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一百零四章 解围
    听到斥候带回来的消息,江涛略微的沉吟一阵,便果断的下令:“就地迎敌”江涛的命令很快便得到了有效的贯彻。全\本//小\说//网\在军官的吆喝下,士卒们急忙开始了新一轮的列队。列队完了之后,只能听见士卒粗重的呼吸声,仿佛天地之间就剩下他们这群人了。

    所有的人都望着前方,他们在等,等着敌人的出现。刚刚打退鞑靼骑兵的冲锋,让他们的士气空前高涨。原来胡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不少士卒都在心里这么想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众人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终于,在他们的视线中出现了第一个黑点。“来了”不少士卒都在口中默念道。有了之前的经验,也没有发现什么慌乱,一切都显得那么有条不紊。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越来越多的黑点出现在了士卒们的眼中。

    江涛选在这里迎战是有原因的,这里的地形想多狭窄,不利于骑兵大规模的冲锋。很快,士卒们便能看见清楚前面的敌人了。这次他们将要面对的不是有气势的冲锋,而是一群散乱的骑兵。这些骑兵没有丝毫的阵形可言,根本就是一群乱兵。

    这些鞑靼骑兵刚刚才从战场上脱离出来,本来以为逃出生天了,结果前面居然出现了一直拦路虎。不少鞑靼人破口大骂,然后鼓起余勇,朝着前面已经集结好好的步卒冲去。后面的鞑靼骑兵不甘示弱,都想从前面打出一个缺口。

    士卒们面露不屑,然后在军官的命令下竖起了长枪。鞑靼骑兵三三两两的冲过来,但是却没有丝毫的用处。冲过来的骑兵全部倒在了地上,身上的血窟窿还在不断朝着外面冒着鲜血。士卒们熟悉的刺出长枪,然后再收回来。

    后来的鞑靼人很快便意识到了前面的敌人好对付,很快便有人开始阻止队伍,然后再朝着敌人冲去。见状,江涛的脸上也是露出了凝重的表情。第一波攻势很快就来了,鞑靼人也知道现在冲不出去绝对是思死路一条,所以也是豁出去。

    有阻止的骑兵冲锋,前面的伤亡便大了起来。刚刚经过血与火洗礼的士卒们没有丝毫要退却的意思,前面的人倒下,后面的人上前一步,填补上空缺的位置。在鞑靼人的眼中,前面刺出了长枪根本就没有少过。

    随着时间的推移,江涛也察觉到了士卒们的体力快跟不上了。之前的大战,没有经过休整便赶了过来。但是这个时候,也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士卒正在苦战,江涛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下令撤退的话,马上就会变成了一场大溃逃。为今之计,只有死守着。

    鞑靼人敏锐的发现了前面的敌人露出了疲态,不少鞑靼骑兵便高呼起来,组起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势。整个方阵开始慢慢的凹进来了,见状,鞑靼人开始欢呼。他们已经看见了希望的曙光,生路就在前方。

    江涛这个时候下马,不顾其余的人反对,亲自带着人填了上去。见到江涛亲自加入战场,士卒们十分的感动。呼喊着,士卒们拼命的刺出手中的长枪,希望把凹进来的部分反弹回去。虽然江涛的加入让士卒们士气空前的高昂,但终究治标不治本,双方很快便陷入了拉锯战。

    这个时候,鞑靼人的后面的杀声音四起。一群黑色的骑兵出现在了鞑靼人的后面,开始朝着逃跑的鞑靼骑兵追来。见状,江涛大呼:“援军来了援军来了援军来了”,越来越多的人高呼“援军来了”士卒们拼着最后的力气,不让鞑靼骑兵突进。

    眨眼,那群黑色的骑兵便来到了跟前。不少鞑靼骑开始四散,还有不死心的想要继续超前突进,但是很快酒杯长枪捅成了一具尸体。还有不少人想要和后面的追兵拼命,但那终究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很快便被后面的追兵杀了个精光。

    时间倒退,两支黑色的骑兵突然出现在了鞑靼人大两侧。打了个鞑靼人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很快鞑靼人便反应了过来,开始阻止有力的反击。就在这个时候,左侧的那支黑色骑兵,想发了疯似的,朝着鞑靼人的主帅杀去。

    这支发了疯的骑兵自然是宇文峰的亲卫,他们冲着鞑靼人的主帅不断突进。沿途组织起来的抵抗根本就是不堪一击,这个时候,鞑靼人还处于各自为战当中,他们的主将手中也没有多少人。见到敌人杀过来,鞑靼人的主将范了一个打错,让他失去的生命。

    只见他带着身边的骑兵朝着敌人反冲过去,本来按照他的构想,只要带着人拦下这支敌人的冲锋,便能够耗死他们。但是他很快绝望了,这支队伍战斗力惊人,而且马术丝毫不逊于他们。打起仗来,异常的凶狠,根本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

    在杀了第三个敌人之后,鞑靼人的主将面色不敢的被砍下了马。随着他中刀下马,鞑靼人是彻底的乱了。刚刚阻止起来的队伍,也松散开来。连主将都死了,跑吧,这是不少鞑靼人心中最真实的想法。曾经也有人站出来,想要收拾乱局。

    但是很快便被宇文峰的亲卫冲散了,这更加剧了鞑靼人的逃跑。鞑靼人没有什么抵抗的心思,开始朝着四处逃跑。其中有一大股朝着西边逃去,这群逃走了鞑靼骑兵自然便是江涛遇见的那群。很遗憾,他们逃生成功,被江涛带着人拦了下来。

    战场上不远处高地上,宇文峰默默的观察着下面的一切。现在宇文峰不再是当初统领几百的残兵的校尉,而是手握雄兵的破虏将军。所以除了特殊情况,他是不会亲自上战场。即使他有这种想法,也会被手下的人阻止。

    开玩笑,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了很多人的利益,如果他什么三长两短,这些人怎么办。上次在帝都,宇文峰出于多方面的考虑,才亲自的加入战场。这次金州的情况这么危险,宇文峰刚刚露出想要加入战场的念头,便被下面的人否决了。

    饿狼旗在宇文峰的不远处伫立着,在风中招展。见到下面的大局以定,宇文峰的脸色才好看一些。随即,宇文峰又陷入了沉思中。金州的危局是解了,但是下面该怎么办?漏网的鞑靼人势必会把今天的消息带回去

    鞑靼人败了以后,不少士卒直接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接下来,便是一声、两声、三声的傻笑,“我们还活着”、“我们还活着”、“我们还活着”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江涛也不见怪,这个时候还不让士卒们放松一下,才是真的不尽人意。

    黑色的骑兵见到鞑靼人四散之后,大部分开始四散开口追击,只留下了一少部分留在原地。姜武收回了染血的马刀,然后摘下面罩,望着天空,久久的不曾言语。自从上次死里逃生之后,姜武便养成了这个习惯。

    往西面逃窜的鞑靼人不少,所以姜武便亲自带着人追了过来。刚刚的战斗中让宇文峰亲卫出尽了风头,姜武和手下都是憋着口气。本来姜武还在担心,双方都是骑兵,虽然是一追一逃,但是万一让他们跑了,那这人就丢大了。

    幸好,追了没有多久,鞑靼人在前面的人拦了下来。姜武收回了视线,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刚刚了那群拦住鞑靼人的队伍。很快,一杆山寨版的饿狼旗便出现在了姜武的眼中。一丝笑意,出现在了姜武的脸上。

    姜武已经知道前面的队伍是什么人了,不一会,便有人过来禀告道:“头,有人求见”。这个亲卫以前的马匪,后来被姜武收服做了亲卫,但是一些毛病始终改不过来,比如称呼。长久下来,姜武也就习惯了,不再计较这些。

    姜武点点头,开口说道:“让他过来”。那个马匪亲卫答应一声,便朝着前面走去。其实不止姜武,很多黑色的骑兵都看见了那杆山寨版的饿狼旗,所以敌意也就降低了很多。但是一时间双方也没有搞清楚对方的身份,始终保持了一份警惕。

    江涛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姜武的。作为牛二的心腹爱将,江涛是见过姜武的。当然,江涛作为宇文峰鼓捣出来的教导营的头,姜武也是见过的。见到姜武,江涛面露狂喜之色,他心中已经确定这支队伍便是宇文峰麾下的军队。

    当然,那就表示宇文峰已经来了。两人交谈了一会,江涛忍不住试探的开口问道:“大人在附近?”姜武点点头,看见江涛跃跃欲试的表情,姜武笑着说道:“我让人带你去”。江涛连忙点点头,然后说道:“我去交代几句。”

    说完,便迅速的回到了军中。召集了几个高层军官,交代了几句,江涛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很快,宇文峰来了的消息就在士卒们快速的传播。不少士卒便开始窃窃私语,不是训练的时候,他们就不断的被灌输,他们效忠的人只有一个,那便是宇文峰。

    这些人也只是饿狼军之前征兵的时候,远远的看见了宇文峰。现在,宇文峰已经在附近了,不少人脸上便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对于宇文峰,他们好似十分的感激的。宇文峰派人来训练他们,包围自己的家园,让自己的家人免除贼匪的祸害

    姜武饶有兴趣打量着江涛的坐骑,江涛不免脸红起。江涛拉扯这支队伍不容易,虽然宇文峰暗中支持,但是有些就鞭长莫及。战马想都不要想,连江涛这个一军之主,胯下的坐骑也是一匹驽马。和姜武他们胯下的战马相比,差的不是一两个层次。

    见状,姜武招人前来一匹马,然后让人带着江涛去找宇文峰。在路上,江涛暗自发誓,一点要找宇文峰要点战马回去,这太丢人了。但是随即这点小心思便被抛到了脑后,因为他的全部心思全部集中在接下来和宇文峰会面的事情上。

    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过宇文峰了,虽然期间和宇文峰有书信的联系。在前面人的带领下,江涛很快便到了刚刚发生战斗的地方。到处都是黑色的士卒,在打扫着战场。堆起来的鞑靼人的尸体,再向江涛诉说刚刚这里发生了多么激烈的战斗。

    江涛在马上一眼便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心中十分的激动。江涛忘记了下马,纵马朝着宇文峰走去。“停下”一声呵斥声,把江涛拉回了现实。回过神来的江涛也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挤满那个下马。

    那一声呵斥,也吸引了宇文峰的注意。宇文峰转过身来,便看见江涛。宇文峰面带笑意,开口说道:“让他过来”。听到宇文峰的话语,拦下江涛的亲卫才放行。江涛满脸激动的来到了宇文峰的面前,行礼说道:“大人”

    虽然有很多想要说的,但是现在江涛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宇文峰笑了笑,拍了拍江涛的肩膀,开口说道:“做得不错”。短短的四个字,却让江涛十分的受用。江涛现在就像做了好事被家长夸张的孩子一样。

    宇文峰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江涛收拢了心神,便开口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江涛的叙述之后,宇文峰笑着说道:“做得不错”。本来,宇文峰也是担心被那伙鞑靼骑兵跑了,想不到被江涛带着人拦了下来。

    现在显然不是细说的时候,宇文峰对着江涛说道:“集合队伍,朝着这边靠拢,晚上我们好好聚聚”。听到宇文峰的话语,江涛狠狠的点点头,然后便原来返回。等到江涛的走了以后,宇文峰却是望向了金州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金州城墙上,因为鞑靼人退了,所以城墙上的士卒陷入了欢呼当中。余晖和唐通两人也不例外。刘通这个时候也过来了,三人正在交谈的时候,便听到空气中传过来隐隐约约的喊声声。刘通向着前面走了几步,然后做仔细聆听状。

    余晖和刘通不明所以,愕然的看向刘通。良久,刘通才面带喜色,开口说道:“两位大人,看来金州之围算是解了”。听到刘通的话语,余晖和唐通两人蓦然的开口问道:“怎么回事?”刘通指了指远方,开口说道:“那边已经打起来,看来破虏将军已经带兵赶来了。”

    余晖和唐通脸上露出了疑问的神色,但是刘通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到让两人开始心里嘀咕起来:难道宇文峰真的来了?一时间搞不清状况,两人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刘通望着远方向,不知道在等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通开口自言自语道:“来了”。虽然很小声,但还是被刘通身后的余晖和唐通两人听到。两人上前几步,和刘通并排着,顺着刘通的目光,余晖和唐通只能看见一个小黑点。两人愕然的看向了刘通,但是刘通却死死的盯着那个小黑点。

    见状,余晖和唐通两人只能按捺住心中的疑问。很快,城墙上的其余人也注意到这一骑。刚刚的喧闹声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城墙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个小黑点上。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个黑点慢慢的变大,众人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个骑兵。

    “哒哒哒哒哒”清脆的马蹄声不断的响起,刘通仍然死死的盯着那个骑兵。到了近处,众人才发现来的那个骑兵全身都笼罩在黑色当中。那骑旁若无人的继续朝着城墙进发,到了跟前,才大声的吼道:“破虏将军令。”

    说完从怀中掏出了一份信件,听到刚刚那句话,刘通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对着旁边的人吩咐了几句,便有一个吊篮从城墙上下来。那骑纵马来到了那个吊篮面前,然后把手中的信件放了进去,然后跳转马头离开。

    吊篮不断的被拿起,但是刘通、余晖和唐通三人的目光却死死的盯住正在不断的上升的吊篮。终于那个吊篮被拉到了城墙上。那个士卒把信件从吊篮中取出,然后拿给了刘通。刘通这个时候也忘记了其他,抓起便开始看了起来。

    见状,余晖和唐通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色。那份信件很简短,刘通很快便看完了。看完了之后,刘通不由的开口大笑起来。随即刘通便注意到了旁边的余晖和唐通两人,急忙把信件递了过去。刘通和余晖两人接过信件,也来不及讲究,两人便凑在一起。

    很快,信件便被看完了。余晖和唐通两人也忍不住笑出声。长时间以来的压抑终于宣泄了出来,余晖和唐通相视一眼,余晖开口说道:“这里就拜托刘将军了”。刘通不在意的摆摆手,开口回应道:“两位大人尽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