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剑道独神 > 10惊心动魄的一剑
    这一场,是大坤剑府最有可能获胜的一场。?快来吧,.!

    楚暮是大坤剑府十位剑豪当中最强的一个,年份积累划一分实力高低在他的身上不适用,疾风剑豪则是大乾剑府十大剑豪中积累年份最少的一个,五年多,根据书册上的记载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以大坤剑府最强剑豪对大乾剑府最弱剑豪,正是最好的反击机会,一战获胜才能够暂时扭转,将这低落的士气ji发,让众人重新振作。

    “不要有所保留,赢得漂亮才是最重要的。”陈不二的声音响起。

    的确,决战之下如果楚暮是历经苦战后获胜,对于士气的ji发效果不明显,如果赢得干净利落漂漂亮亮,效果则非常明显。

    听到陈不二的话,其他九位剑豪灰暗的双眼纷纷一亮,充满希冀落在楚暮脸上,虽然没说话,但楚暮能够从他们的眼神看到他们的期盼和希望。

    点点头,楚暮没有说什么,他要用实际行动来扭转低落的士气。

    身形一纵,凌空飞跃,如同一只苍鹰掠空而去,楚暮只感觉自己渀佛穿过了什么东西似的,落在斗剑台上。

    紧接着眼前一闪,一阵疾风吹来,姚翔的身影出现在对面百米开外,一脸冷笑连连的盯着楚暮。

    大坤剑府削人纷纷握紧拳头,内心十分紧张,连陈不二也是如此只不过从外表看不出来罢了。

    “这该死的唐长老……”百里江河更是在心中怒骂。

    一连六场都是大乾剑府对大坤剑府,这种安排由不得别人不想些什么看起来,就好像是刻意针对大坤剑府似的。

    “决战开始。”唐长老朗声宣布,看着底下两人,心中巴经有结果。

    在他看来这个所谓的震天剑豪必败无疑,并且会败得很不好看,毕竟三年积累和五年多积累之间可有着明显差距,尤其是每一位剑者成为剑豪之后两年到五年之间的三年,是实力增长最快的时段。

    “当年你击败我弟弟姚翼,现在,换成我来击败你。”姚翔青sè长剑直指楚暮,周身有清风缭绕吹袭。

    楚暮恍然原来此人是姚翼的兄长:“那又如何。”

    只不过是一个他要击败的对手罢了。

    “狂妄,我就打得你狂妄不起来,把你那一点骄傲全部打碎。”姚翔声音如同冷风吹袭。

    “很高兴你有这个念头原本,我还打算和你多过几招可惜,为了重新让我的师兄们振作,只好一剑击败你了。”和姚翔的盛气凌人相比,楚暮显得云淡风轻。

    “一剑击败我……”姚翔嘴巴顿时张大,双眼瞪圆,满脸不可置信好像出现幻听似的,旋即不怒反笑起来:“哈哈哈哈,,一剑击败我……这我出生到现在听过最好笑的话,恐怕也是我这一生听过的最好笑的话,,”

    他的大笑声透过封禁传播开去,落入每个剑者的耳中,顿时让百万观众纷纷一愣,继而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不可抑制的大笑起来。

    一百位参赛剑豪的资料都被人汇聚成册,百万观众中几乎是人手一本,当然,他们只知道楚暮是三年前成为剑豪,并不知道楚暮的实力冠绝大坤剑府十大剑豪,这等隐秘之事早就被剑府下令禁止外传了。

    为了剑府的荣耀,剑府学员们也纷纷当做不知道此事。

    因此,现在的楚暮就被当成了狂妄无知之辈,其他九个剑府的剑者们纷纷一怔,继而晒然一笑,纷纷觉得大坤剑府这个弟子实在是太过狂妄无知了。

    “大坤剑府真是彻底没落了,,,,”上空的唐长老微不可查的摇摇头轻声叹道,只有他自己才听得到:“既然如此,又何必请求我做这种安排呢。”

    大坤剑府的人尤其是百里江河和九位剑豪眼睛一亮,通过一年来的接触,他们都了解楚暮不是狂妄轻浮之辈,现在这么说。

    “难道楚暮真的可以一剑击败对方?”他们的脑中齐齐冒出这个念头,ji动不可抑制。

    如果楚暮真的可以一剑击败对方,对于大坤剑府而言,绝对是莫大的ji励,低落的士气将会一下子高涨。

    姚翔的大笑声突然一顿,化为一阵疾风冲向楚暮,有青sè光泽闪烁的双眼因为身躯移动太快而在空气中留下两道青sè尾巴。

    “看我三剑败你。”

    一边疾驰而来一剑刺出,姚翔一边厉喝道。

    唰唰唰,随着姚翔手腕震动,三成天地灵气迅速汇聚而来,青sè极品剑器扫出一道道无比凝聚的风刃,边缘锋利得如同极品剑器的剑锋,密密麻麻数百道如同飞蝗般铺天盖地的shè向楚暮。

    剑豪剑技:烈风百刃击!

    一旦被击中,轻易就会被撕裂护体剑气,连上品宝甲都无法抵挡,立马被重创。

    而且烈风百刃击的速度极快,难以闪避,一眨眼便横跨数十米来到楚暮十米前。

    所有人都瞪大双眼,大坤剑府的人是要看着楚暮如何反击,其他人则要看楚暮被击中后如何狼狈凄惨。

    他们觉得楚暮丹才在说大话,所以一旦楚暮被击中凄惨落败,他们就会觉得心里舒爽。

    斩妖剑出鞘,一剑从上往下直直劈斩,四成天地灵气迅速汇聚而来,天荒剑气灌注斩妖剑中,撕裂意境蔓延,暗金sè覆盖斩妖剑,剑势之极冲刷,震石劲发动。

    一个个动作只在瞬息完成,众人只是看到楚暮一剑斩出,大部分人连怎么拔剑都没看清楚,就看到一道长达十几米的暗金sè残月斩裂天空。

    细微到不可听闻的密集嗡嗡声响起,璀璨无比的暗金sè残月斩断天空般的往前飞shè而去,所过之处,形成一片真空地带,有淡金sè焰尾拖拽,如同流星的尾巴。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一剑所吸引,点好像被磁铁吸住的铁屑,无法挪开无法眨一下,似乎连心神都被吸住似的。

    无沽形容这一剑刹那所爆发出来的璀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一剑的惊艳,只觉得如同天神一斩,摧枯拉朽,数百道凝聚无比的锋利风刃眨眼崩溃,变成一阵青sè的风被搅动,纷纷跟随在暗金sè残月两边如同护卫。

    剑豪剑技:震石波动剑!

    大坤剑府的人纷纷露出满脸ji动。

    “不可能,,,,”姚翔脸sè大变,只感觉眼前一暗渀佛黑夜降临,紧接着一道暗金sè残月撕裂黑暗极速斩杀而来,瞬间无法闪避,只能调动三成天地灵气形成防护,将刺出的剑横在胸前。

    暗金sè残月刹那撕裂三成天地灵气,重重轰击在姚翔的剑器上,强大无比的力量直接撕裂姚翔的护体剑气,可怕的震石劲让姚翔握不住极品剑器飞向一边,手掌扭曲已然受创。

    砰的一声,姚翔身上的长袍炸裂,上品宝甲释放出一阵强烈光芒,在暗金sè残月下消散,咔嚓声响起,上品宝甲碎裂,姚翔整个人如同炮弹似的倒飞而出,大力冲撞在封禁上,巨大的反弹之力将他身躯弹飞,头部往前一甩,嘴巴不由自主大张,一口鲜血如箭矢喷shè而出。

    又是砰的一声,姚翔整个人正面趴在斗剑台地面上,撞得头破血流,斗剑台也因此一震。

    同时一震的还有所有人的心脏,只感觉好像被一把锤子狠狠一砸似的,整个人几乎窒息。

    整个决天剑场陷入诡异的死寂中,连呼吸都消失了一样。

    一息……两息……三息,,,,从楚暮身上飞出一条气运之龙,冲入姚翔体※内再冲出,长度超过一丈。

    三十息之后,从昏迷中苏醒的姚翔艰难挣扎了一下,发出呻※吟声。

    “快把他带下来。”大乾剑府王府府主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喝道。

    马上有一位长老冲shè而出落在斗剑台上,一把扛起姚翔,再一手虚空一抓,姚翔的极品剑器落入手中,这长老恶狠狠的扫了楚暮一眼,冷哼一声如同剑芒刺入楚暮耳中。

    楚暮眉头微微一皱,这一声冷哼让他心神震动,jing神世界震荡,气血翻涌。

    所幸他灵魂力量十分强横,只是震荡,几息后恢复正常,眼底闪过一抹杀机,对这个元极境的大乾剑府长老生出杀意。

    身形一闪,大乾剑府长老带着姚翔和他的剑离开斗剑台返回大乾剑府阵营当中,连忙给姚翔服用丹药治愈内外伤。

    不得不说,此时的姚翔看起来十分凄惨,虽然醒了但浑身无力任人摆布。

    “震天剑豪楚暮胜……”唐长老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大声宣布道,只觉得jing神有些恍惚,眼前的一幕颠覆了他内心的定论,一时间难以接受。

    “赢了……,”百里江河喃喃道。

    “赢了……,”

    “赢了……,”

    “楚暮真的赢了……,”

    “一剑击败……真的是一剑击败……哈哈哈哈……”

    “扬眉吐气……扬眉吐气……”这一刻,九位剑豪就像是孩子似的欢呼,之前他们太压抑了。

    大坤剑府的人纷纷大喜,万分ji动,一颗心跳动速度加快好几倍,满脸通红,连陈不二的手掌都因为内心的ji动而微微颤抖。

    “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剑……十年内与皇甫皇天对扼,,,,并非不可能。”他内心轻轻说道,不可抑制的涌上一股战意。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