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二十章 女有意
    宇文峰见到黄怡发愣的样子,连忙出声道:“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w W w . qb5.com //”说完,便逃一般的出了帐篷,出了帐篷以后,宇文峰才发现自己的心跳跳的特别快。

    对于黄怡来说,刚刚却是一段莫名其妙的谈话。见到宇文峰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了,黄怡还没有反应过来

    宇文峰长舒一口气,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然后才从容的迈步走向自己的营帐。宇文峰回到营帐之后,开口吩咐道:“把田大队长叫过来。”

    听到宇文峰的吩咐,连忙有亲卫下去找田齐去了。等了一会,田齐便来到了营帐内,行礼之后,开口问道:“大人,你找我?”

    宇文峰点点头,然后开口说道:“坐下说。”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田齐便依言坐了下来。宇文峰开口问道:“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田齐自然知道宇文峰指的是什么事情,然后开口说道:“如果是平时,这件事情还不好办。毕竟我们军队不能插手地方的政务”

    说到这里,田齐发现宇文峰的眉头皱了起来,马上继续说道:“但是现在又不一样,由于现在的特殊情况,强势一点,应该可以把事情办下来。”

    宇文峰开口问道:“怎么说?”

    田齐自信的开口说道:“大人,想想看,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北征,所以一切的事情都以北征为主,大帅现在肯定已经忙的不可开交。固州方面想要告状,肯定大帅也没有功夫搭理。”

    宇文峰皱着眉继续问道:“如果他们坚持不放人怎么办?”

    田齐开口说道:“我看这种可能性不大,饿狼军的威名已经传开了,这件事情闹开了,往大了说,就是造成军队不稳,在北征前夕,他们不会这么做的。”

    听到了田齐的吩咐,宇文峰点点头,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你去去办吧。”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田齐一时间竟然愣了起来,然后脸上便露出狂喜的神色,开口说道:“是,大人。”

    宇文峰挥挥手,开口说道:“你先下去吧。”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田齐却是犹豫着没有起身。宇文峰也发现了,便开口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田齐这个时候也只有咬咬牙,硬着头皮说道:“大人,这女眷在军中毕竟不合规矩。”

    听到田齐的话语,宇文峰脸上却是露出了怪异的笑容,见状,田齐开口说道:“大人,是我多嘴了。”

    宇文峰摇摇头,开口说道:“你没有说错,的确是不合规矩,而且住在军营里,肯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但是宇文峰话锋一转,开口问道:“那你说怎么办?毕竟刚刚发生了这种事情。如果送她们回固州城里的话,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怎么办?”

    田齐思量一阵,然后开口说道:“大人,不如我们由暗处转向明处。”

    迎着宇文峰疑问的目光,田齐继续开口说道:“我的意思是让人光明正大的去保护她们,这样一来,想要找她们麻烦的人首先就要掂量掂量了。”

    宇文峰点点头,开口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见到宇文峰已经有了决断,田齐便起身告辞。等到田齐走了以后,宇文峰开口说道:“来人。”

    很快,一个亲卫就走进了帐篷。如果黄怡在的话,肯定能够认得出来,这就是救她的五人中的头。

    宇文峰开口吩咐道:“潘勇,你带人护送她们回固州城去。太多带点人去”

    说到这,宇文峰想了想,继续开口说道:“人手就从我的亲卫里选,家伙都带上,一定要保护好她们。”

    潘勇听到宇文峰的吩咐,不敢怠慢,连忙开口应和道:“是,大人。”

    但是却没有马上走,而是欲言又止的模样。宇文峰开口问道:“还有何事?”

    潘勇鼓起勇气问道:“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匆匆的送她们回去,她们也是可怜人。”

    宇文峰却是笑着拍了拍潘勇的肩膀,开口说道:“你小子,也学会了怜香惜玉。”

    潘勇唰的一下,脸就红了。这些亲卫都是经过宇文峰亲手调教过的,而且长时间跟在宇文峰的身边,自然两者的关系要亲密很多。

    潘勇却是急忙开口否认:“大人,我不是”

    宇文峰打断了潘勇的话语,开口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女眷在军营里毕竟不方便。再说,不是让你们去保护她们了吗?”

    潘勇也是一时间没有转过弯,听到宇文峰刚刚的话语,连忙笑着就要出去。宇文峰继续吩咐了几句,等到潘勇快要出去的的时候,冷声说道:“这次不用换装,光明正大的保护她们。如果有闹事的,坚决不得姑息。”

    潘勇听言,点点头,然后便匆匆的下去,挑选人手去了

    黄怡休息的帐篷外面,却被宇文峰的亲卫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着。虽然这些亲卫没有因为在军营里有一丝的松懈,但是每个人都在用眼神无声的交流着。

    他们不知道里面的女子到底和宇文峰有什么关系,但是就凭里面的女子两次进入军营,宇文峰都是调派她们来保护,他们便知道里面的女子和宇文峰的关系不简单。如果弄不好,里面的女子和宇文峰成亲,那不就是所以这些亲卫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叶儿偷偷的掀开帐篷,发现外面全是人以后,连忙跑到了黄怡的床边,开口对着黄怡说道:“小姐,外面都是人,而且他们腰间都挂着刀”

    说着叶儿的小脸上露出了可怕的神情,黄怡却是摸摸叶儿的头,开口说道:“不要怕,他们都是好人。”

    在叶儿的世界里,还搞不清楚什么是好人和坏人,既然小姐说是好人,那么外面的人肯定都是好人。想通了,叶儿感觉也没有刚刚那么害怕了。

    潘勇来到了这边,笑着和值守的人打着招呼。来到了帐外,潘勇刚刚想要开口,正好帐篷被掀开了,接着就是一张可爱的小脸出现中潘勇的视线中。

    叶儿也被被吓了了一大跳,口中发出尖叫声。但是看清楚门口的人是潘勇以后,便停止了尖叫。叶儿自然认出了眼前的男子,就是救她们的人。

    潘勇开口说道:“我有事要见你们家小姐。”

    这个时候,黄怡听到了潘勇的话语,开口说道:“叶儿,请他进来。”

    听到黄怡的话语,叶儿便把潘勇带进了帐篷。见到潘勇,黄怡开口说道:“小女子谢过壮士的大恩。”

    潘勇却是摇着头说道:“不敢当,这是份内之事。”说着潘勇也是低下头,不敢抬头看这黄怡,继续开口说道:“大人,让我过来送小姐回城里去。”

    听到潘勇的话语,叶儿却是嘟囔道:“才来没有多家?又要走?还让不让小姐好生休息”

    黄怡梁芒开口呵斥道:“叶儿。”

    听到黄怡的呵斥声,叶儿不情愿的闭上了嘴。黄怡开口问道:“宇文大人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潘勇摇摇头,然后想起了什么,降低声音说道:“小姐不要误会,因为女眷在军营中,多有不便,这才”

    黄怡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开口说道:“请壮士等等”

    潘勇听言便退出了帐篷,不久,一辆马车在宇文峰亲卫护送下,出了饿狼军的驻地,缓慢的驶向了固州。

    马车出了饿狼军的驻地以后,宇文峰却出现在了营门口,远远的望着正在远去的马车,宇文峰心中涌出了一丝离愁。但是很快,宇文峰就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压下了这点小心思,迈步向着营帐走去。

    潘勇带着人护卫着马车,终于来到了城门口。这段时间守城的兵丁也吃够了苦头,看见不远处的马车,还有周围护卫,都不敢上前询问。

    等到潘勇护送着马车进城门的时候,守城的兵丁只有老老实实的闪在一边。潘勇也没有那么跋扈,快到城门口的时候,就开始降低了速度,然后缓缓的通过城门。

    见到来人没有想象中的跋扈以后,在城门值守的兵丁也好奇起来,来人是谁。要知道,前一段时间,像这种队伍,一般都是扬长而去,根本不在城门减速。

    他们很快发现了马车上插着的旗帜了,一面黑色的旗帜,上面一只栩栩如生的饿狼正在向天咆哮。饿狼通体都是血红,好像是人血染出来的一样。

    等到潘勇等人护卫着马车通过了城门以后,守城的兵丁才反应过来。其中一个开口说道:“头,那面旗帜?难道进城的是?”

    被他叫做的“头”的人,大概三十岁,是个对正。他也是肯定的点点头,说道:“应该错不了,在北疆,除了他们,谁还敢用这饿狼旗。”

    严伟被两个下人搀扶回府以后,严府可以说是鸡飞狗跳。严伟是家中的主事人,现在被打成个模样子,整个严府都开始乱了起来。

    还是严伟不顾伤势,即使的稳住的形势。派人去请大夫以后,便把所有人打发出了房间。不久,大夫过来了以后,开了方子,便离开了。

    严伟却把心腹管家交了过来,然后对着他吩咐几句

    等到管家走了以后,严伟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严伟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却被开门的声音吵醒。

    听到响动以后,严伟挣扎着起身,便看见管家一脸紧张的冲了进来。严伟便知道不好,那个管家急冲冲的来到了严伟的面前,然后开口把城门口看见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以后,严伟不死心的开口问道:“你看清楚了。”

    那个管家就差指天发誓了,继续开口说道:“那辆马车,小的见过很多次了,不可能认错。”

    听完管家的话语,严伟便是脸色苍白,直接昏了过去。“老爷老爷”管家见状大喊道,听到管家的喊声,在外面候着人连忙一起冲了进来

    潘勇带着人护卫着马车很快来到了黄怡之前住的客栈,由于之前黄怡带的金币被骗的差不多了,所以住的也是一个小客栈。

    在门口百无聊奈的小二看见了大队人马在门口听停了下来。小二知道来了大客户,一边喊道:“东家东家”连一边跑上前伺候,潘勇下马,把缰绳递给了那个小二。

    在里面的掌柜听到了门外小二的喊声,也是急忙出来,看见了来人也是带着笑脸迎了上去。潘勇见到掌柜,开口说道:“我要包下整间客栈。”

    听到潘勇的话语,掌柜的的脸上笑的更盛了,连忙开口说道:“没问题,没问题,里面请”

    潘勇带着人便在客栈安顿了下来,黄怡和叶儿还是住以前的房间,但是周围却被潘勇带着人保护了起来。

    潘勇在路上已经和黄怡说过了,为了安全着想,这两天不要轻易外出。正好,黄怡也需要好好休息,调理身子,便也爽快的应承下来。

    夜晚,小二把掌柜的扯到一边,鬼鬼祟祟的说道:“叔,我怎么觉得不对啊?那个小姐,我是见过的,怎么几天的功夫,就带着一群军爷回来?”

    掌柜自然直到小二说的什么,但是想到刚刚收到了金币,便拍打着小二的脑袋,开口说道:“可人的事情,不要多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这个小二是掌柜的本家侄子,所以才这么和蔼的嘱咐。小二听到掌柜的话语,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见状,掌柜的挥挥手,开口说道:“去做事吧。”

    房间中的蜡烛烧的噼啪响,尽管已经是深夜,但是黄怡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一会闪现的是黄海的,一会闪现的又是宇文峰。最后,黄怡不由得患得患失起来。因为到现在为止,宇文峰也没有跟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黄怡害怕周围的都是一场梦,梦醒了,还是只剩下她一个人,对自己父亲的事情毫无办法

    第二天早上,严伟发疯似的起身,然后说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听到响动,在严伟床前伺候的小妾连忙拉着严伟的胳膊,开口说道:“老爷老爷老爷”

    严伟清醒了过来,看了看周围熟悉的环境,然后长舒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刚刚他做梦,梦见了饿狼军闯进了严府,见人就杀,到了最后只剩他一个人,在地上不断的挣扎,但是拿着刀的饿狼军却是不断的逼近。

    听到房间里的响动,很快一大家子都来到了严伟的房间中,但是严伟这个时候哪里还有闲工夫安抚她们,呵斥道:“都出去都出去”

    听到严伟的呵斥,房间再一次空了起来。他的管家很快出现推门走了进来,见到自己的管家走了进来,严伟急忙开口问道:“怎们样?他们有什么动静?”

    他的管家开口说道:“老爷放心,昨天,他们护送马车回了客栈以后,就一直没有出来过。我找人打听了一下,领头的包下了整间客栈。”

    听到他们暂时没有什么动静,严伟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又马上紧张了起来,他知道这次得罪的是饿狼军,得罪的是宇文峰。宇文峰是什么人,严伟也是听过传闻的。现在惹上了宇文峰这个杀神,严伟肠子都悔青了。

    严伟还没有自大到宇文峰不敢对他挥动屠刀,所以现在也是异常的着急。但是翻来覆去,却发现没有什么人可以帮上自己的忙。因为对方是宇文峰那个疯狗,不管你有什么背景,抬出什么人,他只会用手中的刀说话。

    回过神来,看见管家还在面前,严伟便挥挥手,开口说道:“你先下去吧。”

    听到严伟的话语,那个管家便依言退出了房间。等到管家走了以后,严伟在床上,越想越心惊,感觉脖子上也是凉凉的,好像有一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不久,刚刚退出去的管家,又重新进来了。见到管家又重新进来,严伟开口问道:“什么事情?”

    那个管家拿出一张名刺,递给严伟说道:“老爷,有人求见。”

    严伟接过名刺,瞟了一眼,就扔到了地上,不难烦的说道:“不见”

    话还没有说完,严伟突然惊醒,然后飞速的开口说道:“把名刺拿过来给我。”

    见到严伟这么急切,那个管家也是连忙俯身把地上的名刺见了起来,然后递给严伟。严伟一把酒杯名刺扯了过来,然后仔细的看着,好像要看出一朵花来。

    突然,严伟从床上蹦起来,开口说道:“开门迎接。”

    那个管家刚刚想出去,严伟又开口说道:“等等,我亲自去迎接。”

    让严伟这么激动的原因就是那张名刺上面“田齐”两个字,随着饿狼军声名鹊起,除了宇文峰,他手下的人也是慢慢被别人熟知。其中争议最大的就是这个田齐。田齐本事固州军镇的将军,论品阶,现在的宇文峰都比不上,但是田齐就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宇文峰

    一觉起来的黄怡,脸色却是通红。原来昨晚她梦见宇文峰救下了自己的爹爹之后,又过了不久,又上门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