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刀剑神皇 > 0609、又来挑衅
    “喵呜,这是你送给喵的礼物吗?太感谢了,好可口的样子!”

    邪月看到这么大的玄晶石,眼睛都开始放光,冲上去就咬了一口。w

    “喵了个咪的,忍不住了,我要变身吃了它!”肥猫欢呼一声,整个脑袋瞬间膨胀变得有数十米大,血盆大口张开就要继续吞噬啃咬。

    “吃货,快住口!”丁浩黑着脸连忙一把揪住它的脖子,将这只反贪婪肥猫重新捏回到小奶猫大小,抬手就是一个爆栗,怒道:“这块巨型玄晶石还有用,不能吃,哆啦a梦,快把你空间袋里面的傀儡石头人拿出来!”

    邪月张牙舞爪,挣扎了一阵,最终妥协。

    它一边取出储藏在自己肚皮上空间袋里的数百个级别不一的傀儡石头人拿出来,一边恨恨地诅咒道:“你才是哆啦a梦,你们全家都是哆啦a梦……喵早就说过,不许打我脑袋!”

    “哈哈,好了,没你事了,你可以继续去晒太阳了。”丁浩见所有的傀儡石头人都被取出来,当下揪住肥猫的尾巴,甩了甩,武皇级别的力量直接将肥猫扔出了地穴深渊。

    “喵呜,丁浩你这个坏蛋,咱们两个关系臭了!”肥猫凄惨的叫声从上面传来,越来越远。

    丁浩也不去理会。

    他要继续改造这些傀儡石头人,留这只不靠谱的肥猫在这里,一定会坏事。

    在巨型玄晶石上布置了一些阵法之后,丁浩开始进行这项繁杂的工作。

    时间缓慢地流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再度传来了山门防御阵法被攻击的波动。

    丁浩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抬头看去,剩下三尊巨型傀儡石头人的改造已经彻底完毕,一百零八尊其他武王、初阶武皇级别的傀儡石头人改造了大约一半,这个进度也算是极快了。

    “真有人不知道死活,又来送死!”

    他叹了一口气,化作流光朝着地穴深渊上面电射而去。

    ……

    ……

    “哈哈,我【千冥宗】太上长老驾到,丁浩,还不赶紧滚出来!”

    “在【百圣战场】你可以称王称霸,但是在这个世界,你还太稚嫩,若不想死,把你在【百圣战场】之中得到的一切宝物,都乖乖给我们交出来,否则,整个问剑宗鸡犬不留!”

    在问剑宗山门西南方向,天空之中,矗立着数十人。

    为首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鹰钩鼻高耸,一袭漆黑如墨的长袍,宛如一轮黑日一般凝滞在虚空,释放出极为强横的气息,几乎笼罩了整个问剑宗山门,黑色光焰仿若狂涛怒澜一般疯狂地拍向问剑宗的山门,却被那金色光墙暂时挡住。

    一个年轻人站在这鹰钩鼻老者身边,大声地吼叫。

    “再不出来,老夫可就要亲自动手了,老夫三十年未曾出手,一出手就是生灵灭绝,丁浩,老夫念你是一位天才,你还是老老实实……”许久不见问剑宗有人出来回话,鹰钩鼻老者已经有些不耐烦。

    他是何等身份,降临这样一个偏僻蛮荒之乡的小宗门,这些蝼蚁不出来跪地迎接,还敢摆出这么大的架子,真是该死。

    但是,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

    “生灵灭绝你妈逼啊!”

    一个金芒笼罩的身影,突然从金色光墙之后飞射出来,手中握着一把锈剑,突然反手一剑斩出。

    轰!

    恐怖到难以形容的可怕力量一闪即逝。

    鹰钩鼻老者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轰地一声就被直接斩为碎肉血雾爆开,他身后十几名【千冥宗】高手被余**及,也齐齐地化作了肉糜爆开。

    瞬息秒杀。

    唯有那个之前大呼小叫的年轻人,侥幸留下一条命,却直接被吓傻了。

    太上长老乃是二窍武皇巅峰境界修为,【千冥宗】第一高手,身后还有数位武皇境界的强者,这样强大至极的阵容,足以碾压整个雪州,却被一剑全部秒杀?!

    是丁浩!

    年轻人认出了对面出剑之人,正是【刀狂剑痴】丁浩。

    他也是从【百圣战场】之中活着走出来的人,也曾有幸走上了西游古路,所以知道丁浩在【神明药圃】之中收获颇丰,这才一回到【千冥宗】,就第一时间将一切报告宗门,一番调查之后,确定雪州问剑宗只是一个牛毛一般的小宗门,所以起了贪心,想要夺取神药。

    没想到……

    看着对面丁浩手执锈剑的身影,年轻人吓傻了。

    丁浩目泛寒芒,看了过来。

    “啊……”这年轻人被目光笼罩,只觉得遍体泛寒,瞬间仿佛是被闪电劈中一般,脑海一片空白,眼前一黑,直接吓得昏死了过去,无意识地从天空之中坠落。

    砰!

    这个六窍武王境界的【千冥宗】天才,直接摔死!

    “啊咧?”丁浩一愣。

    他没想到这小子胆子这么小,缓缓地收起锈剑,体内玄气在刚才催动至尊之力的瞬间,几乎枯竭,取出一颗【回玄丹】吞下,恢复些许玄气,转身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地穴深渊的方向。

    山门终于平静了下来。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

    远处的天空之中,突然又是四五团流光涌动,闪电一般地朝着问剑宗山门而来,瞬息即至。

    “怎么回事?这里还残存着如此强大的战斗气息?难道我们来晚了?宝药已经被人抢走了……”一道光团凝滞虚空,其中有十几个身影,清一色银铠银甲,气势惊人。

    他们竟是站在一面巨大的银色盾牌之上,凌空飞纵。

    “怎么?银甲宗对丁浩手中的宝药,也有兴趣吗?”

    又一个声音从另一个赤色光团之中传出。却是一个红色绸带,犹如红云一般飘飞,十几位宫装靓丽女子站在上面,一个个面若冰霜,眉含杀机,不容小觑。

    “哈哈哈,没想到银甲宗和红韶楼的人都到了,你们的消息,还真不晚啊,一个小小的问剑宗,吸引了这么多的宗门,嘿嘿……”另一个黑色光团之中,也有数十人,凝滞在了距离问剑宗山门一千多米远的高空之中,却是四位鬼气森森的黑袍人,带着白色鬼面,周身缭绕着若有若无的冤魂哭喊嘶吼之声,极为阴森恐怖。

    “鬼王宗的四大鬼皇,想不到你们四个,居然也肯屈尊出现在这蛮荒之地?”【红韶楼】的女强者皱眉道。

    “桀桀桀桀,为了【神明药圃】之中的神材宝药,屈尊一趟又如何?”四大鬼皇之一阴笑森森,“银甲宗出动了【千银神盾】,你【红韶楼】也派出了四花神之二,连【一丈红尘】这等宝器也拿来了,我鬼王宗又不是傻子!”

    “说这么多屁话,这么多人,神材宝药到底归谁?”银甲宗一位全身覆盖在银鳞甲之中的魁梧身影冷哼道。

    “谁能最后活着,就归谁!”四大鬼皇齐齐阴森地大笑。

    “怎么?你们这四头孤魂野鬼,要与我银甲宗一战吗?”银鳞铠甲巨汉冷哼。

    “宰了你这个龟缩在银色龟壳里面的蠢货,再去抢神药,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四大鬼皇之一冷笑道。

    说话之间,气氛就有点儿剑拔弩张。

    “等一等,先办正事,等擒住了丁浩,搜出神药,到时候各凭本事,现在我们在这里相互残杀,让问剑宗的这些蝼蚁们反倒是占了便宜……”【红韶楼】一位女强者道:“如果再耽搁下去,被其他超级宗门赶来,到时候我们只怕要人财两空!”

    “好,先屠了这个蝼蚁宗门,再宰银甲龟壳!”四大鬼皇之一桀桀怪笑,身形一闪,就朝着问剑宗山门俯冲。

    轰!

    金色光墙出现。

    他撞在光墙之上,被倒弹了回去。

    “咦?有点儿意思,这道护山大阵,是出自于高人手笔。”【红韶楼】女强者吃了一惊,她之前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隐形护山大阵的存在。

    “哼,什么高人,狗屁阵法,也想要挡我?”鬼皇之一大怒,浑身缭绕着的黑色冤魂光焰轰轰轰不断地轰击到那金色光墙之上,撞起一道道金色波纹涟漪。

    不过承受了这无数次撞击,金色光墙却并没有碎裂。

    瞬息,金色光墙之内,终于有了反应。

    一道浑身笼罩着金芒的身影再度出现,透过光墙,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正是丁浩。

    “又来一群送死的!”丁浩气急败坏,有点儿烦了。

    他正在改造傀儡石头人,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谁知道又被惊扰出来了。

    这样一**地赶来骚扰,自己总不能每次都出来应付,宗门之中,还有太多的事情要自己去做,改造完了傀儡石头人之后,就要将【天刀绝剑楼】之中的刀诀和剑诀抄录出来,留在问剑宗,还要重新布置宗门的药圃……

    “小家伙,你是什么人?快让丁浩出来……”四大鬼皇之一见这青衣少年只不过是大宗师境界的修为,并不放在眼里,一把抓过来,想要将其擒住拷问。

    丁浩也不躲避。

    等那鬼皇快要到身前的时候,他突然爆发了五窍武皇境界的**力量,一拳轰出。

    轰!

    血雨飞溅。

    这尊鬼王宗的鬼皇高手,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轰成了一堆碎肉爆炸开来。

    -------------

    求月票和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