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刀剑神皇 > 0004、南荒风波
    丁浩佛性极深,佛缘又高,所讲的大道不无掺杂佛理,不论是修佛之人或是修道武者,全都受用,至于领会多少,则全凭个人悟性。

    大雄宝殿之内,丁浩盘坐在虚空之中,双手自然放在两膝之上,看上去十分自然,没有万丈金光加持,也没有半点至尊的架势,就像是一位智者在分享自己的心得。

    金蝉子就坐在丁浩的旁边,正静静聆听着至尊之音。

    丁浩的声音并不十分洪亮,却清晰入耳,仿佛他就在你面前,亲切与你交谈。这个声音,西漠境内,以大雷音寺为中心,方圆百万里之内,都能清晰地听到。

    很多人族和妖族的武者和佛徒,在聆听了丁浩讲法之后,修为一下子有了很大提升。

    这一天,西漠将之定为【至尊传道日】,以作为丁浩这位来此宣讲的纪念,他在这一天所讲的内容,也被完整地记录下来,作为西漠的一部无上典籍,留给后人修习体悟。

    ……

    丁浩已经离开西漠,现身在南荒。

    黑莲之事,给了丁浩一些启示,他决定去七海海神殿去看看。

    遥想当年,丁浩一心想来南荒寻找妹妹,当他开始计划到南荒的行程之时,向金蝉子打听西漠到雪州的距{ 离,当时的丁浩听到金蝉子的描述,简直难以置信。

    “从西漠东部出发,一路经过九九八十一座超远距离传送阵法,途经中土神州,又跨越部分南荒部分区域,不曾停歇,耗时半年,才到雪州。”

    这还只是西漠到雪州的距离,南荒则是一个更为遥不可及的地方。

    现在,两百多年过去了,整片大陆,已经没有什么地方会让丁浩觉得遥远的了。

    只是信念一转,眼睛一闭一睁之间,丁浩就从西漠来到南荒。

    这是超脱永恒的实力,这是谁都望尘莫及的境界。

    来到南荒的丁浩,并不急着去七海找萌萌,就像在西漠一样,丁浩想先了解一下南荒,看看此时南荒都有哪些变化。

    蔚蓝的天空之下,一片深蓝色的海景,两片巨大的蓝幕平行铺开,既遥相呼应,又在遥远天际之间,隐隐相交,白色的海鸟在两个巨幕之间自由穿梭。

    海面如同蓝天一样平静。

    难以想象,数万年前,直至一百多年前,这片海域,是一片充满血腥与杀戮的领域,海面无时不刻不在剧烈地波动着。

    因为这里是南荒海域的交通枢纽之一,所以这里成了海族人必争之地,又因为在这里,没有哪支势力成为真正的主宰,以至于这片海域常年驻守着各个妖族,大冲突少了,小摩擦总是不断发生。

    各类海妖在这里大打出手,时不时卷起数百米高的巨浪,甚至相邻的海域都受到波及。

    数万年间,这片海域从未如此平静过,这样的局面,自然是得益于丁浩在百年前拟定的【问战盟约】。

    平静的海面上,几艘巨大的航船自水平线上缓缓出现。

    这些是途经这里的客船和商船,此时的南荒,不再是以前妖族大量妖族统治之下的野蛮之地,此时的这片海域,已成了交通枢纽、贸易中心。

    来自四面八方的船只,或是在这里补给船上所需,或是在这里聚集,进行各类交易。

    交易,不仅是现在南荒各族的主流。资源共享的意识早已渗透到整个大陆,大家都清楚地认识到,唯有资源共享,才能达到全面的互利共赢。

    商队与客船结伴出航,自然是为了能够更好地应付海上的突发状况。

    丁浩,此时就在其中一艘客船上。

    他完全隐去了自身的玄气,完全像是一个不懂武道的平凡人。装束打扮也与常人无异,仍旧穿着一身青衫。

    令丁浩有点意外的是,船上很多人都跟他一样,穿着青色长衫……

    “兄弟,你这身青衫布料看起来不错啊,哪里买的?”

    一个穿着和丁浩一样款式青衫的青年人走过来,向站在船头的丁浩问道。

    “哦,北域的朋友送的。”丁浩微笑着答道,完全敛去武者气息的丁浩,看上去活像是一个年轻的书生,身上没有丝毫力量波动气息。

    “北域啊,那真是一个遥远而神圣的地方,你居然有北域的朋友,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去北域雪州一趟!”青年人的话语中满是羡慕与崇敬。

    “哥哥你就别瞎想了,我们连正品的丁至尊青衫都买不起,哪里有足够的路费去雪州。”青年男子身后,慢慢走来一位扎辫子的小姑娘,这小姑娘看上去不过十来岁年纪,粉雕玉琢一般,双眸明亮,犹如点漆。

    原来,丁浩的光辉事迹,传遍了整个大陆。

    现在整个南荒,对于丁浩的青色长衫无比着迷,无数人效仿丁浩,身穿青衫,这成为了一种风潮。

    “唉,你说得对,哥哥这辈子是没什么指望了。不过,我有妹妹你啊,那位贵人说你有武者的天赋,我们这次去【天府】,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千万要成为【天府】的弟子啊!”这个青年人无比期待地对一旁的妹妹说。

    “哥哥,我会尽力的。”

    丁浩扫了二人一眼。

    青年男子确实没有武学资质,根基浅薄,而这个小姑娘,倒是有些天赋,灵根深种,加以培养,或许能成大器。

    此时,小姑娘正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丁浩,好像在丁浩身上发现了什么不起眼的东西。

    丁浩微微一笑,在她头上摸了摸,便朝舱内走去。

    小半个时辰过后,不知为何,船剧烈地颠簸起来,耳边海浪咆哮之声传来,然后船停了下来。

    紧接着,甲板上一阵骚动。

    “是鲛人族!”

    “鲛人族上来干嘛?”

    “难道他们敢主动向我们人族开战不成?”

    “惨了惨了,千躲晚躲,还是躲不过这帮妖族啊……”

    各艘船上突然一阵喧哗。

    丁浩心中一动,从舱内出来,刚好碰到之前和自己说话的青年人兄妹。

    只见青年人慌慌张张跑过来,一把拉住丁浩,神色严肃地对丁浩说:“兄弟,赶紧把贵重的物品藏起来,鲛人族来啦!”

    丁浩不紧不慢问道:“鲛人族来了,为何要躲?”

    “看来兄弟不是这片海域的,你是有所不知啊,近年来鲛人族在这片海域兴风作浪,专门抢.劫过往船只,要是不交足他们满意的过路费,我们可是要倒大霉的。”

    青年男子说得更急。

    他身旁的小姑娘,不知为何,看到丁浩,原本恐惧的神情,却突然变得镇定了。

    “哦?竟有这种事,如今天下大势和平,海族与人族有协约,难道其他妖族和人族宗门不会对鲛人族加以制裁吗?”丁浩继续问下去,话语十分平静。

    “鲛人族精得很,他们只打劫过往船只,从不招惹附近海域的其他妖族或是宗门,其他势力对他们这样的行径,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青年人说得更急了。

    “哦!”

    丁浩只是轻轻“哦”了一声。

    这让这个青年人几乎崩溃,“反正,我先到里面躲一躲,兄弟你好自为之了。”

    说着,青年人拉住妹妹进了舱内。

    丁浩站在原地不动,向甲板看去。

    只见甲板上,海浪澎湃,恐怖的力量翻滚,腥臭味道铺面而来,在一群鲛人族武士的簇拥下,两个鲛人强者凛凛地站在人群之中。这两人,一个鼻子很塌,一个两腮鱼鳞闪闪,是鲛人族妖王级别的强者。

    “各位不必惊慌,我们今日来此,不为别的,只是求财。”说话的是鱼鳞腮男子。

    “是了,这里是我们鲛人族的地盘,你们来到这里,自然是要交点过路费的,不然,我们也许会采取一点非常措施。”塌鼻子威吓道。

    甲板上人族面面相觑,一时无人应答。

    这艘船上的人族,大多是普通人,真正的人族强者,并不会乘坐客船,他们有自己的坐骑法器,鲛人族也是看中这点,才敢这么嚣张。

    “大胆妖族,难道你们对【问斩盟约】视若无睹吗!”

    人群中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这个声音自船舱传来。

    两个鲛人族的头头,听到【问战盟约】,都不禁脸色一变,相互看了一眼,随即面露凶光。

    众人往船舱看去,舱门赫然站着一位十来岁扎辫子的小姑娘,这人可不是那位青年人的妹妹吗!

    丁浩见状,微微点头。

    小小年纪,不但有资质,还有魄力和胆识,难能可贵。

    而那位青年哥哥,这时吓得脸色发青,赶忙从船舱内跑出来,拉住妹妹的手,责备道:“你不想活了,快进来!”

    “看来你们当中果然有不怕死的,我们本来不想把事情闹太大,既然你们不识时务,那也就只好杀鸡儆猴了。”塌鼻子的一字一句慢慢道,话语中透露着一股杀气。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