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二十五章 圈套
    刘岩满足的起身,穿好了衣服。=全=本=小=说=网=床上两个女子却是满脸泪痕,床单上的血迹,显得那么的刺眼。刘岩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刀,眼睛里迸发出杀气,毫不犹豫的把刀插进了两个女子的胸口。

    刘岩拔出了刀,放在床单上,擦拭干净,然后带好了自己的头盔,大步了走了出去。出了帐篷,留言大声命令道:“让弟兄们杀掉所有的人,烧光能烧的东西,我们连夜开拔。”

    在帐外候着的亲兵连忙下去传达刘岩的军令,不一会,到处都响起了女子的惨叫声。不一会,一个将军模样的人来到了刘岩的面前,开口说道:“将军,连夜开拔似乎不妥,而且我们推进了太快了。”

    刘岩丝毫没有恼怒,而是不在意的摆摆手,开口说道:“老吴,没有事情,蒙兀人正在和西边打仗,我们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取最大的战果。”

    见到在的副将脸上还是有些担忧的模样,刘岩继续开口说道:“老吴,我一路走来,哪里遇到过什么激烈的抵抗,这些部落里的青壮男子都已经被抽调一空,剩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能有什么威胁。”

    见到刘岩这么坚持,那个副将也收起了担忧的神色,开口说道:“将军,那我下去布置了。”

    刘岩点点头,那个副将便急匆匆的走了下去,开始布置一些事情,毕竟整个部队开拔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刘岩麾下的儿郎,这些天都是过着神仙般的日子。欺负这些蒙兀人,凌辱他们的女人,杀光他们的男人,财物都是随便抢。所以,对于刘岩开拔的命令,他们也没有什么抵触心里。而是快速的结束自己的动作,把自己胯下的女子杀死,然后收拾好,点燃自己身边的帐篷。

    很快,便是火光冲天。在火光的照耀下,这些北风军的脸庞显得是格外的狰狞。刘岩笑着命令道:“走。”

    整只军队便开始继续朝着北方继续前进,一路上烟尘滚滚

    到了第二天凌成的时候,终于远远的看见了一个部落。经过一夜奔驰的北风军,脸上都是露出了笑容,然后拼命的加快速度。

    刘岩赶了一夜的路,相当的疲惫,所以也想找个地方休息,对于手下儿郎,也没有做太大的管束。巨大的动静终于让部落里面的人开始惊慌。

    部落里面的的男子,不管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还是刚刚上得马的小孩,都是翻身上马,主动聚集在一起朝着北风军冲了过来。而部落里面的女人们,则是聚集起来,想要往北逃窜。

    北风军对这一幕,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前面的遇见的每个部落,都是这个样子的。男人们像飞蛾扑火一般,为的就是争取时间,让女人们能够跑远一点。

    北风军很快就分出一部分,绕开了前面冲锋的男子,去拦截向北逃亡的女人们。部落里面的男人们当然看见了,但是也只能在心里悲叹,因为现在已经不允许他们调转马头了。

    这些蒙兀人的男人们,还没有和北风军直接接触,便感觉天空一黑,接着就是相继从战马上跌落下去。

    成年的男子被抽调一空,自然带走了部落里最好的战马,最好的刀具,最好的“盔甲”(虽然,很多都是传了几代人的)。

    部落里面剩下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小孩,他们身上没有盔甲,控马术也没有成年男子那么好,所以一片箭雨过来,便全部从战马上倒了下来。

    刘岩对于留在部落里面的这些老人和孩子也不敢大意,遇见第一个部落的时候,就是这些人数不到一百的老人和孩子带给北风军两百多人的伤亡。

    刘岩也深深的明白了蒙兀人的厉害,所以也为这件事情头疼。但是很快事情就有人解决了,军营里毕竟是有能人的,他们敏锐的发现这些老人和孩子的人数不多,控马术没有成年人那么好,而且身上只穿着破旧的棉袄,所以对付他们的办法就被提了出来。

    果然,刘岩按照这个方法实验了一次,在这些老人和孩子嗷嗷的冲上来的时候,让手下人的在马上射箭,虽然准头不是很好吗,但是胜在数量多。这次实验以北风军全胜而结束,所以,现在刘岩的军队对付这些人老人和孩子还是很有一套的。

    这次刘岩当先锋,为了确保速度,宇文霁调来了两千骑军给他。这两千骑军也让很多部队眼红了。大秦却战马,虽然固州身处北疆,但是能够获取的战马的途径也很有限。剩下的其余都是步卒。但是随着一次一次的胜利,刘岩的军队很快就开始马队化了。

    一路上收拢的战马,除了自己的军队使用以外,全部带给了宇文霁,这倒让宇文霁狠狠的高兴了一把。刘岩麾下的先锋军现在也只是马上的步兵,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马上的步兵的

    越来越有模有样了。

    一开始还有随军的民夫,押运粮草,但是推进顺利又获取足够的战马以后,刘岩已经抛下了这些民夫,用以战养战的方式,不断的朝着北方推进。

    很快,刘岩和部队就冲进了部落里。这个时候却拦截女人的队伍,也押解着女人回来了。看见押解回来的女人们,很多北风军眼中都是露出了淫邪,但还是有一丝理智在,因为他们的将军,刘岩,还没有下命令。

    刘岩很满意现在的情况,点点头,开口说道:“都去吧。”

    听到了刘岩的命令,北风军都开始欢呼起来。有的开始到处找吃的,有的却是已经来不及,选中一个女人,就拉到半边去。

    在几个亲兵的簇拥下,刘岩来到了部落里最大的帐篷外。一个军官看见刘岩过来了,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说道:“将军,里面。”

    说完,脸上露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刘岩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说道::“下去吧。”

    那个军官便一脸享受的下去了,刘岩掀开帐篷走了进去,几个亲兵还是只有留在帐外喝西北风。进了帐篷以后,一样的场景,一个女子蜷缩在角落里。不同的是,桌子上摆着热腾腾吃食。刘岩把刀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开始吃了起来,经过一夜的奔波,他也却是饿了。刘岩坐下以后,慢慢的吃了起来,不时的望墙角看一眼。那个角落里的女子,感受到了刘岩的炽热的目光,不由的开始发抖。

    刘岩见状,却是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接着大吃起来,很快,刘岩便把桌子上的吃食一扫而光,满意的拍拍独自,朝着角落里走去

    刚刚喧闹的部落,已经安静了下来,不少人北风军都是沉沉的睡下了。不少女子已经被杀,但是更多的眼中露出了仇恨的目光。

    醒着值守的士卒,也是有气无力。一开始,杀了已经几个准备逃跑的女子之后,那些女子便像人民一般,不敢再逃跑,这些值守的士卒的眼皮也越来越重,很多人都开始打起了瞌睡来。

    刘岩进过刚刚剧烈的运动,现在也已经沉沉的睡下,不一会,便开始打起了呼噜。刚刚还像受惊的小鹿的女子,已经悄悄的睁开了眼睛,然后慢慢的摸向了床下,很快,一支铁簪子便出现在了那个女子的手上。

    那个女子的动作很慢,然后把铁簪子放在了刘岩的脖子上。然后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铁簪子这刘岩的脖子刺去,另一只手把刘岩的嘴巴捂住。

    那个女子没有的力气大的吓人,刘岩脖子吃疼,睁开了眼睛,身体不断的抽搐。很快,刘岩的身体便不再抽搐。

    刘岩脖子被刺中的位置,伤口不断有鲜血流出,很快就把传单染得鲜红。那个女子见到刘岩不在抽出之后,仍然不敢大意,还是等了一会,才把手从刘岩的嘴上拿开。

    那个女子额头上已经冷汗连连连,浑身上下像是从水中捞出来一样。来不久喘一口气,那个女子便起身,从桌子上拿起了刘岩的刀。走到帐篷的的加洛,然后用力把帐篷划开。

    那个女子从缝隙中出了帐篷以后,便点燃了这个部落里最大的帐篷,然后悄悄的朝着一边摸去。很快,帐篷便燃烧了起来。

    这个部落的不远处,看见了冲天的黑烟。一骑大吼道:“杀。”随着他的吼声,从他的身后,不断有骑兵呼啸着朝着刚刚那个部落冲去。

    帐篷刚刚烧起来的时候,在帐外的值守的亲兵便感觉不对,然后几人直接冲了进去。但是进了帐篷以后,眼前的一切却让他们大吃一惊。刘岩已经躺在床上,脖子上还插着一根铁簪子。

    几人连忙冲上去,:“将军将军将军”

    其中一人大胆的把手指放在了刘岩的鼻子下面,发现没有了气息之后,慌忙的瘫坐在地上。见状,剩下的人都是已经明白,都是一脸死色。

    亲兵这个特殊的群体,虽然平时待遇很好,但是自己的主将死了以后,按照军法,他们都是要一起问斩的。

    帐篷已经烧了起来,几人咬咬牙,把刘岩背了起来,然后慌忙的冲出了帐篷。他们刚刚冲出帐篷,身后的帐篷便轰然的倒塌下来。

    几个亲兵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便发现整个营地里已经闹开了,火苗不断的冒起来,黑烟也不断在蔓延。

    原来却是刚刚那个杀了刘岩的女子,出了帐篷以后,便开始放火,制造混乱。没有被杀的女子,都是她的帮手,很快,整个营地便乱了起来。

    刘岩的副将也被喧闹声吵醒,匆匆的出了帐篷以后,才发现营地已经乱了起来。那个副将也是个明白人,知道发生了大事,也没有带人去镇压,而是快速的朝着刘岩住的帐篷走去。只要找到了刘岩,让刘岩出面的收拢士卒,比他做一些无用功好的多。

    但是刘岩的副将注定要失望,等他带着人来到刘岩住的帐篷外的时候,便发现躺在了亲兵的背上的刘岩。那个副将脸色苍白,急忙冲了上去。当那个副将的手指放在了刘岩的鼻子下之后,他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营地里到处都是喧闹声,这个时候“咚咚咚咚咚”巨大的声响也把刘岩的副将从失神中拉回了现实。“敌袭敌袭”那个副将连忙起身,然后快速的扯着声音喊道,然后对着身后的几人说道:“不想死的,跟本将去收拢士卒。”

    说完,那个副将便翻身上马。这个时候他的亲兵还有刘岩的亲兵也都是反应了过来,然后马力的翻身上马,跟随那个副将开始收拢士卒。

    圈套,的确,这是裸的圈套。从刘岩的死,到现在骑兵袭击,根本就是事先的设好的套,目的就是为了把他们一网打尽。

    显然,布局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呼啸而来的骑兵,不断的朝着部落里冲去。刚刚部落里发生的一切,他们在不远处,都是默默的看着。他们的心里已经在滴血,那些死去的老人和孩子,那些死去的女

    如果不是主将极力弹压,说不定这些草原上的汉子早已经冲了过去,将在部落里肆掠的秦军杀的干干净净。

    但是这支军队的主将却知道,刚刚冲进去,肯定不能把那伙秦军一网打尽。想起了大王子的吩咐,那个主将也是把指甲插进了自己的手掌里,鲜血留了一手,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感觉。

    刚刚冲天的火光,就是给他们的信号。那个主将毫不犹豫的带着人呼啸而去,心中的怒气,已经顺着呼吸,全部都被排了出去。最后,心中只剩下裸的滔天杀意。

    喧闹的营地,有些士卒还在熟睡,有些士卒已经拿着家伙走了出来,到处都是乱糟糟的。那份副将没有了刘岩的权威,身边只收拢了寥寥的一百士卒。

    最前排的骑兵已经冲进了营地,手中的刀不断的挥动,沿途的北风军,不是被砍下的脑袋,就是被战马踏成了肉泥。

    越来越多的骑兵涌进了部落的营地,然后分开,朝着周围奔去。现在很多北风军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冲进来的骑兵砍下的了脑袋。

    很多正在死睡的北风军便被烧死在帐篷里,终于有人醒悟了过来,然后开始反抗起来。但是这些人都是零零散散的,根本就像螳臂挡车一样,丝毫不能阻止这些骑兵的脚步。

    更多的北风军则是乱糟糟的不断乱跑,但是整个营地都是骑兵,能跑到哪里去。刚刚还在他们跨在呻吟的女子们,都是拿起了各种武器,开始朝着他们身边的北风军身上倾泻。鲜血贱在了她们的脸上,显得格外的狰狞和恐怖。

    那个副将已经慢慢的聚集了不少士卒,有的有马,有的没有马。有了主心骨以后,这些士卒都是开始冷静了下来。有马的自觉的排在了前面。没有战马的,则是默默站在了后面,等待着最后的决战的来临

    这支队伍很快就吸引了蒙兀人的注意,很快,一对蒙兀人的骑兵便冲了过来。那个副将虽然心中无奈,但还是只有喝到:“不想死的,就跟我冲出去。”

    说完,便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他身后的骑兵也是紧紧跟随,再后面的士卒也是撒开脚丫子,追了上去。

    两支队伍就这么沉默的撞在了一起,不断有人开始倒下马,然后被战马踏成了肉泥,那个副将冲在最前面,手中的马刀上已经穿过了一个蒙兀人的胸膛。他刚刚想收回马刀的时候,就感觉面门一寒,他急忙收手,然后一矮身,他的头发被削断了几根。

    来不仅庆幸,对面的蒙兀人的兵器又砍了过来,。这个时候,他身后的亲兵亡命一般的冲了上来,挡开了砍过来的马刀,另一个亲卫则是递给那个副将一把马刀。

    手上有了马刀以后,那个副将鼓起余勇,继续带着人冲。但是他身后的步卒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交错而过的蒙兀人,对后面的这些秦军的步卒没有丝毫的同情,不断的用战马踩踏,有马刀砍,用铁骨朵砸,惨叫声不断的响起,断了手臂,没有头的尸体,这里简直是一片地狱。地上的血水,已近流淌的一地,口气中的血腥味也越来越重。

    不远处,那个蒙兀人的主将看见,口中说道:“那弓来。”

    身后连忙有人递过来一把大弓,那个蒙兀人的主将,拉卡了弓,然后取出了箭,瞄准,射击,动作一气呵成。很快,一直箭簇就朝着正在厮杀的那份副将飞奔过去。

    那个副将已经感到了不妙,但是却没有办法移动位置,“啊”,只听他惨叫一声,便倒下了战马,被对面的蒙兀人的战马踏成了肉泥。

    后面的亲卫见状,双目通红,已经存了死志。便开始朝着蒙兀人发动了自杀性了进攻,但是一时的血勇是无法弥补众多差距大。很快,这些亲卫便死的一个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