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剑道独神 > 40 秦山河战费康
    傀儡剑阵第八关:九转剑阵!

    司空战出现在剑阵之中,九具剑傀儡启动,不同的奥义驱动之下,展现出不同的攻击方式,狂暴迅疾连绵坚韧冰冷厚重等等,司空战在刹那,便被强大无比的压力碾压而过,不断冲击。

    剑者们的视线全部都被剑阵中的司空战吸引。

    以司空战的强大,面对九转剑阵的强大压力,一时间也无法将九转剑阵击溃。

    不过司空战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右手握剑,一次次的抵挡九转剑傀儡的攻击,将九转剑傀儡的每一剑都荡开。

    这是司空战第一次闯九转剑阵。

    时间缓缓流逝,围观的剑者们全部都屏住呼吸,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生怕错过精彩的瞬间。

    约莫过去一刻钟后,司空战仿佛找到了九转剑阵的奥秘所在,一剑荡开九转剑傀儡的攻击之后,转守为攻,力量爆发。

    一剑之下,将一具九转剑傀儡连同剑器斩断摧毁,可怕强势至极。

    “入境……深层入境……”楚暮的瞳孔瞬间收缩。

    在场所有剑者,论眼力,没有人比得上楚暮,那一瞬间,楚暮看到司空战的剑爆发出可怕的力量,那些力量,是集中在一点上爆发而出,明显已经达到了深层入境层次。

    这一个层次,和楚暮相当。

    九转剑阵在司空战的霸道姿态之下,顿时被击溃,司空战闯过九转剑阵。

    “闯过了……”

    “司空战又创造了一个新的记录。”

    “不知道他会不会继续闯下一个剑阵?”

    就在诸多剑者议论中,司空战放弃闯最后的剑阵,因为闯九转剑阵消耗了他太多的力量,没有任何把握闯最后一个剑阵。

    从容的姿态离开剑阵。司空战一脸的淡漠。仿佛四周无数剑者只是虚幻存在。

    所过之处。人们自觉的让开道路供司空战离去,十三战将之一则前去领取司空战闯过傀儡剑阵第八关应得的天锋币。

    六千三天锋币,加上拿回报名的一百,总共六千四天锋币。

    ……

    “我就说。司空战才是最强的,什么楚暮什么秦山河,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

    “司空战果然强大,一出关。就以绝对的姿态让楚暮和秦山河等人明白,他才是正式弟子第一,无人可以撼动的强大存在。”

    “司空战的实力比之前更加强大了,一旦他成为精英弟子,估计可能马上获得组建战队的资格。”

    司空战闯过傀儡剑阵第八关的消息传播开去之后,顿时,沉寂下来的天锋剑宫正式弟子区域,再一次的热闹起来,沸腾起来。

    毫无疑问,司空战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叫人感到震惊甚至绝望,遥不可及。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更加劲爆的消息传出,秦山河对司空战发出了挑战卡。

    “看样子秦山河还是不死心啊,竟然敢挑战司空战。”

    “一年多前,秦山河败在司空战的剑下,还是被司空战轻易击败的,一年多后,秦山河的实力提升许多,司空战也提升许多,秦山河肯定也不是司空战的对手。”

    “自取其辱啊。”

    顿时,关于秦山河对司空战发出挑战卡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没有人看好秦山河,因为秦山河只是闯过傀儡剑阵第七关,而司空战则闯过了傀儡剑阵第八关。

    第七关与第八关仅仅相差一关,然则,其中的难度却数倍的差距,表示剑者之间的实力差距,也达到数倍之多。

    面对秦山河发出的挑战卡,司空战也做出了回应,秦山河需先击败他麾下的第一战将费康,如此,才证明他有挑战司空战的资格。

    秦山河对决费康,时间就定在两天后。

    时间一到,既定好的斗剑台四周围满了剑者,虽然不是司空战亲自出手,但是他麾下的第一战将费康,实力也非同一般。

    秦山河闯过傀儡剑阵第七关,费康也闯过了傀儡剑阵第七关。

    他们两者之间,到底谁更强呢?

    秦山河是否拥有让司空战出手的资格呢?

    种种疑问,牵引着剑者们的内心。

    楚暮也到场了,苏浩沙等等也到场了,像这样的战斗,平时是十分难得一见的,不看就错过了好机会。

    斗剑台上,秦山河与费康遥遥相对。

    剑,已经出鞘,握在手中。

    费康的剑,斜指地面,秦山河的剑,扛在肩膀上。

    司空战没有到场,在他眼底,这样层次的战斗,还无法进入他的双眼。

    需要裁判吗?

    不需要,观众就是最好的裁判。

    战斗开始,费康与秦山河齐齐动了,第一个动作,往前冲出,出剑。

    劲风呼啸,那是秦山河的巨剑所带起的,如同一道风暴往前冲击而来。

    剑芒破空,十分刺眼,划破天际般的在空气中留下道道轨迹,那是费康的剑劈出的。

    刹那,剑芒与风暴碰撞,噼里啪啦作响,炸开,无数的劲风肆虐,冲击四面八方。

    在那炽烈之中,费康与秦山河的剑,第一次碰撞。

    刚对刚,强对强!

    只是一刹那,费康的剑一转,变得柔软,仿佛柳枝般的抽向秦山河的脸颊,秦山河头部后仰,右手发力,巨剑猛然一颤,隐约有震荡力量的影子在内。

    强横的力量爆发,瞬间将费康的剑震开,而后一脚踢出,巨剑横扫,可怕的剑风令费康飞速后退,身形在瞬间如同烟雾般的消散,仿佛被一阵风吹过,费康的身形又诡异的在秦山河右侧凝聚,正好挥出一剑。

    时机合适,费康动用入境之力,剑的威力,增至极限。

    这一剑的时机准确,角度更是令人拍案叫绝,甚至许多剑者都觉得,秦山河危险了。

    但只见瞬间,秦山河的身形硬生生的往一边倒下,而他的双腿则纹丝不动,看起来就好像整个身子折断一样,十分诡异。

    用这种方式,秦山河避开费康必杀一剑,巨剑上扬,同样是入境之剑斩杀而过。

    费康的身形仿佛被劈开,再度化为一片被风吹过的烟雾一般,散开。

    短短时间,费康与秦山河都拿出真正的实力交战,看起来他们的战斗,没有像古剑大陆时剑者之间的交锋那么的华丽,但其中的凶险却更强十倍,而且每一剑的威力,都更加的强横,因为力量都蕴含在剑之中,而非外放。

    秦山河刚强霸道之中带着丝丝柔韧,巨剑之下,山河尽在掌握,而费康则飘忽诡异,无形无定。

    双方竭尽实力的战斗,看得剑者们如痴如醉。

    论剑意和奥义,双方都达到二转,论修为也同样是元极境圆满巅峰,论力量掌控同样达到初步入境层次,可以说,两人的实力,十分接近。

    不过在剑术造诣上,费康只是达到剑术领域第二层,而秦山河,则达到剑术领域第三层。

    渐渐的,费康的剑术领域之力被费康压制。

    “不知道谁会赢?”苏浩沙低声说道。

    “费康落败,只是时间问题。”楚暮淡淡说道。

    秦山河与楚暮斗过两次剑术,每一次都有所提升,胜过费康不少。

    山河尽在剑下,秦山河一声怒吼,巨剑上仿佛呈现一片山河虚影。

    一剑斩落,剑术领域之力激发至极限,四周的空间全部被影响,令费康的身形不断被牵引吸扯,仿佛置身于一处乱流之中,不由自主。

    慢了一线,费康不得不举剑格挡秦山河的巨剑,力量爆发之下,费康整个人倒飞而出,强横的力量不断冲击,令费康胸口压抑。

    秦山河再度挥剑,一道道如山岳雄浑的剑芒宛如流水般倾泻而出,轰击在费康身上,令费康伤上加伤,飞出斗剑台落下,忍不住的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衣袍残破,若不是身上的宝甲防护,只怕已经重伤濒死。

    “你赢了,我会转告司空战大人。”费康有些狼狈,抹掉嘴角的血液,对斗剑台上的秦山河说道。

    秦山河没有回答,他正在调息,与费康一战,最终获胜,却也不容易。

    一来是他的剑术在费康之上,而来则是他经过一年多不间断的生死战斗,也是费康所无法比拟的,这两个条件,就是决定他获胜的最终因素。

    费康连同十三战将其他人离去,秦山河也跳下斗剑台走向楚暮。

    “接下去,就是与司空战的战斗,不过我没有把握战胜他。”秦山河走到楚暮旁边,低声说道:“到时候,你可以趁机看一看司空战的手段,有利于你挑战他。”

    楚暮点点头。

    “我先走了。”秦山河道,转身离去。

    人群散开,剑者们纷纷离开斗剑台,而关于今日秦山河与费康一战,那消息则如同风暴一般的袭卷开去,传入许多人耳中。

    “竟然可以击败你。”背负双手的司空战站在天空下:“安排下去,三天后未时,在第一号斗剑台,我恭候秦山河的挑战。”

    “是。”十三战将立马将消息散播出去,并且其中一人也前往秦山河的剑楼,通知秦山河,三天之后未时,他可以和司空战一战,一决高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