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剑道独神 > 29 没有剑力练什么剑
    楚暮飞速赶回的途中,承天学宫中的学宫交流会,却因为擎天学宫剑法副掌座的提议,而出现了变化。

    作为东道主的承天学宫术法副掌座林远,亲自宣布了这个消息。

    学子们并不清楚这个变化,是以在听到之后,一个个没有反应过来,三息后,纷纷议论起来。

    “教习也要交流?”

    “太好了,我还觉得学宫交流会就这么结束,不够精彩呢。”

    “教习的交流,肯定会更加的精彩,快开始吧,我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学子们纷纷兴奋起来,就连那些获得名次的学子们,也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虽然说有些学习的术法剑法造诣,堪比教习,甚至还要胜过一二,但教习终究是教习,更年长,修炼时间更长,经验自然会更加丰富。

    各位副掌座们看到诸多学宫学子们的反应,纷纷露出笑意,觉得此法可行。

    既然如此,就进行学宫教习的交流。

    教习交流,也分成了术法与剑法两部分。

    这里是承天学宫的地盘,承天学宫的教习基本都在,其他学宫的教习则不多,只是其中一部分,是以,不可能让所有承天学宫的教习出手,只是一部分。

    因为只是草创,最终商议后决定,每一个学宫,各自派出六名教习进行交流,其中三名术法教习,三名剑法教习,只是初步尝试。并没有像学子交流那般严格的划分成玄宫地宫天宫之分。

    虽然说只是草创的教习交流,但每一个学宫都很重视,要打出学宫的威风来,承天学宫派出的六名教习,都是术法剑法上数一数二的教习,都是属于天宫的教习。

    其他学宫过来的教习,大部分是天宫教习,正好。

    说起来,其实这是以四大学宫为主,其他的十几个小学宫。终归是要沦为陪衬。

    教习之间的交流就此开始。因为参与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没有分开。

    第一部分,就是术法教习之间的交流。

    承天学宫以剑法开宫,因此在术法一道上。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但是和沧澜学宫应天学宫相比。还是有明显的差距,不过比起擎天学宫来,倒是毫不逊色。

    术法一道的交流。承天学宫也不抱什么希望,反正有自知之明,倒是剑法一道的交流,比较带有期待,毕竟不管怎么说,承天学宫的创办人承天剑圣精通剑法,以剑法开宫。

    术法交流,每个学宫派出三名术法教习,所有学宫加起来刚好是二十个,正好是六十名术法教习参与。

    术法交流,比的不是谁更强,不是谁所掌握的术法更多,术法品级更高,术法威力更强大,而是对术法的控制和应用。

    每一个参与交流的教习,都有涅槃境的修为,而交流时,他们会将修为完全限制住,只是以印发和自身所掌握的规则之力来施展术法。

    有些威力强大的术法,对修为有着明显的要求,修为不足,根本就无法施展,威力小的术法,倒是可以信手拈来,但杀伤力不够强大,想要击败对方,就必须对术法有着极强的掌握和应用能力。

    精简的基础印法,无比灵活的手指,在虚空之中勾勒,仿佛雕刻完美的艺术品,美轮美奂又充满威能的术法,五光十色,各型各态。

    术法教习们,一对一的展开了精彩无比的术法对抗,所有的学子,全部都集中精神观看起来。

    几乎所有学子,都是术法与剑法双修,因此,不论是观看术法对抗还是剑法对抗,对他们都有帮助。

    一对一的学宫教习术法对抗赛,十分精彩,尤其是以最后,四大学宫中的第一术法教习们之间的对抗,更是精彩绝伦,让人赞叹不已。

    学宫的第一术法教习出场,总教习也在最后出场,总教习的术法对抗,比第一教习们的术法对抗,又要精彩好几倍甚至超过十倍。

    术法信手拈来,各种看起来威力并不强大的术法,被各个学宫的术法总教习们施展出来,轻描淡写之间,充满了美感,充满了连贯性,简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味道。

    小小威力的术法,不同的组合之下,爆发出惊人的威能,让人大开眼界。

    学宫副掌座们看得频频点头,这些学宫术法总教习们对术法的掌控,和他们相比,也没有多大的差距了。

    一段时间后,学宫教习的术法交流,结束了。

    最终,沧澜学宫的术法教习独占鳌头,应天学宫位居第二,而承天学宫位居第三,至于擎天学宫则是第四,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名次,没有人感到诧异。

    不过这只是刚提议出来的,属于教习之间的交流,只是尝试一下是否可行,因此没有什么奖励,只有尝试过后觉得可行,再将此事上报沧澜皇朝,由皇朝定夺,再做决定。

    教习的术法对抗结束,接下去,便轮到了剑法教习的交流对抗。

    理论上承天学宫和擎天学宫,都是以剑开宫,在剑法一道上,有独到之处,但事实上,最为古老底蕴最为深厚的沧澜学宫,不论术法还是剑法,才是诸多学宫当中最强的。

    至于应天学宫,最精通的是术法,剑法一道上,反而弱了许多。

    各个学宫的剑法教习们,纷纷压制了自身的修为,只是以各自所掌握的剑法对抗。

    撇开修为的因素,只以剑法来决斗,才能够体现出众人的剑法水平来,不然,各位教习的修为有高有低,修炼的功法各有差异,动用修为,将会让剑法的对抗变得没那么真实。

    承天学宫出场的剑法教习三人,都是天宫的剑法教习,最强的,便是第一剑法教习方山海。

    而其他三个学宫出场的三人,除了第一剑法教习之外,还有一位是总教习。

    简单的说,四大学宫,就只有承天学宫没有剑法总教习,至于那十几个小学宫不必多说,他们只是重在参与,结果如何,和他们基本没有什么关系。

    对抗开始,一对一,一场又一场之后,方山海的对手,是擎天学宫的一名剑法教习。

    “乐凌,出剑吧,让我看看擎天学宫的剑法总教习,有什么本事。”方山海一剑指向擎天学宫的剑法教习乐凌,语气锋芒逼人。

    方山海多次申请,要成为承天学宫的剑法总教习,但穆世华觉得方山海的剑法造诣,还是差了一些,始终没有通过,之前,穆世华竟然提名让一个刚来的人担任学宫剑法总教习,让方山海感受到莫大的危机。

    原本打算对楚暮动手,后来因为学宫交流会的到来而忙碌着,暂且放下,如今,突如其来的学宫教习交流,让他看到了一次机会,他觉得,只要自己在剑法上击败擎天学宫的剑法总教习,证明自己的剑法造诣,而后,成为承天学宫的剑法总教习。

    天宫第一剑法教习和学宫剑法总教习之间的地位差距很明显。

    “你的消息已经过时了,我现在不是学宫总教习。”乐凌冷冷一笑,道:“不过就算如此,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试过才知道。”方山海冷哼一声,出剑,剑光似雷霆破空,瞬息而至。

    乐凌也毫不迟疑出剑,反击。

    双方的剑法造诣,竟然差不多。

    最终却以乐凌稍稍胜过一点而击败方山海获胜。

    “那一剑,很是精妙啊。”剑法副掌座们纷纷一怔,擎天学宫剑法副掌座却一笑,眼角瞥向擎天学宫一尊参与交流的剑法教习,此人,一脸的傲然,睥睨的眼神,仿佛看蝼蚁。

    当轮到此人出手时,轻描淡写的一剑,就击败对手,不论对手是天宫剑法教习,还是天宫第一剑法教习,又或者是学宫剑法总教习。

    “好强的剑法造诣。”

    “太可怕了,他是谁?”

    “他可是我们擎天学宫新的剑法总教习,连剑法副掌座都认为自己的剑法,无法和他相比。”擎天学宫的学子得意洋洋的说道,一番话毫不掩饰,也没有刻意压制,所有人都听到,纷纷震惊,目光全部都落在那人的脸上。

    “你们的剑法,都太弱了。”此人突然开口,剑指向各个学宫的副掌座,最终锁定承天学宫剑法副掌座穆世华:“听闻承天学宫的创始人承天剑圣在剑法上有独到之处,不知道承天学宫传承到几分,能否指教一番。”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剑尖所向之处,正是穆世华。

    众目睽睽之下,穆世华骑虎难下。

    “阁下剑法高超,我自认不如,可惜,我承天学宫本有一位剑法高超的教习,却因为修为要突破而闭关,错过这一次的交流。”穆世华念头一转,直言不讳的承认自己不如对方,然后话题一转,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是吗?”擎天学宫的新剑法总教习却冷冷一笑,眼中带着高傲和不屑:“练剑,需领悟剑法本质,掌握剑力,我看你们,只怕都没有人掌握剑力吧,没有剑力,还练什么剑。”

    一番狂傲的话出口,顿时令得众人脸色大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