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刀剑神皇 > 0536、血月双剑·妖族降临

0536、血月双剑·妖族降临

    “哈哈哈哈……呸!”弃青衫哈哈大笑,张口怒道:“我问剑宗虽小,却也不是任人欺凌之辈,剑州【裂天剑宗】的确是超级大派,不过只派出你们这几个小角色,就想要灭我问剑宗,那也未免自恃过高了,今天就先宰了你们这四个跳梁小丑,让【裂天剑宗】也长长我问剑宗长剑的味道!”

    话音未落。

    弃青衫仰头饮尽酒葫芦之中的血色美酒,将酒葫芦丢在一边。

    他乱发狂舞,如瀑布倾泻,如神如魔,双手突然往虚空之中一握。

    下一瞬间,两柄如同血玉雕琢而成的晶莹长剑,毫光一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整个人的气势,霎时间不可思议地急骤攀升,从八窍武王境界一路飙升,转眼之间就达到了武王巅峰的水准,却仍然没有停滞下来的趋势……

    “那是……血玉双剑?”

    下面观战的王绝峰心中一跳。

    传说之中问剑宗的镇宗宝器,居然出现在了师尊的手中。

    这还是他二十多年以来,第一次见到师尊使用兵器。

    天空之中,弃青衫浑身血光缭绕,【血玉双剑】在手,他的气势更盛,一步突破武王境界,竟然不可思议地晋入了武皇领域,犹如一轮炙热燃烧的红日一般,不可逼视,恐怖的气息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数百里之内,所有武者都感觉到一阵发自于灵魂的颤栗,这种威压简直令人窒息!

    “问剑!问剑!问剑!”

    弃青衫犹如战神降临一般的气势,让下方观战的问剑宗弟子兴奋发狂,忍不住都高声呐喊助威了起来。

    问剑!

    在这样大难临头的时刻,这两个字仿佛有一种魔力一般。

    这个声音在天地之间回荡的时候,所有人都忘记了恐惧和伤痛,只觉得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爆炸出来,血液在血管之中疯狂地燃烧,恨不得背生双翼冲上天穹,与师叔祖一起并肩奋战!

    “哈哈哈……问剑!杀!”

    弃青衫血色双剑在胸前横交成为一个十字,身形一闪,瞬间脱离了包围圈。

    下一瞬间他出现在了韩养剑的身后,十字形的剑光倾泻而出,瞬间就将这位高傲残忍的淹没在其中。

    “找死!”

    其他三位剑修也瞬间出手,无尽的剑光朝着这边汇集。

    他们都已经是武王巅峰级别的强者,力量收发自如,绝对不会产生误伤,何况四人配合战斗不知道多少次,早就默契在心。

    然而弃青衫不等三人的围杀合拢,哈哈大笑着瞬移到了另一侧。

    “噗……”韩养剑张口喷出一道鲜血,胸前一个血红色的十字伤痕,几乎将他真个人剖成为四片,面色苍白,脸上还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其他三位剑修也纷纷变色。

    韩养剑乃是他们四人之中实力最高之人,只差一步就可以进入半步武皇境界,想不到一个照面就受了伤。

    一个边陲小州门派中,怎么会有人掌握如此恐怖的战技?

    弃青衫一招得手,毫不犹豫,身形再度连连闪烁,每一次闪烁,都锁定一位【裂天剑宗】的剑修,十字血色剑光无情地倾泻出去,完全一尊不可匹敌的魔神一般。

    转眼之间,【裂天剑宗】的四大剑修,居然人人身上带伤。

    若不是他们掌握了高阶战技,手中也有一些防御玄气宝器,关键时刻逃得一命,只怕此时已经被尽数斩杀了。

    “退!”

    韩养大喝一声,朝着问剑山脉外围退去。

    他剑面色一阵青一阵红,羞怒到了极点。

    这次可真的是被当着数万雪州武者面前被狠狠地打脸,身为北域大州剑州剑修强者的优越感,被彻底击溃了,这件事情要是传到剑州去,让别人知道自己堂堂【裂天剑宗】的【天痕四剑】,被一个土著宗门老头打的像是狗一样落荒而逃,绝对会成为天大的笑柄。

    可惜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他们还真的没有勇气转身继续再战。

    弃青衫那诡异莫测的战法,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哈哈哈,【裂天剑宗】,不过如此……”天空之中,弃青衫哈哈大笑,并没有追击,他身形一闪,数道血色剑光从高空飙射下来,顿时将下方和李剑意等人激战的几名强者,斩为肉糜。

    “啊……”雷音派掌门人铁战惨呼一声,被剑光拦腰斩为两段。

    陨星圣主第一时间化作烟雾闪避,却在一瞬间还是被血色剑光沾到一丝,一条手臂化作了血雾炸裂。

    “退!”

    清平学院院长方潇安和陆雄飞等人魂飞天外,大喝一声,如丧家之犬一般朝着山下逃窜。

    他们也做梦都没有想到,在雪州强者榜上排名第二的弃青衫,居然可以爆发出如此强横的力量,连剑州剑修都不能抵抗,尤其是陆雄飞,曾经他可是货真价实的雪州第一高手,如今居然不是弃青衫的一个照面之敌,惊骇之余,立刻逃亡。

    这个时候谁要是逞能再留下来,就是一个死!

    宗门大阵之中,欢声雷动。

    所有人都不可遏止地怒吼咆哮了起来。

    一双双看向天空之中那个血色光焰缭绕身影的目光,宛如看着战无不胜的战神一般。

    灾难降临的时刻力挽狂澜,这简直就是神才能做到的事情。

    王绝峰也兴奋地大吼了起来。

    不过他心中有一丝丝的疑惑。

    师尊的实力,什么时候居然晋入了一窍武皇境界?这些天他老人家一直都在隐剑峰之中闭关苦修,难道是临阵做出了突破?这是一个可能,但是踏入武皇绝对没有这么简单,连天劫都没有出现,就更加诡异了!

    李剑意等人也身形一闪,来到天空之中,脸上带着狂喜之色。

    之前一番苦战,落入下风,六峰六座的强者,损失惨重,如今只剩下了三位,就连天剑峰、地煞峰和灵秀峰的峰主,也已经在战斗之中陨落,李剑意、唐佛泪和罗兰等人,也浑身是伤。

    如果不是弃青衫关键时刻力挽狂澜,说不定今天他们就全部都战死在山道之上了。

    这也是之前为什么李剑意等人没有出手的原因。

    论高手的数量,问剑宗毕竟无法和数十个宗门联合相比,一旦他们过早介入战斗,只怕就会引得方潇安、陆雄飞等人立刻出手,这样一来,问剑宗拖延时间的策略,可就全盘失效了。

    “师叔!”李剑意大喜道:“您老人家,居然成就了武皇之位?这可真是太好了!”

    “哈哈,这下子,我们可以反击了!”唐佛泪也无比兴奋。

    弃青衫面色平静,正要说什么,突然脸色一变,朝着东方看去。

    李剑意瞬间也有察觉,都扭头看去。

    却见一道道浓郁冲天的妖气,突然从东方滚滚而来,犹如遮天蔽日的乌云一般,覆盖了东方整个天空,强横的气息令天地变色,隐约有成千上万的妖族强者,腾云驾雾而来,妖族战鼓敲响,刀剑寒光闪烁,各种奇异恐怖的嘶吼咆哮震动天地,隐隐呈半月形朝着问剑宗山脉包围了过来!

    “是妖族!”

    “糟糕!这些皮毛畜生要趁火打劫吗?”

    李剑意等人纷纷变色。

    刚刚击败了方潇安等人,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一直陈兵百里之外的妖族突然群聚出现,来者不善。

    下方问剑宗山门之中的欢呼声,也戛然而止。

    那遮天蔽日的妖气,犹如云层一般掩去了太阳的光辉,在地面投射下漆黑阴影,令人窒息,妖族强者的数量,还远远在之前清平学院联军之上,妖族的顶尖强者数量也不在少数,而问剑宗已经被打了个半残,这个时候对上妖族,觉悟幸免之理。

    轰!轰!轰轰轰!

    一声声的妖族战鼓之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远处的山脉之中,也出现了无数的黑影。

    那是低级妖族大军。

    虽然只是一些凶兽、妖兵、妖将级别的小妖,但看那数量却超过了百万,仿佛是黑色潮水一般朝着问剑山门围了过来,犹如海啸爆发一般,这是妖族惯用的伎俩,开战之前,先以无穷无尽的低级妖族当做是炮灰,消耗人族强者的实力,然后才会发起毁灭性的打击。

    气氛,骤然变得无比紧张。

    黑云压城城欲摧!

    空气令人窒息。

    即便是已经远远逃开的方潇安和裂天剑宗的剑修,也为之变色。

    “妖族居然发起攻击了?这不符合约定啊!”

    “该死,辛苦消耗这么多天,想不到竟然被这些不讲信用的皮毛畜生捡了便宜,我早就说过,不能相信这些异族!“

    一群人愤恨。

    这样一来,他们之前付出惨重代价攻击问剑宗成为了一个笑话,鹤蚌相争渔翁得利,让妖族捡了一个现成的便宜。

    “哼,无妨,让妖族去冲杀,由他们之手,灭绝了问剑宗也好,这样以来,我们也不必背上残杀同族的罪名,那玄晶石矿是死物,一时之间也搬不走,等他们占领了问剑山脉,我们再出手夺回,到时候一切还都是我们的!”

    韩养剑拭去嘴角的血迹,阴阴一笑。

    方潇安皱眉,道:“如果问剑山脉真的落入妖族之手,恐怕我们再要夺回来,就很难了!”

    “怕什么?我们【裂天剑宗】的万剑杀长老,不日就要降临这里,到时候,就算是整个雪州妖族集齐,也可以尽数诛灭。”另一个剑修毫不客气地训斥道。

    方潇安只能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