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三十一章 皇妃
    丰含笑带着肖凌凤到了一家还算不错的宾馆,两人在一名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一间房中。等那服务员一走,丰含笑就拉着肖凌凤的手,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

    肖凌凤脸一红,有些害羞的看着他,心中直跳着,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丰含笑见她这个样子,心中一荡,轻笑一声道:“怎么了,凌凤是不是在乱想了?”肖凌凤一听,心中更羞,低着头道:“谁乱想了?我只是,只是”

    丰含笑嘿嘿一笑,在她耳边轻声道:“只是想我是不是会要了你么?”

    肖凌凤听的大羞,这样的话怎么能这么大胆的说出口?忙将头垂的更低,有点颤抖的道:“谁这么想了,是你自己乱想的。”

    丰含笑看的心中一阵激动,可是又马上平静了下来,在她耳边道:“我是想,可是现在不行,我们还是去看看小刀吧。”

    肖凌凤听到开始的时候,心中砰砰的狠跳了几下,听到后来,脸色一变,马上担心的道:“恩,那我们快去看看吧,他在哪里啊?”

    丰含笑没有说话,拉着她走了出去,然后就敲了敲隔壁那个房间的门。房间一打开,就见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青年正谨慎的扫看着门外。见到是丰含笑两人,马上恭敬的道:“公子,小姐,你们快进来。”

    丰含笑对他点点头,道:“小刀怎么样了?”

    那人忙道:“堂主已经上了药了,睡了过去,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丰含笑同肖凌凤边听着,边走了进去。只见小刀脸色有些苍白的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身上正缠着几层纱布,纱布上红红的渗出了许多的血。肖凌凤看的心中一阵心疼,忙走了过去,抓住他的手,默默的看着他。

    丰含笑没有出声,跟着过去静静的看着小刀,手放在肖凌凤背上,安慰的抚摩着她。肖凌凤静静的看了一会,眼睛中有些湿润的淡淡道:“你们就一定要过这样的生活吗?”丰含笑点点头,没有说话。

    肖凌凤又道:“难道就只有这样的生活才能叫你们这两个男人活的有激情,才觉得很兴奋?”

    丰含笑无语。但是又觉得她说的很对,自己似乎一开始就只对这样的生活很感兴趣。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刻开始,称霸黑道这个地下世界就一直成了他心中的梦想,他心中只想着建立一个属于他一个人的王朝,还有多个他心爱的红颜知己,只有这些似乎才能让他现在提起对生活的热情。为了这个梦想,他可以不惜与天下人为敌,当然,他也不会傻到故意听政府作对,这个世界上,是没有谁的个人势力能够与一个国家相抗衡的,更何况他虽然看不惯许多社会上的现实,但是总的来说他还是爱国的。这个时候听肖凌凤这么一提起,心中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活的了。

    他看着肖凌凤的侧面,那白皙光滑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那迷离的眼睛中似乎很迷茫,她是真的搞不懂,为什么自己的弟弟,与自己现在爱上的男人都要选择这样一条路,这是一条不归路。一个不好,两人都将万劫不复。而自己只能看着他们这样沉沦下去,还要在他们背后默默的支持着,祈祷着上天不要让他们有事,即使有什么惩罚,都降临在她一个人身上。但是她也知道现在他们两个是不能回头的了,昨天他们杀的人,足够他们死几次了,虽然丰含笑的家事背景雄厚,但是一旦让人知道昨天晚上的事,他丰家再有势力,也一样不能保的了他的命。

    想到这里,肖凌凤突然发现他们现在已经是这样的人了,自己竟然一直担心他们在砍杀时的安慰,可是没有想到他们现在已经深深的触犯了法律,现在突然想到,忙转过头来担心的看着丰含笑道:“含笑,你们现在杀了这么多的人,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丰含笑见她这么担心自己两人,轻笑一声,坐在她身边,道:“凌凤放心,我早就已经安排好了的,杀了这么多人,这里的政府是不敢让上面知道的,一定会慌报情况。到时候我自有办法,再说黑道上的拼斗哪里都有发生,并不会出事的。你看我还这么年轻,你都还没有嫁给我,我又怎么会舍得死?”

    肖凌凤听的心中慢慢放心了不少,她也知道这个世界上其实并没有这样好,只要你的势力足够,很多事并不一定是法律可以制约的。听到他最后一句话,脸上一红,偷偷看了躺在床上的小刀一眼,见他还是睡着,心中才算送了一口气,嗔了丰含笑一眼道:“哼,你再这样乱说话,我就真不嫁给你了。”说着又觉得自己的话有语病,这么说不是说明了自己一定要嫁给他了么?眼睛偷偷扫了房间一眼,还好那两个小刀门的人见他们两个人在这里便离开,在外面看情况去了。要不然她可觉得羞人的很。

    丰含笑听的嘿嘿一笑,道:“那好,我就这样,看你不嫁给我嫁给谁,看我不将那个敢娶你的家伙给废了。”

    肖凌凤听的一阵无奈,这个家伙,怎么就喜欢这样?这个霸道的家伙,自己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呢?丰含笑见她有些无奈的表情,嘿嘿一笑,双手紧紧从后面抱着他,嘴巴在她耳边道:“所以你就着有嫁给我了,不如我们今天就洞房吧?”

    肖凌凤听着他这样露骨的话儿,脖子上传来他口中呼吸着的一阵阵热气,心中一阵猛烈的跳动,感觉到他身上的男人气息让自己身子都酥软了下来。眼睛紧紧看着床上的小刀,似乎很害怕他会突然醒来一般。

    让丰含笑抱了一会,突然他发现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比自己小了几随的家伙面前怎么这么像个小女人了?心中一阵不甘,红着脸,咬着嘴唇轻声道:“哼,你还只有几岁啊,就想着要娶我做老婆了,等你可以娶我的时候,我都已经是人老珠黄的了,你还会要吗?”

    丰含笑轻轻吻了她脖子一下,道:“要当然要了,你这么漂亮,怎么会老呢?再说了,我要娶你现在就可以,还等这么久干什么?”

    肖凌凤听的心中一甜,虽然不怎么愿意他与小刀过这样的生活,但是自己是这么的爱他的,这样的生活也是生活,或许自己很快就能适应了的。两人相拥坐在小刀的床边,说着情话儿。过了许久,就听见一阵敲门声响起。

    丰含笑轻笑一声,道:“进来吧。”

    肖凌凤马上从他怀中移开了身子,整理了一下看着门口。不出丰含笑所料,进来的是王京,他身上换了一件衣服,很干净。王京见到丰含笑在里面,又奇怪的看了肖凌凤一眼,心中正想着这里怎么会有了这么一个美女了的时候,就听见丰含笑笑着道:“她是小刀的姐姐,我的老婆。”

    王京听的心中一惊,马上恭敬的道:“王京见过公子,见过小这个。”

    他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叫肖凌凤了,不由得一阵尴尬的看着丰含笑。

    肖凌凤见了,马上红着脸道:“我叫肖凌凤,你就叫我凌凤吧。”

    王京马上道:“不,这怎么行?王京还是叫你,叫你”

    丰含笑笑了一声道:“就叫她皇妃。”

    王京一怔,突然想到丰含笑的目标来,忙道:“王京见过皇妃。”

    肖凌凤大羞,忙嗔道:“含笑,你怎么能这样?”

    丰含笑哈哈一笑道:“他叫王京,虽然大了你几岁,但是你就直接叫他王京吧,不然她会不习惯的。”

    王京听的心中松了口气,要是肖凌凤真的叫他大哥,他真的会觉得很不习惯的,小刀可以和他称兄道弟,但是丰含笑他就不敢,丰含笑的女人他又怎么能这样没有大小的叫?肖凌凤见王京这样的表情,就知道丰含笑的身份也许在他面前不同于别人,当下也就不多说。

    王京见小刀躺在床上,忙担心的道:“堂主怎么样了,怎么会这样的?”

    丰含笑苦笑一声,道:“他没有事,你道是你们堂主就不能受伤了?想他青狼帮的势力也算是惊人的了,刘云龙能够成为他们的帮主,又怎么会差到哪里去?”

    王京见小刀并没有什么大碍,送了口气,道:“公子说的对,青狼帮的确不是一般的帮会可以比的,这次要不是我们早就有准备,再加上公子你的教导,我们一定不会是他们的对手。”他在黑道上是混了这么久的了,当然知道一个帮会的势力是什么样子的,今天晚上这一战虽然自己着边胜利了,但是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而且自己知道,在丰含笑的训练计划之后,小刀门的战狼军是什么样的势力了,可是在自己等的突然进攻,他们还没有做好相当的准备的情况下,今天依然死了将近二十个好兄弟,受伤的也不少,包括战魂堂的大哥小刀都受了伤,可见青狼帮的势力已经不一般了。

    丰含笑点点头,突然笑道:“你也别担心,我小刀门就算是遇上了他,我也一定不会放弃的,我的理想不能不实现。”

    王京听的眉头一皱,试探着问道:“公子说的那个他,是不是就是刘云龙死的时候说的那个神秘的人?他又是什么人?”看来他已经从战狼军中知道了先前一阵发生的事,还知道了刘云龙说过的那句话。

    肖凌凤听了,也想起了刘云龙在死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来,忙担心的看着丰含笑道:“含笑,那个刘云龙刚刚说的那个他是谁啊?很厉害么?”

    丰含笑脑海中突然浮起了一个英俊邪寐的年轻人来,心中一阵不能平静,自己怎么就想到了他,难道真的就这么巧?命中注定是他?想到这里,心中一阵遗憾,又是一阵激动,不管怎么样,是敌是友也好,他都能让自己或的有意思一些。

    见肖凌凤与王京都是有些担心的望着自己,丰含笑轻声一笑道:“没什么,我也不能确定到低是不是他,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有事的,你们放心。”两人见他这么自信,便也不再说什么。

    此时夜已深,丰含笑见肖凌凤有些累了,便叫王京叫些人照顾着小刀,好说歹说才将肖凌凤劝的睡觉去了。

    丰含笑两人又回到了那间两人自己开的房间,肖凌凤见他跟着来了,脸红着道:“你,你也要在这里睡么?”说着像是很紧张的样子。

    丰含笑看的心中一笑,道:“是啊,不然你人心让我去哪里睡啊,皇妃?”

    肖凌凤见他这样叫自己,心中冷哼一声,看着他生气的道:“你这个家伙,还皇妃呢,难道你想找很多老婆不成么?”

    丰含笑被她着一问搞的不好说什么了,嘻嘻一笑,拉着她的手道:“乖了,凌凤不要生气,就算我有再多的老婆,我最爱的还是你,恩?”

    肖凌凤心中一酸,也知道他这样说的意思,是的,他这样的世家公子哥,又是选择这样生活的人,怎么会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女人呢?心中一酸,可是又无奈的一声叹息,自己既然已经选定了他,就像他这么迷恋自己一样这么的迷恋着他了,就算他有再多的女人又怎么样呢?只要他依然爱着自己,就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