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两百零六章生意
    宇文峰也不在意两人的语气,开口说道:“把城中有头有脸的商人都请过来。\w w W . Q b⑸ 。co М\\(.”听到宇文峰的话语,余晖和唐通两人相视一眼,还是余晖开口说道:“将军,千万不要做杀鸡取暖的事情。如果有什么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

    旁边的唐通也是附和的说道:“的确,将军,这些商人背后牵扯甚广,一个不慎,便会引出一大堆的麻烦来。所以,将军还是慎重一些。”听到两个人的话语,宇文峰一脸的吃惊,他们完全不知道余晖和唐通两人在说什么。

    宇文峰一开始也没有听明白,但是很快宇文峰便反应过来了。宇文峰开口说道:“两位大人想到哪里去了。”余晖和唐通两人自然是认为宇文峰想在这些商人身上敲诈一笔。这种事情他们两个司空见惯,但是宇文峰上次派人闯进了固州,杀了不少商人,抄了他们的家。

    有了这个前例在这里,余晖和唐通两人自然想阻止宇文峰。虽然宇文峰是占着大义的名分,但是鬼才知道是不是宇文峰在暗中使的手段。听到宇文峰的话语,余晖和唐通两人尴尬的笑了笑。余晖开口问道:“不知道将军有什么打算?”

    宇文峰笑着说道:“让他们过来,当然是做生意,要不然叫他们过来干嘛?”听到宇文峰的话语,余晖也不好再问。余晖点点头,开口说道:“下官明白。 ”宇文峰点点头,开口问了几句关于固州的事情。

    唐通很敏锐的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于是便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将军可是要入主固州?”虽然余晖装作不再在意的样子,但是此时却是竖起了耳朵,全神贯注的等着宇文峰的回答。虽然宇文霁没有为难他们两人,但是他们始终感觉宇文霁就像一把刀悬在自己的脖子上,这种感觉十分难受。

    如果宇文峰代替宇文霁的位置,这样就不同了。宇文峰淡淡的说道:“不该问的别问。”听到宇文峰的话语,唐通大吃一惊,小心翼翼的用眼角看着宇文峰,发现宇文峰的脸上没有露出的什么异样之后,才开口说道:“下官唐突了。”

    宇文峰摆摆手,示意没有关系。这个时候余晖叉开了话题,开口问道:“将军,不知道这次北征?”宇文峰的脸上重新露出的笑容,然后说道:“大胜。”听到这两个字,余晖和唐通两人就像吃定心丸一样,心中大定。

    宇文峰说是大胜,那便是大胜。这次大胜,宇文峰的权势必将更进一步,作为宇文峰的党羽,他们的自然也是水涨船高。“恭贺将军。”两人齐声说道。三人继续聊了几句之后,余晖和唐通两人便识趣的离开了。

    余晖和唐通回到固州以后,便动了起来。固州,这座城市虽然历经磨难,但是在商人的眼中,这里却是却是充满的商机的敌人。特别是战后,赶过来的商人更加的多。作为固州的最高行政长官的余晖,平ri里自然没有少收到他们的孝敬。

    写了几个帖子给几个领头的,余晖便在书房里等着了。约莫过了一个时辰,五个一脸富态的商人便来到了余晖的书房内。这五个商人的来头也不小,背后都是有后台的。但是余晖毕竟是固州的最高的文官,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所以看到了余晖的帖子,五个人放下的手中的事情,来到了余晖这里。

    “余大人.”五人同时开口说道。余晖笑着招呼他们五个坐下,然后说道:“来人,上茶。”很快,便有丫鬟上茶。期间余晖一直没有说话,五人也不好主动开口。等到丫鬟退下去之后,余晖端起茶杯,开口说道:“今天叫他们大家过来,是有件事情要麻烦大家帮忙。”

    五个商人彼此对望了一眼,心中说道:来了。五个人都是人物,所以养气功夫很不错,没有主动开口,而是等着余晖继续下面的话语。余晖放下了茶杯,开口说道:“将军请你们过去。”五个人都不是蠢人,都是消息灵通之辈。余晖口中的将军自然便是宇文峰了。

    听到这里,一个商人终于沉不住气了,只见他不耐烦的问道:“破虏将军找我们几个商人做什么?”余晖好像没有看到这个商人脸上的不耐烦,开口说道:“将军说找你们过去,自然是做生意。”听到这里,另一商人也坐不住了,开口说道:“这真是天大的笑话,破虏将军找我们做生意。”

    顿了顿,那人脸上挂着冷笑,对余晖说道:“大人,打开天窗说亮话,请大人转告破虏将军,如果需要军资,就说个数目出来,让我们大家商量商量,凑不凑的齐。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话,在下先告辞了,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处理。”

    说完,那人便起身离开座位,朝着门口走去。这个时候,余晖开口了。余晖淡淡的说道:“上次将军以通敌的罪名抄了十三个商人的家.”听到这里,那个离开的人停下来自己的脚步。余晖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继续说道:“那十三个商人通敌,不禁害了自己,也害死了自己的家人。”说到这里,那个离开的人转过了身。余晖继续说道:“这次将军北征,以大胜而归,听说斩首几万余.”

    听到这里,刚刚那个离开的人脸sè复杂的重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见状,余晖继续说道:“将军是讲信用的人,说是做生意就是做生意。”顿了顿,余晖继续说道:“我只是负责传个信,去不去是大家的事情,如果不去,到时候将军派人来请你们,就不是这么客气了。”

    说完以后,余晖便起身,准备离开书房。这个时候,一人开口说道:“余大人,万事好商量。”说完他对着刚刚准备离开那人使了个眼sè。刚刚准备离开那人会意,便起身赔罪道:“余大人赎罪,刚刚是在下鲁莽了。”

    刚刚余晖的话语,让五人想起了宇文峰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他们五人都有背景,但是他们很快就想通了,如果惹怒了宇文峰,他们后面的背景也不够看。宇文峰胆大包天,而且现在宇文峰的大军就在不城外不远处。

    五个人很快识趣的服软了,见状,余晖才慢慢的转身。六个人的脸上从新挂上的笑容,好像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五人离开了余晖的书房,刚刚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了,而是变的格外的yin沉。

    等到出了府门以后,其中一人才开口说道:“诸位,这个宇文峰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思。”其余的四个人点点头,但是其中一人叹着气说道:“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刚刚开口咬咬牙,开口说道:“固州又不是他能够一手遮天的。我宁愿金币送给别人,也不愿意给宇文峰。”

    “你的意思是?”一人开口问道。刚刚开口那人说道:“大家不要忘记了,固州还有个霁帅。”听到这里,其余四个人的眼睛一亮。五人商议了一番,各自回府。到了晚上的时候,各自背着厚礼,一起来到大府。

    宇文霁对于五个人的来访显得很意外,但是还是接见了他们。偏厅里,宇文霁看着下面的五个人,一言不发。下面的五个人彼此对望一眼,其中年纪最大的那人起身,然后说道:“大帅守卫固州劳苦功高,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