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刀剑神皇 > 0966、疯狂的丁浩
    丁零等神庭强者最终还是铁青着脸退了回去。

    在没有搞清楚这黄金神殿的底细之前,他们不想以身尝试惩罚法则的恐怖,谁也不敢拍胸脯保证自己一定可以抵抗的住那恐怖的黄金雷电的轰击。

    银发紫眸的冯宁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完全不将神庭的警告放在心上。

    虽然他恨不得打死这头猪,但那也仅限于他来动手,若是别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击杀朱刚烈的话,那冯宁却是绝对不能袖手旁观,先不说别的,就是双方师尊之间的关系,也让冯宁必须站在这头他恨得牙痒痒的猪人旁边。

    金色光束继续闪烁,在人群中寻找人选。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黄金神殿里的人数在不断地减少有人被传送到了黄金擂台上之后战死,再也回不来,这个死亡比率基本上达到了百分之五十,大概半天时间过去之后,黄金神殿里的强者,基本上都已经出站了一次。

    冯宁、丁零、雨灭绝等人也先后被选中,都击败了各自的对手。

    气氛逐渐变得压抑了起来。

    因为第二轮的黄金擂台天选之战又要开始了。

    这一轮决斗更加的残酷。

    在经历了第一轮的优胜劣汰之后,再次出现在擂台上的生灵都是极为强大的高手,即便是丁浩,在遭遇到了一位人族宗门的中阶神境强者之后,也受了伤,好在天地之间的压制之力的削弱,让神境强者跌落到了半神境界,否则丁浩只怕没那么容易活着走下擂台。

    朱刚烈、丁零、冯宁、雨灭绝等人也都遇到了强敌,经历了一番苦战。

    雨灭绝身边的那位光头小巨人阿诺,在第二轮的生死战之中,失去了一只臂膀,伤势惨重,短时间之内无法恢复过来了,一旦进行第三轮更加残酷的比赛,他估计也活不下来了。

    很多原本对自己实力有些自信的强者,也都神色凝重了起来。

    这样的战斗实在是太可怕。

    所有进入落圣山脉中心的强者们,简直就像是被圈养的猪猡斗鸡一样,不得不在那黄金擂台上进行生死搏杀,有的时候甚至会出现来自于同一宗门的强者被送到一个擂台上,不得不与自己的师门亲友死战。

    其间有人拒绝了战斗,结果被黄金擂台上降落下来的直接轰击成了焦炭。

    这种场面实在是太残忍。

    也有人尝试对抗,想要逃离,但无疑列外全部都被黄金雷电击杀,其中包括一位中阶神境强者,对抗黄金雷电长达一炷香的时间,可惜最终还是因为力量耗尽而直接被轰杀。

    到了后来,许多人都已经任命了。

    唯有不停的战斗,击败对手,才能活下去。

    回想自己经历的一切,每个人都觉得仿佛是做了一场噩梦。

    “啊,是什么人设下这等杀局?我恨啊!”

    “如果被我活着出去,我发誓,一定要找出幕后的真凶,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为什么会这样?仙器到底在哪里?”

    无数强者生灵悲呼,最终战死。

    不过半天的时间,丁浩所在的黄金神殿之中的一百多位各族生灵与强者,最终只剩下了二十多人,大部分都已经战死在了黄金擂台之上。

    “想不到这一次他的对手,竟然是一只猫……”有人惊讶地咦了一声。

    丁浩抬头看去,心中一紧。

    这一次黄金神殿之中被选择传送出去的战斗的人,是那个肥肥胖胖的猪人朱刚烈,场景是血海之上的黄金树木擂台,而朱刚烈的对手,却是一只同样肥胖呆萌的白色肥猫,背后还长着一对翅膀。

    是邪月!

    丁浩心神大震,霍然起身,紧张地看着水晶大屏幕。

    看来邪月和杂毛老向导并没有能够在黄金神殿降临之前逃离地下甬道,而是同样被吸收进入了某个黄金神殿之中,也被送入了这轮回一般的恐怖战场。

    肥猫的状态不太好,背后的一只白色羽翼上,有数道深可及骨的伤口,应该是之前几次擂台战留下来的伤势,它经历过苦战。

    它的对手,是肩扛着九齿钉耙的猪人朱刚烈。

    “糟糕了,邪月不是这头猪的对手。”丁浩心脏狂跳了起来,之前他已经看到了无数场朱刚烈的战斗,这个猪人的实力令人震惊,丁浩自问,即便是自己对上朱刚烈,也没有绝对的胜算……

    这么一来,邪月岂不是死定了?!

    丁浩脑海之中一瞬间闪过了无数个念头,但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办法看起来可行,在黄金擂台上,双方被逼着进行生死对决,不可能存在防水的可能,如果在规定的时间里无法决出胜负的话,那双方都会被黄金雷电所击杀。

    “稍安勿躁,这肥猫并非是没有机会。”剑祖的声音从储物空间之内传出。

    刀祖也安慰道:“是啊,放心吧,那肥猫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死,事情应该有转机。”

    两个老怪物感受到了丁浩情绪的波动,都出言安慰。

    但丁浩心中怎么能不急?

    一直以来,这只肥猫虽然不靠谱,但丁浩早就将他当成了自己最亲密的亲人,一路走来有过太多的坎坷和困难,即便是李伊若、谢解语李兰等人都不在身边的最孤独的时候,都是这只肥猫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

    怎么办?

    丁浩急躁的想要杀人。

    就在这时,大屏幕上恐怖的战斗已经开始。

    邪月身形膨胀,变得足足有数百米高,如同一头史前巨兽一样,背部黑白双翼震动,有可怕的混沌之力爆发出来,席卷整个黄金擂台,它锋利的爪子和牙齿,是最可怕的武器,令人心悸,连黄金树枝都被爪子抓出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

    朱刚烈施展了天地法相,整个人也膨胀变得巨大,九齿钉耙在他的手中,爆发出了风雨雷电等各种元素的力量,挥动之间,天地变色。

    鲜血飞迸。

    丁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邪月身上,增添了一道又一道的伤疤,看着它愤怒的咆哮嘶吼,在为自己的生存而挣扎,看着它鲜血从伤口冲流出,染红了黄金树枝擂台。

    轰!

    一次剧烈的撞击,双方人影分开。

    朱刚烈剧烈地喘息,身上一道道犹如神兵利器所斩伤的细长伤痕,那都是被猫爪抓出来的,鲜血顺着他的身体流淌到了地面。

    而邪月实力终究差了一筹,状态更加凄惨,背后的两对黑白羽翼已经全部都折断,露出了白森森的断骨,四肢也被九齿钉耙震碎了三只,几乎战都站不稳了,完全没有了再战之力,一双黑宝石一般的大眼睛之中,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无助……

    在这一瞬间,时光仿佛是回到了丁浩第一次见到它时候的场景。

    在问剑宗后山神秘山洞之中,第一次见到邪月的时候,这只小萌猫奶声奶气地尖叫,走路都走不稳,摇摇晃晃如同一团雪球儿,当时它看着丁浩的眼神,也是如此的无助和柔弱。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救它。”

    丁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身形一闪,疯狂地朝着神殿的穹顶爆射而出,同时魔刀锈剑双双召唤在了手中,决定拼死爆发,一定要击碎这黄金神殿找到那血海擂台所在……

    不管付出任何的代价,哪怕是要死,也一定不能在这里什么都不做。

    丁浩状若疯狂。

    “不要!”

    一声惊呼,人影闪烁。

    出手的却是雨灭绝。

    一股强横的力量从旁侧里涌过来,按住了丁浩,一方鲜红色的血印在虚空之中滴溜溜地转动,正是神器【镇神印】,在雨灭绝的操控之下,释放出恐怖的压力,将丁浩的身形拦截了下来,雨灭绝出现在丁浩身前,焦急地道:“你不想活了?不要做傻事!”

    “让开。”丁浩心中焦急。

    “不让。”雨灭绝眸光坚定:“当初你救我一命,今日我也绝对不能看着你送死,黄金神殿的惩罚法则不是我们所能对抗,再耐心等一等,我们还有希望,一定可以走出这里。”

    她以为丁浩突然暴走,是因为承受不了这种无形的巨大压力。

    “你认出了我?”丁浩一呆,才明白这个聪慧冰冷的少女,原来早就认出了自己的身份,但这不重要,丁浩正要催动魔刀和锈剑震开雨灭绝强行闯出。

    就在这时,下方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惊呼。

    丁浩低头看时,正好在水晶屏幕上看到了那白色的身影纵身一跃,跳进了恐怖血色海水之中,强大的腐蚀性让它弱小的身躯连一丝浪花都没有激起,每个人的耳中仿佛都听到了嗤嗤声响,然后邪月就彻底消失在了海水中。

    “这只猫倒也有点儿骨气,不愿死在对手手里,自己跳血海自杀了!”

    “它到底是什么?还第一次见到长着翅膀的猫呢,属于兽族还是巨兽?”

    “可惜了,若是此猫活着,可以收为宠物呢。”

    黄金神殿之中有人议论。

    丁浩的身体,僵硬在了空中,脑海之中几乎一片空白,几乎连魔刀和锈剑都要握不稳。

    死了?

    邪月死了?

    刚才邪月缩小回正常的身躯,纵身一跃入海的瞬间,丁浩捕捉到了它朝着大屏幕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依恋和不舍,这种眼神像是刀子一样,重重地插在了丁浩的心上。

    在它最需要自己的时候,我却不在身边。

    一种难以形容的愤怒和伤感,在丁浩的胸腔之中几乎爆炸。

    “啊,啊啊啊啊啊啊……”丁浩如一头受伤的野兽,愤怒的咆哮,体内的冰火玄气疯狂地运转,在这一瞬间甚至有一种抵消天地之间压制之力的征兆,声音如滚雷在黄金神殿之中每个人的耳边炸响,劲风激荡,人人变色。

    雨灭绝感受到了这咆哮声中的悲伤,突然明白了什么。

    与此同时,大殿里金色光焰一闪,伤势不轻的猪人朱刚烈被传送了回来。

    丁浩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了朱刚烈的身前。

    气氛骤然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