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六十一章剑指帝都
    一身戎装的宇文霁正趴在桌子上,沉沉的睡过去。//\自从胡骑围城之后,他就没有好好的睡过一觉。昨天半夜,到城墙上巡视了一番之后,又在书桌上看了些东西,到了要天亮的时候,宇文霁在沉沉的睡过去。

    外面的值守的亲卫看着书房一直亮着的蜡烛,便知道宇文霁又是一宿没睡。到了快天明的时候,里面的蜡烛灭了,但是宇文霁却没有叫人进去,外面的亲卫知道宇文霁已经睡下,所以和换班的人小声的交代了几句,让轻手轻脚的离开,深怕吵醒了在书房中正在熟睡了宇文霁。

    门口值守的几个亲卫,刚刚才和昨夜值夜的人换班,自然精神的很。这个时候,一阵匆匆的脚步的传了过来,几个亲卫都是皱着眉头,脸色不悦的盯着前面。很快,一个将军模样的人便出现在了几个亲卫的视线中。

    那个将军自然不敢在宇文霁的亲卫面前,太拿架子。到了近处,还是低声的开口说道:“请通报一声,末将有要事禀告”。几个亲卫相互看了看,领头的那人上前几步,来到了那个将军的面前,低声的说道:“曾将军,大帅在快要天明的时候才睡下。”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告诉他,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不要来打扰宇文霁。但是那个周将军却是小声的开口说道:“请通报一声,末将真的是有要紧的事情”。那个领头的亲卫一脸不悦的看着眼前的将军。

    这个时候,宇文霁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让他进来”。听到宇文霁的话语,那个亲卫不敢阻拦,急忙放行。那个姓曾的将军却是大步的走上前去,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宇文霁刚刚才醒来,正在活动着胳膊和脖子。

    看清楚来人,宇文霁开口问道:“曾越,何事?”曾越不敢怠慢,急忙的开口说道:“大帅,胡人退了”。听到曾越的话语,宇文霁愣了起来,随即脸上便挂起了笑容。不对,宇文霁突然醒悟过来,如果胡人真的退了,为什么曾越脸上的表情不是惊喜。

    宇文霁再次开口问道:“仔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咽咽口水,曾越开口说道:“今天早上,便有士卒发现城外的胡人全部退走了”硬着宇文霁刀一般的目光,曾越艰难的继续开口:“按照痕迹,他们应该南下了。”

    “什么,南下了?”宇文霁忍不住出声道,脸上却是一脸的错愕。很快,宇文霁便恢复了神色,挥挥手,说道:“你先下去吧”。曾越哪里还敢停留,急忙告退一声,接着便出了房门,好像后面有人追杀一样。

    宇文霁想了想,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透露着诡异。很快,宇文霁便起身,走了出来。早晨的冷口气,还是让刚刚从房间出来的宇文霁缩了缩脖子。寒冷的空气,也让宇文霁的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宇文霁对着身边的亲卫开口道:“把人都请过来议事”。得到宇文霁的命令,亲卫们连忙的下去了

    自从胡骑围城以后,固州便和南面失去的了联系。胡人派遣了大量的游骑在通往固州的各个道路上,为的就是,掐断固州的消息的来源,让固州成为聋子。宇文霁对此也是毫无办法,现在宇文霁只能守城,不敢把北风军放出去和胡骑打野战。

    派遣出去和金州联络的人一个也没有回来,宇文霁相信他们已经凶多吉少了。宇文霁十分的担心金州的情况,毕竟金州不是固州,没有这么高的城墙,也没有这么多的军队。但是宇文霁也相信,固州一日不破,就会牵制大量的胡人。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让宇文霁有些措手不及。胡人只围不打,而且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南下了,这让宇文霁十分的恼火。一天搞不清楚胡人闹什么把戏,宇文霁就一天不能安心。但是一道难题很快就摆在了宇文霁的面前,到底出不出兵。现在胡骑突然南下,很有可能全线攻打金州、

    金州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增援,被攻破也是早晚的事情。但是胡人也有可能是躲在了某个地方,就等着北风军出城以后,好一举消灭。宇文霁实在是拿不定注意,现在这个时候,走错了一步,就会满盘皆输

    帝都,杨瑞一身戎装,身上的黄色的铠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头盔后面,一根红色的羽毛正在迎风伸展。手上的佩剑,尽显华丽。杨瑞的身后,是一群同样穿着黄色铠甲的军人。只不过,跟杨瑞的相比,这些军人的身上的铠甲没有这么耀眼,而且也更加实用一些。

    不错,这些就是精锐中的精锐,御林军。要进御林军,首先查你全家五代。如果没有问题,恭喜你,达到了最基本的条件,后面的要求及更加的苛刻。能进御林军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而且忠诚度十分的高。历来都是皇帝倚重的对象,每一个御林军的统领,都是当时皇帝的心腹中的心腹。

    御林军紧紧的护卫在杨瑞的周围,在外围才是禁军。禁军可以在其他军队的面前拿架子,装大爷,但是有御林军在场,他们只有老老实实的,收起尾巴。文武百官则是跟在御林军的后面,刚刚得到消息,胡骑马上就会出现在帝都,所以杨瑞才会不顾阻拦,一定要亲自上城墙去看看。

    在呵斥了一大堆要想阻拦的臣子和太监之后,再也没有人敢阻拦杨瑞。不敢阻拦,自然只有跟跟上了。在一大堆人的人的簇拥之下,杨瑞慢慢的朝着城墙而去。这一刻,杨瑞已经把之前的愤怒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跟平时相比,并没有什么两样。但是熟悉内情的人却知道,杨瑞已经快愤怒的失去了理智。

    很快,杨瑞的脚就踏在了城墙下的阶梯上。深吸一口气,杨瑞努力的平复自己内心的波涛汹涌,然后大步的朝着上面上去。沿途的人不断的跪下,然后慢慢的脸连绵下去,杨瑞面目表情的带着众多的大臣慢慢的走上了城墙。

    走上城墙,杨瑞淡淡的开口说道:“都起来吧”。城墙的一干人士卒才起身,接着,远处的士卒也是慢慢的起身,到了最后,整个城墙的上的士卒才都起了身。杨瑞开口问道:“情况怎么样?”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开口说道:“来了。”

    这一声惊呼,吸引了所有的人的注意力。见状,杨瑞快速的走上前去,望着远方。天际边,出现了一群小黑点,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群小黑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一万胡骑的冲锋之势,让第一见到的人,胆战心惊。

    奔驰的战马,卷起的烟尘,迎风招展的军旗,一万胡骑就这么朝着帝都压了过来。一股压迫之势迎面扑来,虽然只有一万余人,但是感觉却像是有千军万马一般,不断的敲打着城墙上众人的心口。地面在微微的震动,时间好像停留在了这一刻。

    城墙上的士卒,不少人已经脸色发白。前面胡骑的冲锋之势太让人胆寒。如果不是因为有军官的弹压,不少士卒恐怕会马上扔掉手中的武器,然后扭头就跑。城墙上的诸位大臣也是一样,据大部分的人都是第一次看见胡骑的冲锋,自然惊骇的很。

    武将还要好一点,还可以保持最基本的威仪。但是读圣贤书的文官们已经保持不了最基本的威仪,有些人脸色煞白,双腿打颤;有些人,嘴长得很大,久久的不能合上;还有一些人,已经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不少文官想起之前自己上的奏折,不禁想给自己的两耳光。之前不少文官听闻猎豹营几乎全军抚摸之后,便不断的鼓吹想再次出兵,全歼这股嚣张的胡骑。群情汹涌,好像不上疏出兵,就不是大秦的臣子一般。

    文官们没有经历过战争,也没有见识过胡骑的厉害,自然拼命的鼓吹,甚至好像有人鼓吹要一鼓作气,杀上草原,狠狠的胡人一个教训。好像胡人就像小孩子一样,只要大秦挥挥拳头就能轻易的把他打趴下。

    相比之下,武将们则是显得比较沉默。为此,前段时间,文官们少不了要耻笑一番。但是,就在刚刚,亲眼看见胡骑的冲锋之势之后,这些文官们集体沉默了。他们这个时候,终于知晓,战争,不是那么的简单。

    短暂的沉默之后,这些文官们心思转的飞快,马上就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了。那就是阻止帝都出兵,牢牢的守住帝都,等待着勤王之师。因为他们的家人,他们的财富全部都在帝都,万一,哪怕是万一,让胡人进了城,想想后果,这些文官们便不寒而栗。

    寒窗苦读这些年,好不容易得来的地位、权势还有财富,谁也不愿意撒手,谁不愿意冒险。武将们则是沉默的多。因为猎豹营的大败,给这些自以为是的武将们狠狠的上了一课,现在谁也不敢在小觑这些胡人。

    杨瑞也不曾亲身经历过战事,也没有见识过了胡骑的厉害。之前,杨瑞的确也震惊了,但是多年的来的修行,还是让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脸色,并没有流露出了异样。但是,杨瑞的内心,却是十分的吃惊,接下来便是愤怒。

    城墙上没有变脸色的寥寥无几,其中便有宇文傲和关都。宇文傲早年曾经在北疆征战过,自然是见识过胡骑的冲锋,所以这次见到,脸上并没有什么异常。关都则好似因为经历真正的战争,所以,对于之前的胡骑的冲锋,并没有放在心上。

    胡骑中的阿古达木脸上则是露出了久违了笑容,旁边的塔拉也是咧着嘴不断的傻笑。终于做到了,阿古达木在心里默默的想到,之前穆穆儿给他下达的命令就是剑指大秦的帝都。自从上路来,阿古达木便是小心翼翼,完全是谨慎谨慎再谨慎,根本不敢冒一点风险。

    这次事关重大,阿古达木是知晓穆穆儿的计划的,所以才会这么小心。但是经过这么多的艰难险阻,自己还是做到了,这一刻,阿古达木无比的自豪。之前的小心赶路,到后面谨慎的吃掉三万秦军,这一刻阿古达木只想仰天长啸,因为,大秦的帝都就在他的面前。

    “乌拉乌拉乌拉”阿古达木仰天大叫,旁边的塔拉见状,也是附和着:“乌拉乌拉乌拉”其余的胡骑在这个时候,也是无比的喜悦,同时附和道“”乌拉乌拉乌拉“一万胡骑的声音直插云霄。

    望着眼中越来越大的城池,阿古达木脸色露出了嗜血的笑容。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一定会进入这座雄城,然后带领着麾下的儿郎,抢光里面的财物,抢走里面的女人,杀光里面的军队。至于这次,阿古达木没有傻到带领一万骑兵去攻打眼前的这座雄城。

    这一次,阿古达木要做的,就是带领这麾下的一万骑兵,停留在帝都。穆穆儿这次的目标,其实还是固州,准确的说应该是宇文霁麾下的北风军。对于大秦,穆穆儿是下的功夫研究了。如果一万胡骑出现在了大秦的帝都之下,固州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穆穆儿就是想借着这一次剑指帝都,彻底的打破之前北疆的僵局,把北疆的防线,狠狠的撕开一个口子。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要交给一个值得信任而且有能力完成的人来做,而跟随穆穆儿多年的阿古达木就是最好的选择。

    这次来帝都,本来阿古达木已经做好了遭遇各种挫折,但是事情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这让阿古达木无比的兴奋,同时在心中的对于大秦的评价又下降了一个层次。通过这次行动,阿古达木已经的看穿了大秦强悍外表下的虚弱。

    在个穆穆儿的信件中,阿古达木已经详细的说明这一点。阿古达木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够在穆穆儿的带领打下大秦的帝都,然后一路向南,不断的掠夺。让所有的秦人都成为我们的奴隶,这是阿古达木在内心里最为疯狂的想法。

    近了,近了,距离帝都的距离越来越近,阿古达木就率领这这一万胡骑直愣愣的向前冲。城墙上守卫的士卒十分的紧张,脸色煞白。弩手正在严阵以待,因为他们的位置在下面,所以对于胡骑的冲锋没有直接的感受。而城墙上的弓箭手,拉弦的手,都在颤抖,因为刚刚的那一幕,让他们从心底感到害怕。

    看着胡骑越来越近,城墙上面的人,脸色也是越来越差。“陛下,危险。”一直跟随在杨瑞的旁边的老太监开口说道。但是杨瑞只是冷哼一声,并没有理睬。这一举动,让很多大臣都在心里骂娘。你不下去,我们想下去啊,这些大臣在心里想到。当然,这些话语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不仅不能这么说,而且在有必要的时候,还要出口夸赞杨瑞刚刚的行为虽然军官脸色也不是很好,但是毕竟是军官,心里素质要好一点。“稳住稳住稳住没有命令,不能放箭”

    弓箭手中的军官的不断的提醒自己的手下,深怕这些士卒没有命令,就把羽箭射了出去。

    杨瑞转过头,目光放在了宇文傲身上,毕竟在这里,只有宇文傲一人是知兵的人。杨瑞开口问道:“爱卿怎么看?”虽然问题不清楚不清,但是宇文傲却是知道杨瑞想要问什么,开口回答道:“请陛下放心,胡人只有一万余人,而且全是骑兵,他们连最基本的攻城器械都没有,是不可能攻下帝都的”顿了顿,宇文傲继续开口说道:“帝都,固若金汤。”

    听到宇文傲的话语之后,杨瑞点点头,继续把目光转向了正朝着帝都奔驰而来的胡骑上。其余的大臣听到宇文傲的话语,心中都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不敢完全相信宇文傲的话语,鬼才知道,是不是宇文傲为了讨好杨瑞,才说了出了这么一番话语。

    一万胡骑朝着帝都奔驰而来,卷起的尘土形成了一个个龙卷风。马上就要进入了弓箭手的射程之内了,但是胡骑好像丝毫没有注意一样,丝毫没有要减速的意思。这让城墙上面的弓箭手十分的紧张,不少弓箭手的脸颊都有汗水在划落。

    近了,近了,巨大的压力之下,终于有弓箭手的手一松,羽箭便顺势射了出去。这一支羽箭就像引导者一样,不少的弓箭手,也是松开了自己的手,羽箭刷刷的的朝着胡骑分本而去。而冲在最前面的胡骑,就在快要进入一箭之地的时候,突然很自然的分成了两股。

    一万胡骑就这么分成了两股,刚刚那些羽箭全部都射在了地上。随即,便从胡骑那边传过来轰天的大笑,见到这一幕,城墙上的杨瑞脸色终于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