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剑道独神 > 6 撕裂战舰
    这艘战舰的速度全开,达到了十倍音速,一眨眼便撕裂长空,留下一道残影,不多时,便来到赵迁与楚暮交战的地点。

    战舰停下,老者飞出战舰来到赵迁被斩杀之处,仔细的感受残留的力量波动,眉头皱起。

    之前相距颇远,他们也看不到这里,只是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力量波动炸开,赵迁的生命气息波动就消失了。

    感受一番之后,老者重新返回战舰。

    “少主,这个飞天阁弟子是用保命底牌杀死赵迁的,那一击的威力,可以威胁到三星剑王。”老者道。

    “追。”李氏少主毫不犹豫道,不管是造化秘令还是飞天阁的御剑术还是赵迁被杀之仇,他都必须追上楚暮,活捉他,夺取造化秘令,逼问出御剑术。

    要知道,御剑术可是飞天阁独有的剑秘,其他四大势力也都想获得,一旦自己获得,可以自己修炼之外,还可以献给其中一个大势力,换得他们的庇护。

    无论如何,必须抓住飞天阁的弟子。

    战舰一启动,那速度快得惊人,顿时破空追赶而去,比楚暮的御剑飞行速度更快,除非楚暮是王级,在神荒剑诀的状态下,御剑飞行的速度才能够胜过这艘战舰。

    原本他是打算以这种状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但战舰还是迅速的追赶上来,渐渐的,楚暮能够感觉到战舰的气息。

    忽然,他有一种被锁定的感觉,强烈的危机感从灵魂深处涌现,仿佛身后随时会出现可怕的足以将他瞬间摧毁的攻击。

    那攻击却隐忍不发,只是将自己锁定,让楚暮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口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随时都可以一抹,结束自己的生命,却偏偏驾着不动,给自己带来足够的威胁。

    战舰迅速的逼近,楚暮也意识到情况十分危急。

    念头一转,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速度,根本就无法在战舰的追击下逃脱,既然如此,只能一拼了。

    最后。大不了用掉一次保命手段,总比被轰杀的好。

    取出恢复剑元的丹药丢进口中吞咽而下,再取出数万上品元晶碾碎,化为浓郁无比的元气包裹在四周,骤然一吸,仿佛长鲸吸水般的,直接将全部的元气都吸进体内,迅速的转化为剑元,补充消耗。

    剑光一调转。速度全开,奇快无比的往战舰飞去,驾驭飞剑,十分灵活。忽左忽右,不断的调整,闪避战舰的锁定。

    楚暮发现,只要自己迅速的做出闪避。就能够摆脱锁定,虽然很快就会被再次锁定,但只要自己一直保持不规则的闪避变化。就可以让那锁定跟不上。

    对楚暮而言,不断的改变闪避,难度不大,而那种被锁定的感觉,却让他头皮发麻,十分难受。

    战舰内部,李氏少主和老者都看到楚暮的速度与闪避,十分惊讶。

    “这个飞天阁弟子很厉害。”老者满脸凝重的说道:“他的速度比一般的低阶剑王更快上许多,应该是施展了某种秘法或者某种保命的手段。”

    “少主,既然已经和对方结仇了,我建议,直接杀死他,再拿去造化秘令,免得夜长梦多。”老者最后说道。

    “不必担心,活捉他之后,不仅可以得到造化秘令,还可以逼问出御剑术以及他所修炼的秘法,之后再杀死他。”李氏少主摆摆手,十分自信的说道。

    老者闻言一苦笑,他很了解少主的性格,有天赋也有才情还有野心,很好,但缺点就是自负。

    一旦少主做出的决定,就算是家主也难以改变,更别说他了,所能做的,就是抓住那飞天阁的弟子,确保之后杀掉,消息不走漏。

    挥剑斩出,剑技雷云风暴,瞬间轰击,同样数百米的风暴,颜色却乌黑一片,其中更有无数的雷霆火焰迸发,上空的乌云密布,看上去如同世界末日来临。

    “好强横的剑技,明明只是奥义剑技,却足以轰杀二星剑王。”老者大惊:“少主,这个飞天阁弟子身上,只怕是有什么可以几十倍增强剑技威力的秘宝啊。”

    “不,不对,这剑技当中所蕴含的剑意和奥义……”仔细一感受,老者的脸色骤然大变:“九转极限……竟然是九转极限……”

    “九转极限……”李氏少主也是脸色大变:“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有人的剑意和奥义全部都淬炼到九转极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的身上,一定有某种强大的秘宝,能够增幅剑意和奥义的极限,一定。”

    近乎咬牙切齿的说出一段话,李氏少主因为激动而满脸通红,他万万没有想到,发现一块造化秘令,竟然还可以得到强大的秘宝。

    他估计,这个飞天阁弟子的剑意和奥义,顶多就是八转极限,那秘宝竟然可以直接增幅一个大层次,达到九转极限……

    李氏少主浑身都在颤抖,得到,无论如何,一定要得到那秘宝,那是绝对不会比造化秘令差的秘宝。

    他倒是没有去想,万一那秘宝是一次性的呢?

    老者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觉得很棘手。

    飞天阁的弟子,身份就不低了,拥有如此多的秘宝秘法,还拥有造化秘令,在飞天阁内地位肯定不低,至少很受重视。

    但事已至此,没有挽回的余地,只能继续做下去。

    威力被提升了百倍的雷云风暴,一瞬间轰击在战舰上,将战舰吸入其中,疯狂绞杀,战舰不断的晃动,上面的封禁则牢牢的将战舰保护住。

    这艘战舰的主炮,可以轰杀低阶剑王,而封禁则可以防护低阶剑王的攻击。

    百倍下的雷云风暴,相当于普通二星剑王的剑技攻击,却还是无法撼动战舰的防护。

    没有犹豫,楚暮再次施展剑技:破云见青天!

    暗金色的月轮斩杀而出,这一剑的威力,比雷云风暴更加强横,在百倍的增幅下,足足比雷云风暴更强横三成,是可以威胁到普通三星剑王的可怕剑技。

    经过楚暮的多次实验,破云见青天这招剑技和雷云风暴这招剑技,是可以组合应用的。

    楚暮给剑技取名字,不是随便取的,名字与剑技的内涵挂钩。

    何为雷云风暴,看一眼就知道了,何为破云见青天,顾名思义就是撕裂漫天乌云看到青天。

    雷云风暴蕴含云之奥义,破云见青天,同样蕴含云之奥义。

    先施展雷云风暴,再施展破云见青天,破开雷云风暴,会让破云见青天的威力得到些许的提升,平时状态下只有两分左右,不多,但是在百倍的增幅下,两分,则十分明显。

    刹那,雷云风暴被暗金色月轮破开,暗金色月轮斩向战舰,速度激增。

    这一剑,足以给三星剑王重创乃至斩杀。

    果不其然,战舰上的防护,顿时被暗金色月轮破开,暗金色月轮溃散,楚暮再次爆发一剑,同样是破云见青天,而他则驾驭剑光,飞速前进,紧随在暗金色月轮之后。

    战舰内,老者脸色骤然一变,连忙冲出战舰,出剑,一剑在身前划出一道圆圈,波纹重重荡漾开去,冲击暗金色月轮,令暗金色月轮的速度骤然下降,闪烁中,一点点的瓦解。

    一道剑光从旁边疾驰而过,冲向战舰之内,老者知道那是飞天阁弟子,并没有阻拦,此时此刻他也无法阻拦。

    不过,战舰上其他人,足以拦截。

    楚暮的神念之力横扫而出,锁定战舰之内的青年剑者,直觉告诉他,此人是这艘战舰上最为重要的人物,他也感觉到对方的身上,有造化秘令的气息波动。

    眼前一晃,有几道人影冲击而来,散发出的气息告诉楚暮,这几人,都是剑王级强者,施展出一招招的地级剑技,让楚暮感觉到致命危机。

    身形飞速后退,大成焚血变再度施展,精血碰撞燃烧,强横的力量从体内汹涌而出,袭卷楚暮全身,力量更加强大,速度更快,剑光变成了血红色,带着一层金边。

    剑挥动,防守剑技不动如山施展,刹那便抗住几招地级剑技的轰击。

    紧接着施展身法剑技惊虹,速度骤然提升许多倍,快得不可思议,在那几个剑王还来不及反应的刹那飞掠而过,剑也破开其中一个剑王的护体剑罡,抹断他的咽喉,可怕的剑气剑意绞碎他的脖子。

    另外几个剑王迅速反应过来,追杀,老者也将暗金色月轮完全击溃,挥剑追击而至。

    老者的实力最强,是中阶剑王,楚暮根本就没有把握对抗。

    毫不犹豫,楚暮再度释放出一招破云见青天,斩向战舰,同时取出盘踞在精神世界内的一道剑意,苍凉而荒芜的气息,顿时弥漫而出,仿佛天地都在这一股气息之下被侵蚀。

    这是三宫主留给楚暮的三道剑意之一,是天荒剑意,直接锁定了那老者和几尊剑王,令他们浑身战栗,脸色大变,灵魂颤抖,死亡的气息弥漫,丝毫不敢动弹。

    战舰就在暗金色月轮之下,被硬生生的撕裂,楚暮全力爆发,化为一道金红色剑光,调转方向飞速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