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刀剑神皇 > 0432、七月七日长生殿
    他不可思议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的屏风早就变成了淡红色,上面原本无数个男女交.合的**图案,竟是全部换成了惨烈无比的战场厮杀图像,一尊尊手持神矛的武士正在地面上和妖魔厮杀,天空是身穿金甲的神灵,无尽威能,驱赶闪电滚雷战斗,不断有不可思议的存在陨落,一尊尊奇异的上古神兽凶兽出现在屏风画卷上,残肢断臂飞舞,尸骨累累,白骨如山,浮尸千里,流血漂橹,天穹被撕裂出一道道缝隙,地面崩裂塌陷,大片的岩浆迸发,遮天蔽日的黑色浓烟遮盖大地……

    “这……”

    这道屏风一直都摆在这里没有换过,为什么上面的图像突然变了?

    难道?

    一道闪电在丁浩的心头闪过,他突然明白,原来这一道屏风,居然是一件宝贝,恩,能够阻挡自己的神识,只怕还在玄器之上,是一件宝器。w

    却不知道除了隔绝神识之外,这屏风还有什么作用。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屏风后面的丁红泪,似是终于从漫长的回忆之中清醒了过来,叹了一口气,道:“好了,你去吧。”

    丁浩微微一愣,旋即站起身来,一头雾水地朝着外面走去。

    “等等。”丁红泪突然出声。

    丁浩身形一窒。

    “本座与你颇为投缘,这里有一件小玩意儿,赏你玩儿吧。”

    话音未落,一道白芒透过屏风飞出来,丁浩伸手一抓,手心微微发凉,定睛看时,却是一枚拇指大小的玉佩,羊脂白玉一般透着一股莹润清亮,上面没有篆刻图纹,却是写两行娟秀的小字——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像是一句情诗。

    丁浩只觉得今日在这内殿之中,经历的一切都无比的古怪诡异,也不知道这位神秘的巡察使丁红泪到底是什么目的,心中当真是疑惑之际,扭头问道:“这是……”

    “好好保存,日后有缘,自会知晓,”屏风后面丁红泪的声音重又变得慵懒,仿佛很累很累的样子,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不要告诉他人……还有,让门外那群贪得无厌的乡巴佬都滚吧,本座今天有些累了,一切事情,明日再议。”

    乡巴佬?

    丁浩一愣,旋即明白过来,他指的是九大门派掌门等人。

    当真是好大的口气,这些雪州的霸主级的武道强者们,在丁红泪的眼中,只是一群贪得无厌的乡巴佬吗?怪不得这些日子,她根本都不见这些人,不是没空,而是不屑。

    丁浩点点头,也不多说,转身径直离开。

    这一次,丁红泪并没有在说什么。

    丁浩虽未回身,但是却觉得有一双目光,紧紧地盯着自己,一直到自己走出内殿大门。

    ……

    ……

    当丁浩跟在陈伯的身后,从大殿之中走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到了他的身上,李剑意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如释重负的轻松,清平学院院长方潇安则微微眯着眼睛,一抹抹精光游走在双眸之间。

    这还是丁浩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这位昔日雪州最具权势的人。

    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书生的样子,四十多岁,身躯清瘦,白面无须,中等身材,身穿一袭白色的儒衫,头戴方巾,没有什么君临天下的气势,也没有让人一见便印象深刻的特点,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身份,很难想象,在过去十年,这个酸书生样的男人,一手将清平学院推上巅峰,一手培养出了穆天养这样的绝世天才。

    丁浩打量他的时候,方潇安也在打量丁浩。

    眸子里两屡清幽的细芒仿若是来自九幽,时隐时现,他只是紧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巡察使大人说,今日他有些累了,请各位暂且回去,一切事情,等到明日再议。”丁浩转达了丁红泪的话之后,来到李剑意等问剑宗高手的身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一同离开。

    “诸位,请回吧。”陈伯冷冷地说一句,转身进入了大殿之中。

    方潇安等人呆了呆,自然不可能再去问什么,只好按下心中的浓浓的疑惑,带着无尽的猜测离开。

    ……

    回到问剑山庄之后,丁浩再次闭关。

    李剑意并没有追问到底大殿之中发生了什么,也没有问为什么巡察使会单独召见他,既然连掌门人都没有问,那其他宗门巨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看着丁浩的目光之中,又多了几分神秘和敬畏。

    包括唐佛泪在内的很多人,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丁浩了。

    他真的只是一个出身于问剑宗后山垃圾区的孤儿吗?

    丁浩对此也无法解释什么。

    因为连他都不明白今天发生的事情意味着什么。

    静静地坐在练功房里,这一次丁浩没有忙着修炼,而是将那枚小小的玉佩拿在手中把玩,微凉的触觉让人觉得心神宁静,摸起来有一种淡淡的滑腻之感,那两行蝇头小字娟秀无比,应该是出自于一个女人之手,丁浩虽然看得懂这两句诗的意思,但是却不知道它们意味着什么……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丁浩一遍遍地念着这两句诗,心中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每低声咏读一遍这两行诗,丁浩就有一番新的体悟,仿佛有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在耳边低声地倾诉着什么,这明显是一首情诗,蕴含着极为甜蜜的意味,是两个处于热恋的人在花前月下约会时候的情景,看似没有多少高深含义,但是这两个句子仿佛是有一种魔力一般,让丁浩思绪总是无法宁静下来。

    除了这两行诗之外,这块玉佩没有其他任何特别的地方,玉质洁白无暇,但并非是顶级的宝玉,丁浩也释放出神识勘察过玉石的内部,并无任何禁制或者是气息波动,显然并不是一件玄器或者是宝器。

    这才是真正奇怪之处。

    身为【玄霜神宫】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连九大门派掌门在她眼里只是【贪得无厌的叫花子】,为什么她要单独点名见自己,还要送给自己这快玉佩?难道只是一时兴起?

    这个丁红泪的举止,当真是诡异。

    思来想去,丁浩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将玉佩放进储物戒指之中,暂时保存起来。

    丁浩佩戴的储物戒指还是他第一次炼器之时的作品,内部空间也不过是几十方的空间,储存能力有限,这些日子他在镜湖之畔的各个商铺、拍卖行和小摊上,搜集了不少好玩的东西,此时整个戒指已经被塞得满满的了。

    “要抽空重新炼制一枚储物戒指了,黑蛇戒虽然也足够,但是只怕它来历不小,万一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未免不美。”丁浩思忖片刻,放弃了使用黑蛇戒的打算。

    今天在巡察使大殿之中和丁红泪的见面,给丁浩提了一个醒,这个世界广袤无边,强者无数,自己如今的成就也只是刚刚起步而已,李剑意等人的身份何等尊贵,可也只是在区区雪州算得上是独霸一方,出了雪州,连丁红泪身边一个老仆陈伯,都不将这些雪州诸侯放在眼里。

    “继续修炼……”

    丁浩盘膝坐在蒲团上,意沉丹田,很快就进入了空明之境。

    ……

    ……

    按照之前问剑宗设定好的行程,等掌门人李剑意等人从巡察使府邸之中返回,一行人就要离开问剑山庄,返回问剑宗的山门,剩下的事情,由各大门派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缓缓扯皮,按照以前历次宗门论品大会的过程来看,等到年底的时候,能够划分清晰新的势力疆域方位,都算是很快了。

    谁知道中午的时候,李剑意等人返回,告诉丁浩一个极为意外的消息。

    “发生了一件大事情,北域【百圣战场】开启了,整个北域,也许我们雪州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州域,巡察使钦点一批雪州天才前往青州进入【百圣战场】磨练,丁师兄,你在名单上……”李剑意的表情有点儿奇怪,看不出是兴奋还是担忧,“十天之后出发,【玄霜神宫】会派出【玄霜神卫】亲自护送你们前往青州。”

    百圣战场?

    丁浩微微一愣,心中也是暗暗吃惊。

    这可绝对是一个大消息,怎么传说之中已经有整整五十年未曾开启的北域【百圣战场】,竟然在这个时候开启了?丁红泪点名要自己去……

    不过,这是一件好事啊。

    过去近万年以来的历史事实证明,但凡是想要在武道之路踏上巅峰的天才们,有哪一个不向往【百圣战场】?虽然那是一个神秘无比、危险重重的埋骨之地,进入之后很可能九死一生,但只要能够活着从里面出来的人,最后无不成为纵横一方的超级强者,成就武王、武皇之位也指日可待。

    “名单上还有谁?”丁浩静静地问道。

    “但凡是【雪州潜龙榜】上前五十位的青年才俊,全部都上榜了,除此之外,这次【百圣战场】的名额出乎意料地多,巡察使大人额外赏赐了九大宗门二十个名额,由各宗自己推荐门中的天才弟子作为人选,而且……”说到这里,李剑意的表情又变得奇怪了起来:“巡察使大人特别给了你六个名额,允许你自己选择跟随进入战场中的人选……这是过去从未出现过的优待。”

    -------------

    第二更。

    求红票订阅和各种。谢谢大家支持,今晚还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