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刀剑神皇 > 0991、天机辩
    丁浩牢牢地记住了这一点。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阿初和游侠都是可怜人,他们明明是活生生的血肉生灵,有喜怒哀乐,但却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要遭受别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这种痛苦并不仅仅是肉体上,还是身体上。

    若是游侠最终真的落入纳兰性德这种人的手中,只怕早晚会被使用过度而夭折。

    丁浩也明白,即便现在仙器在手,他也不能滥用。

    否则迟早会害了纳兰游侠和纳兰初。

    “对了,那落圣山脉仙道峰上的混沌仙器氤氲之光,是怎么回事?”丁浩想到,在仙道峰之巅,看到了那混沌迷雾潮汐,缭绕着石柱,其中有仙道之光闪烁。

    【泥菩萨】解释道:“仙器的神秘,普通人根本无法度侧,所谓天道无常,天道却也有情,仙器这种东西乃是天道法则孕育,所以天道法则也会为它的现世,提供一些保护迷雾,仙道峰之上的一切,都是假象,都是天道为了保护仙器,而神奇衍化出来的迷雾。”

    丁浩怔了怔。

    原来如此。

    仙器秉承大道运行和造化法则之力而生,所以整个世界都会呵护它,保护它,冥冥之中总会有一种力量,让它落入真正有资格运用它的人手中。

    神庭、海族、羽人和兽族对它的争夺,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泥菩萨】扭头看了看仙道峰的方向。

    五百多米深的地面之下的密室空间里,尘埃已经落定,纳兰性德的身影消失,而纳兰夫人则毒发身亡,化作了一滩腥臭的蔚蓝色液体,抬头时,可以透过丁浩之前轰出的巨大裂缝,看到寂寥的夜空之中有星光闪烁……

    “落圣山脉之中的迷雾,也快要散去了,各大势力很快就会明白一切原委……”【泥菩萨】无比眷恋地看了看星空,突然正色道:“年轻人,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丁浩似是早就知道他要说什么,道:“想让我帮你照顾你的家人?”

    【泥菩萨】点点头。

    “放心,只要有我在一日,保证让他们衣食无忧。”丁浩认真地道。

    【泥菩萨】舒了一口气,道:“多谢你。他们都只是很普通的人,我的妻子是贫农之女,没有天赋也没有力量,一儿一女也不是可以成为高手的料,我原本想,照顾他们等妻子离世,儿女成家,就自我了断,这一辈子也就算是完美了……唉,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这一生,注定不能善终,希望天谴不要落在他们的身上,有你这位仙器之主照顾他们,我就放心多了。”

    丁浩知道这一次仙器之争,若是没有【泥菩萨】以逆天手段修改一切,仙器还不知道会落在谁的手中,纳兰初和纳兰游侠的命运或许会更加悲惨,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泥菩萨】算是自己的恩人。

    “前辈不必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若非是前辈,仙器只怕与我无缘,要落入神庭之手。”丁浩道。

    【泥菩萨】微微一笑,道:“你也不必谢我,所谓一饮一啄,皆有前定,如果你和纳兰性德一样薄情寡义,贪图仙器而留在仙道峰,不管这两个孩子的死活,那即便是我再逆改机缘,你也拿不到仙器,是你自己的选择,决定了你的命运。”

    丁浩微微一笑。

    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好人有好报吗?

    “此地不宜久留,前辈随我先离开这里吧,稍后再作打算。”丁浩道。

    他起了心思,想要留住这位奇人,就算他以后不能卦算占卜,但以他的眼界阅历,对于问剑宗来说,都将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泥菩萨】仿佛是看穿了丁浩的心思一样,笑道:“我没办法离开啦,篡改仙器的轨迹,天谴已经绝了我的生机,我活不过十天,且我身上的天谴之力太过于浓郁,在我身边的人,都将不得善终。”

    丁浩闻言一怔,一声叹息,知道他说的是实话。

    这也是【泥菩萨】选择在生命的最后十几天时间里,不去和家人团聚的最重要原因吧,像是他的妻子儿女这种普通人,只怕是根本无上承受他身上那种浓郁的天谴之力。

    【泥菩萨】又道:“更何况这一次神庭和各大种族绝世强者都被蒙蔽,被我玩弄于鼓掌之间,知晓真相之后,必定会大怒,这等于是在挑衅他们的尊严,为了维护他们的威严,这些人都绝对不会放过我,再加上天谴之力,我注定要死,这一次就算是看尽天机,再也逃不过去了。”

    他现在在很早之前,就明白了自己的命运,所以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平静而又淡泊,看的很开。

    丁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这样一位奇人面前,一切安慰的话已经是多余。

    他看穿了古往今来,看透了世事沧桑,看遍了沧海桑田,世界上没有人比他看的更远,看的更明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即便是这片天之间的至尊强者,在这份气度面前,也要稍逊。

    绝代奇人!

    “年轻人,我看不透你的命运,但我看到,在你的身上,有一条黑色煞气纠缠不轻,你前面的道路上充满杀伐和鲜血,你要小心。”【泥菩萨】意味深长地道:“如果被各大势力知道仙器落入你的手中,必定会是一场腥风血雨的争夺,各种阴谋阳谋会接踵而至,你有仙器在手,纵然不怕,但你身边的亲人朋友,可能会遭受无妄之灾。”

    丁浩心中一紧,知道他说的是实话。

    仙器的诱惑,总会让一些人和势力做出疯狂的举动。

    【泥菩萨】看着丁浩,犹豫了片刻,最终像是决定了什么,道:“既然事已至此,那就让我用最后的力量,再为你遮蔽一次天机吧,隐去仙器下落,让各大势力无法再查到你。”

    丁浩看着他,点了点头,也没有矫情地推辞。

    他知道,【泥菩萨】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的妻儿子女考虑,他将家人托付给自己,若是自己被各大势力针对,他的家人也会遭受波及。

    当然,这份人情必须牢记在心。

    日后回报在【泥菩萨】的家人身上就是了。

    “好了,年轻人,你速速离开这里吧。”【泥菩萨】摆摆手,道:“仙道峰之上的迷雾快要散去,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丁浩略微犹豫,他本想请【泥菩萨】出手帮自己算父母的事情,但转念一想,只怕【泥菩萨】此时所剩力量不多,且他也不愿意再卦算了。

    “前辈保重。”丁浩拱手,转身离开。

    【泥菩萨】看着丁浩的背影,嘴唇耸动,像是陷入了某种复杂的纠结之中,最后忍不住扬了扬手,道:“等一等……”

    丁浩身形一闪,重新回来:“前辈还有事情要交代晚辈吗?”

    【泥菩萨】眼神里浮现出了浓浓的犹豫挣扎之色,最终叹道:“罢了罢了,一切都随缘吧……”说着,他突然右手化作爪状,猛地一手插入了自己的心脏,顿时鲜血迸射,活生生地从心脏里面掏出来一件东西。

    那是一团红玉一样的光团,闪烁着梦幻的色泽,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连虚空都在它周围扭曲,光线也变得模糊。

    【泥菩萨】看着它,又是重重地叹息了一声,道:“我这一生跌宕起伏,悲欢离合全部都因它而起,原本觉得它是不祥之物,会让人堕入迷途,已经打定了主意让它随我入土,不过转念想一想,让这一门卜算神通就此失传,或许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丁浩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道:“这东西……莫非是……”

    【泥菩萨】点点头:“我幼年时也曾习武,不过资质不高,无缘加入大宗门,得不到名师指点,只是一个散修,后来机缘巧合,被我得到了这件【天机辨】,融入体内,得到了造化,才有这算尽古今的手段。”

    原来这样。

    丁浩的目光落在那赤红色的光团上。

    怪不得没有人知道【泥菩萨】的师承来历,原来他一身的占卜神通,竟然是源自于这块奇石。

    “这【天机辩】奇石中,蕴含天道规则轨迹,亦有仙音,若是有人可以融合此石,悟出道则,聆听仙音,则可如我一般算尽古今,只是它带来的天谴之力太可怕……”【泥菩萨】道:“这奇石也是天地造化之物,让它就此泯灭,实在是有点儿可惜,你拿去吧,找一位有卜算天赋和血脉的人,传于他,让他自由选择,或许在它的下一任主人手中,这奇石能发挥出他真正的作用。”

    丁浩犹豫了一下,道:“若是没有这奇石,那前辈您……”

    “放心,我早就悟出了道则,也有仙音入体,就算没有奇石,亦可以洞察逆改天机,”【泥菩萨】说这话的时候,总是有一种浓郁的自信,整个人眼睛里也会露出奇异的光芒,在这方面,他是这片大陆至高无上的主宰。

    丁浩最终点点头,接过了这【天机辩】奇石。

    “记住,若是没有卜算血脉,就无法融合它,强行融合会遭受反噬,只有有缘人,才能得到它。”【泥菩萨】说完这最后一句,摆摆手,言尽于此。

    丁浩深深鞠躬,道了一声珍重。

    下一瞬间,他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消失在了夜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