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三十三章 八神奄
    丰含笑将肖凌凤强抱进了浴室,然后脚后跟就已经将那门关上了,肖凌凤此时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解开了,可以说那身上挂着的一点点衣服根本就不能遮挡住什么来,反而让她看起来更加诱人。让丰含笑几乎把持不住,就要在着浴室中要了她了。

    肖凌凤心中大羞,双手都不知道该当住哪里才好。丰含笑嘿嘿的笑了一声,也不管他,大胆的在她面前将衣服脱个干净。肖凌凤双手掩面,但是又有些好奇的看去,不由得大羞,转过了身去,不敢看他。丰含笑见她害羞,走过去,从后面抱着她,含住她耳垂道:“凌凤,你知道吗?我是多么的爱你,你一定不能离开我的,你是我丰含笑的女人,知道吗?”

    肖凌凤感觉到他的真心,轻声呻吟道:“恩,凌凤一定不会离开含笑的,凌凤是含笑的女人。”丰含笑与肖凌凤在浴室里洗澡就是一个小时,但是却让他这个色鬼占尽了便宜,而肖凌凤也因此失去了许多许多的第一次,两人一直闹到了深夜才算是出了浴室,然后在丰含笑的强迫下,两人相拥睡在了床上。

    次日一早,习惯早起的肖凌凤从睡梦中醒来,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来,脸一红,睁开朦胧的睡眼,就见丰含笑那英俊的脸上带着似乎顽皮的笑容,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心中不由得一阵怜惜,这个自己心爱的男人,在醒着的时候是这么的坏,这么的霸道。

    可是熟睡的他又是这么的可爱,这么的让人见了怜惜,忍不住的想要好好疼爱他。看着似乎还在梦呓的丰含笑,那英俊的脸上带着小孩子一样的对什么事都不在意的安详,但是那长长的碎发凌乱的散在那白色的床单上,耳边那缕灰白色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又是这么的成熟,似乎尝尽了人生的沧桑与无奈。看的肖凌凤心中更爱,自己的命运就因为这个家伙改变了,让自己从黑暗的世界回到了光明,让自己有了他的疼爱。

    虽然知道他很花心,可是她也能够真正的感觉到他是那么的依恋自己,那么的疼爱自己,不然昨天他有的是机会要了自己,但是却因为在乎自己而强自忍住了那种疯狂的**。肖凌凤静静的看着熟睡的丰含笑,不敢乱动,害怕将他吵醒。

    过了一会,突然见丰含笑一动,肖凌凤马上心中一惊,那平静的心灵却是一阵娇羞。原来丰含笑那一动却是下身那家伙手不安分起来,让她忍不住一阵害羞之后马上压住她的手,嗔道:“你这个坏家伙,只要一醒来就不老实了,哼。”

    丰含笑嘴角钩起一抹邪寐的笑意来,睁开眼睛看着因为自己的抚摸而脸上红晕满布,有些娇羞的嗔看着自己的肖凌凤,笑道:“怎么?我真的这么不老实么?”

    肖凌凤道:“当然了,还不承认么?”丰含笑想了想笑道:“那当然了,要是在你这么美丽的女人面前我都还能老实,那我就不是丰含笑了,是吧?”肖凌凤听的心中一阵气闷,这个家伙就是这么无赖,自己在他面前却是没有一点办法。两人在房间里嬉戏了一阵,才在肖凌凤的强加要求下起床。

    两人梳洗打扮到了便来到了小刀的房间,却见他竟然清醒了过来,让丰含笑都是一惊,没有想到他在挨了四刀之后只有一夜就醒了过来,看来他的恢复速度比起自己来也不差了多少了。肖凌凤可不会想这么多,见小刀醒了过来,高兴的拉着他的手道:“子正,你醒了就好了,都要担心死姐姐了。”

    小刀脸色苍白的忍疼勉强一笑,看着这个自己唯一的亲人道:“是子正自己不听话,让姐姐又担心,不过我没事的,子正喜欢这样的生活,就一定会走下去的,姐姐你也不用时时刻刻担心我的,因为我已经真的长大了,会照顾自己了。”

    肖凌凤忙点着头道:“好了,你不要说了,姐姐以后再也不会说你了的,你既然喜欢这样的生活,就自己走下去吧,现在好好养伤就好,啊?”

    小刀不知道她为什么转变的这么快,眼角瞧见丰含笑邪寐的笑容,心中大解,唉!希望公子能对她好就行了,可千万不要让自己姐姐受委屈啊。

    丰含笑像是能看出他的心思,道:“你放心,凌凤是我最心爱的女人,我一定不会让她委屈的。”

    小刀得到他的保证,心中放心不少,与丰含笑结交了这么久,他知道丰含笑说话是一个一定会算数的人。丰含笑除了与自己一样是个心中想着在江湖上拼杀的人和有些花心之外,的确是个没有人能比其才能的可怕年青人,也是现在为止第一个让自己佩服而甘心效命的人,姐姐跟着他,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归宿。

    丰含笑看了房间一眼,见没有什么人在,心中一笑,看着床上的小刀道:“王京一定不会让你我失望的。”

    小刀也是会心的一笑,但是却笑的很真实。见到两人男人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肖凌凤一阵不解,疑惑的看着丰含笑道:“你们笑什么?”

    丰含笑与小刀都是笑着不答。

    王京今天一早,就已经收到手下的消息,已经将青狼帮的势力在昨天夜里趁乱全部清楚,一些顽固反抗的杀无赦,在战狼军的恐怖势力下,没有什么大人物出来带领的青狼帮不久就被击的四分五裂,大多数都在血战不久便投*了小刀门,所以知道天亮,青狼帮可以说已经被瓦解,但是wh市的黑道势力却还有一半没有落如自己的手里,昨天不过是小刀门告诉黑道上的朋友,小刀门已经在世界上存在了。而这里车长风的中东会与金百川的永生门则还没有被侵犯,只是他们能怎么想,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一个突然出现的小刀门只是一夜之间就让wh市的黑道最大势力的青狼帮瓦解,那么今后呢?他们这么恐怖的势力,神秘的动作,会让自己在这里再立足吗?这些都不是小刀门考虑的问题,这是丰含笑开始就攻打这里最强的势力青狼帮的目的。也是丰含笑这个虽然很年轻,却已经比老狐狸更狐狸的家伙给他们出的难题。

    车长风已经一夜没有合上眼睛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都已经清清楚楚的知道了,早上电视还没有报道他就已经知道了的,在wh市这里,他的消息要比政府和记者还要灵通。

    只见他那高大的身躯竟然有些弯曲,似乎被什么东西压的透不过气来。那倒竖着的浓浓的黑眉紧紧的皱在一起,他在一间宽大豪华的房间中来回走着,那床上躺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狐媚女人,正是他的小情人之一。此时正暴露着那洁白的大腿熟睡在那宽大柔软的床上。车长风偶尔看到了这个天生的尤物在那里躺着,却是怎么也提不起来兴趣来能够像往日那样与她大战几百回合。

    正当他在房间中烦心的走动着的时候,那床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清脆的铃声将那床上的狐媚女子惊醒了过来,只见她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极不乐意的嘟着小嘴埋怨道:“这一大清早的,是谁这么烦人了?”说着却是伸出了那白皙修长的手臂,接过了那床头的电话开口用娇媚的声音道:“喂!”

    车长风皱着眉头见她说了几句之后对着自己道:“长风,是啊虎打来的,说是帮里来了一个人要见你。”

    车长风听的心中莫名其妙的一怔,忙过去接过电话,就听一个粗重的声音道:“大哥吗?”

    车长风道:“什么事?啊虎”

    那叫啊虎的人道:“今天一早,我们要关门的时候就有一个青年到了我们‘京都夜总会’来了,说是要见你,我们不让他进来,却都打他不过,让他一个人挤了进来。说硬要见到了你才行”

    车长风听了眉头皱的更紧,冷声道:“他叫什么名字?”

    那啊虎道:“我们不知道,但是他手上什么也没有,大哥,要不要我们把他做了?”

    车长风冷笑一声道:“能做了他你们还让他闯了进去?别管他,我马上来。”说着挂了电话,然后快速的穿了衣服就要走。

    那女人忙道:“怎么了长风?是不是帮会里又有了什么事?”

    车长风看着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女人,道:“没事,你还睡会吧,我中午再来。”

    那女人点点头道:“那你小心点,我做你最喜欢吃的菜在家等你。”车长风心中一暖,伏身亲了她一口之后便走了出去。

    京都夜总会就在wh市的中心地带,是这里唯一一家不属于青狼帮势力的夜总会,也是中东会的车长风在经过几次的砍杀才在这里要下来的一个势力据点。可以说这里便花费了车长风的大量心血,而且还能在青狼帮的势力包围下存在这么久,可以说自然有他的厉害了。

    车长风匆匆来到京都夜总会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了。当他一到这里,就见一个高大的汉子走了过来,看到他后恭敬的道:“大哥,你来了,那小子就在里面等着。”

    车长风恩了一声,径直走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正坐在那酒台前喝着他自己倒的好酒。

    豪华宽大的大厅中还有三四十来人,都在那里紧紧的盯着在那里喝酒的那人。见到车长风来了,都恭敬的大叫了一声大哥。

    车长风点了点头,看着那年轻人,心中莫名的一阵跳动,看着他那没有一点感**彩的面容,车长风只觉得他很强大,强大到让自己有些看不透他。

    车长风走进去,看着他,那人也看到了他,两人目光相对,就像是要擦出火花一样。“你要找我?”车长风终于开口道。

    那年轻人喝了一口酒,然后道:“是。”

    他就像是懒得不想多说一个字一样仅仅吐出了这么一个字。车长风眉头一皱,在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了,还真有点不怎么习惯。

    他看了那人一眼道:“你是谁?找车某有什么事?”

    那人道:“王京,想找你谈谈你们中东会的问题。”他一说出他的名字,就听见大厅中一阵骚动,大家都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就连车长风也是一样。王京这个名字,也许在昨天都没有人知道,可是今天他们都会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而吃惊。

    因为昨天夜里,王京曾经就杀了青狼帮的二帮主刘云鹤,一个将他们wh市黑道上出名的人物砍杀在刀下的人,怎么能不让他们吃惊?车长风心中似乎预感到什么一样,冷声道:“你是小刀门的人?”

    王京道:“是。今天我代表小刀门告诉你车帮主一声,叫你们中东会解散了,或者依附我们小刀门,从此之后这里没有了中东会,也不会有什么永生门,只有一个黑道帮会,那就是我们公子的小刀门。”他说的很清楚,声音也很大,更有一中说不出的傲气,这是他经过丰含笑的改造之后便拥有了的一种强大的自信,他相信,只要是丰含笑想要实现的事,没有什么不能的。

    他话一出口,包括车长风在内的所有中东会今天在这里的人都是一惊,没想到小刀门的速度这么快,刚刚经过血战将青狼帮剿灭就到了这里来要中东会归顺,难道他们真有这么强大的势力?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而且他们又是通过什么手段这么轻易神秘的到了这里的?

    众人不解,车长风也不解,他不知道这个昨天一夜之间就灭了自己的老对头的小刀门是什么老路,为什么这么不明知的选择今天就像自己叫板,难道他们真的就这么强大,能够在剿灭了青狼帮之后还能有足够的势力将自己的中东会同金老头的永生门给一起灭了?

    车长风心中惊疑不定,望着王京那自信的脸冷声道:“果然是后生可畏,你就想以你一人之力要我们中东会归顺你们小刀门?怕是有些做梦吧?”

    王京深深的看着他,冷声道:“是不是做梦你马上就能看到,你还不配我们公子或者堂主亲自出面。”

    车长风在听到公子的时候,心中一惊,昨天他是从那些逃跑到自己这里来的青狼帮中人的口中得知了一个被叫做公子的少年一出手就杀了他们青狼帮二十多人,简直已经是神了。现在听王京提到他,心中不由得一寒,但是他也是这一方的霸主,多少也见过了不少世面,此时心中虽惊,但是口上却道:“哼,就凭你?听说你的刀法厉害,你今天只要能走出这里,我车长风今后就跟你混了。”

    他这话一出口,他帮中的人都是大惊,那啊虎忙惊道:“大哥”

    车长风一挥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只是看着王京,似乎在等他发话。

    王京听的轻笑一声道:“我既然敢一个人前来,当然就想到了自己能走出去,今天我就不用刀,听说车帮主的格斗与散打是wh市最厉害的了,今天王京正好领教,还希望车帮主不至于这么吝啬才好。”

    那些中东会的人听了,心中都是大惊,许多人都是露出了不肖的表情来,他们帮主的格斗各仪说是出神入化,在这个市还没有找到过对手,这个小子虽然听说将刘云鹤砍死了的,可是想在拳脚上胜了他们帮主,只怕是痴人说梦吧?

    车长风听的心中微怒,冷哼一声道:“好,今天你要是能将我打倒,我车长风今后就叫你大哥。”说着将那件因为是清晨所以才披在身上的外衣一耸肩仍了出去,刚好落在了身后的一把椅子上。

    王京看的心中也是一惊,道:“好,我今天要是输了,我王京今后句叫你大哥,不过是在你归顺了我们公子之后。在这之前,我王京一定不会来与你为敌。”

    车长风听他话中之意是自己的中东会定然是他们小刀门的囊中之物了,当下心中冷哼一声,道:“你也别夸口。也不一定谁吃了谁,我们先打过再说其它。”

    王京听的心中一喜,道:“好,车帮主爽快,请!”说着见他放开手中的酒杯,站了出来,看着车长风,手上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众人见他们两人要动手,马上将中间清理出了一个宽大的场子来。

    王京与车长风相视了一眼之后,几乎同时动了。

    只见车长风就像是风一样,轻飘的到了王京面前,身子腾空而起,一个手拐由上而下向着王京的脖子处砍下。王京见他动作如此敏捷,心中微微一惊,但是也有心想试试他的势力,见他一手拐打到,冷哼一声,扬手用手肘挡了上去。

    “碰”的一声,两人双手相交,就见车长风眼中露出一丝惊讶,而王京心中更是大惊,只见被他这临空一击之后,身子站立不稳,砰砰砰的连退了三步方才站稳了。还没等他有机会多想,就见车长风已经又是一脚踢到了面门。

    王京暗道一声好,当下也是一脚踢了出去,两脚相交,马上又斗在了一起。两人拳来脚往,身手好不干净利落,看的那些中东会的人眼睛都直可,他们可从来没见过这么逼真的打斗。

    突然,一个中东会的小弟吃惊的道:“八神奄?那个家伙竟然完全用的八神奄的招式!”

    那些中东会的不少人一听,都是双目发亮的看着那正在那里使用着八神奄的那招百合折,漂亮的姿势竟然能够将只有在游戏中的才能看到的八神研用出来的招式完全演绎了出来。将车长风弄的一阵手忙脚乱,也算他厉害,才算是勉强接下了王京这招练了很久才稍有成效的百合折。

    那超爽的视觉感受让他们这些中东会的人今年果然喝了声采。紧跟着就见王京腾空而起,在空中一招暗钩手,差点就将车长风的下巴给击中,车长风倒退几步,就见王京跟了生来,一套八神奄那葵花的招式紧跟着施展了出来,众人只听见几声撕裂衣钵的声音传来,然后两人站定,就见车长风胸前衣服已经乱了数处,而且还多出来几道让人醒目的血痕。

    “八神奄!”这次是许多人同时叫了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