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八十六章 回营地
    贾至接着开口说道:“人已经被关押起来,等着将军回去处理”。全//本//小//说//网//宇文峰点点头,开口说道:“走,回去再说”。说完,便下令部队朝着营地赶去。两股骑兵汇成一股,阵容更加的强大,一路上,烟尘遮天。

    饿狼军的驻地,营门已经关闭。整个饿狼军都进入了备战的状态,无数的黑色士卒默默的准备着,只等一声令下,便开始集结。而牛二则是来回的在原地不断的踱着步,脸色十分的焦急。牛二不时抬起头,望向了帝都的方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营门上,值守的兵丁远远的就看见了远处的黑色海洋。营帐大呼道:“我们的人回来了,快去禀告”。一个士卒急忙下了营门,然后朝着里面跑去。“大人,回来了。”一个声音在帐外响起,牛二听言,急忙的掀开帐篷,走了出去。

    黑色的海洋越来越近,当看见被被人簇拥的宇文峰时,营门上值守的士卒开始欢呼起来。营门上士卒的欢呼声,迅速的向着里面蔓延。等到宇文峰出现在驻地里面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开始欢呼起来。见状,宇文峰脸色也露出了喜色。

    不管外面的形势多么的恶劣,但是这一群士卒还是忠与自己的,这就足够了,宇文峰在心里想到,他们都是自己的后盾。其实,这些黑色的士卒刚刚虽然动手拿下了宇文拔一行人,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但是现在看到了宇文峰,他们完全放心下来。宇文峰已经带着他们创造了太多的奇迹,只要宇文峰在,他们就无所畏惧。

    安抚好士卒之后,满头大汗的宇文峰对着牛二说道:“走,去看看这些胆大包天的家伙”。说这话的时候,宇文峰脸上的微笑,已经开始淡淡的散去,脸色慢慢变的阴沉起来。牛二点点头,便带着宇文峰朝着里面走。

    很快,便来到了一处营帐外。营帐的外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士卒。这些黑色的士卒刀不离手,不断的来回扫视着。见到宇文峰出现,这些黑色士卒都是纷纷行礼,脸上的喜色却怎么也掩盖不了。

    宇文峰微微的点头回应,然后快速的朝着里面营帐里面走去。营帐被掀开了,里面的人急忙闭着眼,不能适应突然来的强光。宇文峰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然后在这些人的身上,来回的扫视。里面的人全部被捆了的严严实实,嘴巴也被破布塞上了。

    不一会,宇文峰脸上便露出了嘲笑的笑容。因为他看到了宇文拔,顿时就明白了他是这次领头的人。宇文峰指了指宇文拔,开口说道:“把他带过来”。说完,便头也不会的离开了营帐,朝着主帐走去。

    进了主帐,宇文峰便面无表情的坐着,等着宇文拔被带过来。不一会,宇文拔便被带到了主帐中。现在的宇文拔十分的狼狈,身上到处都是灰尘,偶尔还有两个脚印。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头发披散着。

    宇文峰挥挥手,开口说道:“都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人靠近一步”。听到宇文峰杀气腾腾的话语,在主帐内的亲卫连忙出去布置警戒去了。眨眼,主帐里面,便只剩宇文拔和宇文峰两个人。宇文峰慢慢的来到了宇文拔的身边,扯掉了他口中的破布,然后转身坐了下来。

    见状,宇文拔冷哼一声,却是没有言语。宇文峰也没有急着说话,而是拿起了宇文拔带过来的兵符,细细的手中把玩起来。见到兵符,宇文拔的目光一下便从宇文峰转到了那上面。宇文峰却是突然收起了兵符,这个动作,让宇文拔明显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宇文拔仍然傲然的站立着。

    宇文峰终于开口说道:“我的三叔,说吧,是谁指示你来的?”只是说前面“我的三叔”这句时,口气中尽是嘲讽。宇文拔扭过头,把目光从宇文峰身上转向了其他的地方。宇文峰却是不理会,继续开口说道:“先是派人刺杀我,然后派人来接管饿狼军,这算盘是打个好,可惜可惜惜”

    宇文拔仍然没有理会,站在原地。宇文峰突然起身,走向了宇文拔。宇文峰突然拿起了随身携带的刀,但是并没有拔出来,就这么狠狠的砸向了宇文拔的小腿。这一幕发生的十分的突然,宇文拔还没有反应过来,小腿上面传来一阵剧痛。

    宇文拔吃痛,半跪了下来,眼中尽是怨恨的神色。宇文峰冷笑的一声,然后继续用力把带着鞘的刀,继续朝着宇文拔的另一只小腿砸去。宇文拔吃痛,跪了下来。宇文峰抓起了宇文拔的头发,满脸狰狞的说道:“可惜你们根本不知道这支军队是怎么来的”

    望着满脸狰狞的宇文峰,宇文拔突然心里闪过一丝害怕,但是很快这个念头便被他活生生的压下去。宇文峰指了指外面,脸色狰狞的说道:“这些人全部是胡人的奴隶,他们以前都是大秦的子民,可是被胡人掳掠了过去,变成了奴隶”

    “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人,让他们从一个人从一个人变成了奴隶,他们在草原上过的是猪狗不如的生活,那种感觉你知道吗?生不如死,是我”说道这里,宇文峰已经后吼了出来:“是我,把他们从胡人的手中将他们解救出来,是我,给了他们自由,是我,给了他们报仇的机会,是我给了他们像人一样的生活”

    宇文峰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之后,继续开口说道:“现在你还认为凭一块兵符就能接管这支军队吗?”宇文拔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他没有在军中呆过,听到刚刚宇文峰的话语,才知道自己似乎好像真的有些大意了。

    但是随即宇文拔的脸色便恢复的傲然,似乎料定宇文峰不会拿自己怎么样。见状,宇文峰却是冷笑一声,开对着宇文拔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杀你?”宇文拔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似乎正是这个答案。

    宇文峰冷笑一声,一字一顿的说道:“你错了”。听到宇文峰的话语,宇文拔的脸上起了变化,但是还是强撑着。仿佛看穿了宇文拔心中的想法,宇文峰继续冷笑着说道:“我已经拟好了奏折,说明”说到这里,宇文峰故意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宇文拔,然后继续说道:“我的三叔,宇文拔大人在兵变中,死在了乱兵的手中”

    听到这里,宇文拔的脸色已经变的苍白起来,眼中终于露出了一丝惊恐。宇文峰却是不顾宇文拔的反应,继续开口说道:“凶手已经伏法,但是由于当时情况混乱,所以宇文拔大人的尸体暂时还没有找到”。说完之后,宇文拔已经汗如雨下,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宇文峰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好整以暇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重新坐了下来。宇文拔则是像丢魂似的,一直愣在原地。宇文峰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宇文拔,脸上说不出的快意。突然,宇文拔却是毫无顾忌开始大笑起来。

    宇文拔却是笑的前俯后仰,最后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宇文峰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不明白宇文拔为什么会如此。良久,宇文拔笑完之后,一脸揶揄看着宇文峰,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不敢杀我!”

    说完之后,宇文拔又恢复的之前的样子,站在原地,一脸傲然。宇文峰却是笑了出来,宇文拔忍不住开口问道:“你笑什么?”听言,宇文峰停了下来,嘲笑的说道:“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不理会宇文拔的神色,宇文峰继续开口说道:“是啊,当朝的三品大员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这里,为了朝廷的颜面,一定会追究到底”。听完宇文峰的话语,宇文拔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妥,但是仍然料定宇文峰不敢杀自己,只是吓唬自己而已。

    随即宇文峰口气一变,开口说道:“但是你不要忘记现在是什么时候,帝都之围刚刚被解,现在满朝的目光都击中到了北边,集中到胡人身上去。你认为现在朝廷能派什么军队去北征,将胡人赶出大秦的领土。”

    宇文峰满脸自信的说道:“京军已经腐朽,从这次的战事就可以看出来。从其他的地方调兵过来根本就来不及,眼下帝都,只有我的饿狼军能征善战。你说,满朝的诸公们会不会希望帝都之围再次发生?”

    宇文拔想说些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宇文峰继续说道:“就算他们知道是我干的,但是现在也不会追究的。要是逼反了我,谁都知道是什么结果”。宇文拔忍不住了,开口说道:“你不要太得意忘形,这是朝廷的军队,不是你的私军。等到圣旨一到,你还是只有老老实实的交出军权。”

    听到宇文拔这句话,宇文峰笑的很高兴,然后开口说道:“我的三叔,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宇文峰起身,满脸狰狞的说道:“这支饿狼军是我一手带出的,不管是军官还是下面的士卒只听我一个人的号令。没有我的命令,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调不动他们。”

    这些话已经是大逆不道,但是现在就只有宇文峰和宇文拔两个人,再说,在宇文峰的眼里,宇文拔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顾及。听到宇文峰满口大逆不道的话语,宇文拔只能开口说道:“你你你”

    宇文峰恢复了神色,又从容的坐了下来,然后冷笑的说道:“我的三叔,自从你派人要杀我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我们之间没有和解的可能”。这句话,道出了宇文拔的心声,宇文拔已经知道了宇文峰查到了自己曾经派人杀过他,所以这次才迫不及待下手。

    以前,宇文拔是没有把宇文峰放在眼中的。所以尽管知道了宇文峰查到了这些消息,也没有太在意。后来宇文峰失踪了一年多,宇文拔自然而然的把这件事抛之脑后。直到最近,宇文峰率领着饿狼军以解救帝都之围的方式强悍回归,宇文拔终于开始担心起来。

    接着,一连串让人眼红的赏赐,让宇文拔知道宇文峰圣眷正浓,以后一定是一飞冲天之势。想到宇文峰行事无所顾忌,而且心狠手辣,宇文拔终于害怕了,他不得不承认,以前他眼中的蝼蚁,已经能够成长到能够威胁到自己生命安全的地步。

    所以,宇文拔才处心积虑煽动杨智,对宇文峰下手。只是结果却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现在宇文拔十分的后悔,后悔自己太冒失。通过刚刚的话语,宇文拔也知道宇文峰是真的对自己起了杀心了。想到这里,宇文拔脸上的傲然慢慢的消散。

    宇文峰开口说道:“我的三叔,说说吧,这件事是谁和一起密谋的,你一个人,可弄不出这么大的动静”。宇文拔好像抓到一丝活命的机会,开口说道:“你想知道吗?来我们来个交易,你放过我,我还可以当你的帮手,帮助你

    宇文峰摇摇头,慢慢的开口说道:“我不需要交易,你不说,我一样有办法可以查出来。我只是可你个机会,让你可以死的轻松一点。如果你不识抬举,那么你就会知道,死亡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多么的令人恐惧!”

    “再说了,把三叔你放在我身边,我可不放心。”宇文峰继续说道,宇文拔满脸苦涩的开口说道:“你要知道,你的敌人很强大,你无法想象他的强大,如果没有我的帮忙,你是斗不过他们的”。宇文峰摇摇头,开口说道:“我的三叔,你错了,我从来不认为他们强大,在饿狼军面前,一切敌人都是土鸡瓦狗。”

    宇文拔结巴的说道:“我可是你三叔,你杀了我,这件事将是你一辈子的污点。你应该知道,现在陛下需要你,自然会护着你。等到你没有用处的时候,到时候言官的口水会将你淹没,到时候,陛下也不会保你的。”

    宇文峰自信的说道:“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我不介意,让胡人再次出现在帝都外,好让这些言官们乖乖的闭嘴!”丧心病狂,宇文拔现在心里对于宇文峰的评价,只有这四个字。其实,宇文峰也是说说而已,胡人现在是他的死敌,他不会这样做的。

    “怎么样?三叔,要不要告诉我,你的答案?”宇文拔面如死灰,咆哮道:“宇文峰,你不会有好结果的,你一定会死的比我惨十倍,惨百倍”。宇文峰皱着眉头,开口说道:“那你就守着的秘密,下地狱去吧。”

    说完之后,宇文峰便起身,离开了座位,大步的朝着外面走去,只留下宇文拔一个人在里面不断的咆哮。走到了帐外,宇文峰吩咐道:“送他上路”。听到宇文峰的吩咐,便有两个亲卫面无表情的拿着绳索走了进去。

    见到两个人拿着绳索进来,宇文拔终于惊恐的开始跑动,但是身体被绑的死死的,刚刚跑了两步,便摔在了地上。两个亲卫麻利把绳索系在了宇文拔的脖子上,然后两人一起用力。开始的时候,宇文拔还能“啊”“嗯”的交换两声,最后没有生息。

    两个亲卫收起了绳索,其中一人用手探了探宇文拔的气息。发现没有气之后,对着同伴点点头,两人便走了出去。宇文峰正在主帐外等着,两人直接来到了宇文峰的面前,开口说道:“将军,行了。”宇文峰点点头,开口说道:“清理干净”

    牛二开口问道:“将军,剩下的人怎么办?”宇文峰冷漠的说道:“全不都杀了”。牛二点点头,便要下去。牛二刚刚走了两步,便听到宇文峰的声音:“等等”,牛二停下脚步,转过身,等候着宇文峰接下来的命令。

    宇文峰想了想,开口说道:“他们死了之后,套上我们的衣服”。“是,将军。”牛二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等到牛二离开以后,宇文峰却是把望向了北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其余的亲卫见状,纷纷散在一边开始警戒起来,防止有人打扰宇文峰想事情。

    牛二很快带着人来到了刚刚警戒十分严的那出营帐,挥挥手,牛二对着外面警戒的人说道:“都下去”。在外面警戒的人,便都纷纷转身离开。牛二则是带着人杀气腾腾的进入到了营帐里面,里面的人被俘之后,本来心里便惴惴不安,现在见到这个模样,哪里还不明白。

    不少人都是挣扎着,“呜呜呜呜”的想要开口求饶,但是由于嘴里被塞着破布,求饶的话语,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牛二没有丝毫的怜悯,比了个手势。跟着牛二后面的人见状,纷纷拔刀,一时间里,营帐内,到处都是耀眼的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