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四十一章 冲击
    牛二还沉侵在刚刚的悲伤当中,死死的掐住压在下面那个蒙兀人的脖子。\w w W . Q b⑸ 。co М\\那个蒙兀人拼命的挣扎,但是卡在他脖子上的手强铁铸的一般,不管他怎么挣扎,始终不能让其松动半分。

    挣扎了一会,力道也就慢慢的小了。最后,那个蒙兀人双目睁得偌大,死的不能再死了。见状,牛二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原地。

    看似很长的时间,但是实际上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战场上一片混乱,战马的嘶鸣声,喊杀声,不断的充斥着牛二的耳朵。

    蒙兀骑终究是占了优势,又有几骑朝着瘫坐在地上的牛二奔了过来。牛二这个时候终于清醒了过来,急忙的起身,但是一个趔趄,就摔倒在地上。

    见状,冲过来的蒙兀骑脸上的狞笑更浓了几分。“骑尉大人”一个声音之后,便是一骑冲了过来。

    这骑浑身是血,看不清面容。但是牛二却听出来了,这是姜武的声音。姜武跟个血葫芦一样,他后面还跟着一匹马。

    不用多说,牛二使出了吃奶的劲,翻身上马。两人来不及多言语,因为蒙兀骑已经杀了过来。:杀”牛二大吼一声,便迎了上去。姜武也不甘落后,紧紧的跟了上去。

    远处的观战的大王子,脸上却是露出了异样的神色。这支部队好像跟他上次见到的时候,又不一样了。

    铁尼格怪叫一声,这个时候,他终于带上人,加入了战场。牛二和姜武两人手中的刀尖还在滴着血,而且两人的呼吸也是异常的粗重。

    牛二也看见了铁尼哥加入了战场,暗叫道不好,然后急忙让胯下的战马跑动起来。姜武紧跟其后,两人就像两只箭头一样,不断的集合着队伍。

    本来牛二率领的骑军就处在弱势,这个时候铁尼格带人加入了战场,更是灭顶之宅。这个时候,正在厮杀的骑军都已经存了死志。如果能活,谁愿意去死。

    但是现在的情况经很清楚了,这更加的激起了这些幸存骑军的余勇。每个人都是大声的呼喊着,拼命的挥舞着手中的马刀。

    这一刻,人命是这么的不值钱。每一刻,都有人从战马倒下去。断肢、鲜血,战场上到处都是。但是杀红眼的双方根本没有察觉,这个时候想停也停不下来。

    牛二和姜武聚齐了幸存的骑军,但是他们却已经深陷重围。见到情况已经得到控制,铁尼哥却率领着人朝着饿狼军的步卒冲去。

    他可没有忘记,大王子给他的命令是冲垮对方的步卒。“咚咚咚咚”巨大的马蹄声,让牛二和不少人感觉到了异样。但是看清楚之后,牛二和很多人心里却是露出了不屑。

    他准备冲垮的步卒,现在却已经上马。铁尼格知道不是上了马就是骑兵,这种马上的步兵更加容易对付。

    舔了舔了有些干裂的嘴唇,铁尼格脸上通红,那是兴奋到极致的表现。“呜呜呜”不少蒙兀骑呼喊着号子,朝着对面马上的步兵冲了过去。

    这些人脸上出了不屑便是狰狞,看见对面冲过来的,好像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具具的尸体。在远处观战的大王子眉头皱的更深,他不明白为什么对面的主将要这样做。

    经过上次的了解,大王子认为对面的秦军如果布下那个什么长枪阵,会抵挡的更久。现在就这么冲过来,更送死也什么两样。他却不知道,后面的追兵已经不远了,随时都可以加入战场。如果知道了这些,对于宇文峰现在的选择,也就不会感到奇怪了。

    刚刚步卒退下去,扔下了大枪,换马骑乘,自然是需要时间了。刚刚宇文峰的命令已经很清楚了,那就是不顾一切的突围。

    民夫和伤兵集中在中间,外面则是饿狼军的士卒。虽然连续了赶了一个多月的路,但是马术视需要长时间的积淀的,没有什么速成的事情。现在是真真的要拼命了,所以,很多人都是把自己绑在了马上。

    掉队,就意味着死亡,现在人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呜呜呜呜”蒙兀骑不断的呼喊着,好像这个样子,才能凸显他们的神勇。

    对于一帮马上的兵卒,这些蒙兀骑连箭都懒得射了。在他们看来,对面冲过来的都是一些活靶子。每个蒙兀骑都想用自己手中的弯刀,狠狠的砍进敌人的身体里。

    大王子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但是却却怎么想不起哪里不对劲。突然,大王子想到对面军中的所谓的秘密武器重头到尾都没有出现在战场上。对了,就是这个,大王子在心中想到。

    就在这个时候,冲在最前面的饿狼军已经抛出了一大堆麻布过气来的物事。一开始蒙兀人以为是麻布包的是石头之类的。要是被砸中了,脑袋就要开花。

    但是,他们很快就放心了。因为已经有人的头的这些飞来物事进行了亲密接触,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时候。他们脸上的狞笑更盛。

    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咚”一声巨响。正在并排冲锋的三个蒙兀骑便感觉前面地动山摇,接着便是三声惨叫。一人的面门被两块碎石集中,脸上露出两个血窟窿。剧烈的疼痛,让他失去了理智,很快,便摔下了马。

    第二个面门没有中招,但是身上却是被飞溅的铁屑击中。这些铁屑附带的冲击力格外的大,刚刚一接触便进了内脏。那个蒙兀便口吐鲜血的栽了下马。

    第三个蒙兀骑,不知道什么运气,没有被击中。但是胯下的战马却没有这么的运气了,前面两支马腿全部被击中。战马吃痛,前腿撑不起任何重量。就这么跌倒,要知道,刚刚他们还是全力冲锋之势。

    战马上的蒙兀骑随着战马的跌倒,一头摔了出去。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由于惯性,战马便死死的压在了他的身上。一阵气结,那个蒙兀骑便活生生的被压死了。

    他们三个周围的蒙兀骑,虽然没有被击中,但是胯下的战马却受了惊,有的不顾一切的朝着远处跑去,有的则是在原地的,不断的上下折腾。

    爆炸声接二连山的响起,每响起了一声爆炸声,便搅乱了一大片的蒙兀骑。冲在后面的蒙兀骑根本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感觉到前面地动山摇,胯下的战马也是有些不安,但是还是竭力的安抚战马,拼命的向前冲去。

    “啊”还没有死透的蒙兀骑发出了滔天的惨叫,被碎石和铁屑击中,但是没有当场的死亡的,现在却是恨不得自己刚刚死了,因为剧烈的疼痛让他们痛不欲生。

    “冲不要停下来”宇文峰不断的高呼,周围护着他的亲卫也是齐声的大吼道:“冲不要停下来”

    铁尼格这个时候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秦人的军队便已经冲了上来,前面的蒙兀骑就像纸糊的一般,被秦人的军队一捅就破。

    但是铁尼格很快就压下了心思,怒吼着,然后挥舞着马刀冲了过去。很快,一个用麻布包裹的物事就仍在了前面不远处,铁尼格不明所以,不知道对面的秦人军队耍什么把戏。但是还是呼喊着冲过去,因为从他记事开始,他相信只要手中握着弯刀,便没有杀不死的敌人。

    但是,很快,他脸上的狞笑便凝结在了脸上。前面突然一声滔天的巨响,胯下的战马受惊,不断的在原地上下折腾。一时间,猝不及防的铁尼格便从马上摔了下来。在地上的铁尼格却看见了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一幕。

    刚刚他前面有两骑冲在了他的前面,但是现在,那个两个蒙兀人已经倒在原地,他们两个的战马也倒在了原地。仔细一看,两人身上,从脸上到身上,全是碎石,浑身都是鲜血。两匹战马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虽然还没有死,还在悲鸣,但是身上全是伤口,像是从血池里捞出来的一样。

    来不及感慨,因为地面已经微微的震荡,表示敌人已经冲过来了。铁尼格可不想死在这里,所以便是起身,然后拼命的逃窜。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从高空俯视的话,地面上的两支队伍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进行战斗。人少的一方,像是一把尖刀一样,把人多的一方切成了两半。就像有一把剪刀,把一块布,从中间剪开。

    现在蒙兀骑已经完全被搅乱了,如果这个时候,来一场战斗,定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利。但是宇文峰知道,现在已经没有了这个时间。所以拼命的打马,朝着前面冲。

    有了秘密武器的开道,无往不胜。骁勇善战的蒙兀人就像纸糊的一样,被炸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在外围的饿狼军士卒,虽然是马上的步卒,但是现在只需要简单的挥舞着手中的兵刃就行了,所以这些马上的步卒也是狠狠的享受了一把当骑兵的感觉。

    冲锋,不断的冲锋,不顾一切的冲锋,这就是宇文峰下的死命令。很快,宇文峰率领着饿狼军便成功的对蒙兀骑进行了一次凿穿。

    一路上,留下的是还没有完全消散的白烟,和一路的死尸。强悍的蒙兀人终于有人在刚刚吃不住了,他们不惧怕任何敌人,但是刚刚发生的事情太过的诡异,已经超出了他们的他们的认知。

    当他们亲眼见到那些死状之后,有些蒙兀人已经崩溃了,开始朝着四面逃去。其实他们当时根本不知道想要做逃兵,也没有想到逃去哪里。只是单纯的想要逃离这片修罗场。

    被围攻的牛二等人,现在已经是精疲力竭,不少人都是因为脱力,而栽下了马。迎接他们的不是,不是沾满血的弯刀,就是偌大的马蹄。

    姜武现在连脸上都是血,从额头上不断划落的鲜血,已经慢慢的接近他的眼皮,造成了他的视觉障碍。姜武只有拼命的眨眼,来维持自己眼前的清明。

    周围的人不断的落马,牛二现在也是毫无办法,只能拼死力战。牛二手中的武器已经从马刀换成了弯刀,然后换成了铁骨朵,现在又换成了马刀。现在每一次举起拿武器的右手,牛二便是感觉一阵撕裂的疼痛。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由不得他不战。不战便是一个死字,牛二不想死在这里,他还有妻子,还有儿子,他想要活着却见他们。所以,一次有一次的力竭之后,想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便有一股新的力量涌出。

    但是人终究是人,不是机器,牛二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了。牛二都这个样子,更别说其他人了。很多人都是憋着一口气,如果这口气松了,说不定马上就会栽下马。

    我到底在坚持什么休息一会吧你已经很累了休息一会吧姜武现在什么的疲倦,酣战了这么久,体力得不到补充,现在已经是快到了极限。脑海中,奇怪的念头的不断的冒出来,但是每一次,姜武都是挺了过来。

    “坚持下去,大人很快就能来接应我们。”这个时候,牛二还是值得打起精神,拼命的吼出来。听到了牛二的吼声,很多人都是心里一震,对啊,大人回来救我们的,坚持下去,一定要坚持下去,大人一定回来的。

    打到这个时候,连蒙兀人都对包围中的秦军产生了一丝佩服的念头。但是该挥舞的弯刀却是仍旧毫不犹豫的挥出。

    这个时候,远处已经能够隐隐约约的能够听到爆炸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牛二无疑兴奋了起来,那个声音他是绝对不会认错的。大人已经来了,牛二在心里想到。

    很多人,也听到了隐隐约约的爆炸声,他们知道那是军队里的秘密武器。“坚持住,大人已经来了。”牛二高呼道。

    听到牛二的呼声,幸存的人都是面露兴奋之色。刚刚已经脱力的身体,不知道哪里又涌现出了力量。包围他们的蒙兀骑现在已经疯了,不知道包围里面的秦军突然发什么疯。

    已经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包围中的骑军了,见到里面还在战斗,宇文峰悬着半空的心,便落下了一大半。“接应他们,我们冲出去。”宇文峰大呼道。

    “咚咚咚”包围牛二等蒙兀骑丝毫没有任何心里准备,后面便是发出惊天的巨响。接着便是接连的惨叫声,还有战马的嘶鸣声。

    由于有了秘密武器的开道,很快,包围圈就出现了一个缺口。听到越来越近了爆炸声,幸存的骑军们,第一次觉得这个声音是这么的好听。

    终于,一大一小,两支部队汇合在了一起。幸存了骑军很快便被掩护进了大军中,见到幸存了骑军已经被接了出来,宇文峰便下令:“冲”这两支队伍合二为一,然后朝着前面冲了过去。

    大王子还沉侵子在刚刚的情景里面,不能自拔。刚刚战场上,简直颠覆了他的传统。勇敢的勇士,居然就像纸糊了一般,根本连秦军的一个冲锋就抵挡不了。

    从来就只有草原上的儿郎对别人进行凿穿,什么时候,被别人凿穿过。还有刚刚的爆炸声,飘散的白烟,大王子知道,那便是对面骑军最大的依仗了。

    一时间,大王子便痴了,因为他联想到很多事情。本来,大王子平时哪里有这么容易失神,特别还是在战场上。但是刚刚战场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显得那么不可思议。

    “大王子大王子”旁边的人见到大王子还在走神,便大声的说道。听到声音,大王子便回过神来。但是一回过神来,他脸色便是狂变。

    因为宇文峰带着饿狼军朝着他的方向冲了过来,想到了刚刚战场的一幕,大王子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这次是他带领的一万多人,是蒙兀人和敢死军混编。刚刚已经把大部分的蒙兀骑全部派出去了,现在他手上,大部分都是敢死军。

    第一个念头,便是逃,但是大王子硬生生的便把这个念头扼杀在了摇篮中。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做逃兵,还有他的身份也不允许他做逃兵。想了想已经白发苍苍的父汗,再想到野心勃勃的弟弟。大王子抽出弯刀,下令道:“战。”

    很快,队伍便动了起来。前面是敢死军,后面则是剩下的蒙兀骑。这样的做法,对于敢死军来说,早已经司空见惯。

    见到不远处的敢死军,宇文峰脸上冷笑连连。很快,两支队伍便只有一箭之地。接着,便是刚刚的一幕的重演。

    大王子刚刚是在远处观看,但是现在身处在军中,前面的带来的震撼,让他心里更加的震惊不已。巨大的声响,飞溅的碎石和铁屑,还有敢死军的马刀,组成了一支死亡的镰刀。

    这些敢死军,毕竟没有蒙兀骑那么精锐。很快,便被打散了。这些敢死军拼命的打马离开,生怕慢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