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剑道独神 > 22 各方注目!林洛水上门
    ☆:签到是人气、荣誉的比拼,让我们的签到见证一份坚持吧!!!

    ——————————————-—————————————————

    【剑道独神】吧友群 277710149 欢迎您

    【剑道独神】书页链接:

    ☆  2487343..

    【剑道独神】vip章节更新总:

    ☆: ../p/2039004438

    您的一个点击,一个收藏,一张推荐票,一张月票,一章订阅,都是六道最大的动力!

    ————————————————————————————————————————

    (谢谢“演宁”“洛水神子”两位的月票和“一m先生一”的章节赠送,求首订)

    青锋院小师弟楚暮与青兰院大师兄宋光涛决战,十段中期对决十段巅峰,最终以楚暮一式杀招击败宋光涛了结,这消息,顿时传遍了整个剑院。w

    除了那些外出或者闭关的人之外,其他在剑院之中的人,全部都听到了这个消息,顿时,一个个满脸的错愕。

    之前他们就已经知道那两人要决战的消息了,但是两个下品剑派的弟子,一个是十段中期修为一个是十段巅峰修为,彼此之间相差太大了,胜负明白根本就没有观看的必要。

    现在看来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十段中期击败十段巅峰,这并非不可能,但正常情况下,绝对不会发生在一个下品剑派弟子身上。

    如果说是上品夕,派的十段中期弟子,击败下品剑派的十段巅峰弟子,那虽然会让人有点、惊讶,但也说得过去。毕竟能够成为上品剑派的弟子,天赋上,肯定不差,再加上上品剑派的底蕴起码超过下品剑派百倍以上,足以将不可能转化为可能。

    “看来这个下品剑派的弟子,还有些实力,说不定可以让夕,院热闹一丁点。”

    “这个下品剑派弟子,应该是有什么奇遇,否则,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我倒是很好奇啊,什么样的奇遇呢?”

    “不过区区十段中期的修为罢了,就算是可以击败十段巅峰,也只是下品剑派的弟子。哼,同样的十段巅峰中品剑派可要比下品剑派厉害许多,更别说我们上品剑派了。”

    另外一边属于州令世子旗下的三名十段巅峰剑者,离开斗剑台之后往州令世子剑院走去,一边低声议论:“这个楚暮,的确算是个人才值得拉拢。”

    “一剑击败宋光涛,我看不透这个楚暮使用的是什么剑术的杀招,只能肯定是金系高阶剑术,也许就是他拿出来作为赌注的那一门。”

    “我们只负责观察是否有拉拢的价值,既然有价值,只需要上报即可,后面的事情不需要我们出手了。”

    “我只是好奇这个小子,当他的修为达到十段巅峰的时候是否能够抗衡半步化气呢?“

    三个人渐行渐远。

    与此同时,一道倩影款款走向青锋院。

    此人,正是林洛水双眼神色变幻,有些惊疑不定心思急转。

    自从看到楚暮之后,她内心的想法就变来变去,非常的复杂。尤其是后面看到楚暮,竟然能够击败一个十段巅峰的对手时,更是万分的惊讶。

    “看来爹说的果然没错,当年楚家的废物已经不复存在了。”林洛水一边往青锋院而去一边暗自说道:“甚至,爹都没有预料到,当年的废物还能够进入离州剑院进修,并且以十段中期的修为横跨两个小层次,轻易的击败十段巅峰的对手。”…,

    “看来,这个废的……不,能够击败十段巅峰对手,已经不能称呼他为废物了,他肯定是有所奇遇,就让我将他的奇遇全部挖出来吧,到时候成为我的,我的实力,必定也可以得到明显的增强。到了那个时候……王磷……,”林洛水的双眼顿时冒出惊人的恨意和杀机:“我一定会叫你知道,占有我身子后将我抛弃的后果,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急剧的喘息了一会儿,林洛水脸上的狰狞渐渐散开,重新恢复笑脸,眼中的惊人恨意和杀机也渐渐内敛:“楚暮这个废物,以前就对我爱慕之心,现在,我只要主动去找他,对他好一些,再低头道个歉,弱势一些,慢慢给他一些甜头吃,他还不是要把心肝掏出来给我。只要我获得好处,提升实力,就可以一脚踢开他。”

    “阿暮,这一次大哥我可是托你之福,获得了两颗增气丸和一口伪剑器啊。”楚天哈哈大笑,拍着楚暮的肩膀,一副乐呵呵的样子:“这伪剑器虽然我用不上,但以后可以带回家族,最主要的是,这些东西,是从王麒那个鼻孔朝天的家伙手中赢来的。”

    楚虹倒是站在一边,面对楚暮时,她下意识的就有些拘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微微笑着。

    “这两颗增气丸,应该可以让大哥你提升一些剑气修为吧。”楚暮笑道。

    “两颗增气丸,一颗是楚虹的。”楚天笑道,不等楚虹说什么便继续说道:“其实我身上就只有一颗增气丸,如果输的话,少不得得向楚虹借一颗增气丸,现在赢了,自然得分给她一颗。”

    楚虹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获得一颗增气丸,她正要拒绝之际,楚天又开口了:“阿暮,我看那个宋光涛,不是什么好货色,这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哪怕是我们流云院都会伤筋动骨,更何况是青兰院,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他的报复。”

    “楚兄说的没错,小师弟,宋光涛此人,颇有心机,这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你击败,绝对会怀恨在心,不会善罢甘休的。”罗玉峰点点头,道:“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这一段日子会躲在青兰院之内,一方面是养伤,一方面是害怕出来之后丢人现眼,最主要的是再次谋划。”

    “大师兄,这个宋光涛是有些小聪明没错,而这一次他的小聪明用在小师弟的身上,已经大大的栽了一个跟头了。如果他敢在计划什么阴谋的话,我相信,那就不仅仅只是栽一个跟头了事的。

    ”周进冷冷一笑,道,内心却十分的喜悦。

    “我们千万不要放松警惕,这一次的失败,足以让宋光涛重视小师弟了。”罗玉峰严肃说道。

    “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一切阴谋诡计,都是过眼云烟。”郑修然冷冷道。

    这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谢春雷一闪身,往大厅之外而去,不一会儿再返回之际,身后多了一个人,一个年轻的貌美的女子。

    罗玉峰等人纷纷露出诧异的神色,因为他们并不认得这个女子,唯独楚暮楚天和楚虹三人闪过一抹诧异,尤其是楚天和楚虹,诧异之后,脸色有些阴沉。

    “林二小姐,你来这里做什么?”楚天开口冷冷说道。

    “洛水见过楚大哥和虹姐姐,楚暮,能够在这里看到你,我”…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林洛水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语气有些ji动,就像是看到久别的爱郎一般,那模样看上去十分真诚的样子,让人无法心生恶感。…,

    罗玉峰等人,面面相觑,旋即露出一抹男人才懂得的神色,同时为罗玉玲感到惋惜,敢情小师弟对罗玉玲不感兴趣,不是专心于剑啊,而是心有所属了。

    他们一个个站了起来,打算先离开,留点空间给楚暮他们。

    “有什么事?”楚暮的语气,显得很冷漠,虽然两个灵魂已经彻底的融合了,但基于灵魂之中的一丝不甘,却还是存在,并且影响了楚暮,让楚暮心情产生一些变化。

    刚要找借口离开的罗玉峰等人一听,顿时一愣,这口气,好像和他们所猜侧的不大一样啊。

    楚暮的淡漠,让林洛水眉头不自觉的一皱,这似乎和她所想象的不大一样,旋即眉头舒展,她觉得,这应该是楚暮内心的一种怨气,基于当时那个情形下所受到的待遇的怨气,只需要她施展一些手段就可以摆平了。

    “楚暮,我知道当时是我做的不对,但那个时候,我是有苦衷的,是身不由己的。”林洛水说着,法然欲泣,一副很受委屈的模样,看上去,好像真的有莫大的苦衷似的。

    “有没有苦衷,与我无关,这里不欢迎你,你可以滚了。”楚暮扫了林洛水一眼,淡淡说道。

    林洛水的脸色骤然一变,眼底闪过一抹的愤怒,差一点爆发,还好她记得来此的目的,强行忍住并且压下去,挤出一抹凄苦的笑容:“楚暮,我知道,当时我的做法,肯定是让你伤透了心,但我真的是被逼的,这一切,都是王磷的错。”

    “大师兄,未经同意擅自进入其他剑派院落之中,并且赖着不走,能否斩杀?”楚暮却是没有看林洛水,而是看向罗玉峰,不徐不疾问道。

    “可以。”罗玉峰点头道,他也看出了一点了,这个女子与楚暮之间,认识,并且似乎有些牵扯,只不过看起来,似乎有些奇怪,搞得楚暮好像始乱终弃的人一样。

    “命……楚来……你当真就这么绝情……好,你给我记着,不要以为击败一个十段巅峰,就觉得自己有多么了不起,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到时候,我要你跪在我的面前求饶。”林洛水脸色大变,再也忍不住,声音变得尖利,双眼布满怒火,带着几许的疯狂。

    “滚出去,否则后悔的是你。”楚暮一眼扫来,双眼变得锐利,一丝杀机流转,让林洛水顿时大惊,她不过是十段中期的修为而已,根本无法和宋光涛相比,那更不可能是楚暮的对手,急忙往大厅之外飞掠而过,同时留下一道厉声:“楚暮,你等着。”

    罗玉峰等人,更加的不解了,不过显然,楚暮并不会给他们解释其中的缘由。 。)

    ---

    《高山牧场》  醛石·著

    一个平凡的小白领,一个神奇的珠子,不一样的生活,不一样的悠闲自在。

    ——————

    高山牧场吧传送门: ../f?kw=%b8%df%c9%bd%c4%c1%b3%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