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十七章 北方有佳人
    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这天早上,宇文峰终究还是率领饿狼军踏上了北上的道路,尽管这条路会走的异常的艰辛,但是宇文峰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哪怕是尸山血海,也只有走到底。\W Ww、q Β5、cOМ//

    饿狼军对于这种长途行军还是非常有经验的,一路上都按照宇文峰的命令,小心翼翼。扎营的时候,把驻地布置像铁桶一般。饿狼军成军没有多久,在宇文峰可以的教导下,暂时没有出现一些坏的习气,所以尽管每天很幸苦的赶路,士卒也没有什么怨言,而且士气也不错

    身处固州的宇文霁,现在可以说是豪气万丈,手握十万雄师。这次北征的行动,的确有有杨瑞的意思在里面,毕竟这位已经天命的帝王,需要在闭眼之前,取得一场大胜,凭借大胜之势才能实施他接下来的安排。

    但是宇文霁的意志也起了很多的作用,如果没有这个北风军团大帅的肯定,杨瑞也下不了这个决定。

    这次北征所需要的银粮已经快把大秦的户部搬空了,杨瑞输不起,大秦也输不起。宇文霁手握十万雄师之后,不由的产生了骄傲的情绪,而且加上家主争夺进入了白热化,所以宇文霁也需要有新的砝码来争夺家主之位。

    观宇文霁一生,先是在金州,没有直接接触胡人。后来直接回帝都,掌管京军,自然没有上前线的机会。再到后来,宇文霁第一次率领京军北上,没有和胡人打一仗就回来了,第二次却是固守金州,然后攻打固州,可以说,宇文霁对于胡人的野战能力终究没有一个完整的认识。

    他知道胡骑的野战能力很强,但是却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所以这才有这次大胆的北征。北风军团整训以后,宇文霁没有打散他们,让他们去各个地方镇守,就是为了接下来的行动。

    所幸杨瑞已经同意,从帝都拨过来的银粮正在一批一批的送到军中。大军北征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各种事先的布置,需要一步一步的到位,所需的时间,也是相对漫长的。

    所以,等到宇文峰的率领饿狼军到达固州的时候,北风军团的准备工作正处于收尾的阶段。十万雄师驻扎在固州的城外,远远的望去,到处都是连绵不绝的军营。

    自然又热来接应饿狼军,然后把饿狼军带到了指定的驻扎位置。饿狼军所处的位置极为的偏僻,牛二、何松等人脸上都是露出了不满的神色。但是宇文峰却脸上却没有任何的不满,下令道:“驻扎,动作快点,让弟兄们快点休息。”

    宇文峰率领饿狼军到了固州的消息,宇文霁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但是现在的宇文霁根本没有心思搭理他们。现在宇文霁要忙碌的事情非常多,根本没有闲工夫理会宇文峰和饿狼军。

    这次北征,宇文霁对于宇文峰的态度的就是随意,如果宇文峰率领饿狼军来了,就在战场上找个机会收拾他;如果不来,宇文霁也不会太在意,他相信会有人对此事不满的。

    所以宇文峰和饿狼军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宇文峰依然很小心,让士卒们把驻地经营的和战时一样,固若金汤。对此,饿狼军的士卒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却是坚决的服从。

    对于宇文霁的态度,宇文峰是相当的满意。没有什么新的命令,宇文峰和饿狼军就这么住下了。但是这可苦了饿狼军周围的两支队伍。

    虽然北风军团进过这次大整编,跟以前有很大的不一样,但还是三天操练一次。不是每支军队都像饿狼军一样天天操练的,北风军团也只是在刚刚整编的前一个月如此,到了现在都是三天操练一次。

    每天早起的出操声,让旁边的两支军队痛苦不堪。第一天早上,被吵醒的士卒骂骂咧咧的操这家伙想要过来教训一下这支新来的军队。甚至一些军官也参与其中,但是等他们发现营门口插着的饿狼旗的时候,都是默默的转身,然后拔腿就跑。

    饿狼旗他们是认得的,既然饿狼旗在这,那就表示里面操练的军队是饿狼军。他们可没有这的胆子过来找麻烦。饿狼军的确能打,他们都是知道的。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饿狼军的掌军者是宇文峰。宇文峰出了名的疯狗,动不动就要弄出人命,谁还来敢触这个霉头。

    军官们都是央求要换驻地的位置,很快,饿狼军周围便空了起来,对此宇文峰却没有丝毫的不满。在他看来,地方空旷点更好。

    对于饿狼军的操练,一开始是有人跑过来偷看的,宇文峰知道,但是也不派人阻止。但是很快这些人就没有了劲头,看了两天就不来了。

    还有一些人,则是像躲瘟神一样躲着这块地方。这些人多半就是当时在固州内的俘虏,那晚,发现有俘虏趁机欺凌百姓以后,宇文峰是下了死命令的,要把这些人驱赶的城门边去的。执行宇文峰命令的人则是毫不手软,正在欺凌百姓的,杀;原地不动的,杀。

    这些幸存的人,当时都是见过那些全身是血,恍若魔鬼的饿狼军的,所以现在便是死死的躲避这块地方。有的胆小的,看了不敢望这边看一眼。

    北风军团中,还有一部分人是当初在虎儿关,被俘虏的琼州边军。现在摇身一变,变成了北风军团的一员。对于饿狼军这支军队,他们的感情是复杂的,饿狼军一方面大败了他们,但是因为这样,他们又变成北风军团的一员,待遇是比以前好了很多。

    在琼州边军中,拖饷已经是家常便饭。而且就算发响,也是领不足。最起码,现在在北风军团中,拿到的是军饷的八成,比原来好太多了。

    宇文霁虽然出身宇文家,不缺钱,但是也不能阻止别人吃空饷,喝兵血。幸好北军团刚刚整编完,这种情况要好很多。

    这天,饿狼军驻地外却缓缓的驶来一辆马车。值守的士卒自然已经远远的看见了这辆马车,所以一大早便暗自警惕起来。

    很快,这辆马车便停在了营门口。在马车上赶车的一个壮汉,下了马车,然后带着笑脸走了过来。值守的对正开口呵斥道:“什么人?站住,军营重地,不得乱闯。”

    那个壮汉听到了呵斥,不由的停下来了脚步,但是随后,便那个壮汉咬咬牙,走了过来,对着那个对正开口说道:“军爷,我们来求见宇文峰大人。”

    说着,递过去一枚金币。那个对正刚刚还平静的神色,马上便露出厌恶的神色,开口呵斥道:“走走走大人哪里是相见就能见的。”

    那个壮汉递金币的手,就尴尬的停在了空中。但是那个壮汉却不死心,而是再次小心的开口说道:“军爷,帮帮忙”说着,想要再次把金币递给那个对正。见状,那个对正脸上已经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继续呵斥道:“还不快走走”

    那个壮汉也知道了眼前的大头兵是真的没有要拿金币的意思,不由得讪讪的转过身,回到了马车旁边,然后对着马车里面说了了几句

    很快,马车就被打开了。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小丫鬟下了马车。见到那个丫鬟,门口值守的士卒都是狠狠了咽了咽口水,也不怪他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多说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这些士卒自从参军以后,就整天和一群男的在一起,平日里难得见到一个女的。

    现在看到一个可爱的小丫头,自然是有些失态。那个小丫鬟穿着裙子,自然走的不快。那个对正却是很快恢复了神色,然后冷哼一声。听到了对正的冷哼声,其余的士卒都是回过神来,然后脸色变得通红。

    那个小丫鬟指着那个对正开口说道:“我家小姐是宇文峰大人的未过门的妻子,你怎么不让我们进去。”

    在那个小丫鬟来到了那个对正的面前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香味,狠狠的刺激着那个对正的,让那个对正出现了短暂的失神。但是听到了小丫鬟的话语,那个对正立马就回过神来,然后满脸紧张的开口问道:“大大人的未未过门的妻子”

    见到刚刚很“凶”的对正,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个丫鬟不禁笑了起来。那个对正却没有心里理会这个小丫鬟了,急忙向后跑。他这一跑,到让那个小丫鬟愣了。

    所幸,那个对正又马上跑了回来。那个对正本来想马上进营禀告的,但是跑了几步,又发现这么做不妥。毕竟大人这个未过门的妻子的身份摆在那里,怎么能够等了。

    那个对正跑回来,对着那个小丫鬟说道:“我先让人带你们进去。”

    说完之后,便对着身后的士卒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把人带进去。”

    那个丫鬟满意的笑了笑,只留下一串小声,然后又蹦蹦跳跳的回到了马车里。那个壮汉挥舞着马鞭在士卒的带领下,进了军营。

    那个对正却是吩咐了几句,便拔腿向里面跑去

    营帐内,宇文峰正和田齐、牛二、等人商量事情。这个时候,一个亲卫走了进来,但是看见宇文峰和牛二、何松正在商讨事情。这个时候,那个亲卫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有愣在了原地。

    宇文峰眉头皱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申请,开口对着那个亲卫说道:“有什么事情就说?”

    听到宇文峰口气中的不满,那个亲卫急忙呈立正姿势,然后快速的说道:“大人,你未过门的妻子已经到了,已经安置好了。”

    说完之后,那个亲卫便松了一口气。听到那个亲卫的话语,营帐内的众人却是脸色怪异。田齐是后来才跟随宇文峰,自然以为这事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找上门来了。

    牛二、何松等人跟随宇文峰这么久,自然是知道宇文峰压根就没有未婚妻的。人拥有可怕的联想能力,他们很快便想到这肯定是宇文峰在帝都惹下的事情,这种事情,肯定也不好说,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

    所以,五人都是一脸暧昧的看着宇文峰、但是很快,田齐、牛二等六人便失望了,他们发现宇文峰只是眉头皱着,并没有什么表示。

    宇文峰这个时候也被刚刚亲卫的话语雷到了,但是很快,宇文峰就笑着说道:“还没有听说过冒失别人未过门妻子的人。”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营帐内的六人便明白了,刚刚说的这个人的身份肯定是假的。听到宇文峰的话语,刚刚进来禀告的亲卫,也是冷汗直流。

    这个时候,也只有牛二够资格开口问道:“大人,你的意思是?”

    宇文峰笑着回答道:“我连亲事都没有定下?哪来的未过门的妻子?”

    听到宇文峰肯定的回答,营帐内的六人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人为了腰间宇文峰,而捏造了这个身份,这其中到底会有什么猫腻呢?

    营帐内的六人都是皱着眉头,开始细细的想了起来。一时间营帐内便沉默了起来,宇文峰这个时候起身,笑着说道:“我正就去见见我未过门的妻子。”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李文开口说道:“大人,现在这人的身份还没有弄明白,不合适吧。”

    何松也是点点头,开口说道:“大人,不值得冒险。”

    宇文峰却是挥挥手笑着说道:“无妨,在饿狼军的军营里,我怕什么?再说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这才想起,眼前的年轻人,也是曾经上过战场亲手杀过胡人的军人。六人听出了宇文峰话中的坚持,也都是点点头,不再言语。

    宇文峰开口对着刚刚进来禀告消息的那个亲卫说动啊:“走吧。”

    那个亲卫战战兢兢的带着宇文峰出了营帐,等到宇文峰出了营帐以后。李文便开口说道:“营门口值守的人怎么搞的?身份都没有弄清楚就把别人领进来了,一定要好好惩罚他们。”

    贾至却开口说道:“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那人说了是大人的未过门的妻子,难道还让他们几个把人拦在营门外,然后自己进来确认真假以后,再去处理。”

    李文在心中也是知道这些道理的,只是心里有点想不过罢了。因为刚刚正说到李文麾下的军队的事情,被人打断了,李文自然是不高兴的。

    宇文峰跟着那个亲卫出了营帐,走了几步。走在前面的那个亲卫转过身来,对着宇文峰说道:“大人,还是不要去了吧。”

    宇文峰自然知道那个亲卫在担心什么,笑着说道:“无妨。”

    见到宇文峰脸上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那个亲卫也不再多说,而是转过身,继续在前面带路。很快,便来到了一处帐篷外。

    帐篷外的马车异常的刺眼,马车上还坐着一个壮汉、但是那个壮汉很显然很紧张,不敢乱砍,只是低着头。宇文峰看着马车也没有什么出奇,便准备走进帐篷。这个帐篷外面自然是有人把守的,全是宇文峰的亲卫,倒不是怀疑他们的身份,而是为了防止一些普通的士卒冲撞了她们,毕竟这是军营。

    见到宇文峰,把守的亲卫连忙齐声行礼:“大人。”

    宇文峰笑着点点头,然后走进了营帐。走进营帐,便看见了两个人人,一个小丫头,还有一个蒙着面的女子,两个人都是站着的,看样子似乎是主仆。

    宇文峰脸上挂着笑意的说道:“谁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啊?”

    听到了宇文峰的话语,那个蒙着脸的女子却觉得脸庞发红。到底是还没有出门的大姑娘,自然脸薄的很。

    那个蒙着面的女子开口说道:“大人何必嘲笑小女子?”

    宇文峰觉得这个女子的声音十分的甜美,不禁想看看她的庐山真面目。宇文峰很快找位置坐了下来,一脸揶揄的说道:“嘲笑?怎么会呢?不是你说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吗?现在全军上下都等着见你呢?”

    如果这个时候让别人看见宇文峰这个样子,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宇文峰现在哪里有铁血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幅泼皮调戏良家妇女的样子。

    那个蒙面女子听了宇文峰的话语,摇摇银牙,开口解释的说道:“如果不这样,又怎么能进得了大人的军营呢?”

    那个蒙面女子这个时候解开了自己的面罩,只见少女十岁年纪,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脸色晶莹,肤色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微现腼腆,甚是清秀绝丽,高挑的身上穿着翠绿色的连衣长裙,健美高挑身上穿一件白底儿草莓花儿的背带裙,浅浅地露着如雪似酥的胸脯,裙摆只遮住膝,腰间同色腰带将腰儿束得纤纤一握,更衬得胸脯丰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