    司马凌风再次陷险的让开丰含笑一抓,有些吃力的惊声道:“你这是何门何派的招数?这么奇怪?”丰含笑哪里有力气回答他?只管将脑海中格斗游戏中的那些精妙的招式统统都使了出来。

    司马凌风被他弄的极是狼狈,心中微怒,突然大喝一声道:“招式多样又有何用?华而不实。”说着只见他不理会丰含笑踢来的一记闪电连环踢。足下立稳,一手横倒而出,另一手化成掌刀,照着丰含笑那扫来的腿影劈了出去。

    丰含笑见他不再闪避,一记手刀斩来,心知厉害,想要收招都已经不及,只听碰的一声,丰含笑那身子受到他那一记横扫与手刀之后,旋转着向后倒飞出去了几尺,司马凌风像是有心将他一击而倒,见他身子被阻住,再也不给他机会施展那些怪异的招式,身子跟着而上,又是一记手刀劈出,将要将丰含笑劈落下地来。

    丰含笑在他那大力反击的时候句已经知道不好,腿上被他劈的生疼,又感觉到身后强劲的劲风袭来。当下银牙一咬,心中一狠,身子倒翻而出,双脚连翻踢出,碰,一声沉闷的响声之后,却见司马凌风竟然脸色惊讶跄踉的倒退了数步。不信的抬都望去,心中不由得一阵苦笑,只见丰含笑被他一记手刀劈在脚下之后,竟然借力猛然跃了出去。

    想必是受伤很重的缘故,竟然在那挡住了他路的树上狠狠的撞了一下,不过他也是滑溜的紧,身子像蛇一样,绕着那树转了一周后,双足在树干上一蹬,他人便去的远了。而这时司马凌风却才站稳身形。一旁的金百川也是没有料到他会就这么走了,看他的样子就像是要找司马凌风一较高下的,可是却逃了。

    两个老人面面向视,然后都是大笑出声。望着丰含笑消失的地方,司马凌风轻叹一声,点头道:“果然是个人才,能屈能伸,也很顽强,也许将来是无道的一大劲敌,但是不是现在。”

    金百川点头不语,望着丰含笑去的地方也是一声长叹。

    且说丰含笑知道不敌,便早就已经打好了注意逃走,最后借着司马凌风那一记力道逃了出去。忍疼在林中跑了一阵,见后面没有人追来,心中松了口气。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将裤子拉了上来,只见那小腿上一道醒目的绿痕,又有些红肿的样子,丰含笑不由得一阵苦笑,要不是自己临时将全部的力量聚中在这只腿上,这腿只怕在受了司马凌风那一记手刀之后就要废了。

    丰含笑轻叹一声,放下开路管。有些瘸的在林中慢慢走着,却是向这城中而去。那有些凌乱的长发以及那有些疲惫的脸色让他看上去却是已经远远没有了来时的潇洒飘逸。

    丰含笑坐车回到酒店的时候,肖凌凤与小刀正在房间谈着什么,可是见到他这个样子,都是大惊,肖凌凤忙起身到了他身边,抚住他的手臂,担心的道:“含笑,你去了哪里了,是怎么搞的?”

    小刀也是惊的想要坐起来,却是牵动了伤口,又疼的卧倒在了床上。丰含笑冲着肖凌凤一笑,又用眼神示意小刀不用起身。他一屁股大咧咧的坐在了肖凌凤先前坐的那张椅子上,开口道:“凌凤,给我杯水喝喝。”

    肖凌凤听了,马上倒了杯热水递给了他,担心的道:“含笑,你是怎么了?”小刀也是惊疑的望着他,想要知道他为什么会成了这个样子的了。丰含笑喝了几口热水之后,苦笑一声,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的。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多高人,我丰含笑倒是小看了世人了。”说着,却是温柔的看向正担心看着自己的肖凌凤道:“凌凤先给老公准备一下热水去吧,我想我真的很想洗澡了。”

    肖凌凤听的脸蛋一红,这个家伙竟然当着自己弟弟的面这么叫自己,但是见他真的很疲惫的样子,心中心疼,嗔了他一眼,便乖乖的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