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玄门秘境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大混战
    等所有人越过窗户后,肖涛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与韩战等人逃出雇佣兵的驻地,到了士喀的驻地上就安全多了。只不过,这一大群人的,可不像肖涛一个人那么容易摸出去。

    肖涛想了想,当即施展了一下夜幕术,用一片黑幕掩盖一群人的身影,然后那里有黑暗的地方,就往那里走,一直摸到雇佣兵驻地的边沿,又给在那里巡守的哨兵一个障目术,这才越过雇佣兵地驻地,达到了士喀驻地。

    在外等侯多时的营救队伍连忙上前接应,恐兽等人又惊又喜,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指望肖涛进去打探情况,只要摸出韩战所在的位置,再回来与他们汇合。然后,让昂风那支小势力闹事,把雇佣兵的注意力引过来,他们才好混水摸鱼冲进去。

    可没想到肖涛把计划打乱了,直接把韩战等人救了出来,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后续计划也不知还继续不?

    “计划不变,但要把韩大哥他们送出城,再继续干。”肖涛道。

    “你们的计划不是来救我们的吗?现在我们救出来了,还不走人啊?”韩战不解的问。

    “有两件事,我们走不了,第一,韩大哥手上的机密必须带回国,不知机密有没有落在雇佣兵的手上?”肖涛问。

    “当然没有,机密文件在我被俘之前就藏好了,而且不在城内。”韩战低声说道。

    “第二,配合我们来救你们的是一支沧马的小势力,他们正遭到士喀势力的威迫,现在就在士喀这边呆着,救出你们之后,我要替他们脱身,至少也要帮他们打出去。”肖涛道。

    “兄弟们,你们身上都有伤,你们先走,我留下来助肖涛一臂之力。”韩战转头对自己十个部属说道。

    “这点伤算什么,我还有战斗能力。”

    “我也是,不过是皮外伤而已,我的实力可没有减退。”

    “算我一个。”

    那十人军人纷纷请缨,均露出了刚毅之色。

    他们都身怀武技,又身经百战,每个人的战斗力都很强,整体实力虽然比不上营救队伍的成员,但他们的武境大多数都在化劲中期的境界,最高那个副队长已经是化劲颠峰了,他们又岂能甘于落后?

    “不行,我们的任务是救你们出来,你们不走,我们的任务就不算完成。”恐兽不同意。

    “如果光是我们走人,你们不走,我们有脸回去?”韩战反问。

    “都别争了,想留下的就留下,不过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能拖后腿,我们办完事就得走人,到时侯别说走不动。”肖涛出来打圆场,这个时侯不是争吵的时侯,他必须作出决定。

    而他的决定,无论恐兽还是韩战都得服从,谁叫他的功劳最大,直接把人从龙潭虎穴中悄悄救出来了,这么大的能力,即使是在场武境最高的恐兽也办不到。

    “好,我们都留下,你分配任务给我们吧。”韩战竟然主动要求分配任务,倒是大大出乎肖涛的意外,也叫恐兽等人感到惊讶,韩战在这里的军衔是最高的,按道理大家要是听韩战的指挥,但韩战的决定有些反常了。

    “我们先到昂风那支人马的驻地去,分配的事,还是一边走,一边说吧。”肖涛道。

    而在此时,雇佣兵的驻地传来叫喊声,他们发现俘虏不见了,正在召集人兵到处搜查,驻地的大门也打开了,看样子很快就会有雇佣兵冲出来。

    “这班蠢材,这么迟才发现我们不见了,已经晚了。”韩战望了雇佣兵的驻地那边一眼,不由得笑了起来。

    “赶紧走,别磨叽。”肖涛道。

    突然之间,一道强大的灵识从雇佣兵驻地扩散而来,肖涛正准备施展一个隐蔽性的秘术来掩盖这边的情况,却万万没有想到,恐兽抢先一步,将那道灵识给打断了。

    “恐兽,你把对方的灵识打断干什么?”肖涛没好气的问。

    “对方在用灵识过来窥探,不打断它怎么行?”恐兽道。

    “你这不是把自己给暴露了吗?那道灵识是通神高手释放出来的,能够打断通神高手的灵识,一般也只有通神高手才做得到,你这是告诉对方,这里有同样的通神境高手在,对方会很快带齐人马杀出来,。”

    肖涛叹了一口气,又说道,“算了,我们也趁机闹起来吧,把士喀这边的灯火全打掉,我们跟他们来一个大混战,黑灯瞎火的也让士喀的人也不明情况,让他们也跟雇佣兵打起来。”

    果然,没过多久,雇佣兵从驻地里冲出来了,只不过他们冲来的时侯,立刻遭到十多支突击步枪的打击,他们在瞬间就倒下了一片人,没死的人被打了回去。

    随后,雇佣兵不再从大门冲出,而是从周边的工事越过来,队型分得很散,还一边冲过来,一边还击,很快便是杀入了士喀的驻地之中。

    而枪声一响,整个沧马县都被惊动起来了,不仅士喀的人匆匆奔了出来,城内的其他势力的人也纷纷出动,只不过,他们都不清楚目前的状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城内有人在散播消息,说是士喀内部分裂,出现火拼,如今城北正打得难分难解。

    三大势力的首领收到这个消息,立刻聚集在一起商议,他们并不太相信这种流言,但又不想错失机会。于是,三大势力决定采取观望,但不是在原地观望,而是各自带上人马,到城北的边沿去观望。

    如果士喀的内部真的打起来,三大势力毫不犹豫带人杀进去,给士喀来一个落井下石,彻底毁掉士喀这支势力,也给他们解除一个最大的威胁。

    而此时的士喀驻地情况十分糟糕,很多灯光遭到不明人士的枪击而熄灭,造成城北一带都很阴暗,在这种环境之下作战,很容易敌我不分,乱打一通。

    特别是士喀的人马都是杂牌军,那些武装分子没受过什么训练,只要紧张起来的时侯,见人就打,结果伤到了雇佣兵,还被雇佣兵反过来打击。

    而肖涛、恐兽和韩战都有各自的事干,大家都没闲着,都跟着把战局闹大。

    肖涛把昂风从士喀的住所带了出来,找到昂风的人马,率领这支人马冲入士喀的地牢,解救在那里的人犯,然后又在士喀的部队后面打黑枪,打得士喀的人头晕脑涨,甚至连自己人都不敢相信了。

    恐兽派了两个队员出去散播士喀内讧的消息,他自己则领着剩下的队员专门偷袭雇佣兵,有便宜就占,没便宜就躲,搞到雇佣兵死伤惨重,又找不到他们来正面交手。

    而韩战干的事是最轻松的,他带着那班身上有伤的手下不去杀人,而是去灭灯火,制造黑暗,他们还去破坏士喀的部队的住所,破坏那里的通讯设备,甚至炸毁了一个弹药库,搞到整个城北爆炸声不断。

    三大势力的首领见到如此情况,便知消息是真的,士喀内部已经打到了白炽化,他们再不进去收玉米,恐怕就晚了,如果等士喀稳定了局面,他们再杀进去也于事无补。

    于是,三大势力的首领立刻率领各自人马,趁着士喀的人焦头烂额之际,冲进了城北,准备一举将士喀的势力歼灭。

    可当三大势力的人马杀进去之后,三大势力的首领很快就后悔了,这里那里是内讧,分明是混战,这种战场怎么打?

    城北的灯火很少,整个地区一片阴暗,进入了敌我不分的状态,三大势力的人马想退出来都不容易了,他们已经跟敌人绞在一起了,甚至三大势力的人都互相混乱。

    在敌我不分的情况下,到处都可能是敌人,所有人都是胡乱开枪的,也不知射杀了谁?十分混乱。

    这正是肖涛想要的结果,现在城内的四大势力,连同雇佣兵绞杀在一起,只要这么杀下去,等杀到天亮,四大势力和雇佣兵恐怕也没剩几个人了。

    只要四大势力在这场混战中元气大伤,肖涛就可以实施下一步计划了,而这个计划将一劳永逸的解决昂风的问题,他就可以不带任何内疚离开缅甸。

    “昂风,我们杀得差不多了,准备突围出去。”肖涛趴在一个掩体处,举着枪朝前方胡乱射击,管它打中谁,反正都是敌人,绝对不会是自已人,自己的位置在什么地方,他都比较清楚的。

    “不好突围啊,其他势力的人马都杀进来了,他们也是见人就杀,我们冲过去是很危险的。”昂风说道。

    “恐兽和韩战他们都在后面搞,你去通知他们过来。”肖涛吩咐道。

    昂风这支人马战斗力弱,强行突围的确很有难度,但恐兽那支营救队伍就不同了,那可是扛扛的实力,再加上韩战那支尚有战斗力的队伍协助,扫出一条道路不成问题。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昂风领着韩战那支队伍过来了,再过了不久,恐兽领着营救伍也来了。

    所有人齐集,肖涛准备下令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