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刀剑神皇 > 1012、虢城战事
    混乱导致整个北域的交通都已经断绝,很多州与州之间的域门被战火毁灭,或者是陷入了分散势力的手中,无法使用,想要跨越大域,也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

    丁浩一行人从镜湖之畔出发,很快就走出了雪州。

    前往【仙凰宫】要经过冰州。

    这是丁浩第二次来到冰州,第一次还是他孤身前往剑州对付裂天剑宗的时候,在这里碰到了华淮安、顾少初和顾星儿等人,也算是丁浩走出雪州之后,结交的第一波朋友。

    如今时过境迁,丁浩在高空之中俯瞰冰州大地,心中依然忍不住感慨万千。

    冰州的情况要比雪州更加糟糕,到处都已经是一片混乱。

    “也不知道顾少初和华淮安等人,现在如何了?”丁浩想起了老朋友们,顾星儿拜入了灭绝剑宗,华淮安的儿子华磨剑也拜入了灭绝剑宗这个北域的超级宗门,势力不俗,有着一层关系,想来可以保护庇佑驼铃商队和长风镖局,或许没有多大的问题。

    华淮安和顾少初都因为丁浩的关系而发迹,后来势力壮大之后,离开冰州,到了距离剑州更近、地理位置也更加重要的交通枢纽泥州,选择了泥州最大的聚居城市【虢城】作为根据地。

    丁浩还是决定路过的时候,顺道去看看。

    过了半个时辰,终于进入了泥州境内。

    又往前飞行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下方突然有震天的喊杀之声传来,空气之中扩散弥漫这惊人的能量波动和硝烟味道。

    丁浩等人抬目看去,却见远处的天空之中,悄无声息地漂浮着五艘巨大的黑色战舰,明显是来自于神恩大陆的佣兵掠夺者,五艘巨大战舰如漫天的乌云一般覆盖半边天空,舰艏的玄能巨炮吞吐光柱,无情地轰击着下方的巨城。

    “这是虢城的位置。”丁浩心中一惊。

    有神恩大陆的佣兵在攻击虢城?

    “加速过去看看。”丁浩一声令下,五名问剑宗高手和五名瀚海体修都化作流光,朝着前方疾驰而去。

    ……

    轰隆!

    一声剧烈的爆响,虢城的守护宁文阵法防护罩剧烈地颤抖,裂开了一道道肉眼清晰可见的裂缝。

    虢城的城门之上,汇集了整个巨城之中的最强者。

    “怎么办?”【卧虎宗】的宗主面色惨白:“守护阵法坚持不了太久的时间了,一旦碎裂,那整个巨城就完了。”

    一身金甲的城主也面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攻城的是一支很强大的神恩佣兵军队,足足有近万人,五艘圣级玄能战舰,其中更有很恐怖的高手坐镇,在战斗刚开始的时候,灭绝剑宗派驻在虢城的一位巅峰圣级长老出手,想要急退佣兵,可惜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就被击杀。

    若不是因为驼铃商队和长风镖局这一曾的关系在内,灭绝剑宗曾经派出了阵法大宗师加固了虢城的守护铭文阵法,说不定此时的虢城已经在恶魔佣兵的屠刀之下,变成了一座坟场。

    可这阵法现在看起来,也已经支撑到了极限。

    “只能拼死一战了。”华淮安脸上带着而悲壮道。

    身为方圆数万里之内最大的商队的会首,如今的华淮安已经是武王级强者,财力雄厚,麾下高手数量众多,是整个泥州不逊于城主和卧虎宗宗主的巨头级人物之一,这些年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此时却也无计可施。

    “顾镖主,消息已经发出去了三天时间,算算时间,灭绝剑宗和青云宗的援军,也快要到了吧?”城主试探着问道。

    顾少初皱了皱眉,苦笑道:“消息有没有真正传出去还两说,就算是传到了,从剑州到这里,不通过域门的话,也需要几天的路程……希望不大,我们如今只能靠自己了。”

    城头的众人都面色一黯。

    “备战吧,逃也逃不了,干脆放弃任何侥幸,让我们用最后的力量,给这些神恩杂种们狠狠一击,消灭几个算几个。”顾少初咬牙切齿地道。

    和华淮安一样,顾少初的长风镖局如今实力暴涨,堪比卧虎宗这等泥州老牌的宗门,他也是平步青云,从一个小小的镖局镖主,一跃成为了城内的巨头之一,一言一行都有着莫大的影响力,这样的话说出来,众人知道并非是危言耸听。

    神恩恶魔佣兵有圣级玄能战舰,可以在短时之间内横跨整个泥州,有着恐怖的追杀之力,今天在城内的人都逃不了。

    可怜了城内的那些无辜平民了。

    神恩恶魔佣兵对于任何一个敢于抵抗他们攻击的城市,都绝对不会放过,一旦破城,就会进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奸淫掳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尤其是一些宗门势力将会被连根拔起。

    “拼了,拼掉一个算一个,绝对不能放弃,我们的身后,站着的就是我们的血脉亲人!”【卧虎宗】宗主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如雄狮一般威猛,无比霸气。

    城主府、卧虎宗、驼铃商队再加上长风镖局,这样一股力量,几乎算是整个泥州乃至于方圆数州之内的最强力量了,一旦虢城被攻破陷落,将意味着方圆数十万里之内的势力都面临着灭顶之灾。

    “武者早晚都会有这样一天,为了保护人族而死,死的其所,有何惧哉?会有人为我们报仇的。”华淮安大笑着鼓动士气。

    他心中无惧死亡,因为儿子华磨剑在灭绝剑宗表现出色,如今已经是核心重点培养的弟子,被认为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武道天才,早晚有一日,会成为真正的绝世高手,会自己复仇。

    只要火种还在,北域人族就永远不会灭亡。

    顾少初也是大笑,气势豪迈。

    妹妹顾星儿不在城中,他也无牵挂,可以放手一搏。

    轰隆!

    最后一道玄能巨炮的能量光柱轰击下来,虢城的守护阵法瞬间如同玻璃碎片一样炸裂,残存的能量光柱轰击下来,瞬间大片的虢城城墙坍塌,鲜血溅射,白骨飞迸……

    一瞬间城内所有的人,都瞬间因为极致的恐惧而感到窒息。

    无数人都惊慌失措地大哭了起来。

    绝望的阴云笼罩整个虢城。

    虽然在之前围城战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一直到了悲惨命运的可能,但是当这一刻真的降临的时候,还是如此令人恐惧。

    “杀!”

    “战!”

    “拼了,为了我们的亲人。”

    一时间,无数道流光人影闪烁,义无反顾如同扑火飞蛾一样,从城头飞起,朝着城外的神恩恶魔佣兵冲去。

    “哈哈哈,这一层乌龟壳终于破了,冲进去,杀光男人,剥光他们的女人!”

    “又可以尝尝女武者的味道了!”

    “足足浪费了我们四天的时间,这些该死的土著,一定要狠狠地给他们教训,让所有人都不敢再抵抗我们黑血龙佣兵团!”

    狂喜狞笑着的佣兵们发起了冲锋。

    他们的眼中之中闪烁着疯狂残忍的光芒,就像是残暴的色狼看到了身无寸缕的女神一样,迫不及待地就要疯狂地发泄他们的兽欲。

    但就在这时,不可思议的异变出现了

    轰轰轰轰!

    犹如神雷轰鸣一般的爆响之声突然响起,五道火焰光柱从天而降,仿佛是九天陨落的星辰一样,拖着长长的火焰曳尾,重重地砸在了神恩佣兵人群最集中的地方。

    这样的突然变故,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那五道光柱轰落在地面,霎时间方圆数百里之内的地面如地震一样剧烈地颤抖了起来,难以形容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辐射开来,尘土如波纹一般朝着周围爆裂,地面直接被砸开了一道道漆黑幽深的缝隙……

    “啊……”

    “这是什么怪物?”

    “救命啊……”

    无数神恩佣兵在一瞬间就被冲击波粉碎,还有大量的人被震得口鼻溢血,像是飓风之中的破布娃娃一样毫无反抗之力的跌了出去,身上的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前一刻还兴奋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的疯狂神恩恶魔佣兵们,这一刻就像是暴风雨之中的鸡崽一样,吓得瑟瑟发抖,全都懵了,根本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

    然后,如同神龙一般的怒吼之声,就从那五个火焰陨星坠落点之中传了出来。

    这声音震的周围百米之内的神恩佣兵瞬间就昏死过去。

    然后五位来自于瀚海森林的巅峰圣级体修,如同来穿越远古洪荒而来的可怖巨兽一样,咆哮着跳跃而起,冲入了神恩恶魔佣兵们的人群之中。

    鲜血杀戮,就此展开。

    与此同时

    咻咻咻咻!

    一道道璀璨的剑光从天而降。

    这剑光仿佛是诸神的画笔一般,以大地为画布,瞬间就在虢城周围的大地之上,梨开了一道道深不见底的巨大裂缝,犹如一条瞬间形成的护城河一样,将整个虢城都保护在了其中。

    “这是什么……”卧虎宗宗主大惊。

    “发生了什么事情?”城主也终于察觉到了神恩恶魔佣兵阵营直之中发生的异变。

    所有人都骇然停住了脚步,惊疑不定地看去。

    前面有潮水一般的神恩恶魔佣兵狞笑着疯狂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