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三十五章 霸者无敌
    王京与丁圣两人在大堂中间搏斗了数十招,却是不见胜负,王京心中暗惊,怎么永生门中的一个弟子就能这么厉害,可是为什么他们在这里又是最老实,势力最差的帮会呢?难道是霍知青的通灵社搞错了情报?

    心中虽然想着,但是手上并不敢放慢下来。只觉得丁圣的太极将自己逼的不能停手了。而丁圣心中也是暗惊,自己的太极自己是知道的,除了师傅,自己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对手,今天竟然只能将对方的攻势勉强挡住,却不能奈何了他,心中哪里不惊?只见他脚下踩着九宫八卦方位,将王京的进攻路线完全挡死,王京想要伤他,却是不能,但是他也只能挡住王京快速凌厉的招式,并没有机会出手攻击。

    两人恶斗在一起,却是没有见伤到一方。

    两人正斗的紧,金百川突然眉头一皱,眼睛望向了大堂门口。跟着他眼睛就亮了起来。只见一个全身穿着休闲服装的长发少年正如同仙人一般的站在那门外的高墙上,他双手插在口袋之中,一张可以迷上万千少女的英俊容颜上带着邪邪的笑意,只见他长发无风自动,鬓角两边的白色发丝向后张狂的飘扬着。

    金百川看着他,心中一阵惊骇,自己从来就没有遇见过这么神秘的少年,心中也从来没有因为见到了谁而如此不能平静。

    起身向着那少年大声道:“不知道是不是小刀门的公子光临寒舍?金某有失远迎了。”

    众人一听,心中大惊,显然是没有想到那个神秘的公子竟然也会出现在这里了。不由得都望门外,只见一个英俊邪气的少年正双手插在口袋中站在那高墙上,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俯视着众人,却是看也不看那张在打斗中的王京一眼。

    众人见这个神秘的公子竟然是这么一个少年,不少人惊呼出声。王京与丁圣两人听到惊呼声,都不由得停了下来。王京先前听的金百川说话,心中便是一喜,自己知道今天是不能完成任务的了,可是没想到公子竟然亲自出马了。

    来的正是丰含笑,他见肖凌凤在照顾小刀,心中想着霍知青给自己的资料,便告诉肖凌凤一声,走了出去,然后就径直来到了这里。见大门关着,却没有王京那么客气,纵身一跃,就到了墙头。他也没想到刚落在墙头就被金百川发现了,心中微微吃惊,嘴上却道:“金门主说笑了,晚辈冒昧打扰,又怎么能说是金门主失迎了呢?

    王京见了丰含笑,心中一宽,也不说话,便向着门口走去。但是他才踏出了一步,就觉得身子一阵晃动,原来金百川见他要走,心中一动,一手太极中的牵引式将王京身子倒了一转。丰含笑见了,心中微微一笑,也不见他跃到大堂中去,伸手出掌,掌心向外一翻,就见王京又再站到了原来的样子。

    王京心中一阵大骇,果然这个金百川不是一般的人。他只觉得身子转了两下,便又恢复了轻松的状态。心中知道是公子出手相救,马上大步走到了丰含笑的身前站好。

    金百川心中的吃惊比王京还要强许多,虽然知道心中知道他是个高手,却没想到他搁着么远还能从自己手上将王京解救了出去,这份力道,只怕自己也是有所不及了。

    丰含笑不理会众人的吃惊,笑看着金百川道:“金门主又何必与他一般见识?今天晚辈特地来拜访金门主,就是早闻永生门是太极的传承门派之一。晚辈早就想要领教太极这门博大精深的中华武学,不知道金门主是否能满足晚辈的求知欲?”

    金百川听了朗笑一声道:“好,江湖果然是年轻人的天下,金某也是多年没有遇上你这样优秀的少年郎了,多年来金某也懒散了,今天能遇上公子这样的人物,实在是金某人的荣幸,请!”金百川伸手道。

    丰含笑微微一笑,摇头道:“这里虽然清净,但是人太多,我不怎么喜欢,不如去城郊如何?”

    金百川听的点点头道:“公子高见,那么你先请,我跟着就来。”

    他这话一出口,就听丁圣等人脸色一变,急道:“师傅,你不用与他去的,小心有炸。”

    丰含笑轻笑一声,大手一挥,就见那墙下的一棵碗口大的小树咔嚓一声,从中间断为两截。树枝倒,众人再看墙头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丰含笑的影子。这显然是告诉他们他丰含笑要杀人,什么时候都行,根本不用多此一举。

    王京心中也是一惊,没想到公子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境界了,见丰含笑已经消失,当下也不敢多停留,飞身一纵,在那墙头一点之后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那金百川见了丰含笑这一手之后,心中微惊,自己虽然也能做到,只怕却没有这么潇洒随意了。见他已经先走一步,当下也不说话,双足一点,消失在这本来热闹的大堂中。

    那些永生门的弟子见了,都是面面相觑,怎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厉害的武功?丰含笑一手击断了那颗树之后便跃下墙头,身子如同箭一般踏在路上的房顶上轻轻的飘了出去,要是让人看到,不被吓倒才怪。

    金百川出了墙头,就见丰含笑的身影正在前面飘动,去势之快,却是吓了他一跳,当下也不示弱了,展开道家身法,闪电半的追了出去。

    两条人影在这个现代这会的屋脊上借力驰着,好不迅速。丰含笑似乎有意无意的在金百川前面跑着,金百川却也是不紧不慢的跟着,这里本来就是wh市比较偏僻的地方,距离城郊很近,两人奔了不一会,就见眼前一片绿色隐现,丰含笑嘴角钩起一丝笑意。金百川就见前面的丰含笑以下子就去的老远,心中一骇,没想到他这么强悍,但是却也不胆怯,既然来了,总该要面对的。心中惊疑不定,身子家紧,两人不一会就到了林中。

    丰含笑踏枝奔行了一会,突然脚下一扫,就见数片树叶像利剑一般,撕烈空气,转眼就到了金百川面前。

    金百川冷哼一声,就见他足点在树枝上,双手化了一个八卦图样,那数片树叶变在那劲气形成的八卦图样中见顿住,然后像是掉进了急流中的旋涡一样在那无形的八卦中随着金百川的双手转动。

    金百川双手不停的在胸前画动,就见那些树叶慢慢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绿色的小球。然后就见他双手向前一推,那树叶形成的小球便如同流星一般后面拖着一团绿影,击向了丰含笑。

    丰含笑是在击出了这一招之后便站在那树枝头上笑看着金百川,见他这么漂亮的一招,口中喝了一声好,虚空中一指点出,那树球在空中一下子爆开,绿粉纷飞,金百川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气势逼近,心中一惊,就见丰含笑在点出那一指之后整个身子都已经能够攻向了自己。见他来的迅速,心中微惊,见他一拳带着呼呼劲风击到,当下也不多想,双手成抓伸出,抓住丰含笑击来的那一个手腕,然后双手看似极柔和的像着一个方向画着太极图案。

    丰含笑心中也是大惊,感觉到知道的手腕被抓住后,力道沿着手臂传了过来,心中一惊。横在空中的身子竟然三百六十度一个大翻滚,御去了金百川那太极里道的攻击,然后那只被他抓住的手由拳变抓,反抓住了他手腕,向下一扭,动作却是比起金百川的柔和来要霸道钢猛了不知许多。

    金百川也知道自己不能一招伤了他,但是却也没想到他动作如此只快。手上受力,当下不敢怠慢,身子足上头下的向着丰含笑头顶翻了过来,同时单漆顶向了丰含笑的背后,而他另一只手也已经成掌,如同蛇扭动一般,已经击向了丰含笑的后脑。

    丰含笑心中暗道一声好,见不能扭断他的手掌,却还要被他击伤,急忙身子在树枝上一点,身子急滑了出去,那只拉着他手的手一用力,却是生生将金百川拖了一截距离,让他那一招使不完全。同时他也是单掌上举,接上了他击向自己后脑的一掌,碰的一声,两人双掌相接,却是因为丰含笑将金百川的手抓住,而他又受到了金百川那一掌之力,只见两人同时落向了树下。

    树枝折断的声音响了一阵之后,两人都已经站立在林中的地上。两人相对一丈来远而立,双目想交,都是闪过一丝佩服之意,心中都觉得畅快。丰含笑擦了一下嘴角的血丝,道:“太极的奥妙金老看来领悟了不少,倒叫晚辈佩服的紧。”

    他刚刚在下面,脚下无处借力,却是被两人相对的那一掌击成了小伤。金百川并不得意,看着丰含笑心中微惊,没想到他受了自己这一掌之后还能没有事,自己反而有些手臂发麻了,见丰含笑说话,当下道:“太极博大精深,金某也只是学得了一些皮毛罢了,不知公子高姓。”

    丰含笑微微一笑道:“晚辈丰含笑,今天能够与太极大师一战,也是晚辈的造化。”

    金百川看着他突然眉头一皱道:“丰?”想了想似乎想不出什么,接着道:“你年纪轻轻,就能够有如此修为,本应该是我中华之富,却为何走上了这样的道路?难道教你的师傅就没有告诉过你学武之人不能不讲道义二字的么?”

    丰含笑听的笑了一笑,道:“我说怎么永生门在金老这样的人物带领下会甘愿在这里做一个默默无闻的门派的了,原来是这么回事。金老说的是,学武之人怎么能够这样,我们不能忘记了是华夏子孙,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强者生存,我想要活的潇洒,想活的无拘束,更想妻妾成群,要是我不选择这样的生活,又怎么能够实现?再说了,这个世界上的黑道都太烂了,没有一个像样的,我也看不下去了。为了我中华的强大,我们黑道也得统一才行。”

    金百川听的心中一惊,此子好大的口气,难道他是想要统一中国黑道?想要去挑战世界顶尖黑道权威?心中骇然,不由得道:“就凭你现在的势力就想要去争霸世界黑道?”他摇了摇头道:“你错了,以你现在的水平,纵使能够敌退了我,也不能成功的在中国黑道上称雄。世界很大,你也还年轻,不如尽早回头吧。”他说这话,却是诚心诚意的,他的确很欣赏丰含笑的魄力,一个这么年轻的孩子就能够训练出来这么强悍的黑道帮会出来,的确不简单,他不愿意看到这么有潜力的一个少年走这样的邪路。更何况他还知道一个中国存在着的真正地下王朝?

    丰含笑听他好言,当下笑了一声道:“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前辈好言,小子心领了,只是我心意已决,纵使将来不能轮回,也一定要走下去,至于前辈之言,我想也对,但是我丰含笑想要的世界,没有人能够阻挡我去建立他。”说到这里,他身上散发出一中强大的气势,让金百川看的心中大惊,这样强大的自信纵使是自己也没有过,但是却在这么小的少年身上表现了出来,难道他真的与众不同?

    想到这里,惊讶的看着丰含笑道:“既然你心意已决,想必我说的话你也不能听进去了,那好,你今天只要能够过了我这一关,便由得你去乱来,但要是不能,我便废了你一身武功,免得苍生受苦。”

    丰含笑听的哈哈一笑道:“前辈怕是言重了,我丰含笑又怎么能够影响到苍生了?不过今天就是你要走,我丰含笑也不愿意的了。太极我今天是一定要见识一下的了,不过要是我赢了,你永生门今后就是我丰含笑的了。”

    金百川心中一动,道:“好,就如你所言,你要是能胜,我金某人就将永生门送与你了。”他这永生门本来就是自己所创建,送人也没有对不起什么先辈的了,今天为了能够让丰含笑放手,却是压上了他一生的心血了,可见他是用心良苦。

    丰含笑虽然知道他的心意,但是听他这么说,心中大喜,道:“好,一言为定,就让我领教太极的奥妙。”说着,也不见他示礼,便如同一头豹子一样冲向了金百川。

    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与人,丰含笑心中一直这样认为。

    金百川不敢大意,他知道自己与这个少年在伯仲之间,一个钢猛,一个歉柔,两者相克,这就要看两人的造化了。

    丰含笑攻击到金百川身边,就像是被一股巨大的旋涡阻住,心中暗惊他厉害,手上却是成手刀,一刀划了过去,就见那从金百川双手之间画出的八卦图案被劈成了两块。金百川大惊,慌忙侧身,只觉一到劲风擦肩而过,身后一根小树却是应风而折。丰含笑冷笑一声,道:“太过温柔的东西对我不怎么起作用的。”

    “是吗?”金百川冷哼一声道:“我之中相信仁者无敌,以柔刻钢的硬道理。”

    两人嘴上说着,手上却是没有停下来,呼呼的劲风从两人双手相交的地方发出。一时间林中掌风呼呼作响,两人斗的旗鼓相当,却是谁也不能奈何谁.斗了很有一阵丰含笑似乎不耐烦,狠狠的劈了一记手刀之后,道:“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霸者无敌。”

    金百川身子几闪,算是勉强没有让他这霸道的一刀砍到,口中冷哼一声,双手成拜佛的手势,道:“你也试试我这招。”

    丰含笑见他的手势,心中就是一惊,脱口道:“大悲掌?”他实在是没想到一个深通太极的高手还能使出这么厉害的佛门禅功。当下也不大意,口中喝道:“着。”

    就见那化手刀成掌迎着他那一记掌力而去。“碰”一股无形的气劲四下散来,只见两人纷纷倒退,都是惊讶的望着对方。丰含笑那嘴角的血丝又添了一层,而金百川却也是双手抚在胸口,似乎很疼的样子,有些不信的看着脸上挂着邪异笑容的丰含笑。

    丰含笑却是不等自己站定,双足向后一撑,在地上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之后他身子又已经向旋风一样旋转在空中,双手两掌心相对,指尖向钻子一样钻向了还没站定的金百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