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无题
    郑康却是摇摇头,开口说道:“没有。 //”听到这个回答,宇文峰满意的点点头,语重心长的说道:“对你,我是放心的,但是军队是个复杂的群体,不是我把你碰上了这个位置,你就能够坐稳它。”郑康点点头,开口说道:“少爷爷,我晓得。”

    又闲聊了几句,宇文峰便把郑康打发出去了。“把熊冰叫进来。”宇文峰淡淡的吩咐道。不一会,熊冰昂首扩胸的走了进来。见到了宇文峰,熊冰急忙行礼。宇文峰开口说道:“饿狼军在扩军,亲卫也要动一动。”听到宇文峰的话语,熊冰脸上便是一片火热。宇文峰继续开口说道:“亲卫扩充为一个军的规模。”

    尽管熊冰心中已经了准备,但是听到宇文峰的话语还是有些吃惊。之前的亲卫只有一千余人,也就是一屯之数,现在直接扩充为五屯。虽然心中有些吃惊,但是面上熊冰还是急忙开口领命。宇文峰笑着点点头,又交代了几句,熊冰便出去准备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整个大营都开始了忙活起来。士卒的异常训练并不需要宇文峰操心,经过这些年的历练,牛二、李文等人完全可以做的很好。但是军校的事情,却让宇文峰大伤脑筋。之前的教导营便是军校的雏形。

    现在只能说是进步了一些,从教导营便成了速成班。还活着的教导营的学员,都是宝贝。因为他们是最早了一批接受教导的人,而且他们有着十分丰富的实践经验。宇文峰对他们也是格外的重视,制定速成班的条例的时候,也会考虑他们的意见。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对此宇文峰也是十分的满意,他只是开了个好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还要靠牛二、李文、贾至等人来主持大局。因为宇文峰毕竟是领了圣命出来,现在仗打完了,还要回帝都述职的。

    天子剑好似要归还了,宇文峰的封赏也要等到帝都才知道。琼州的事情,也要回到帝都解决一些收尾的事情。宇文峰还有一些要紧的事情,要和杨瑞密谈。但是现在宇文峰是走不掉的,所以也只能按捺着性子,处理手上的一桩桩事情。

    这么多的大军在旁边,百姓们更加的放心。刘通麾下的五千士卒经过初步整训,也有了些样子。饿狼军要进行整训,城外的秩序自然要靠这些士卒来维护。宇文峰三令五申不得祸害百姓,一口气杀了上百人,终于止住了歪风邪气。

    上百颗脑袋堆在一起,那是何其壮观的场面。剩下的士卒都记住了这个教训,在也不敢去祸害在城外的百姓了。当然,城外的百姓么那自然是对宇文峰感恩戴德。南下的日子已经越来越波切,宇文峰恨不得把一天当成两天来用。

    饿狼军大营,宇文峰的主帐,正在低头写着什么的时候,一个亲卫进来禀告道:“将军,固州来人,想要见将军。”听到这个消息,宇文峰皱着眉头,默默的思索着,这个是时候固州派人来干什么。本来之前派江涛去固州的时候,宇文峰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和固州城里的北风军开战。

    但是尽管如此,宇文峰仍然要处理这些商人。想不到江涛的固州执行进行的异常顺利,并没有和固州的北风军发生什么摩擦。想到这里,宇文峰便开口说道:“带进来”。不一会,亲卫便带着三个人走了进来。

    听到脚步声,宇文峰抬起头来,当看清楚中间那人的脸时,脸色迅速的变化。宇文峰挥挥手,吩咐帐内的亲卫全部出去。见状,刚刚进来的三人中,中间那人对着身边的人小声说了两句,旁边的两人便转身离开了主帐。

    等到主帐里只剩他们两人之时,宇文峰才冷笑的一声,开口说道:“怎么?北风军的大帅,不在固州带着,跑到金州来干吗?”让宇文峰脸上变化的那人自然是北风军的统帅,宇文霁。宇文霁穿着一身普通军士的衣服,显然是不想被人认出来。

    宇文峰脸色寒冷,就在刚刚他是真的动了杀心,但是很快便忍耐了下来。宇文霁好像没有发现宇文峰眼中的杀意一样,自顾的找了位置坐下。宇文霁这个时候突然开口问道:“宇文拔是不是你杀的?”听到宇文霁的回答,宇文峰笑着说道:“宇文拔大人是死于乱兵当中。”

    宇文霁这个时候却讽刺的说道:“这话只能糊弄别人,当日你部根本就没有发生了什么营啸,一切都是你精心策划的。”宇文峰没有开口反驳,他是不屑于反驳宇文霁,心里却是琢磨宇文霁今天前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养的好儿子啊!”宇文霁满脸苦涩的说道。听到这句话,宇文峰眉头一挑,开口说道:“儿子?”随即,便大声的笑了起来。“你冷眼相待的时候,知道我是你儿子吗?你把我送到金州的时候,知道我是儿子吗?趁我不在,准备火并我部下的时候,知道我是你儿子吗?明明知道胡人布下了天罗地网,却让我带着人撞上去的时候,知道我是你儿子吗?”一连串的发问,让宇文霁只能沉默以待。

    一连串的发问,也让宇文峰内心激荡不已。宇文峰这个时候干脆起身,满脸厉色的说道:“知不知道,在狼狈西逃跑的时候,多少人为了掩护我而送命。你又知不知道,在草原上,我无数次在死人堆挣扎的时候,是报仇两个字一直支撑着我。霁帅,现在才能认儿子,不觉得太晚了吗”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宇文霁却是满脸的苦涩。宇文峰说的都是事实,刚刚的一桩桩,的确都是出自宇文霁的手笔。宇文峰的耐心也用完了,开门见山的问道:“说吧,今天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说完宇文峰坐下了,并不看向宇文霁,而是把目光放在了书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