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剑道独神 > 9 碎星斩气海
    (谢谢“御剑雄风”“文渊阁大学士余”两位的打赏)

    “你二人是边荒城欧家人?”楚暮盯着一老一少,淡淡问道。w

    一老一少的脸色顿时大变,浑身下意识缩进脚步往后一退,那老者体内剑气波动剧烈,似乎有亡命一搏的架势。

    旋即,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再变充满无奈,点点头:“正是……”

    “传言欧家有一门奇艺天震融元铸剑,不知道是真是假?”楚暮问出第二个问题。

    一老一少的神色再次大变,那眉清目秀的少年脸色一片铁青,咬牙切齿的盯着楚暮:“真又如何假又如何,我欧家传家绝技绝对不会交给你们这些魑魅魍魉。”

    那模样,恨不得食其肉啖其血。

    老者连忙将那少年护在身后,唯恐楚暮突然出剑将少年斩杀,刚才他可是看到了楚暮出剑的,一剑一杀一绝命,十分可怕,哪怕是全盛时期的他也感到忌惮,更别说身受重创的他,十成实力发挥不出一成。

    “欧家现在可还有铸剑宗师?”楚暮神色微微一动,又恢复如初,问出第三个问题。

    这下子一老一少就糊涂了,这人虽然救下他们,但他们却满心警惕,谁知道是不是和那些人一样窥视他们欧家的传家绝技,因此才对楚暮恶言相向。

    现在听到楚暮所问的问题,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看起来这人救了爷孙两,似乎不是要强取豪夺欧家的家传绝技天震融元铸剑?

    “欧家如今只剩下我爷孙两个。老夫我自认有铸剑大师之能,但这宗师门槛却迟迟未能够踏入。”老者斟酌一番后方才回答楚暮。

    “原来如此。”楚暮眼底闪过一抹失望。

    先前在边荒城地荒楼第五层的天器阁听那执事所说。欧家的天震融元铸剑乃是一绝,其铸造出来的剑器往往能够胜过同等级的其他剑器,实在非同一般。

    若是以宗师之能以天震融元铸剑铸造天荒剑,这天荒剑也必定会更好一些。

    既然无果,楚暮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思,一转身迈开脚步就要离开。看样子,只能去寻找其他的铸剑宗师了,请他们帮忙铸炼天荒剑。也许没有天震融元铸剑铸炼出来的效果好,但总归也可以达到天荒剑典上的标准。

    一老一少再次怔住了。楚暮竟然转身离去,丝毫都没有挟恩图报的意思,这叫从边荒城飘泊多年至此,历经人情冷暖的他们如何不震惊。

    子孙二人对视一眼,眼神突然变得坚定,仿佛在同一时间取得一致意见。

    “恩公请留步。”老者连忙开口。

    “何事?”楚暮顿住脚步回头看去。

    “恩公救了我们爷孙两人性命,老朽应该重谢恩公。”老者先是一怔,继而说道。

    “那你们要如何感谢?”楚暮淡淡问道,他出手的目的只不过是抱着一丝希望,看看这两人当中是否有掌握天震融元铸剑的铸剑宗师。结果却没有,白白让他出手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既然没有,楚暮也觉得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必要,对他而言,最好的感谢方法莫过于帮他铸炼天荒剑。

    “这……”老者面现尴尬神色,是啊,要如何感谢?

    难道把欧家的家传绝技天震融元铸剑孤本奉上?

    除此之外,他爷孙俩身上已经没有什么珍贵的宝物可以用来感谢楚暮的救命之恩。…,

    “恩公既然出手救下我们爷孙,何不好人做到底。”少年灵机一动连忙说道。

    楚暮微微摇摇头转身。再度迈开脚步离去,他救人的目的非常明确,既然无果,这爷孙俩的生死又与他何干。

    至于说从对方身上获得天震融元铸剑来自行参悟,楚暮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他如今参悟剑势意境等等,修炼剑术天荒剑体一切已经占据了他的全部时间,实在是无法分心出来,否则将会拖延自己的进境。

    术业有专攻,他楚暮又不打算成为铸剑师。

    ……

    “就是你,斩杀我摩罗剑宗数十内门弟子?”楚暮面前有一青年剑者,持剑直指楚暮,锋芒气息遥遥逼迫而来,方圆十丈之内充满萧杀之意,天地灵气仿佛受到驱使压迫而来。

    “气海……”楚暮淡淡吐出两个字,对方的气势并未让他感到压抑。

    “哈哈哈哈,算你有点眼力。”对面的黑袍青年剑者大笑几声后,神色傲然,那眼神高高在上仿佛楚暮是一只蝼蚁虫豸般,生杀在他掌中剑下:“你的确有几分本事,能够斩杀本宗数十内门弟子,连本宗铜剑榜上的弟子都能够杀之,难怪可以成为本宗核心弟子任务之一。”

    气海境剑者在大坤剑府内是王府学员,而在四大剑宗内则是核心弟子。

    楚暮也没有想到,斩杀自己竟然也成为了摩罗剑宗核心弟子的任务之一。

    “我给你一个机会,乖乖束手就擒,随我返回本宗之内听后发落。”摩罗剑宗核心弟子剑指楚暮,意气风发的说道。

    不是他不想杀死楚暮,而是活捉楚暮带回摩罗剑宗之内,所获得的任务奖励会更加的丰厚。

    “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楚暮淡淡回应一句,这青年剑者不过是一个气海入门剑者而已,若是以往楚暮会十分忌惮,现在吗,也只是让楚暮认真而已。

    速空剑出鞘,一剑化为寒星侵袭,透过长空直奔摩罗剑宗核心弟子面门。

    这一剑,有天元剑气有撕裂意境之力也有百分之一剑势之力,奇快无比,势如闪电。

    摩罗剑宗核心弟子神色一变,几分恼怒,一剑挥斩,内部剑气勾动天地灵气,剑光破空而至,笼罩楚暮半边身子,直要将楚暮斩成两半。

    气海境能够引动天地灵气御敌,楚暮被这一剑所侵袭,立刻感觉到半边身子有些发麻,连护体剑气和无形护体剑气都无法抵挡。

    剑气搬运,半边身子顿时恢复如常,刺出的一剑速度更快。

    楚暮的身形一晃,幻影重重,让摩罗剑宗弟子一剑落空,不得不变幻剑招,顿时再度引动天地灵气汇聚于剑身上,一剑削出,就像是一道残月又无比锋利,切开空气杀向楚暮。

    那杀机和气势混合冲击而来,令楚暮重重幻影破碎,而楚暮真身则出现在摩罗剑宗核心弟子左侧,刺出的一剑依然未变。

    这一剑让摩罗剑宗核心弟子感到威胁,一旦被刺中,只怕自己的护体剑气无法对抗,瞬间就会被破开对自身造成威胁。

    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此人只有化气圆满巅峰剑气修为,却被宗门列入核心弟子任务之一,因为此人有着威胁气海境剑者的实力。

    残月落空,切割空气击中十几米外一块巨石,咔嚓声中,巨石脆弱得如同豆腐,瞬息间被切开,残月余波未消依然往前冲掠而出,直达百米之外方才消散。…,

    叮的一声响起,摩罗剑宗核心弟子手中上品剑器不受控制震动起来,楚暮那一剑在最后关头,更是融入了小成震石劲,剑尖点在对方的剑身上,不仅将上面所覆盖的剑气与意境之力击溃,更在坚硬的剑身上留下一点破碎痕迹。

    对方脸色大变连忙后退,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一个气海境入门剑者竟然会被一个化气境剑者击退。

    正要重新组织反击之际,突然看到眼前出现了数百破碎的星光,一点点的弥漫在四周将他笼罩住,而那个该死的化气境剑者好像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他那一口令人心悸的剑也消失不见。

    为何这破碎的星光如此的璀璨夺目,让人差一点就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这念头刚刚升起,摩罗剑宗核心弟子的脸色骤然大变,血色褪尽苍白一片,体内剑气疯狂涌动,沟通外界天地灵气波动起来,汇聚于剑上一剑挥出,如同浪潮汹涌发出滚滚呼啸潮声,轰然作响。

    数百破碎的星光在这剑气浪潮冲击之下摇摇欲坠,晦暗明灭随时都有湮灭的可能。

    一抹黯淡的星光骤然出现,浩大的剑气浪潮也无法阻挡分毫,冲击而来瞬息就被撕开,一剑无声无息刺出。

    霎时,剑气浪潮一顿缓缓消散,数百破碎星光也跟着消散,摩罗剑宗核心弟子捂着自己的喉咙,一丝丝鲜红血液从手指间止不住的渗出流下。

    他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充满不可思议,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身子往后缓缓倒下,砰的一声溅起许多尘烟弥漫。

    楚暮神色淡然看着,速空剑挽出一朵剑花,剑尖上的血液仿佛盛开的花朵后凋零,速空剑入鞘,一身杀意内敛。

    纵然碎星剑术只是将第一招碎星灿修炼到小成,威力并不强大,但施展之后却有迷惑对方的效果,仅仅是一瞬间的迷惑,也足以让楚暮施展绝杀。

    绝杀并非什么剑招,只是剑气意境之力加上剑势和震石劲,这样一剑的威力已然超出人阶古剑术剑招的威力。

    将这气海境剑者的上品剑器收取,又从他的手腕上取下下品空间腕轮,楚暮回头看了不远处一颗树一眼,转身离去。(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