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两百一十五章又见治安司
    本章节 狂人 手打)听到这里,那个骑兵终于忍不住了,做出了人生中最自豪的一件事情。\\\只见他飞快的踢出了他的左脚,接着便听到了一声惨叫声,那个管家向后飞了出去。

    等到那个管家飞出去之后,那个骑兵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随即冷汗从他的额头不断的留下,这里毕竟不是北疆,而是di du。那伙下人看见自己的管家飞来出去,连忙涌了上去。那个管家被人扶起来之后,顿时便失去的理智厉声和呵斥道:“打,给我打,这个大头兵反了天了。”

    下人们在管家犀利的眼神下,勉强朝着那边冲了过去。但是前面的动静惊动了队列的后面,十几骑纵马慢慢的上前。这下刚刚鼓足勇气的下人们再也不敢前进一步。那个管家骂骂咧咧的,叫骂道:“你们是哪来来到大头兵,这么不懂规矩”

    “规矩?”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刚刚的十几骑分开,让后面的人能够通过。那个管家咽了咽口水,不敢说话。来人一脸冷漠的说道:“什么是规矩?”说完,轻蔑的看了那个管家一眼。那个管家气的脸sè铁青,却不敢发作。

    刚刚那骑看了看还在昏迷的李军,一脸不耐烦的说道:“带上他。”听到这句话,那个管家好像被踩了尾巴一样,急忙跳了起来,然后开口说道:“你们不能把他带走”那骑头也不回进入了队列中。

    这个时候那个管家忍不住了,大声的问道:“有种的留下名号?”“要人,就来城外饿狼军的军营,我等着你。”队伍再次朝着前面行进。那个管家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其余的下人也不敢阻拦这行人。

    刚刚开口那人自然便是江涛了,从固州城外出发以后,江涛便带着人护送着一百万金币和两万匹战马朝着di du前进。因为一行人都是骑兵,所以速度极快。到了di du外,杨瑞已经派人迎接。一百万金币和两万匹战马已经交接,但是负责交接的太监却带来的杨瑞的口信,让江涛一行人等候召见。

    所以江涛才率人留在了di du,今天江涛带着人来di du逛了一圈,正准备回去,谁知道就碰上了这样的事情。江涛也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不惯那个管家的跋扈,所以便用更霸道的方式来整治他们。

    等到江涛的队伍离开了很久,那个管家终于回过神来,然后呵斥着:“愣着干什么,回去,回去,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说完他气急败坏的带着人一群下人回到了伯爷府。柳鹤正在喝茶,看见管家进来了,便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开口问道:“怎么样?”

    本章节 雄霸 手打)“怎么了?”柳鹤突然心中出现了一种不详的感觉。听到柳鹤的问话,那个管家突然跪了下来。

    见状,柳鹤的脸sè变的铁青,然后开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个管家战战兢兢的说道:“那个小子被人救走了。”这句话刚刚说完,那个管家便听到“叮”一声。原来柳鹤把桌子上面的茶杯扔在了地上。

    那个管家把头埋的更低,不敢看柳鹤。柳鹤开口问道:“什么人救走了他?”那个管家结结巴巴的回答道:“是.是.是.”柳鹤一脚揣在了他身上,怒气冲冲的说道:“是什么?还不快说。”

    受了柳鹤一脚,那个管家说话反而顺畅了很多,于是便把接下来的话语流畅的说道了出来:“是饿狼军带走了那个小子。”说完之后,那个管家便再次低下了头。“饿狼军.饿狼军.”柳鹤自自言自语的说道。

    柳鹤的脸sè越来越难看,看着跪在下面的管家更是不顺眼,继续踹了一脚,说道:“你个杀才,怎么惹上了那群疯狗。”那个管家满脸苦涩,谁知道会这么巧。听到带走了李军的人是饿狼军的人之后,柳鹤显然没有什么注意了。

    饿狼军背后站着现在正在冉冉上升的天子宠臣宇文峰,而他只是一个闲散的伯爷,跟宇文峰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而且前几天饿狼军进城的事情他也是有所耳闻的。一百万金币和两万匹战马的事情马上便被传开了,这个时候去惹饿狼军的人显然是不智。

    看到柳鹤的表情,那个管家便知道他心中所想。眼睛转了转,计上心来,那个管家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开口说道:“老爷,我们不方便出面,让治安司的人出面去饿狼军要人.“听到了这句话,柳鹤的脸sè好看了一些。

    有门路,那个管家心中暗想道,嘴上却继续说道:“这次宇文峰亲自前来,来人肯定不会向宇文峰那样胡搅蛮缠,而且他们和张君又没有什么关系,肯定不会为了他和伯爷您直接起冲突的。”柳鹤眯着眼,不住的点点头。

    那个管家继续补充道:“我们就说那个小子手脚干净,让治安司负责出面。”听到管家的话语,柳鹤拍了拍大腿,大呼道:“好。”顿了顿,他马上对着跪在地上的管家说道:“拿上我的帖子,马上去治安司。”

    听到柳鹤的话语,那个管家连忙从地上起来,然后飞速的离开。不一会,那个管家便人五人六的带着人来到了治安司。知道管家的身份以后,外面的兵丁哪里敢拦截,直接让他进去。不一会,那个管家牛气哄哄的出来了,然后一摇一摆的率领着人离开了。

    治安司现在也是头疼的很,伯爷府的面子不能不给,但是饿狼军也不是好惹的。特别是现在这个档口,朝廷刚刚收下饿狼军送来的一百万金币和两万匹的战马。治安司的长官细细的想了想,还是认为应该派人去问问。

    因为饿狼军和那个偷东西的小贼并没有什么关系,之所以救下他,多半是因为意气之争。如果是宇文峰率军回来,治安司是绝对没有胆子去的。但是现在不一样,宇文峰没有亲自来。大家都相信,宇文峰手下的人肯定是能讲道理的。

    城外饿狼军的临时驻地,江涛的帐篷内,一个亲兵进来进来禀告道:“大人,治安司的人求见。”听到亲兵的话语,江涛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和治安司八竿子也打不着,怎么会派人来求见自己呢。随即,江涛想起了之前救的那人,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冷笑。

    江涛对着亲兵吩咐了几句,那个亲兵会意便急冲冲的下去了。治安司方面考虑道不是正式的官方接触,而且还有给饿狼军和忠义伯搭桥的意思,所以便派了两个师爷来。两个师爷知道自己的得了这么个差遣,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屈服。

    “两位,请吧。”一个士卒冰冷的说道。两个师爷脸上露出了一丝恐惧的神sè,因为刚刚这个士卒还不是这个样子。之前这个士卒虽然冷漠,但是脸上的神sè绝不是冰冷。这两个师爷混迹了几十年,对于这些是很有研究的。

    这个士卒的前后的变化,很能说明些什么。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两个师爷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前面的士卒,朝着前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