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二十八章 阴谋
    宇文峰脸色阴沉的可怕,随着时间的推移,脸色仍然不见好转。\\w wW . Qb 5.C ǒM /宇文峰停下了脚步,开口对着牛二吩咐道:“叫他们速来议事。”

    牛二刚刚一直呆在原地,听到了宇文峰的命令以后便匆匆的下去了。等到牛二离开以后,宇文峰的不停的看着身后的地图,久久的不再言语

    不一会,牛二、何松还有李文等人都先后来到了营帐,见到宇文峰脸色阴沉的可怕,众人也是不敢开口,营帐内的气氛便沉默的可怕。

    经过刚刚的思考,宇文峰终于明白了,这根本就是宇文霁在坑自己和饿狼军。在宇文峰想来,宇文霁肯定已经知道刘岩的先锋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也知道敌人已经开始慢慢靠近,所以宇文霁急忙的带着人撤退了,为了迷惑自己,肯定大军先北上了一段路程,然后才改道。

    无疑的是宇文霁的火候把握的恰到好处,蒙兀人肯定还没有来得及部署好,他就率领大军跑了,但是现在自己带着人撞了上来,一定会面临蒙兀人的怒火,想到这里,宇文峰的脸色更加的阴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宇文峰对着牛二开口说道:“把刚刚的事情给大家说说。”

    听到宇文峰终于开口,所有的人脸上都是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牛二便开口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听了牛二的言语,其余的人都是大吃一惊。

    刘岩的先锋军败了了,就这么败了,那为什么众人都是不断在心里思量着,想要把事情前后的联系起来。

    宇文峰也不管其余人怎么想,直接开口说道:“诸位,现在我们的处境极为的不妙。”

    听到宇文峰再次开口,其余人都是全神贯注的听了起来。宇文峰继续说道:“大帅极有可能没有北上,而是折道准备南归。”

    宇文峰的话语再次让其余人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田齐这个时候终于脸色一变,忍不住的开口说道:“那不是我们成了弃子?”

    听到田齐的话语,其余人也是抬起头,都把视线集中在了宇文峰脸上。宇文峰点点头,接着开口说道:“的确,我们现在成了弃子。我们没有友军的支援,随时都有可能遭受数万蒙兀骑的袭击。”

    绝路,听了宇文峰的话语,其余人的心中都是浮现了这两个字。宇文峰继续开口说道:“上次的军令也就解释的通了,那个时候大帅已经知道刘岩军败的消息了。”

    其余人都是点点头,但是却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个时候宇文峰的脸色却慢慢的缓和了下来,因为他刚刚想通了,现在不管怎么样,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不管你用什么心情来面对它,它都不会改变。现在几千人的生死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断不可这么悲观的。

    宇文峰笑着开口说道:“不是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这次一定会遭到大帅的算计吗?”

    看到宇文峰脸上的笑容,其余人都是想擦擦眼睛,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大人是不是犯傻了,营帐内其他的人在见到宇文峰的笑容之后,脑海中都是涌现了这个想法。

    但是听到宇文峰接下来的话语之后,众人便把刚刚糊涂的心思收了起来,细细的想着宇文峰的刚刚的话语。的确,从北征一开始,他们就知道,一定会被宇文霁的算计的。只是真的到了这一步的时候,他们觉得太突兀,而且这次真的被算计的太狠。

    不管下面的人的想法,宇文峰继续说道:“大帅的让我们加速前来的意思,一方面是让我们来吸引蒙兀人的注意力;另一个方面却是借刀杀人,接着蒙兀人的手,杀掉我们”

    “但是,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想要把我们饿狼军逼上绝路,我也不会让其他人好过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宇文峰已经起身,身上散发着冲天得到杀气。

    见到宇文峰这副模样,营帐内的其他人连忙起身,齐声开口说道:“请大人吩咐。”

    宇文峰满意的点点头,开口说道:“第一,全军马上准备,明天就向西开拔;第二,全军进入备战状态,让下面的儿郎刀不离手,甲不离身。第三,不要把刚刚消息透露下去,以免造成恐慌;第四,把斥候放远些”

    见到宇文峰沉稳的下着命令,众人心中的担忧都是消失殆尽。等到宇文峰下完命令,众人连忙齐声说道:“是大人。”

    下完军令,宇文峰感觉一身疲惫,挥挥手,开口说道:“都下去吧。”

    众人见状,也不在多留,马上下去布置去了。没有多久,外面的就响起了各种噪杂声。宇文峰习惯的性的开口说道:“郑康郑康”

    叫了两声,宇文峰突然停下了,才想起郑康已经不在营中了。听到了宇文峰的喊声,熊冰却是走进了营帐中,开口问道:“大人,有何吩咐?”

    见到是熊冰走了进来,宇文峰细细的看着胸熊冰。熊冰感受的宇文峰目光,心中不免有些彷徨,但还是努力的站直了身子。

    良久,宇文峰才开口说道:“熊冰,我有件事情要你去做。”

    熊冰想也不想便开口回答道:“请大人吩咐。”

    宇文峰脸色复杂的看着熊冰,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我要你立刻启程”

    说完以后,宇文峰开口问道:“明白没有?”

    熊冰点点头,表示明白。宇文峰从怀中掏出了半截羽箭,递给了熊冰,开口说道:“这次,饿狼军的生死全在你手上了。”

    熊冰感觉手上的半截羽箭异常的沉重,但还是坚定的把它收入怀中,然后跪下来,对着宇文峰磕了三个头,口中说道:“少爷,等着我”

    说完这几个字以后,剩下的话语,却再也说不出口。宇文峰走过去,拍了拍熊冰的肩膀,开口说道:“去吧,我相信你。”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熊冰毫不犹豫的起身,然后大步的离开了营帐。很快,熊冰就带着人几个人消失在了营地里。

    熊冰也是当年跟随宇文峰的老人了,现在暂时在亲卫中担任一个小头目。一路走过来,最开始那五十饿狼军已经没有多少人活着了,这熊冰就是其中一个。所以,宇文峰才把这件关乎饿狼军生死的大事交给他去做。他也相信,熊冰一定不会辜负他的信任

    随着牛二、何松、李文等人出了营帐,驻地便开始忙活了起来。就来两百来名的宪兵队也开始忙活起来,田齐十分清楚现在的情况,说不定什么时候宪兵队就要派上战场。现在不乘机好好休整一番,到时候,上了战场,真的是要出洋相的。

    随着六人脸色的阴沉,一股紧张的气氛也慢慢的在驻地里蔓延开。军官们也不像平时那么和蔼,而是脸色阴沉的督促着下面的士卒坐着准备工作。

    这些军官都是沙场老卒,根据今天的诡异的一切,已经可以料定马上就要打仗了,但是这些却是不能告诉新兵的,所以他们心中烦躁,脾气

    自然也是暴躁了一些。

    连民夫们也觉得今日的气氛不一样,都是收起了平时的嬉笑声,变的安静起来。对于这些,宇文峰是不知道了,现在他的眼睛死死的盯住了

    地图

    就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中,一夜过去了。第二天一大早,饿狼军用过早饭以后,便开始准备开拔的事宜。

    饿狼军再一次上路了,朝着西面前进。这次人人都是着甲,不像之前那么轻松了。棉甲虽然跟传统的盔甲比起来,的确轻便很多,但终究还

    是有重量。前一段时间,赶路的时候,都是走在外面的士卒才着甲,然后又和里面的士卒换位置,以此来节省气力。

    但是今天早上不行,所有军官都是寒脸,让所有士卒都是着甲。这些士卒也是慢慢的感受了到什么,所以也是默默的按照军官的安排来做

    队伍沉默的可怕,每个人都是默默迈着步子朝前走着。民夫和粮草已经被集中在了中间,他们的脸上也难得看到一丝凝重,默默的赶着路,

    努力的跟随饿狼军的速度,生怕自己掉队。

    宇文峰从早上也是沉默的一句话都不说,脸上虽然平静,但是却显得心不在焉。走了半天,宇文峰才反应过来,部队现在的情况可是不妙,

    对着身边的亲卫耳语几句

    得到宇文峰吩咐的亲卫便打马穿梭在队伍中,口中还不断的吆喝着什么,不久,队伍中便响起了一阵阵的歌声: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

    行军的队伍里面,此起彼伏的响起了歌声,这自然是宇文峰刚刚的下的命令,唱的自然就是经过宇文峰改变过后的歌曲。果然,士卒们通过唱

    歌抒发着军中的烦闷。

    经过这么一闹,部队里紧张的氛围也是随之缓和。民夫们听着士卒们粗狂的歌声,心里压着的大石也是轻便了起来。

    见状,宇文峰满意的暗自点点头

    宇文霁的不安的确十分的准确,知道了大秦出动大军深入草原之后,果断的和停战,当然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但是总算和西边和解了,而

    且并且说动的对方,让他们一起参与对于这股大秦军队。

    宇文霁也算是瞎猫遇见了死耗子,蒙兀人和塔塔尔人的确已经不好了口袋,正等着宇文霁率领着大军撞上去。

    但是时间毕竟是太仓促,布下的网还有很多漏洞。比如西边,西边的军队绝大部分都是敢死军,只有很少一部分的蒙兀人。

    但是终究是四围之势,蒙兀人的塔塔尔的高层也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派出重兵日夜兼程了去操宇大秦军队的后路,但是不管是宇文霁和

    宇文峰都是不打算从原路放返回。

    宇文霁知道刘岩的先锋军全军覆灭之后,本着小心使得万年船的想法,带着人继续向东,准备绕一个大圈子再回去。而宇文峰则是直接向西

    ,根本不北上或南下。这在无形中,为自己争取了不少时间。

    宇文峰带着人继续沉默的赶着路,一行就是十天。这天晚上,牛二走进了营帐,来到宇文峰的面前,开口说道:“大人,这两天已经和对方

    的斥候交上手了。”

    原来,在饿狼军西行的七天便已经有不明的斥候在远处观望,但是之前却是根本不和饿狼军的斥候交手,但是这两天却主动的挑衅。

    宇文峰听完之后,冷笑的说道:“那是因为因为他们的大部队这两天应该已经到了。”

    想了想,宇文峰开口吩咐道:“叫几位骑尉过来议事。”

    “是,大人。”帐外候着的亲卫连忙答应一声,然后便是脚步匆匆的下去。宇文峰对着牛二开口说道:“坐下说。”

    牛二听了宇文峰的话语,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宇文峰开口说道:“交手情况怎么样?”

    听完宇文峰的问话,牛二皱着眉头开口说道:“大人,死伤比例在1比3左右。”

    说完,牛二抬头发现宇文峰脸上并没有什么不悦的神情之后,心里才松了一口气。他刚刚说这句话的话的时候,生怕宇文峰开口怪罪。

    宇文峰却有自知之明,所谓的斥候便是全军的先锋,自然是好手。胡人从小生活在草原上,从小就能骑马,弓马娴熟,更别说是胡人军中的斥候,自然本领更加的强悍。而自己麾下的骑军和他们相比,始终还是差一些火候的。“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宇文峰开口说道,“麾下的儿郎毕竟比不上这些胡人,已经能够做到人马合一。”

    听到了宇文峰的话语,牛二也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一会,李文、何松还有贾至等人都是先后的来到了营帐内

    姜武这个时候正领着麾下的五个儿郎,正在野外窝着。姜武这小队自然被当作斥候放了出来,白天的时候其他的斥候队和敌人的斥候叫上了

    手,但是姜武这对人运气特别好,却是一直没有遇见敌人,所以,走的也比较远了。

    姜武正在坐在地上,闭着眼,默默的恢复力气。身边围着四个神色各异的人,其中一人显得特别的慌乱,但是其余三人脸上更多的是兴奋。

    不知道过了多久,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听到这个脚步声,姜武也是睁开了眼睛,把地上的刀捡了起来,旁边的四人脸上也做着同样的

    动作。

    但是随即脚步声停了下来,三声狗叫声响了起来,听到这个狗叫声,姜武放下了手中的刀,旁边的四人同样的松了一口气,明显的放松了警

    惕。

    很快,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出现了五人的视线中。来人显然和姜武是一伙的,走过来做以后,就坐了下来,拿起地上水袋就是喝了起来。

    喝完以后,那人用袖子擦了擦嘴上的水啧,然后面连兴奋的对着姜武说道:“老大,有情况。”

    听到了那人的话语,姜武也是开口问道:“老二,别买关子了,快说说,怎么回事?”

    姜武这个小队,大家嫌叫名字太麻烦,就老大、老二、老三的叫着。这老大,当然没有人敢和姜武抢。

    刚刚回来这人自然是六人当中的老二了,其余四人听到老二话语,也是把身子靠近了一些,竖起了耳朵,生怕听漏些事情。

    那个老二见状,心中的虚荣心大增,但是也不敢继续卖关子,而是开口说道:“前面有四个胡人。”

    听到前面有胡人,姜武也是坐直了身子,脸上露出了疑问的神色。老二继续开口说道:“刚刚出去侦查的时候,在前面发现了他们。””他们发现你没有?”姜武开口问道。

    老二回到道:“没有,我远远的看见了亮光,便爬着到了近处。”

    姜武继续问道:“确定只有四人。”

    老二点点头,继续开口说道:“当然确定,我刚刚趴在近处,观察了很久。”

    “他们胆子也够大的,老远我就闻到了酒味。他们肯定压根就没有想到,周围有敌人。我刚刚看到四个人都喝了酒,我走的时候,他们留下

    了一个人守夜之后,其余的人都是呼呼大睡了起来。”老二说完之后,满脸希冀的看着姜武,那神情好像再说:“干吧,老大。”

    姜武自然明白老二脸上的表情,但是却没有立即答应,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其余几人。出了最小的那个,其余三人脸上都是露出了希冀的神色

    姜武对着那个最小的人开口问道:“老六,你怎么说?”

    听到姜武询问自己,老六顿时就有些手足无措。这个时候其余的几人也转过来,看着他。老六咬咬牙,不利索的开口说道:“当当然

    当然干他们。”

    听到了老六的话语,其余几人都是眉笑颜开,坐的近的老三和老四都是拍拍他的肩膀,开口说道:“好样的。”

    听了老六的话语,姜武才点点头,开口说道:“好,那就决定了,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