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刀剑神皇 > 0567、战场变异
    话音落下。

    那金色光团瞬间分解,化作了密密麻麻星星点点的光雨,润物细无声,朝着丁浩包裹了过来。

    丁浩还要说什么,金色光团却已经彻底消散。

    之前那一股亲切的精神波动完全消失,金色光雨温润柔和,渗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化作暖流,游走在四肢百骸,这并非是普通意义上的玄气力量,而是一种神性精华,默默地改造者丁浩的身体,其中还蕴含着一种精纯的神识波动。

    心中涌起一股浓浓的感动,丁浩连忙收敛心神,运转胜字诀,开始吸收这力量。

    尤其是那精纯的神识波动,对于丁浩来说,是一种罕见的补品,【胜字诀】疯狂地运转,不断地将那神识能量化为己用,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一直以来锤炼的神识,正在缓慢而又坚定地发生着某种质的变化。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丁浩完全沉浸在了这种修炼之中。

    他的身体,也在发生着某种奇妙的变化。

    肌肉犹如透明一般逐渐不见,一身骨骼仿若是白玉雕琢一般。

    一丝丝金色光泽在其上游走,尤其是胸前肋部的几根骨头,闪烁着奇异的光泽,其上还有一个古老的字符,在隐隐绽放光辉,若隐若现,正是丁浩炼入了【阴阳石中玉】的几根骨头,隐隐散发出一种神性。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这一根根白玉仙骨逐渐看不见。

    丁浩身上的肌肉血肉重新浮现,宝相庄严,神辉弥漫,仙霞蒸腾。

    他面相犹如得道高僧一般,有一种说不出的祥和庄严,威严自生,宛若圣灵,心脏的鼓动之声犹如龙吟虎啸,又如仙钟大鸣,血气蒸腾,血液在血管之中仿若是长江大河一般呼啸奔腾,生机旺盛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他浑身肌肉都在心脏的鼓动跳动之下,一遍遍地震荡,一些杂质被一遍遍地排斥出身体。

    丁浩彻底进入了一个奇异的状态。

    一**若有若无的力量,在他周身弥漫,仿佛是一颗无形的心脏一般,不断地收缩膨胀。

    ……

    ……

    “丁大哥到底怎么了?”纪英绮面带忧色,站在金色巨塔之巅的平台上。

    在她面前,金色小祭坛之上,那一尊金盔金甲犹如天神的至尊雕像之前,丁浩盘膝虚空漂浮,一团团的金色光辉不断地从金色雕像之中分离出来,涌入丁浩的身体之中。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

    从四十多天之前,丁浩第一次触摸这一尊金盔金甲的至尊雕像,他就进入了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一开始,纪英绮判断,丁浩应该是在点燃这尊金甲雕像的神火。

    不过持续了这么长时间,她就有点儿捉摸不准了。

    时间流逝,距离【百圣战场】关闭的期限已经越来越近,如果不能在被这片空间排斥出去之前,完成点燃神火的过程,一旦被打断,就会遭遇神魂皆灭的后果,极为危险。

    有好几次,任逍遥和肥猫邪月两个不靠谱的家伙来到巨塔之巅,试图叫醒丁浩,都被纪英绮所阻止。

    不过现在,纪英绮也快不能坚持了。

    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片天地已经逐渐开始排斥自己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脚底下的重力快要消失,自己就要漂浮起来一般。

    抬头看去,天空之中的空间壁障,也不再稳定,开始出现一丝丝蜘蛛网一般的缝隙,那是排斥空间传送裂痕的前兆,等到真正的期限一到,所有人——不管在【百圣战场】的哪个位置,都会被从这些裂痕之中排斥出去。

    “如果丁大哥到时候还不能醒来的话,该怎么办?”

    纪英绮忧心忡忡。

    “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只能……只能毁掉这尊金盔金甲雕像了!”她只能想到这样一个办法,根据她的判断,只要毁掉神火塔,就不会出现反噬之力,不会对丁浩造成伤害。

    可是这样一来,等于是破坏了丁浩的一次机缘。

    她两头为难。

    这些日子以来,站在巨塔之巅远远看去,这片巨大的伪神城市之中,偶尔会传出一些轰鸣之声,以及一些恐怖的能量波动,显然是有强者在和傀儡石头人战斗,结果难料,不过一直到了现在,还没有人能够突破傀儡石头人的封锁,来到这摆放着无数神火小塔的金色巨塔跟前。

    那些傀儡石头人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

    天地之间的压制之力又大,进入此间的妖族和人族强者,根本不可能打到巨塔之前。

    要不是丁浩手中有那个骨质镯子,激发了无字石碑之上的传送网格,丁浩一行人也不可能来到这里,就算是丁浩施展锈剑和魔刀之中的禁忌之力,也不可能做到——

    毕竟每次催动禁忌之力,都会消耗他太多的玄气力量,只能维持一瞬而已。

    “喵,我的人宠还没有醒过来?”一道白光闪过,肥猫邪月出现。

    “丁师兄的气息在不断地增强,这四座鼎中的【诸怀】之血,还有一小部分没有干涸,点燃神火的过程,还未完成啊……”任逍遥也落在巨塔之巅,仔细观察,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做准备吧,如果一日之后,丁大哥还未醒来,那就击碎金盔金甲雕像,任大哥你能做到吗?”纪英绮皱眉道。

    任逍遥摇头道:“不一定。”

    话音未落。

    轰隆!

    轰隆隆隆!

    一阵阵巨响,突然毫无征兆地在远处爆发开来。

    两人一猫回头看去,之间伪神城市的远处,突然像是发生了大地震一般,一座座方正高楼大厦开始倾泻倒塌,烟尘冲天而起,有地下火焰冒出,岩浆开始顺着街道,犹如河水一般,在巨大的建筑物之间流淌……

    “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片天地,好像要毁灭了……”

    “喵,我闻到了一股世界毁灭的气息!”

    两人一猫都被自己看到的一幕给震撼了。

    那可是连武皇都无法击破的坚固岩石,可是在这一股毁灭之力的面前,如同飓风之中的沙粒一般地倒塌化作碎屑,那一座座高大恢弘的方正建筑物,就像是被海浪冲击的沙雕一样,缓缓地倒塌粉碎……

    空气之中,开始弥漫硝烟,仿若战场。

    一尊尊堪比巅峰武皇战力的傀儡石头人,也在这毁灭之力的面前倒下。

    “这个世界要粉碎坍塌了,不仅仅是这片城市,整个【百圣战场】也要分崩离析了!”纪英绮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

    ……

    ……

    无边的幻境。

    李兰已经身心俱疲。

    他一袭白袍,头发披散,赤着足,缓缓地行走在一片看不到光明的荒野之中。

    没有可怕的攻击,也没有致命的陷阱,这段西游古路似乎看不到什么危险。

    但他就是走不出这片荒野。

    依旧是西游古路第十一段,进入其中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

    这分明是一片并不大的荒野,暗光笼罩,长慢了枯黄的野草,流淌着黑色的废水,有枯骨,丘陵起伏,荒芜且贫瘠,李兰体内的一切力量都已经封印,他如一个普通人一般,行走在荒野之中,不知道该如何走出这个荒瘠的世界。

    唯一的奇异之处在于,在自己的身边,一直跟着一个秀发如墨、身形玲珑、肌肤如雪的美丽女子。

    这女子仿若是鬼魂一般,在虚空漂浮,轻若无物。

    伸出手去,手指透过了她的身躯,这只是一个幻影。

    但是这女子的面目,却始终模糊不清,笼罩着一片白色的氤氲,没有五官。

    这个鬼魂一般的女子,从李兰进入这片世界的第一时刻起,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一语不发,虽然没有眼睛,却仿佛是在凝视着他一般,自始至终,都跟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仿佛是一个影子一般。

    “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这段幻境古路,这不应该是一个无解的考验啊!”

    李兰在苦苦地思索。

    他智谋不低,以往遇到许多难事,都可以做到迎刃而解。

    可惜这一次,却丝毫理不出头绪。

    到底这片荒芜的世界,代表着什么?

    到底这个白色衣裙鬼魅一般的女子,代表着什么?

    他抓不到丝毫的线索。

    “难道要一辈子都在这个幻境之中走下去吗?”

    李兰眉头紧皱。

    隐隐约约之中,他总觉得前方有一道光,一道可以驱散一切阴霾和黑暗的光,一道可以解救自己的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以来,不管他如何奔跑,如何追寻,不管他的脚步是快是慢,那一道仿若存在的光,和他之间的距离,不曾拉近也不曾拉远。

    他无法捕捉到希望所在。

    终于,李兰停下了脚步。

    低头看去,最后一双鞋子已经走烂,一双赤足之上已经布满了裂口和疤痕,几乎不成形状,血水脓水流淌,有着钻心的疼痛。

    李兰有些疲倦了。

    他静静地站在原地,透过脚边的水洼,看到自己的脸,心中叹息道:“既然追寻不到这一切,那不如停下脚步,任命吧!”

    如果就这样死在这片环境之中,是不是也是一个宁静的归宿呢?

    他缓缓地坐下来。

    眼皮沉沉,有一种想要就此睡去,永远不再醒来的冲动。

    ------------

    看到了书评区一些相关的帖子,刀子这里做出一切解释——

    1、关于丁浩身世的这一段,有兄弟说像完美世界,这个不能否认,我的确看过完美世界,我不能虚伪的说这全部都和完美世界没有一丝关联,因为身世的具体细节设定,包括给主角树敌方面,都受了完美世界的影响,不过细心的兄弟,应该注意到,关于丁浩的身世,其实在很早之前问心天梯之中,就已经讲过,所以在那个时候,这段基本上就已经设定好了,构思往往有重合之处,并非是生硬牵扯。

    2、除了身世拉仇恨这一点之外,关于锈剑,我只能说这绝对是个巧合,因为刀剑发书以及相关内容开始连载,都在完美之前。

    3、东哥是我很崇拜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