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刀剑神皇 > 0955、想当年……
    丁浩将这金色太阳神甲拼凑在一起。

    “奇怪了,这一件盔甲倒是有点儿意思。”

    丁浩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这幅铠甲的造型极为怪异,几乎覆盖了全身每一个位置,连手指、颈部等位置都有细细密密的鳞甲防护,犹如一层金色的薄膜贴在身体上一样。

    这种造型的铠甲,和东大陆甚至于无尽大陆的铠甲流派完全不同,在丁浩的记忆之中,似乎更像是前世地球上中世纪西方骑士铠甲差不多,将人体除了眼睛之外的每一个部位,都严密地覆盖。

    将这件盔甲的每一个部位都衔接起来,就犹如一个活生生的中世纪骑士站在了你的面前一样。

    “咦?怎么有点儿像……”锈剑飘过来,剑祖猛然间像是认出了什么,一声惊呼。

    “怎么?老贱人你也觉得这铠甲有点儿眼熟吗?”魔刀漂浮在虚空,刀祖无时无刻不拉仇恨的话语响起。

    剑祖这一次却是没有顾得上回嘴,语气更加惊讶地道:“莫非真的是那件铠甲?气息相似,但外形完全不对啊!”

    “两位前辈发现了什么?”丁浩听出来了什么,忙问道。

    砰砰砰!

    魔刀刀背在丁浩的脑门上狠狠地拍了三下.

    刀祖恼怒的声音响起:“前辈你大爷啊,叫我刀仙子,我还没有那么老……先让我观察一下,如果真的是那件东西的话,你小子可就真的是走了狗屎运,它的价值,并不比仙药药引差多少。”

    丁浩捂着脑门哭笑不得。

    魔刀微微震荡,有一股神识波动从其中散发出来,轻轻地覆盖在了金色铠甲上,片刻之后,刀祖道:“老贱人,我一个人不行,你来帮我一下。”

    “啊哈哈哈,就等着你这疯婆娘开口求我呢。”剑祖得意洋洋地大笑,旋即也从锈剑之中探出一股神识波动,像是在扫描一样,掠过金色铠甲。

    大约一炷香时间之后。

    刀祖和剑祖都停了下来。

    “怎么样怎么样?”丁浩迫不及待地问道。

    “啧啧啧,竟然还真的是那件东西,残损太多,又被某些蠢人改头换面,老娘……哦,不,本仙子一时还真的差点而打眼了。”刀祖一激动,差点儿爆了一句老娘,好在注重自己形象的她很快就修改了过来。

    剑祖也感慨了一句:“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我以为我们那个时代的一切都已经泯灭,没想到竟然还能在这里看到这个老家伙,不过它的运气真的不太好啊,灵魂残破泯灭,竟然只剩下了一具躯壳,还被人炼制了。”

    “当年它沾染的鲜血和因果太多,难逃一劫,连它都落得如此境地,只怕当时掌握它的那位大人,早就形神俱灭了吧。”刀祖语气略显沧桑地感慨。

    “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神庭的人手中?莫非……”剑祖有一种不太好的猜测。

    刀祖嗤笑道:“老贱人你就别乱猜了,也许它只是被埋没在遗迹中,被神庭的人偶然发现,那一劫没有人能够逃过,即便是你我的主人……一切都是巧合而已。”

    剑祖顿了顿,叹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你这个疯婆娘,再叫我老贱人我和你拼了,和你比起来,我还有年轻几个时辰呢。”

    刀祖哈哈大笑:“几个时辰还好意思说,那好吧,不叫你老贱人了。”

    剑祖欣慰。

    刀祖接着道:“从今天开始,就叫你小贱人吧。”

    剑祖:“……”

    丁浩:“……”

    丁浩摇摇头,不再理会两个老怪物的嘴炮。

    怎么听这个意思,这金色铠甲竟然是和刀祖剑祖一个时代的老古董?而且刚才听两人慨叹,其中包含着太多的信息,隐约提到了他们的时代和主人,到底那是一段怎么样的前尘往事?

    丁浩猜测,这件铠甲落在了神庭之手后,应该是神庭某位炼器大师重新炼制,才归丁出林使用,因为改变了外形,所以刀祖和剑祖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来。

    至于两个老怪物口中的那个时代的事情,丁浩知道自己若是问,两个老怪物也不会说,所以也只是稍微想了想,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金色铠甲上,问道:“这铠甲到底是什么来历?”

    刀祖思绪平静了一下,道:“是一件很古老的东西,古老到你绝对无法想象,当年在它全盛时期,可以说绝对是横行天下,这片天地之间,很少有什么东西能够克制它……”说到这里,刀祖得意洋洋地补充了一句:“当然,当年在本仙子面前,它还是得退避三舍,嘿嘿……可惜时过境迁,它已经丧失了太多的力量,灵智泯灭,几乎快要腐朽了。”

    丁浩额头上掉落一排黑线。

    您老人家口中快要腐朽的一副铠甲,就可以对抗这天地法则的压制之力,几乎是不可摧毁,丁出林穿着它,都快要在地穴虚空之中无敌了,那要是在它全盛时期,岂不是母猪穿着它都可以横扫天下?

    “倒也不是完全的灵智泯灭,看起来似乎是保留了一丝丝本能意识,否则也不可能在感受到了我威武雄霸的气息之后,立刻服软,主动解体……哇哈哈哈哈!”剑祖插了一句嘴。

    “小贱人你可真好意思,分明是锈剑中的仙人尸体气息,让它敬畏。”刀祖不屑地道:“你威武雄霸个锤子啊。”

    锈剑顿时疯狂地颤抖了起来,直接朝着魔刀看了下去,剑祖咬牙切齿地道:“小丁子你今天不要拦着我,我要杀了这个疯婆娘,今天有她没我……”

    不要拦着我?丁浩捂脸,都说的这么明显了,摆明了是要自己赶紧拦住他嘛?

    没办法,配合一下吧。

    丁浩赶紧一把抓住剑柄,好言劝道:“冷静,冷静,冲动是魔鬼,对了,剑祖前辈刚才的意思,莫非是当年它很惧怕您?”

    剑祖见着台阶就下,然后一副气哼哼的样子,道:“要不是你今天拦住我,我非让这个臭婆娘好看……嘿嘿,那当然,当年天绝谷一战,老子把他打的落花流水……唉,好不容易见到一位旧识,却是这么模样,岁月真是无情啊。”

    说道这里,剑祖充满惆怅地道:“小丁子,你能想象吗?一个活了太长太长时间的人,身边的亲友甚至每一个认识的人都已经死去,好不容易见到了昔日相识,却是一具尸体,真是寂寞如雪啊,所以说有的时候,长生不老也不是一件好事。”

    刀祖在旁边也叹息了一声,难得地没有开口挖苦讽刺剑祖。

    看来在这一方面,她也深有感触。

    丁浩点点头。

    也就是说,这铠甲也还残存最后一丝朦胧原始意识,所以在甬道中一战,锈剑爆发,刺中丁出林胸膛的时候,感应到了剑祖的存在,不愿与昔日老友对抗,才自动解体。

    这一切也真的是太巧了。

    丁出林也是倒霉,原本有这样一件铠甲在身,绝对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却偏偏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铠甲解体离身,瞬间落入了绝境,几乎被丁浩斩杀。

    “这还得多亏你那位红颜知己,施展的真凰灭绝之剑,轰碎了别人种在这铠甲之中的黑暗烙印,帮它恢复了自由身,才能在关键时刻解体……”刀祖道。

    她指出当时谢解语施展的那紫色光盘穿越巨剑之术,其实是一门很恐怖的玉石俱焚的禁招,爆裂开来之后,产生的冲击波太过恐怖,直接瓦解了被一位神秘存在种植在铠甲之中的黑暗烙印,这才有后来的事情发生。

    否则有那黑暗烙印的存在,这铠甲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离开丁出林。

    丁浩心中有一些明白了。

    怪不得那次爆裂,会产生那么恐怖的冲击波,谢解语一招便重伤昏迷,而丁出林也被真的倒飞出去,口鼻流血,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当时带走丁出林头颅的那一团流光黑洞,也应该就是刀祖口中所说的黑暗力量了。

    到底是谁,拥有这种黑暗之力呢?

    丁浩隐约觉得,如今的东大陆神庭,绝非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这就是所谓的机缘巧合,小丁子,我现在来教你炼化这铠甲,还原它本来的面目,”剑祖叹道:“它落在你的手里,也算是有了善终,不负它当年的威名。”

    剑祖说出了一段口诀心法,然后指点出了这铠甲的核心部位所在。

    丁浩默念熟悉口诀,领悟半晌,感觉差不多了,才在剑祖的指导之下,开始炼化这金色铠甲,毕方火焰从他的手掌中浮现,将整个盔甲都笼罩其中。

    丁浩以口诀所含奥义催动火焰,炼化铠甲。

    一开始金色铠甲没有丝毫的变化,这足以瞬杀初阶武圣的毕方之火,就然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不能留在金色铠甲的甲身,但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地铠甲表层的金纹开始软化了下来,犹如液态一般荡漾。

    “神庭那个家伙,真是蠢货,画蛇添足,竟然在它表面上镀了一层【惶惶神金】,这样一来铠甲外观倒是美化了,但威力都被限制了好吗?还浪费这么多的神料,也不知道是那个笨蛋这么想的……”剑祖很气愤的样子,在诅咒神庭那个曾经重新炼化这铠甲的铸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