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剑道独神 > 45 剑爆斜阳
    (谢谢“苍紫火”“hmily风”“缅对泩活”“khhk,nhhujh”“随风缥”等几位的月票,谢谢“夕阳有限美”的打赏,我们的独神繁体版出到第11集了)

    不知从何处起,一缕风吹拂而来,仿佛清风过耳,让人精神一震,那如乌云压大地般的压抑顿时缓解不少,还是没有人敢呼吸,拼命的压制着,因为他们的视线全部都落在楚暮的身上。w.\\

    跨出一步,又跨出一步,看起来和平常走路没有什么区别,却让周围的剑者们生出一种感觉,仿佛楚暮的每一步都踏在他们的心脏上,让他们的心脏承受着莫大的压力,连跳动都受到一次次遏制,难过得几乎吐血。

    这时,斜阳也动了,跟着跨出一步,他的步伐与楚暮不同,充满杀伐充满凌厉,仿佛每一步跨出必将杀死一条生命似的。

    第二道风吹起,从斜阳吹响楚暮,两股风在中途碰撞,陡然炸开发出闷响声,一道道细小气旋疯狂袭卷开去,尘烟漫天。

    楚暮与斜阳之间只相距三十米,这个距离正在不断的缩短。

    四周的剑者们突然发现,楚暮与斜阳迈出脚步的速度在提升,一步一步,慢慢加快,两人相距二十米时已经从步行变成了小跑,相距十米时从小跑变成了疾奔。

    嗖嗖两道破风声响起,一道月白色身影和一道银色身影如同两道疾风般的迅速接近对方。

    下一息,众人眼前一阵恍惚。隐约看到有两道模糊的剑光横贯长空,仿佛斩向他们似的,森寒凌厉袭卷全身,让他们感到一阵阵切割撕裂的疼痛感,不由战栗。

    一息,仅仅一息,楚暮与斜阳出剑。沉星剑犹如星辰坠落,残阳剑仿佛夕阳西下,双剑在一刹那各自变幻数十次。每一次都往对方的要害部位攻击。

    闪避,格挡,变换。一息时间之内,楚暮与斜阳做出寻常剑者望尘莫及的事情。

    最终,一声无比刺耳的铿锵声响起,悠悠回荡天地之间,沉星剑与残阳剑不可避免的碰撞,众人似乎看到一圈金属质感的波纹从两道模糊剑光碰撞处缓缓扩散开去,如同波浪冲击四周空气。

    强大的力量碰撞让楚暮和斜阳各自飞退三米,持剑直指对方,遥遥相对,一身气息受到牵引不断从体内爆发而出。直冲云霄。

    这不是剑气的波动,而是纯粹的源自于身体和精神的气息,是精气神的一种体现,是剑者历经磨练和生死后产生的独特气息,称之为剑压。每一个剑者都具备,只不过强弱有别。

    弱小的仅仅能够对没有修炼的普通人造成一丝丝的影响,强大的则可以对寻常剑者造成可怕的压制,就好像是碾压蝼蚁一样。

    在差距太大的情况下,单单凭着这种气息的碾压就足以让对方崩溃乃至死亡。

    不管是楚暮还是斜阳,本身的精神意志都比一般人强横。他们所历经的生死战斗也比一般剑者丰富,再加上过人的天赋,种种一切结合起来造就了他们非比寻常的强横气息。

    气息如剑如刀,锋芒无铸凌厉无匹绝代无双,碰撞之下,竟然如同两口剑器在交接一样,隐隐约约人们仿佛听到了不绝于耳的铿锵之声,似乎看到了空气之中飞溅出去的无数火星。

    嗤嗤声响不断响起,可怕的气息愈发强横,楚暮与斜阳的体外都形成了一圈圆形气场,气场似乎呈现不同的颜色,楚暮是暗金色的,斜阳则是银白色的。

    暗金色与银白色的气场互相接触,一次次的碰撞,气场之内产生一道道利刃互相斩击破碎,再聚合再斩击破碎,反反复复,每一次斩击都蕴含可怕无比的威力,令人心惊胆颤。

    楚暮神色微微有些激动,瞳孔在颤抖着,因为兴奋,很少有人能够引起他这种兴奋。斜阳冰冷得几乎冻结灵魂的双眼也微微一颤,有一种发自灵魂的激动闪过,最终仿佛化为寒冰似的让眼神更加冰冷几分。

    强敌!

    不论是楚暮还是斜阳,一瞬间在心底给对方下定义。

    不管对方的剑气修为如何,单单是这一份气息就足以说明一切,强敌。

    风再一次静止,空气停止流动凝固了,整条街道上的声音瞬间沉寂下来,四周的人在楚暮与斜阳的感觉中,全部消失了,他们的眼中感觉中只有自己和对方。

    在斜阳眼中,暗金色火焰从楚暮身上升腾而起,熊熊燃烧,在楚暮眼中,银白色火焰从斜阳身上升腾而起,张牙舞爪。

    这样的气焰是一般剑者所无法看到的。

    除了四周的剑者之外,在更远处还有更多人关注这里,凶剑屠空,血剑焚烈,甚至还有元极境强者。

    “杀!”斜阳嘴唇一颤,轻轻吐出一个字,充满凌厉杀伐,下一息,他的剑动了。

    残阳剑倒映夕阳余晖,一片殷红与银白色交织缠绕,如同电光般刺向楚暮,这一剑没有丝毫剑气波动,却蕴含意境之力,不仅快更强的不可思议。

    楚暮右手一挥,沉星剑斜斜削出,暗金色剑芒将空气划开留下一道暗金色轨迹。

    剑术的交锋!意境的碰撞!

    铿锵一声,沉星剑与残阳剑瞬间接触,一眨眼的刹那,双剑碰撞数十次,无数火星飞溅开去,每一剑的轨迹似乎都清晰可见,每一剑的轨迹又都玄奥莫测。

    月白色身影与银色身影跟着动了,仿佛翩翩蝴蝶飞舞,仿佛雄鹰搏击长空,飘逸凌厉看得众人眼花缭乱。

    斜阳的左手剑刁钻凌厉,每一剑都出其不意,楚暮的剑有大气磅礴天威惶惶。

    剑术的战斗,波及范围往往不会大,一处十平方米大小的区域就能够让两人尽情的战斗,这是近身的生死战斗,每一剑都充满生死危机。

    但楚暮与斜阳的剑术造诣都非比寻常,碰撞之下,一道道剑风切割四周,飙射出十米开外,在街道坚硬的地面上留下一道道切割痕迹,堪比化气境的剑气。

    “竟然也是变异意境!”楚暮与斜阳心中同时响起一道声音,感到惊讶的同时,又更加兴奋。

    变异意境很少见,没想到在这里,他们竟然遇到了同样拥有变异意境的人。

    楚暮的变异意境是撕裂意境,而斜阳的变异意境楚暮猜测也是金之意境的变异意境,和他的撕裂意境有点儿类似,应该是切割意境。

    切割意境的威能胜过金之意境一成五左右,也就是说,六成的切割意境就具备七成五金之意境的威能。

    这是剑术之间的争锋,虽然动用意境之力,但因为剑术本身的极限性,每一剑都只能够承载小部分的意境之力。因此,楚暮不清楚斜阳的切割意境到底领悟到几成,斜阳也不知道楚暮的变异意境领悟到几成。

    斜阳只有一种感觉,楚暮的意境也是金之意境的变异,论威能还要在他的切割意境之上,但叫做什么意境他不知道,因为这种意境是金之意境的变异,并且融入了部分的风之意境的威能,是一种全新的变异意境,楚暮独有。

    杀机大起,这样的人斜阳不允许他活下去。

    百分之一剑势融入残阳剑之中,每一剑的威力倍增,一剑刺出,风雷惊动,要刺破苍穹。

    斜阳动用百分之一剑势的刹那,楚暮也动用百分之一剑势,斩出的一剑威力倍增,斩断天地。

    窒息了,四周观看的剑者们几乎要窒息了,弱小一些的在这种可怕的剑压之下已经口吐白沫。

    剑术,撕裂意境,百分之一的剑势力量,每一剑出,都让人产生一种空气破碎空间震动的感觉。

    两道身影穿梭交错,双剑一次次的碰撞,力量反震,两人也没有退开,各自应用自己的能力将反震之力卸掉,并且顺势利用再次发动攻击,角度刁钻而诡异。

    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无法挪移,甚至连眨一下都不肯,因为每一息的战斗都万分精彩,变化万千,错过一息就好像错过一场精彩的大戏。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和你一战了。”远处的屠空一手握住剑柄,剑压释放战意滔天双眼冷电绽射:“希望你不会死在斜阳剑下。”

    血剑焚烈的神色更加兴奋,舌头在嘴唇上舔过,他最喜欢尝强敌的鲜血,那比美酒还要美味,让他迷醉。

    暗中观看的元极境强者们也感到震惊,为楚暮和斜阳所表现出来的剑术战力感到震惊。他们都明白,这样的人一旦成长起来,成为元极境不是问题,甚至在元极境当中也算是强者。

    斜阳的剑愈发凌厉,残剑威势尽展无疑,每一剑出都往楚暮的右臂而去,明明你知道他的剑会先斩向右臂,却防不胜防,仿佛从各个角度都能够先斩断右臂似的。

    但楚暮的剑术比斜阳更高深,每一剑都能够挡住斜阳的攻击并且反击。

    一刻钟,半个时辰,酣畅淋漓。

    “此战……到此结束!”楚暮轻声说道,声音被每个人收入耳中,一个个不明所以。

    楚暮是要投降吗?

    还是说他还隐藏着实力?

    斜阳又是一剑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斩向楚暮右臂,楚暮一剑反手削出,大成巅峰震石劲发动。

    无法形容的高速震荡,双剑碰撞,残阳剑顿时被震开差点脱手飞出,沉星剑直入,一剑携天威劈斩在斜阳空门大开的肩膀上,他的护体剑气直接被撕裂震碎,肩膀在这一剑之下被劈开,四周的血肉骨骼也在震石劲的震荡力量冲击之下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