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剑道独神 > 11 自取其辱
    有风吹过,竹林摇摆,竹叶沙沙作响,无数的锋芒从叶子上弥漫而出,如剑气游离在空气中,无穷无尽。

    阳光透过大气洒落,每一片如剑般的竹叶上,都有光芒,折射出,空气中便有无数的光彩,十分绚丽。

    青竹园,种满青剑竹,在这种环境下修炼,楚暮感觉很舒畅。

    青竹园内,有房屋,也有一座亭子,此时,楚暮就坐在亭子之中的蒲团上,闭着双眼,专心致志的修炼天荒剑元,他的左右双手,各自握着一块上品元晶。

    上品元晶是适合王级强者修炼的能量结晶,楚暮虽然还不是王级强者,但他的剑意奥义等等各方面都很强横,勉强可以吸收上品元晶的力量修炼,效果比吸收中品元晶要好上一些。

    青剑竹的锋芒,让楚暮无时不刻的处于对抗之下,如此一来,可以从一定程度上磨砺他的精神,间接的淬炼剑元,提升精纯度。

    ……

    “张哥,我已经打探清楚了,住在青竹园的人叫楚暮,是这一次从西湖大域外各个区域赶来的天才之一,剑意和奥义都淬炼到八转极限,并且还在轰天号的飞舰上,夺得少主所举办的剑术对决第一名,很受少主重视,因此少主才将青竹园给他居住。”一座庄园中,一身短褂的剑者对一个冷傲的青年剑者说道。

    “再受重视,不过也是天巧氏的家将。”张横冷冷一笑,道。

    “没错,连张哥都没住进青竹园,区区一个来自西湖大域外出身低微的人有什么资格。”短褂剑者也附和冷笑道,充满不屑。

    张横没再说什么,迈开脚步,离开庄园,大步往青竹园方向而来。

    青竹园这个名字很普通。听起来没有丝毫出奇之处,但天巧氏的人却明白,它一点也不普通,可以说,青竹园是天巧氏内王级庄园下的第一庄园,谁住进青竹园,某种意义上就表示谁是天巧氏内,王级之下第一人。

    张横出身西虎大域,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大势力的人,但他自认为比西虎大域外的人出身尊贵。自身天赋非凡,灵魂比寻常剑者强大许多,再者,几年前他被天巧渔招揽,加入天巧氏,又有天巧氏的环境和资源,他的实力提升很快。

    剑意八转极限,三种奥义也都淬炼到八转极限,剑术更是达到了剑术领域第八层。在整个天巧氏中,他击败了所有王级之下的剑者,连同天巧氏的子弟在内,俨然成了天巧氏内王级之下第一人。备受重视,待遇极佳。

    自然而然的,张横的心性也悄然的发生变化,开始有些自视甚高了。自认为在天巧氏内,拥有相当的话语权,不会比少主天巧渔相差太多。

    他一直想住进青竹园。可惜天巧渔不肯,假如一直没有人住进青竹园,纵然张横心里不爽快,也相安无事,问题是,青竹园现在有人住了,而且还是一个来自于西虎大域外出身低微的人。

    天巧渔此时正在与他的父亲交谈,忽然间,他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一变。

    “怎么?”他的父亲淡淡问道。

    “没什么,孩儿只是突然想到,把楚暮安排住在青竹园,张横恐怕要惹麻烦。”天巧渔对张横了解颇深。

    “无妨,张横剑意和奥义都淬炼八转极限,剑术非凡,的确是一尊绝代天才,你这个新朋友楚暮,剑意奥义八转极限,剑术也不错,让他们交手一下,若楚暮胜了,你可要好好与他结交,全心全意。”

    “孩儿知道。”天巧渔道:“爹,我还是先过去,免得出什么问题。”

    “去吧。”

    ……

    不多时,张横就与那个短褂剑者,来到青竹园外。

    冷冷一笑,张横迈步走进了青竹园当中,而那个剑者刚迈开脚步,旋即又收回来,青竹园内强横的锋芒,让他不敢越雷池半步。

    有人走进青竹园,青竹园的锋芒立刻受到些许的影响,通过空气的震动,传递而来,顿时被楚暮感知,不过楚暮并未理会。

    走进青竹园后,张横便看到亭子中盘腿坐着的楚暮,嘴角挂着一抹冷笑,大步走过去,身上散发出一阵阵浓烈的气息,锋芒如剑,浓烈的敌意也随之释放。

    顿时,青竹园内狂风大作,呼啸作响,无数的锋芒气息汹涌而来,好像被张横给激怒似的。

    “区区死物,也敢与我作对,给我破!”一声厉喝,咆哮出声,声若神剑斩杀,张横的体内八转极限的剑意喷薄而出,可怕的锋芒横扫八方,空气中顿时响起无数的金铁交鸣之声,隐约便有无数的火星飞溅八方。

    楚暮也感受到浓浓的敌意,闭着的双眼瞬间睁开,刹那,青竹园的锋芒气息如同有了主心骨似的,与楚暮的目光融合为一,咆哮之间,融为两口神光利剑,激射长空,透过层层时空,射向张横。

    张横顿时大惊,根本就无法闪避,直接被楚暮的目光神剑击中,精神世界震荡,神念之力无法组织有效的反抗就被搅乱。

    闷哼一声,张横脸色煞白,双眼无神,忍不住倒退好几步,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吐而出。

    一个照面,他就受创了,而且还是精神世界的创伤,张横不敢在此多留,一转身,连忙飞速离去,期间又吐出一口鲜血,否则会很难受。

    张横原本打算出手教训楚暮一番,让他明白,他根本就没有资格住在青竹园,万万没有想到,只是一个照面,还没有动手,就被楚暮给创伤了精神世界。

    精神世界的创伤,比身体的创伤更加麻烦,如果不及时治愈,恐怕会留下很糟糕的后遗症。

    张横急匆匆的冲出青竹园,二话不说,在短褂剑者不解的目光中,飞速离开,正好与赶来的天巧渔错身而过,天巧渔也看到张横苍白的脸色和嘴角的一抹血迹。

    张横连招呼也没打,天巧渔也习惯张横的傲气,不过看到张横的样子,他就知道张横受伤了,而且还不轻,否则不会走得这么迅速。

    天巧渔收回目光,走进青竹园内,看到亭子中的楚暮,大步走过去。

    “楚兄真是好手段。”天巧渔叹道:“这张横剑意奥义都淬炼到八转极限,天赋绝佳,剑术非凡,几年前成为我天巧氏家将后,仗着他的天赋越来越目中无人,多次向我所要青竹园,我不应允,这一次恐怕是知道楚兄你住在青竹园,心有不满前来寻事。”

    一番话,解释了张横突然到来的缘由。

    “我也是借助青竹园的锋芒。”楚暮道。

    他在修炼,尝试与青竹园的锋芒气息融合,水乳交融不分彼此,张横的敌意,激发了青竹园的锋芒,刺激到楚暮,一瞬间让楚暮找到了与青竹园锋芒的契合点,融二为一,凝聚为两道神光利剑,激射长空,攻击张横。

    张横的灵魂原本就不如楚暮强大,神念之力自然也无法和楚暮相比,在神光利剑的攻击之下,没什么抵抗之力,精神世界立刻受到创伤。

    若非楚暮只是初步与青竹园的锋芒契合,威力不足,那两道神光利剑,足以让张横精神世界崩溃破碎死亡。

    当然,那也是张横来不及施展神念防御秘法的关系,一切都太快太突然了,完全出乎张横的意料。

    “经此一次,张横应该有所收敛,不敢再找你麻烦。”天巧渔笑道。

    “他的精神世界受创,没有一些时间,无法治愈。”楚暮略微笑道。

    “不说张横,我带了些好酒,我们好好品尝。”天巧渔道,一挥手,面前顿时出现了几个小酒瓶,每一个都是白玉雕成,浑然一体,仿佛自然生成,价值非凡。

    楚暮也不客气,便与天巧渔享用起美酒来,一边享用美酒,一边谈天论地。

    “天巧兄,你对西虎大域内的大势力,可有了解?”楚暮问道。

    “楚兄是想问即将开启山门的那些大势力吧。”天巧渔笑道:“西虎大域内的势力无数,大大小小,像我所在的天巧氏,就是众多势力当中的一个。只不过,这些势力当中,最为强大的,有六个,凌驾于其他所有势力之上。”

    顿了顿,天巧渔继续说道:“这六大势力,分别是西虎殿,碎星楼,裂空剑宗,飞天阁,黑极宫和万仞山庄。”

    “其中西虎殿是剑神殿在西虎大域的分殿,不招收弟子,比较特殊,地位崇高,在西虎大域是第一。”

    “至于碎星楼,裂空剑宗,飞天阁,黑极宫以及万仞山庄则并列,不过也有些区别。”

    “碎星楼和飞天阁只招收真正的天才俊杰,因此弟子的数量较少,但质量都很高,两者相对比,碎星楼比较神秘,开启山门,如何招收弟子,我也不清楚,没有门路。”

    “裂空剑宗和黑极宫以及万仞山庄,则比较面向大众,只要可以通过他们的考核,就能够成为其中的弟子,不过黑极宫行事相对无所顾忌,有些邪道风范,万仞山庄则比较注重传承,加入万仞山庄,终生不能脱离,否则会被收为一身修为甚至斩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