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八十三章最后一击
    顿时间,空中响起了四声惨叫声,书迷们还喜欢看:。// w //在空中的四个黑衣人,全身上下,不知道被刺了多少个窟窿,死的不能再死了,四具尸体全部落在了地上,溅起一阵灰尘。

    饿狼军心中大定,仿佛又回到了在金戈铁马的战场上,在宇文峰的指挥下,他们赢得了一场又一场的胜利。

    不禁有饿狼军开始高呼起来“大秦万胜”,他周围的饿狼军也都收到感染,大呼起来“大秦万胜大秦万胜”

    很快,所有的饿狼军都加入了呼喊的阵营中,他们喊着整齐的口号”大秦万胜大秦万胜大秦万胜“

    饿狼军长枪阵的前面,已经倒下来额二十几具黑衣人的尸体,宇文峰也仿佛回到了战场上,面对一场又一场艰难的战斗,都是呼喊这号子,走向了胜利,书迷们还喜欢看:。

    “大秦万胜”宇文峰用尽全省的力气,呼喊出来,一时间把士气待到了最高点。宇文峰选择的时间,这是饿狼军刚刚呼喊完的间断时间,所以显得格外的响亮。听到了宇文峰的喊声,饿狼据沸腾了,跟着一起齐声喊道:“大秦万胜大秦万胜大秦万胜”

    宇文峰拔出腰间的刀,吼道:“攻。”

    听到宇文峰的号令,长枪阵踏着整齐的步子,向前迈进,几十号人的的脚步声汇成了一个声音,不断的敲打着对面黑衣人的心脏。

    冲天的杀气,必胜的信念,这是所有饿狼军一起发出的滔天战意。很多黑衣人迟疑了,没有像刚刚一样,不畏死的冲上前去。饿狼军的滔天战意也感染了旁边的御林军,虽然他们没有一起呼喊着号子,但是手中的刀更加的卖力,脸上红润润的,那是激动造成的。

    见此,正在和黄毅还有萧铁手交战的两个黑衣人的头领,顿时就是脸色一变,只是由于蒙着面罩,没有人发现而已。旁人没有发现,但是黄毅和萧铁手却是瞬间抓住了机会。欢愉i挥舞着巨剑向着他的对手砸了过去,由于刚刚短暂的分神,所以造成反应慢了半拍,只能被动的抵挡。

    但是黄毅用力的一劈,不是那么好承受的,顿时那个黑衣人拿刀的虎口已经裂开,不断鲜血冒出来。黄毅得理不饶人,继续展开攻击。

    萧铁手则是抓住对手短暂失神的机会,全力的快攻,旁边的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柳叶剑,只听到“铛铛铛铛”,兵器不断碰撞的声音。黑衣人的两个头领,一时间都落入了下风。

    最开始战场上,剩下的两个黑衣人已经彻底的落入下风,他们两个现在都只是疲于抵挡,根本没有办法还击,其他书友正常看:。现在三个大内侍卫对两个黑衣人。

    一个黑衣人挡开了刺过来的长枪,还来不及庆幸,就觉得右手一疼,原来是使双刀的那个大内侍卫,见机,用双刀伤了他的右手。一晃神之间,一根长枪已经穿透了他的喉咙。被长枪刺穿喉咙的黑衣人,还想说什么,但是却倒地不起。

    “大哥。”剩下的那个黑衣人口中大呼道,慌忙的躲开了鞭,想要朝着刚刚倒地的黑衣人跑去,但是另外两个大内侍卫有缠了上来。三个大内侍卫打一个黑衣人,那个黑衣人自然死的很惨。脖子被鞭子勒的死死的,双刀穿透了他的胸腔。,眼中含着不甘,最开始的三个黑衣人都死了。

    见到三个黑衣人都被解决了。三个大内侍卫急忙赶向后边。他们赶过来的时候,整好就是饿狼军士气最高的时候,宇文峰一声令下,饿狼军的长枪阵带着滔天的战意,还有冲天的煞气,朝着黑衣人碾过去。

    这一幕,也把三人内心中的男儿气概激发出来,那个男人不想驰骋在疆场,让自己的热血来成就自己的梦想。

    用双刀的那个大内侍卫,刚刚想冲过去,但是就被用枪的那个大内侍卫拉住。用枪的大内侍卫开口说道:“我们绕道他们后面去,现在我们在前面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听到这句话,其余两人点点头,然后绕道了黑衣人的黑面去,犹如猛虎出匣,开始砍杀起来。

    饿狼军的长枪阵士气高昂的向前推进,虽然速度非常蛮,但是带来的效果是非常震撼的。再加上三个大内侍卫从后面杀出,黑衣人顿时阵脚大乱。

    驿站内的喊杀声,还有火光冲天,巨大的动静早已经传开了。普通人早已经吓得把门和窗户关的紧紧的,生怕波及到他们。但是,听到动静,在驿站周围潜伏的利剑营却是紧急的行动了起来。

    听到“大秦完胜”的口号传出来的时候,蒋政就知道不好,心里无比的焦急,其他书友正常看:。蒋政知道喊出这个口号的时候,饿狼军一定遇到了恶仗,要不然不会喊出口号那激励士气。

    “管不了那么多了,走,上马,跟我走,去增援少爷。”蒋政大声的吼道。已经集结好的利剑营的士卒急忙翻身上马。由于利剑营几百号人是分开在住,现在也只是集结了两百多人,但是蒋政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这些利剑营的士卒已经被宇文峰用金币喂得饱饱的,再加上宇文峰对他们给予自由的许诺,心里早已经认宇文峰为主,现在听到蒋政的战虎,都是杀气腾腾的翻身上马,没有丝毫的顾及。

    “出。”蒋政拔出刀,大声吼道,说完,一马当先,后面的两百多士卒纷纷马刀出鞘,跟着蒋政冲了出去,路上不断有住在其他地方的利剑营的士卒加入到马队当中。

    “咚咚咚”马蹄声敲击地面的声音,在宁静的夜晚,显得是那么的刺耳。很快,越来越多的利剑营的士卒已经加入到了这股“洪流”当中。这队“洪流”的出现,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特别是在驿站外正在交战的一个又一个的小战场。

    远远的看到前方不断有零散的黑衣人在交战,蒋政也是咬咬牙,大喝道:“不要管他们,无差别攻击,碾碎他们。”

    现在敌我难分,蒋政心里全是救援宇文峰的念头,哪里顾得了这么多。不管前方是敌是友,直接碾过去。五百利剑营的儿郎,都是在战场上见过血的老兵,曾经两次千里追击,还参加了无数次的战斗,战马也都是是上过战场的老马。胯下的战马好像知道主人焦急的心情,纷纷卖力的奔跑起来。

    洪流,洪流,势不可挡。前面的人都是这个感觉,不管他们的武功有多么的高强,不管他们杀过多少人,只要没有上过战场,没有亲眼见过骑兵的冲锋之势,现在就会眼前的一幕所震撼。

    冷兵器的时代,骑兵是战场的主角,一人一马,加上冲击力,冲锋之势无人可挡。杨瑞的人最先反应过来,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对手,急忙让开道路,让骑兵经过。

    杨瑞的人知道这股骑兵是宇文峰的人,如果现在被他们杀死,那不是亏打了。但是来阻击的黑衣人,就没有这份觉悟了,一些反应快的,急忙转身,逃走。但是还在目瞪口呆的黑衣人,不是被战马踏成肉泥,就是被接下来的挥舞的马刀砍掉了脑袋。

    驿站内,宇文峰已经觉得胜券在握了,在场的饿狼军还有御林军也都这么认为,剩下的黑衣人已经不断在后退。到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咚”一声,众人不明所以,但是很快就明白了。冲正门口再次冲出来一拨黑衣人。

    刚刚的声响,应该就是驿站大门被撞开的声音,刚刚还在苟延残喘不断后退的黑衣人,看到从后面涌出的黑衣人,也像是打鸡血一样,再猜嗷嗷的叫了起来,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

    刚刚从正门冲进来的黑衣人,给宇文峰的感觉,他们是军人。因为他们身上的行伍气息太重。而且不想刚刚的一拨黑衣人,喊打喊杀,而是沉默踩着步子,冲过来。

    突然,一阵奇怪的声响,打断了宇文峰的思绪。反应过来的宇文峰脸色狂边,大声吼道:“是短弩,是短弩。”

    但是已经完了,饿狼军并没有穿上盔甲,即使有,刚刚也来不及穿。对面一阵弩箭射过来,长枪阵最前面的饿狼军顿时倒了一大片。见状,黄毅还有萧铁手想要拜托对手,去保护宇文峰。但是他们的对手也发现了战场形式的变化,纷纷用尽全力,不让他们转身。

    前面的饿狼军哼都还没有来得及哼一声,就倒地不起,后面的宇文峰见状,心里在滴血,这些都是战场上的精锐,而且对宇文峰也是无比的忠诚,以后这些人都是饿狼军的军官啊。

    长枪阵已破,不断有饿狼军高呼“保护大人。”然后冲上去,和黑衣人搅在一起。这个时候,郑康开口对着宇文峰说道:”大人,我们快走。”

    宇文峰一把推开郑康,厉声喝到:“走,往里走,弟兄们都在这里”,郑康见到宇文峰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怒火,也不敢再次开口。

    宇文峰捡起地上的刀,口中高呼道:“我宇文峰在此,想要我命的,尽管放马过来。”

    这一句话,虽然给对面的黑衣人指明的方向,但是同时给长枪阵已破的饿狼军,注入的新的勇气。大人在这里,都不怕,我们怕什么,所有饿狼军都在心里想到,难道我们的命比大人都金贵?

    黑衣人的攻势太凶猛,饿狼军不再主动攻击,而是不断集中在宇文峰身边,抵御黑衣人一波又一波的攻势。御林军这个时候,也不断的汇集在宇文峰身边,和饿狼军一起,把宇文峰围在中间。

    御林军身上的盔甲不是吹的,轻便,防御力高,所以刚刚的短弩兵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大的伤亡。经过刚刚,御林军也是异常佩服宇文峰,也佩服一同作战的饿狼军。无他,双方都是敢战之士,在战场上自然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宇文峰正在全神贯注的观察前面的战局,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一个饿狼军异常的动作,只见那个饿狼军,悄无声息的向着宇文峰靠近,现在所有人的心神,全在前面的战局,哪里会注意到内部。

    眨眼,那个饿狼军已经到了宇文峰的跟前。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手中的匕首插入了宇文峰的胸口。杀招,这才是真真的杀招,今晚前前后后的这么多伯刺客死士,全是为了这个刺客做准备。

    宇文峰的异动很快引起了后面一个饿狼军都注意,“刺客”那人急忙的喊道。这一声喊声,好比平地惊雷,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只见,从那个刺客刺中宇文峰到这个饿狼军喊出来,只有几秒的时间。

    那个饿狼军喊完之后,就朝着刺客冲了过来,那个刺客急于脱身,随意的提起脚,想要把冲上来的饿狼军踢飞。这个刺客是无比的自信了,扑过来的士卒绝对受不了他这一脚,一定会被踢飞,其他书友正常看:。踢出一脚之后,他已经准备好了腾空的准备。

    宇文峰被刺中了,饿狼军不在理会前面的黑衣人,都是想要亲眼看看,但是御林军还有那么一分理智,在前面苦苦的支撑着。那个刺客做梦也想不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他脚的确体踢中了冲上来的饿狼军,但是想象被踢飞的情景却没有发生。原来刚刚冲上来的那个饿狼军也是有一点小聪明,他知道自己绝不是这个刺客的对手,但是想到刚刚插在宇文峰胸口上的匕首,他心里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了。

    虽然刺客的脚上传出的力道足以让他,向后飞走几米,但是他却已经有了准备,双手死死的抓住那个刺客的脚,尽管他的嘴上不断的有血流出来。他要做的,就是拖延哪怕几秒的时间,不让这个这个刺客从容的逃跑。

    那个刺客急于脱身,加重的脚上的力道,但是对面的那个饿狼军仍然死死的抓住他的腿。这个刺客知道自己脚上的力道有多大,对面的那个饿狼军的五脏六腑肯定全碎了。

    这个刺客想不通,这需要多大的毅力。经过这么一耽误,这个刺客已经错过了最佳的逃走时间,不断有饿狼军不畏死的冲上来。正在黑萧铁手和黄毅对战的两个黑衣人头领,见到这一幕,口中发出了爽朗的笑容,趁着黄毅和萧铁手愣神的功夫,直接跳出了战场,然后腾空,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黄毅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想功夫去管他们了,提着巨剑朝着那个刺客冲了过去。萧铁手也是一样的,这是在打脸,在他们大内侍卫的保护下,宇文峰仍然死了。

    现在萧铁手需要倾泻自己的怒火,而那的刺客就是最好的选择。那个刺客也已经注意到了赶过来的黄毅还有萧铁手,心中无比的着急,但是饿狼军毫不畏惧死亡的自杀式冲击,给他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最开始的抓住他左脚的那个饿狼军虽然身子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但是两只手无主的手还是死死的抓住刺客脚不放。

    蒋政的马刀是已经被鲜血染红,身上也挂着极快碎肉,但是他丝毫没有什么感觉,他的眼睛一直望着驿站的方向,书迷们还喜欢看:。近了近了,驿站终于到了,驿站的门已经被大打开。

    “冲进去,冲进去,冲进去,冲进去。”蒋政不断的高呼,接着利剑营就纵马进了驿站,空气中充满的浓厚的血腥味,听到不远处的喊杀声,蒋政更加焦急的挥动手中的马鞭。

    宇文峰突然站了起来,让扶住他的郑康吓了一大跳。宇文峰狂笑,把胸口的匕首扯了下来。身边的饿狼军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宇文峰大声的呼喊:“我没有事情,现在不杀敌,更待何时。”

    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宇文峰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见到宇文峰没有什么事情,在听到了宇文峰的话语,饿狼军都是杀意腾腾的朝着前面的黑衣人冲了过去。正在独立支撑的御林军,突然感觉压力一松,原来是饿狼军又回来了。

    见到宇文峰没有什么事情,那个刺客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口中说道:“不可能,不可能。”

    但是他没有什么反应的时间了,因为黄毅已经提着巨剑向他攻来,萧铁手紧跟其后。见到黄毅攻过来,那个刺客也是急忙收起了心神,努力的应对着。

    这个时候,突然冲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边,不知道来人是敌是友。宇文峰的脸色也是阴沉的可怕,更别说正在战斗饿狼军了。

    宇文峰高声呼喊道:“不用紧张,来的是利剑营。”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饿狼军都是松了一口气。士气更加的旺盛,御林军虽然不知道利剑营是谁,但是看到饿狼军松了一口气,也知道来人是友非敌,所以也是士气高涨。

    今晚的战斗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宇文峰却在心里说道,蒋政啊,蒋政啊,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由于进了驿站,战马的速度的都降了下来。终于来到了跟前,蒋政看见了饿狼军前面的黑衣人,形式很明朗了,后面的利剑营也都明白了,书迷们还喜欢看:。蒋政马刀一挥,说道:“杀。”

    便一马当先的朝着黑衣人冲了过来,借着火光,宇文峰看见了一马当先的蒋政,心中大定。宇文峰也不顾不上胸口还在疼痛,口中不禁大吼道:“破敌就在此时”,吼完,便冲了上去。但是左右的饿狼军哪里还敢让宇文峰深入险境,把宇文峰围的死死的,不给黑衣人接近宇文峰的机会。

    前后的夹击,并没有让黑衣人崩溃,他们仍然在不断的搏杀,不断的刘流血。突然好像并不知道疲倦,并不知道死亡是什么,并不知道害怕是什么,他们仍然在忘情的搏杀,好像要流进最后一滴血才肯罢休。

    刚刚拿的刺客险之又险的避过了黄毅的巨剑,但是突然就感觉的脚上一疼,原来是萧铁手的柳叶剑已经伤到了他的右脚。萧铁手经过刚刚发现,这个刺客的武功和自己比起来,差了一个档次,但是脚上的不乏却是异常的灵活,正是靠着这套诡异的不乏,才能在他和黄毅的手上坚持这么久。

    所以,萧铁手刚刚猪猪机会,刺伤了那个刺客的右脚。果然,被刺中右脚之后,刺客马上就显得力不从心,那个刺客的奔波被黄毅的巨剑砍伤,趁着这个机会,那个刺客后退了几步,然后狂笑起来,接着便咬破了藏在牙齿间了毒药,他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最后便倒地不起。

    黄毅和萧铁手明白,这个刺客刚刚肯定已经服毒自杀了。见到刺客已经死了,黄毅急忙来到了宇文峰的身边,萧铁手也不敢大意,也来到了宇文峰的身边,两人一左一右站在宇文峰的两边。

    黄毅开口对着宇文峰说道:“大人,要不要留几个活口。”

    宇文峰摇摇头,开口说道:“没有用的,即使留下活口,也不能从他们身上问出什么来。”

    接着,宇文峰厉声喝到:“不要留,杀光他们。”

    “骑尉大人令,杀光他们,杀光他们”整个战场上都响起了这个声音,蒋政收回刚刚看出去的马刀,开口说道:“弟兄们,听到没有,不要留守,杀光他们,杀光他们,书迷们还喜欢看:。”

    “杀光他们”利剑营的士卒齐吼,黑衣人仿佛没有听到这个喊声一样,仍然不断挥舞手中的兵器。不管他们多么勇敢,不管他们多么善战,最终还是逃过死亡的结局。

    黑衣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来,但是他们仍然没有后退,仍然没有放下手中的兵器,祈求投降。

    同一时间,宇文府上,宇文傲的房间中。宇文战开口说道:“老爷,白天那个人真的可信吗?”

    宇文傲淡然的开口说道:“值不值得信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人手已经派出去了,我们应该希望他能成功。”

    原来今天宇文霁今天回书房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书桌上有张纸,上面写着:“想要宇文峰的命吗,借出三百死士,今晚就是宇文峰的死期。”

    宇文傲思量很久,还是决定赌一把,因为现在才是最好的机会,如果让宇文峰回到了北疆,回到了饿狼军军中,指不定又会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宇文峰最擅长的,就是创造奇迹。

    叫来宇文战,把纸条给他看了以后,宇文战却是不肯相信,但是宇文傲坚持并解释的说道:“你不是想要不波及普通的士卒吗,那么今晚就是最好的机会。”

    听到宇文傲的这句话,宇文战沉默了,然后下去安排去了。宇文家不可能只有黑卫,在看不见的地方,仍然掌握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力量

    宇文拔的房间内,宇文拔开口问道:“那些人手没有问题吧?”

    管家知道宇文拔的意思,开口说道:“老爷,放心,绝对查不到我们身上,书迷们还喜欢看:。”

    听到这里,宇文拔点点头。那个管家迟疑的问道:“老爷,那个人究竟是谁?”

    宇文拔摇摇头,但是还是开口说道:“不管他是谁都没有关系,只要结果对我们有利就行。”

    宋漠然府上,书房中,宋漠然坐在椅子上,但是宋俊却是焦急的不断来回踱着步。宋俊还是没有忍住,开口说道:“爹,今天那人真的可信吗?他真的能够杀掉宇文峰吗?”

    原来今天宋漠然的书房中,也出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想要宇文峰的命,借出金币十万来收买死士,今晚将是宇文峰的死期。”

    看到信件,宋漠然毫无犹豫就叫管家拿了十万金币的金票出来,交到指定的地方。

    宋漠然听到宋俊的话语,悠闲的喝了一口茶以后,才慢悠悠的开口说道:“如果能成功固然好,不能成功,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何乐而不为呢?”

    听到了宋漠然的话语,宋俊仍然是淡定不下来,一直望着驿站的方向,希望快一点得到结果

    一处房间当中,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向着上座的一个女人开口问道:“嫂子,那个人可信吗?”

    那个女人眼中露出了恶毒的神色,口中说道:“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我就不会放弃,一定要让那个小杂种给我夫君偿命。”

    看见陷入痴狂的女人,刚刚那个满脸洛萨胡子的汉子,就是一阵摇头

    凡是想要宇文峰命的人,今天都接到一份奇怪的信,上面或者直接要求人手,或者索取金币,其他书友正常看:。接到信件的人,都是按照信件上所说,或是派出人手,或是拿出金币,他们都在期待今天晚上的好戏

    蒋政在马上,已经换了两把武器,现在是第三把,只见他浑身是血,身上还挂的有碎肉。其余的利剑营的士卒,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院子到处都是碎肉,到处都是残肢,到处都是死尸。

    终于,最后一个黑衣人倒在了地上。蒋政仰天长啸,想要把心中的怒气全部都发泄出来,接着便把手中的刀指向天空,口中大呼:“大秦万胜。”

    利剑营的士卒都举起了手中的兵器,口中附和道:“大秦万胜大秦万胜大秦万胜”

    剩下饿狼军也都加入了呼喊的阵营,最后,连一向奉行沉默是金的御林军也加入了呼喊当中。“大秦万胜大秦万胜大秦万胜大秦万胜”

    呼喊声最后汇成了整齐划一的声音,“大秦万胜大秦万胜大秦万胜”

    这些幸存的男儿们想要通过呼喊,把看到袍泽惨死的痛苦发泄出来,或者是把滔天的杀意全部都呼喊出来。战场上的战士,刚刚下完战场,如果心中郁结,很有可能变声修罗,双目通红,神志不清,见人就杀。

    良久,这个呼喊声才停了下来。宇文峰也是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然后小声开口说道:“活着真好。”

    宇文峰这才得空,把胸口的东西拿了出来。原来是一块护心镜救了宇文峰的性命,其实也不完全是护心镜的功劳。宇文峰身上一直穿的有软甲,那件软甲是上次“固州之夜”时,胡人主将阿穆尔的东西。那晚,宇文峰带着人来到了大帅府,阿穆尔却是已经逃走,但是盔甲还有这件软件都没有来得及拿走。一向爱护自己的生命的宇文峰,自然是毫不客气的接受了,一直都穿在身上。

    刚刚那个刺客的匕首是卒了剧毒的,只要沾上皮肤,宇文峰就绝对必死无疑,但是很幸运的是,那个匕首刺破了软甲,但是刺在了护心镜上面。宇文峰也长了个心眼,在护心镜的表面扑上了一层软物。那个刺把匕首刺进去,就感觉是刺中了宇文峰,所以才没有继续下手。

    按照当时那种情况,如果刺客发现匕首没有刺中宇文峰的话,必定还有有手段。当时所有人的心神都在前面的战场,哪里反应了过来。

    宇文峰心里甚至在想,如果当时那个刺客不是把匕首刺向自己的胸口,而是脖子或则面门,那自己还能活下去吗总之,今天的这场刺伤充满了太多的巧合,这些巧合造成的结果,就是宇文峰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清醒过来的士卒则是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蒋政则是不顾疲累,找到了宇文峰。看到宇文峰,蒋政就是跪了下来,口中说道:“少爷,我来晚了。”

    宇文峰却是扶起蒋政,和颜悦色的说道:“不,你没有来晚,你带着人来的正是时候。”

    蒋政后面的利剑营的士卒看到宇文峰没有怪罪,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宇文峰开口对着蒋政说道:“让你的人休息一会,然后开始打扫战场。”

    宇文峰明面上带来的一百饿狼军,经过今晚长时间的厮杀,已经疲惫不堪,倒是利剑营给刚刚才过来,休息一会以后,应该可以打扫战场。

    不一会,休整完毕的利剑营开始打扫战场,把自己人的尸体收拢起来。

    休息完毕的御林军,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起身,去收拢自己的人的尸体。这个时候,一脸苍白的叶公公才在两个小太监的搀扶下,找到了宇文峰。见到宇文峰没有什么事情,叶公公心中的大石头才落地,书迷们还喜欢看:。

    刚刚在房间中,听到外面的喊杀声,叶公公吓得们都不敢出。渐渐的听到外面没有了喊杀声,叶公公才敢带着人出来,一看究竟。但是走进院子,到处都是死尸,到处都残肢。叶公公走到没两步,脚下就是一个人头,那个人头的双目仍然怒睁开着,没有闭眼。如果不是旁边的两个小太监机灵的上前搀扶,叶公公只怕会吓得直接到底。

    好不容易找到了宇文峰,叶公公却发现宇文峰的脸色异常的难看。叶公公见到宇文峰没有事情,也不再多说,而是带着两个小太监,回去了。

    喊杀声结束了,谢烨的房门被打开,原来是和他一起来的两个手下担心自己少爷,跑了过来。这个时候,谢烨才发现刚刚在外面守着几个饿狼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原来刚刚守在谢烨门口的几个饿狼军,听到前面的怒吼声,就知道不好,急忙赶了上前去。谢烨,自然没有人理会。

    “公子,没有什么事情吧?”其中一人开口问道,谢烨摇摇头,然后开口说道:“走吧,我们出去看看。”说完,便带着两个手下,来到了前面。

    饿狼军自然是认得谢烨的,所以一路上也没有人阻拦。很快,谢烨就找到了宇文峰,但是宇文峰的脸色却是铁青,谢烨也不上前打扰,就在不远处站立。

    这个时候,郑康走过来,对着宇文峰开口说道:“少爷,治安司的人来了,想要进来”

    “滚,让他们滚。”有无恩风咆哮道。听到宇文峰的咆哮,郑康也不敢耽误,一溜烟就消失在了宇文峰的视线中。驿站门口已经重新被戒严,利剑营的士卒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去。

    但是外面的人却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郑康这个时候出来,对着外面领头的说道:“骑尉大人不让任何人进去,你们都请回吧。”

    说完,也不理驿站门外的人,径直走了进去。

    听到郑康的话语,治安司领头的人跺跺脚,开口说道:“走,我们回去,书迷们还喜欢看:。”

    刚刚得到消息的治安司,便一阵鸡飞狗跳,急忙带着人赶过来,如果宇文峰在驿站出事,论起责任来,他们也是有失职的地方。那个挺透的人之所以回去,还是听到郑康刚刚的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消息,那就是宇文峰没事,最起码,应该没有死。所以,他才心安理得的带着人回去。

    清晨,第一缕光线照进了帝都,整个帝都便焕发出了新的活力。该干嘛就干嘛,整个帝都显得生机勃勃。但是宇文峰住的驿站里面,却是死一般的沉静。

    院子里,战场已经被打扫好了。自己人的尸体,已经一具一具的摆放好了,看着盖满了白布的院子,宇文峰嘴上没有说,但是心中的怒火已经快要到了爆发的边缘。

    这个时候,郑康带着人把最后那个刺客的尸体抬到了宇文峰的面前。宇文峰注意到,那个刺客的左脚上,到了现在为止,一双没有了身体的手,仍然死死的刺客左脚。

    见到宇文峰脸上不解的神色,一个饿狼军带着哭腔把那个时候发生的是i去哪个说了一遍。开口这个饿狼军自然是认识那双手的主人,而且也看到那个时候的一幕。

    听到了解释,宇文峰蹲下来,摸着那双手,开口说道:“我安全了,你可以放心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宇文峰强忍住眼眶中的泪水。

    诡异的是i去哪个发生了,刚刚怎么掰都掰不开的双手,听到了宇文峰的话语,好像有了感应一样,突然松开,然后掉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宇文峰旁身后的一个饿狼军惊呼道:“这不是李老三吗?”

    接下来,不少饿狼军都窃窃私语,因为他们已经认出来这个差点要了宇文峰命的人是谁?是一起训练的袍泽,是一起流过血的弟兄,其他书友正常看:。宇文峰的脸色也是异常的铁青。

    但是这个时候,突然以个饿狼军过来对着宇文峰说道:“骑尉大人,角落里发现了一具”

    好像想到了那具尸体的恶心处,但是禀告的那个饿狼军还是开口说道:“发现了一具没有脸的尸体。”

    “抬过来。”宇文峰开口说道。隐隐约约,宇文峰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很快,那具没有脸面的尸体酒杯抬了上来,现在那些人知道了刚刚为什么禀告这个消息的饿狼军的脸上会是这么一副表情了,一位内那句尸体太过吓人。他身上只穿着内衣,这是无关紧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的整张脸已经不见了,现在面门上血肉模糊,好不恶心。

    这个时候,苏豪开口说道:“有古怪。”说完,也不顾别人诧异的眼神,走到了那个刺客的身边,然后蹲着,手不断的在那个刺客的脸上不断摸索。

    良久,苏豪口中说道:“果然。”

    接着,手上一用力,就把刺客的“脸”撕了下来,在场的都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但仍然觉得这幅场面好恶心。刺客的“脸”被撕下来之后,露出了一张倾城倾国的脸,只可惜,那张脸上,有一道很长的疤痕。

    苏豪自言自语道:“原来是个女人。”

    扔掉了手中的”脸“,苏豪拍拍手,来到了宇文峰的身边,开口说道:“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这个刺客趁乱”

    说着指着那具没有脸的尸体,说道:“趁乱杀死了这个饿狼军,然后混到了你的身边。”

    得到真相的宇文峰也是点点头,脸色好看了不少。如果自己身边的亲卫不能相信的话,宇文峰不知道还能相信谁。果然,其余的亲卫,听到了苏豪的话语,心中的大石也落地。有些人口中嘟囔道:“我就说,我们之间是没有人会背叛大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