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刀剑神皇 > 0005、鲛人族的难题
    青年男子大惊,赶忙跪下,向着两位妖王磕着响头,哀求道:“大王恕罪!大王恕罪!我妹妹不懂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兄妹吧。我,我把所有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您放过我们吧!”

    众人见状,先是一阵吃惊,随即脸上尽显无奈。

    在海上,鲛人族就是天生的强者,人族不能与之抗衡。

    这些日子以来,人族与海族约定的安全航线,也逐渐变得不再安全了,鲛人族蠢蠢欲动,这个海族之中最为残暴的种族,在平静了数百年之后,终于又开始缓缓露出獠牙。

    “哥哥,起来,我们不哭。”辫子姑娘拉着哥哥,道:“这些坏人,丁至尊若是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会惩罚他们的。”

    “哼,用丁浩的名头来吓唬我吗,该死!”

    塌鼻子鲛人族强者,眼睛里闪过一丝阴狠之色。

    顿时海面上喷射出几根水柱,在虚空中立刻凝结成冰锥,闪耀着浓浓紫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这对兄妹激射而去。

    这鲛人强者竟是起了杀心。

    众人都是大惊失色。

    但很快一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冰锥疾射到青年兄妹不到一米处,突然像是青烟一{般,毫无征兆地径自消失了。

    连同冰锥一起消失的,是那个塌鼻子的鲛人族强者。

    这位妖王境界的鲛人强者,就像是一团沙粒一般,消散在了原地。

    而鱼鳞腮鲛人妖王的眼前,此时多了一个身影,一个青色身影。

    “是他?”

    众人都呆住了。

    突然出手的人,竟然是那个看起来不会丝毫武功的青衣书生。

    小辫子少女和哥哥都瞪大了眼睛,尤其是后者,没想到这个在自己眼中弱不禁风的书生,竟然会如此强大。

    所有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个鱼鳞腮的鲛人族强者却十分清楚,刚才在他面前的同伴,那个妖王境界的强者,就在青衣书生挥手的一瞬之间,已经彻底消失了。

    那是一种他根本无法理解的力量。

    “你……”鲛人族妖王大惊,连连后退:“你是谁?你竟敢杀我鲛人族的强者,你……”

    丁浩的目光,在周围海域上掠过,表情平淡,但实际上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怒意,当年自己一时心软,给鲛人族划定了栖居之地,让这个流浪种族得意繁衍生息,没想到如今,却也正是这个种族,第一个跳出来撕毁了海上贸易安全路线。

    这是一个不太好的征兆。

    “我叫丁浩,带我去见你们族长吧。”丁浩语气淡漠地道。

    “丁浩?哪个丁浩……”鲛人族强者一愣,下意识地回想,突然一道闪电战在脑海之中掠过,顿时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瞠目结舌地道:“你……您是……丁至尊?”

    丁浩,可不就是如今坐镇大陆的丁至尊的名讳吗?

    一言既出,整艘船都轰动了。

    “丁至尊?”

    “丁……丁浩,是北域的丁浩!”

    “真的是他,他来到南荒了。”

    鲛人族的普通高手看到塌鼻妖王突然消失不见,又看到鱼笼王这般恭敬,都明白了大半,赶忙放下手中的武器和玄石,纷纷跪拜。

    不仅仅是丁浩这艘船上,其他船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当鲛人族的强者要向人族动武时,不可思议的事情突然发生,这些人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毫无声息。

    这些人就像是瞬间被分解,化作无数个极为细小的尘埃一般。其他船上的妖族纷纷跪拜,丁浩的神通,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甚至可以这样说,整个鲛人族根本不够他动一下指头。

    人族这边,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瞻仰着这位传说中无所不能的,超越神仙的人物。

    丁浩!

    可是这个大陆当之无愧的主宰啊,一位超脱永恒的神人。

    那俩兄妹,和众人一样,呆呆地站着,吃惊地看着。

    青年男子简直难以相信,自己无意中结交的“朋友”,竟然是当今、及以后,这片大陆的至尊虽然还算不上是朋友,但能和至尊级别的人物聊上几句,这已经让他你很满足了。

    至于他身旁的妹妹,此时更是表情复杂,那个男子,看上一眼就感觉比自己亲哥更有安全感的男子,竟然就是大家经常在说的丁浩!

    “他竟然,摸过我的头,还夸赞过我!”辫子姑娘脸上泛起一阵红晕,激动的浑身发抖。

    鲛人族熙熙攘攘,纷纷讨饶求命。

    丁浩一摆手,妖众求饶的声音立时安静下来,妖族们的嘴紧紧闭着。

    “随我一起去见见你们的族长吧。”丁浩淡淡地道。

    这个声音不算十分洪亮,却是威严十足,就如同是君临天下,鲛人族没有一个敢抬头。

    话音一落,一股无形之力涌出,丁浩和众妖便瞬间消失了。

    等船上众人明白过来,都喧哗激动地不约而同地跪下,朝着虚空之中拜了又拜。

    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今日竟然可以见到那位传说中至高无上的存在。

    尤其是那个青年男子,跪拜得比刚才求饶的时候更加卖力。

    而青年人旁边扎辫子的妹妹,此时正摸着自己的头,他清楚感觉到了,丁浩在离开之前,又摸了一下自己的头。

    那一瞬间,有一道淡淡的暖意,涌入到了她的身体之中。

    这是丁浩种下的一颗武道慧根。

    日后这个小姑娘,只要成长起来,必定会成为一位震惊四方的武者。

    ……

    鲛人族的栖息的海域,位于天之岛附近,这是当年他们在丁浩的帮助下,获得的稳定的栖息之所,使他们摆脱了长久以来的流浪生活。

    放眼望去,蔚蓝的海水中翻涌着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浪涛,这是鲛人族活动的标记,海水之下,有无数的鲛人族在活动着。

    鲛人族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家园。

    他们虽然曾经是一个野蛮的种族,但对于家园,他们可以说得上是爱护有加的。

    也或许是家园带来了温暖,让他们的杀戮本性得到缓和,他们不会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喊打喊杀,也不会一直想着侵略四方,霸占别人的家园。

    这片海域十分干净,各种海中生物在这里与鲛人族和谐相处。

    汹涌澎湃的海浪似乎彰显着鲛人族孔武的一面,很难从这片充满生机的海域看出,这是一个有着野蛮历史的种族。

    其实,鲛人族之所以打【问战盟约】的擦边球,冒险违背盟约,公然挑衅人族,一方面是由于他们的杀戮本性还未完全泯灭,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原因,鲛人族的繁衍速度实在太快。

    眼下这片海域,已经容纳不下鲛人族庞大的数量,所以他们才涉险侵犯人族。

    鲛人族的宫殿之内,站满了各种各样的角色,这些都是鲛人族的高层,包括族长和各位长老,甚至连驻守在边界的族内高手也站在大殿之上。

    大家毕恭毕敬的站着,像是在等候什么大人物,又像是在等待审判的犯人。

    原来,当鲛人族众妖出现在客船上时,丁浩就以大神通,向鲛人族高层送来一道问责令,要求鲛人族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族长得知是丁浩来问罪,面如死灰,往严重的说,这等于是无视丁浩拟定的【问战盟约】,丁浩要是一个不爽,整个鲛人族可就瞬间消亡了。

    这件事万分紧急,族内高层无不惶恐万分,大家束手无策,唯有战战兢兢,静候丁至尊亲临发落。

    这时

    殿内一阵青光闪现,丁浩与出去的数百名鲛人族骤然出现在大殿之中。

    鲛人族高层见丁浩来了,纷纷跪倒在地。

    还未搞清楚状况的鲛人族小兵们,被丁浩带回鲛人族大殿,原本还有些迷茫,见族长和长老们都跪在地上,他们哪敢不跟着行此大礼。

    整个大殿之内,只有丁浩一个人站着,跪下的众人颤颤巍巍,等待丁浩发落。

    丁浩未说话,族长也不敢辩解些什么。

    “说说吧。”丁浩突然发话,话语极为平静。

    鲛人族的高手们,无法从丁浩的语气和表情上,看不到丝毫征兆。

    鲛人族现任族长硬着头皮,跪地恭敬地道:“是!启禀大人,鲛人族擅自拦道收费,乒人族,是三年前才开始的。三年之前,此地已难以承受鲛人族与日俱增的庞大数量,海洋资源枯竭,大多数海洋种族不愿意与我们进行贸易,缺乏生存资源,我们不得不考虑向外扩充。”

    丁浩双目紧闭,没有肯定的意思,也没有否定的意思,没有认真在听的意思,也没有不懈理会的意思。

    族长只好继续说道:

    “两百年前,承蒙大人恩典,让我们鲛人族终于有了立足之地,但是两百年之后,这个地区实在承受不住我们这一庞大的族群。我们曾与邻近的海域磋商,但都被一口拒绝。”

    乍暖还寒时候,大家注意感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