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剑道独神 > 14 谁装傻谁真傻
    临时战绩剑令上还剩下二点战绩点,不足以支撑楚暮在万邪谷内继续淬炼剑意和金之奥义。ww

    离开万邪谷,返回剑楼后,楚暮继续淬炼剑意。

    如今剑意达到四转巅峰,距离五转,只是一线之隔,而金之奥义在其他奥义被暂时封印之后,淬炼速度大大提升,不下于剑意,因此,在万邪谷内被阴冷煞气侵蚀之下,也淬炼了一小部分。

    一天后,楚暮的剑魄雏形一震,似乎变得更加凝练,其中所蕴含的剑意,也变得更加精纯,锋芒更甚,威能更强。

    剑意五转!

    手指一弹,一抹锋芒在指尖汇聚,如同火苗般的吞吐,空间如同被击穿,留下浅淡的黑色痕迹。

    惊人的锋芒,从指尖处的银白色透露而出,无物不破。

    “五转剑意……”楚暮盯着指尖的银白色锋芒,微微叹道。

    他拥有剑魄雏形,理论上,他初入五转剑意,当与没有剑魄雏形剑者的五转巅峰剑意相当,不过这里是太古世界,凝练剑魄雏形的剑者,并不是楚暮一人。

    那些出身不错天资不错的剑者,大多数都具备剑魄雏形,在这一方面上,楚暮没什么优势。

    “若是能够领悟出属性剑意,那威力……”指尖上的银白色锋芒内敛消失,楚暮的双眼带着希冀。

    剑意已经达到五转,接下去,就是金之奥义的淬炼。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秦山河并没有再到楚暮这里来。

    半个月后,秦山河方才出现,他身上的锋芒气息,更加纯粹,因为他已经成功的修炼了《九转真阳心印诀》,并且将剑意和土之奥义都淬炼到三转的地步。

    三转剑意和土之奥义,天极极品的真阳天罡剑元。高超的剑法境界,综合起来,造就了秦山河非同一般的实力,如今的他,一对一的和三大超级战队的正式小队队员交手,大都能够取胜。

    这是一个显著的提升,当然,相对于楚暮,这样的提升就有些微不足道了。

    “队长,我们什么时候再去血色荒原猎杀。赚取战绩点。”秦山河眼中精芒闪闪,语气蕴含丝丝的战意,实力的提升,让他的手痒痒。

    “不急,再过一小段时间,我的奥义淬炼到五转,实力再次增强之后,便进入血色荒原。”楚暮徐徐回答。

    “五转!”秦山河顿时大惊,双眼瞪大如同牛的眼睛。怔怔盯着楚暮看,心中那一丝因为自身实力提升的兴奋消失得无影无踪,深受打击。

    不久前,楚暮的剑意和奥义才四转吧。现在,剑意已经达到五转了,奥义也快要达到五转了,这样的淬炼速度。那是何等的妖孽。

    “不久前,我进入万邪谷九天,加速剑意的淬炼。”楚暮简单的解释道。

    纵然如此。秦山河内心的震撼依旧,因为楚暮的淬炼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队长,我也回去修炼了,要出发的时候,再通知我一声。”秦山河留下一句话,匆忙转身离开楚暮的剑楼。

    他被打击到了,也被刺激到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修炼修炼再修炼,千万不能被楚暮落下太多。

    一转眼,又是半个月时间过去了。

    这段时间,楚暮增加了淬炼金之奥义的时辰,因此在今日,精神意念震荡之下的金之奥义突然一颤,颜色变得更加纯粹了一些,锋芒也更加强烈。

    金之奥义五转!

    金之奥义以锋芒为主,剑意也以锋芒为主,两者互相搭配之下,攻击力更加可怕。

    指尖上,有银白色与金色锋芒交汇融合,吞吐之间,有一寸长,楚暮手指轻轻划动,那金银色的锋芒便切割虚空,留下一道浅淡的黑色痕迹,几息之后方才消散。

    从血色荒原返回之后,至今过去一个多月,楚暮的实力,足足提升了数倍。

    除了剑意和金之奥义都达到五转之外,在震山劲的应用上,也再度提升。

    “是时候去血色荒原赚取战绩点了。”暗道一声,楚暮起身离开剑楼。

    经过半个月时间,秦山河没日没夜的修炼,剑意又精纯了几分,但距离四转,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毕竟他没有楚暮那么强横的精神意念,也没有进入万邪谷借助万邪谷的阴冷煞气淬炼,进境不快。

    通过血红色门户,楚暮和秦山河再度进入天锋谷。

    他们两个也算是精英弟子中的知名人物,因此他们一出现,马上就有些精英弟子指指点点。

    “队长,就是他们两个?”一个剑者盯着楚暮和秦山河的背影,看了十息时间后,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

    “什么?”那队长不明所以。

    “一个多月前,血月之夜,拿走地洞内宝物的那两人,就是楚暮和秦山河。”那队员再次确定道。

    “原来是他们两个,追上去。”斩魔战队正式小队的队长眼中寒芒一闪,一挥手,当即加快脚步,追上楚暮和秦山河。

    血月之夜,他们这支小队减员四人,只剩下六人,经过一个多月下来,四人补充完毕,并且也经过了磨合,能够很好的配合。

    十个剑者,马上赶上楚暮和秦山河,并且将他们两人包围起来。

    “那不是斩魔战队的人吗?”

    “他们包围楚暮和秦山河有什么目的?”

    这里的情况,马上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楚暮,乖乖把宝物交还给我们。”斩魔战队正式小队的队长盯着楚暮,冷冷说道。

    楚暮和秦山河一怔,不明所以。

    “哦,装傻是吗?一个多月前的血月之夜,我们小队激战血魔,以小队四个成员的性命才找到那地洞,结果你们两个趁我们不注意,捷足先登,夺走应该属于我们小队的宝物。”那队长越说越激动,好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如果不是楚暮和秦山河都知道事情的经过,多半会被误导。

    “这楚暮和秦山河还真是够大胆的,竟然敢抢夺斩魔战队的宝物。”

    “是啊,胆子真是太大了。”

    “太无耻了,竟然趁着别人浴血奋战的时候,抢夺胜利果实,真令人不耻。”

    这支斩魔战队正式小队的成员,一个个都露出悲愤神色,盯着楚暮和秦山河,好像在看仇人似的。

    不得不说,他们的演技很逼真。

    只是楚暮和秦山河的脸上都带着茫然神色,一副根本就听不懂对方话的意思。

    “血月之夜,四处凶险,我和队长两人待在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直到血月之夜过去才返回天锋谷。”秦山河开口说道,还抓了抓脑袋,有些憨厚的样子。

    “我们可以在血月之夜活下来就已经不错了,怎么可能与你们争夺什么宝物。”楚暮也说道,表情充满了无辜。

    “对啊,那天我有看到楚暮和秦山河,他们两人的样子,十分狼狈,而且以他们两人的实力,能够在血月之夜活下来就已经是天大的好运气了,怎么可能敢四处走动,还和斩魔战队的人争夺什么宝物。”马上就有人相信楚暮了。

    因为对比一下双方的言语,再结合众人心中的想法以及血月之夜的危险状况,都觉得楚暮秦山河的话比较靠谱。

    “我知道了,斩魔战队一直要打压楚暮和秦山河两人,这一次,定然也是找借口。”一个自以为猜测到真相的剑者一拍手掌大声说道,顿时,让人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打压就打压,竟然想出这么低能的借口。”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小声的嘀咕一声,顿时让斩魔战队的人脸色一黑,满脸阴沉,他们完全不知道,事情会如此轻易的演变成这样的局面。

    “好,既然你们这么说,为了证明你们的清白,让我检查你们的空间戒指。”这支斩魔战队正式小队的队长黑着脸说道,语气咄咄逼人。

    “血月之夜时,我们找到一尊剑圣的传承,结果被你们抢夺了,现在,请你们将那尊剑圣的传承还给我们。”楚暮忽然正色说道,唬得周围的剑者一惊一乍。

    “满嘴胡言乱语,就凭你们两个,怎么可能找到剑圣传承。”那队长怒道。

    “可能不可能是我们的事情,也许我们运气比较好,不过为了证明你们的清白,现在把你们的空间戒指都交给我检查一番。”楚暮无视对方的怒意,徐徐说道。

    顿时,四周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他们自然都明白,这是楚暮的反击,哪个人愿意让别人检查自己的空间戒指,尤其还是有敌意的人。

    “你……”那队长怒火中烧。

    “队长,口舌之争对我们不利。”一个队员剑气传音道。

    “好得很,总而言之,到底是什么事情,你们两个心里都很清楚,现在交还还来得及,否则,一旦让我们在血色荒原上遇到你们,后果自负。”落下一句狠话,那队长狠狠的扫了楚暮和秦山河一眼,转身离去。

    其他队员也纷纷扫了楚暮和秦山河一眼,跟着转身离去。

    对对方的威胁,楚暮只是淡淡一笑,与秦山河一同离开天锋谷。(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