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剑道独神 > 26 无坚不摧的攻击对不动如山的防御

26 无坚不摧的攻击对不动如山的防御

    .  (谢谢“孤雪峰”“天笑四我痴”“醉月秋寒”“vige”四位的月票和评价票,谢谢“喜欢mini”的打赏)

    “呼……呼……”雷浩弯着腰,一手握剑抵在地面一手撑住膝盖,脸色苍白额头冒虚汗,气喘吁吁。w

    累,实在是太累了,他从未这么的累过。

    楚暮站在雷浩的面前,脸色如常,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消耗,但却没有攻击。

    因为楚暮的右手有点发麻,虽然用卸力之法将雷浩的狂猛攻击卸掉大半,但还是不得不承受一些影响。

    “你赢了。”好一会儿,雷浩才直起身子,依然一边大口大口喘气一边冲楚暮说道,苍白的脸色溢满疲惫。

    他内心非常的无奈,因为从未想过像这一次这样,没有击败对方也没有被对手击败,反倒是自己把自己给累坏了。

    这个时候,雷浩只有一种想法,那就是躺下去,好好的休息。

    爆裂发力技巧的攻击,太过消耗体力了,他是能不用则不用,但面对楚暮不得不动用,并且是全力动用,结果还没有击败楚暮自己就先累垮了。

    “楚暮胜。”裁判听到雷浩的话顿时大声宣布。

    “就这么赢了?”

    “这是所有比赛当中,最诡异的一场吧。”

    学员们议论纷纷面面相觑。

    “好惊人的防御,万师兄,你怎么看?”第二院坐在万磐旁边的一名参赛学员问道。

    “的确不错。”万磐点点头。给了一个评价。

    他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直盯着楚暮,闪现几分的好奇,头一次,他看到在防御上如此出色的人。

    楚暮与雷浩都返回座位,迎来的是一阵祝贺声,这祝贺,除了恭喜楚暮击败对手之外。还恭喜楚暮超新星头衔当之无愧。

    “第十三轮第二场:第一院皇甫傲霜对第三院步惊龙。”

    排名第四的皇甫傲霜,排名第九的步惊龙,两人同属于上届前十。并且也在基础剑术的根基上发展出自己的风格,实力强大,他们之间的对决也是万众瞩目。

    皇甫傲霜的剑术。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只不过因为她冰灵剑体的关系,每一剑的攻击都自然的携带着一丝冰寒之力,会对周围的空气以及对方造成影响。

    步惊龙的剑术非凡,每一剑看似简单,却都大气磅礴,剑如龙奔腾不息,势大力沉,气势惊人。

    两人战斗足足到一百剑外方才出现高低之分,因为皇甫傲霜的冰灵剑体的确占据了上风。最终险胜步惊龙。

    “第十三轮第三场:第一院皇甫剑南对第三院姜玉环。”

    凌厉之剑与至柔之剑的对决。

    凌厉与至柔难以共存,一定程度上互相克制,就如同水火不相容。

    但到底谁能够克制谁,就只能看个人的能力了。

    皇甫剑南的剑术无比凌厉,令人惊悚。而姜玉环的剑术绵柔不尽,任皇甫剑南的凌厉之剑也全部被消融化解,最终落败。

    “第十三轮第四场:第二院傅蛇对第五院安寒。”

    蛇形之剑对轻灵之剑。

    上一届安寒的排名比傅蛇高,但这一次,傅蛇的蛇形之剑似乎更加诡异,安寒的轻灵之剑如天马行空。每一剑看似轻飘飘的实则暗含玄机。

    双方激斗过百招后,傅蛇抓住一个机会,击败安寒。

    “第十三轮第五场:第四院东方固对第六院向天河。”…,

    奇正之剑对长河之剑!

    向天河抓住机会展开他的长河之剑,连绵不绝没有缝隙的攻击,让东方固只能防守无法反击。

    连绵不绝的攻击,找不到缝隙,无法切入,只能被动的防守。

    就在众人以为向天河要击败东方固,翻转上一届的排名之际,东方固突出奇招,子母双剑变幻,化守为攻,一下子打破向天河连绵不绝的攻势。

    向天河的攻势一被打破,无法一下子重新组织起来,顿时被东方固抓住机会,子母双剑奇招迭出。

    最终,向天河败,东方固胜。

    “子母双剑,一奇一正,一攻一防,变换交替,果然很奇特。”楚暮看的清清楚楚,连东方固是如何变幻攻防的都看得很清楚,因而暗暗称奇。

    学员们连呼过瘾,先是楚暮和雷浩的对决,继而是上一届排名前十的对决,一场一场都无比的精彩,胜过以往其他轮的比赛。

    接下去,他们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因为,如果按照之前所安排的比赛规律的话,那么,上一届前十名,就还有两个人没有对决。

    皇甫沧月对万磐!

    霸道之剑对磐石之剑!

    楚暮同样也带着期待,在他眼里,会阻止他获得第一名的人只有一个,皇甫沧月。

    但是到现在为止,皇甫沧月的每一场比赛都是一剑击败对手,势头非常的霸道直接,但他的真正剑术到底达到了什么水平,楚暮却无法完全看出。

    这种无法看出深浅的对手,才更激发楚暮内心的兴趣。

    至于万磐到现在,也都是简单的击败对手,被称为磐石之剑的防御剑术还未曾展现过,也让楚暮好奇不已。

    和其他学员一样,楚暮也是十分期待他们两个的对决。

    “第十三轮第六场:第一院皇甫苍也对第二院万磐。”裁判大声宣布,众学员们先是沉寂,继而,欢呼起来。

    终于,在他们眼中,最强对决要开始了。

    “皇甫沧月的剑号称霸道之剑,他从来不防御,对他来说,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而且,他的剑也只会进攻,进攻进攻不断的进攻,超强的攻击力,让他无坚不摧。”

    “万磐号称磐石之剑,他的攻击不弱,但他的防御更强,但实力不足的对手不足以让他防御,一旦防御起来,足以让对方绝望让对手崩溃,号称不动如山。”

    “你们说说,当皇甫沧月无坚不摧的攻击遭遇万磐不动如山的防御时,会怎么样呢?”

    “还能怎么样,上一届不是皇甫沧月击败了万磐吗?这一次,皇甫沧月肯定也可以击败万磐。”

    “不好说,三年下来,皇甫沧月有进步,万磐肯定也有进步,这一次皇甫沧月到底能不能再次击败万磐,还是万磐翻转胜负,还有待比赛的展开。”

    就在众人的议论声中,皇甫沧月缓缓起身,他一脸沉着冷静,背负双手,大气凛然,独有一种气度,霸道与凌厉如同黄袍加身。

    没有施展什么身法,看上去速度也不是很快,皇甫沧月一步跨出,却突然出现在十米前,一步一步如同瞬移般的往斗剑台而去。

    他所过之处,学员们纷纷闪避,因为皇甫沧月身上的气息,太过强烈,令人无法面对。

    来到斗剑台,挑选一口剑器后,跃上斗剑台,站在斗剑台的中央,皇甫沧月面色依然平静,沉冷如水。…,

    一刹那,众人便生出一种奇特的感觉,整个斗剑台仿佛变成了皇甫沧月的领域,以他为中心将一切排挤出去,霸道绝伦。

    中心,所有人的中心,唯我独尊!

    “竟然有一种宗师的气度,这皇甫沧月的剑术,难道也步入了宗师境界?”楚暮面色一正,心头微微一凛,暗暗说道。

    与此同时,跨步而下的万磐散发出一股厚重如山的气势,这股气势又带有一种独特的锋芒,仿佛是用无数的剑聚合而成的剑山,碾压而来,厚重与锋芒并存,将皇甫沧月唯我独尊的领域撕开。

    万磐就如同是皇甫沧月个人世界的闯入者,立马引起皇甫沧月的气势反弹,化为风云滚滚碾压而去。

    隐隐约约,学员们似乎听到雷霆的轰鸣声响起,不绝于耳。

    “好强的气势!”学员们感觉自己仿佛要窒息,皇甫沧月和万磐的气势,实在是太强烈了。

    他们不由的感到惊悚,距离这么远,而且还因为封禁的关系,先天剑气和意境都被禁锢,在这种情况下,皇甫沧月和万磐两人还可以散发出这么可怕的气势。

    如果是他们处于斗剑台上的话,面对这种气势,恐怕连动都无法动了吧,或许会直接腿软。

    万磐就像是一座山岳,站在斗剑台上,任由皇甫沧月的风云雷霆气势轰击而来,巍然不动。

    未出剑,两人的气势已然先交锋,无形的碰撞如同深海暗流汹涌,凶险异常。

    裁判都露出丝丝的凝重神色,为皇甫沧月和万磐的气势碰撞而感到心惊。

    “他们两个的实力,比三年前,又有明显的进步了。”

    皇甫沧月的眼神变得无比凌厉,寒芒闪闪,凝练如剑,直透虚空逼迫而去,万磐毫不示弱,强壮的身躯让他有不动如山的气势,双眼精芒湛湛,混合自身气势,往皇甫沧月直逼而去。

    空气之中,目光与无形气势的碰撞,仿佛溅射出无数的火花,众人的耳边,也似乎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响声。

    “我快要窒息了。”一个学员捂住心头艰难的说道,双方的气势越来越强烈了,这种气势,是封禁所无法禁锢的。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因为几乎每一个人,全部被吸引,全部沉浸其中,一个个屏住呼吸,一个个充满期待,期待那双剑的碰撞,期待那两人的碰撞,期待那无坚不摧的攻击与不动如山的防御的碰撞!(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