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七十章回到金州
    “骑尉大人,派出去送信的人回来了。http://www.”郑康对着宇文峰说道。

    宇文峰放下了手中的地图,阿荣年后开口说道:“让他们进来。”

    去固州报信的五个人被郑康带到了宇文峰的跟前,五个人看到了宇文峰都是马上行礼。宇文峰和颜悦色的说道:“不用多礼。”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之后,五个人纷纷抬起头,接着一个人上前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宇文峰,一边开口说道:“骑尉大人,这是大帅给的回信。”

    拿到信之后,宇文峰却是没有马上打开,而是仔细的看了看面前的五个人。这五人虽然经过长时间的奔波,虽然面容憔悴,但是精神气却是十足。

    宇文峰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开口说道:“你们先下去吧。”

    五人领命急忙下去,接着宇文峰才打开了宇文霁的书信,认真看了起来。看完信之后,宇文峰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然后厚重低喃道:“一切终于结束了。”

    虽然饿狼军这次再次取得的辉煌的战果的,但是实际上宇文峰清楚,现在的饿狼军虽然士气高昂,但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经过了隘口大战,固州大战,还有前两天的大战,饿狼军已经是异常的疲惫,急需要休整。

    过了两天,宇文霁派出的军队终于抵达了虎儿关。

    “奉大帅命,前来接手虎儿关。”一个士卒在虎儿关的城墙的大声的喊叫。没有办法,现在虎儿关城门禁闭。良久,虎儿关的城门终于打开,宇文峰带着人马出关迎接

    领军是一个叫夏铁的将军,虽然他的官职和品阶都比宇文峰高,但终究不敢托大,而是率先在马上拱手对着宇文峰客气的说道:“宇文骑尉,本将奉命来接手虎儿关。”

    “夏将军,客气了,请进城吧,马上交接。”宇文峰开口回应道。正所谓人进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见到夏铁这么客气,宇文峰也不好冷下脸来。

    接着,宇文峰带着夏铁进了虎儿关,但是夏铁看到堆积如山的兵器还有粮草的时候,彻底震惊了。相信了来之前宇文霁给他的命令,相信了眼前的少年郎凭借四千任命书击溃了琼州军镇的五万人马,而且看样子,自身损失极低。

    接下来,宇文峰开口说道:“夏将军,我们去关押琼州军的地方看看吧,其他书友正常看:。”

    夏铁开口说道:“那就有劳宇文骑尉了。”

    宇文峰却是笑了笑,然后在前面领路。还没有到,一股血腥味就已经扑鼻而来,等到夏铁到了近处的时候,再一次震惊了。前面是码成山的脑地,任谁看了,也会震惊。

    夏铁艰难的闭上了刚刚张开的嘴巴。咽了咽口水,宇文峰却是毫不在意的说道:“前些日子发生了一场变动,所以死了些人。”

    “死了些人”,夏铁在心里反复的咀嚼这四个字,但是随即又是满脸苦涩。宇文峰开口继续说道:“夏将军,这里琼州军的人数大约在两万以上”

    很快,宇文峰和夏铁交接完,就带着饿狼军退出了虎儿关,然后又重新的踏上了征程。

    田齐一脸可惜的说道:“骑尉大人,这么多的军械还有粮草,真的是可惜了。”

    宇文峰却是笑着说道:“不留下又能怎么样,我们人少,那不了那么多的东西。”

    “但是”田齐还想说什么,但是自己闭上了嘴。

    很快,宇文峰就带着人回到了金州。远远的看到金州的城墙,尽管军纪再严明的饿狼军也忍不住欢呼起来。看到士卒这个样子,宇文峰也是笑着说道:“这群兔崽子”

    宇文峰率领着饿狼军来到了上次驻扎的地方,然后把士卒其中起来。宇文峰走上了高台,看到下面的饿狼军跟出征以前相比,多了一份凶悍,少了一份稚嫩。

    宇文峰开口说道:“还记得这里这里吗?”

    宇文峰指了指四周,然后继续开口说道:“当初我们是在这里出征,踏上了战场,现在,我们”

    宇文峰拖长的声音说道:“我们作为胜利者,重新回到了这里,但是,你们也知道,很多弟兄也回不了了,其他书友正常看:。”

    下面的士卒听到这里,想到了死去的袍泽,脸上也是一阵黯然。宇文峰接着说道:“现在闭上眼睛,为死去的弟兄们默哀。”说完,带头低下头开始默哀起来。下面的饿狼军也是依次低下头,闭上了眼睛,开始为默哀。

    良久,宇文峰抬头继续说道:“士兵们,现在开始发饷。”

    听到发响的消息,饿狼军都是高兴的笑了起来。饿狼军的老规矩,就在校场当面点清。上几次发饷的时候,虽然是在战时,但是宇文峰依然坚持这么做。

    现在的饿狼军已经习惯了这话总方式,等到军官领完军饷之后,才是士卒。但是当士卒拿四个金币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眉开眼笑,钱嘛,谁也不嫌多。

    每个拿到军饷的饿狼军都会很自觉的说一句:“谢谢骑尉大人发饷。”

    “怎么这次是四个金币啊?”

    “你不懂啊,我们打了这么多的胜仗,这当然是奖励给我们的”

    “骑尉大人真是大方啊,这次的军饷比上两次加起来都多。”

    “你还不快点收好,存起来,给你的小娘子。”

    “你说我,你呢,还不为你儿子存起来,以后娶媳妇用。”

    每个拿到军饷的饿狼军都是马脸笑容,还在排队的饿狼军则是一脸的期待。上次新加入的人对这一切都感觉到好奇,当有人拿到四个金币的时候,震惊了,彻底的震惊了,其他书友正常看:。

    “我说兄弟,这这是真的嘛,我们的军饷有四个金币。”

    “平常没有这么多,每个月只有一个金币,但是这次肯定是奖励我们打了这么多的胜仗”

    “兄弟,这四个金币抵得上我们以前几年的军饷啊。”

    很快,军饷就纷纷完毕。宇文峰开口说道:“有没有人有问题,如果有问题,现在说出来,我为你们做主。”

    见到前面鸦雀无声,宇文峰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说道:“全体都有,放假三天,三天之后的这个时候归营”

    停了停,宇文峰突然冷下脸,开口厉声说道:“记住,凡有祸害百姓者,不论轻重,杀无赦,都记清楚没有?”

    “记住了。”下面的饿狼军大声吼道。

    “很好,现在解散。”宇文峰也是恢复了脸色,继续说道。

    饿狼军按照建制退出了校场,接着便是一阵欢呼声,饿狼军大都是金州本地人,现在都回家去了,一些不是金州的士卒也进了城逍遥快活去了。

    见到了士卒一队又一队的走出校场,直到最后一个士卒走出了校场以后,宇文峰才送了一口气,然后对着旁边的田齐开口说道:“田将军,事情办好了没有?”

    田齐听到宇文峰的问话,也是马上开口回答道:“全都已经准备好了。”

    “好了,那我们也出发吧。”宇文峰淡淡的开口说道,说完,便带着人也出了营地,进了金州城。

    这次击溃了琼州军镇的五万人马,虽然没有拿走兵器和粮草,但是却拿走五万人的军饷。这次,琼州军镇方面可是下了大本钱,为了激励士气,把五万人马这前前后后半年的军饷都拨了出来,只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发放下去,就被宇文峰的饿狼军拿下了,书迷们还喜欢看:。

    有了钱,宇文峰第一件事情自然就想到了奖励士卒,所以才有了刚刚的一幕。朝廷的的奖赏还没有下来,宇文峰就开始奖赏士卒。

    宇文峰带着人进了金州城,在一名青衣小厮的带领下,左拐右拐,很快来到了城西的。城西这边都是住的贫苦人家,宇文峰这一路过来,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顽皮的孩童想发现了新大陆似得,跟在宇文峰一行人后面,沿路的路人都是用敬畏的目光看着宇文峰的一行人。很快,在一处破败的门口停了下来。前面那个领路的青衣小厮,看了看手中的纸张,然后转过来对着宇文峰说道:“少爷,就是这里。”

    听到青衣小厮的话语,宇文峰翻身下马。自然有亲卫上前敲门,“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不断响起,良久,门终于被打开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孩童打开了门,见到宇文峰一行人,小声的说道:“请问找谁?”

    宇文峰开口说道:“小朋友,部要害怕,我们不是坏人,请问这是孙平的家吗?”

    那个小孩童听到了自己哥哥的名字,开口说道:“对,这里是。”

    宇文峰走上去,摸了摸那个孩童的头,问道:“孙平和你什么关系啊?”

    那个孩童说道:“孙平是我哥哥。”

    听到来人报出了自己哥哥的名字,那个孩童也没有了刚开始的害怕,这个时候里面的响起了一个夫人的声音“浩儿,是谁啊?”

    那个声音由远及近,很快那个夫人就出现在了门口。那个夫人看见了宇文峰一行人也是显得特别的茫然,试着开口问道:“浩儿,外面的人是谁啊?”

    她口中的“浩儿”自然就是刚刚开门的孩童,名字叫孙浩,是孙平的哥哥,其他书友正常看:。孙浩开口说道:“这些人是来找哥哥的。”

    宇文峰这个时候接过孙浩的话语,开口说道:“我是孙平的上官。”

    那个夫人听到了宇文峰的话语,明显楞了一下,但是看到了宇文峰身上的衣饰,还有宇文峰身后的军汉,马上就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开口说道:“大人,快请进来吧。”

    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孙浩把门大打开宇文峰带着人走了进去。孙氏殷切的把宇文峰一行人引进了屋里,进了屋里,宇文峰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药味。

    很快,宇文峰就明白了为什么有这么浓的药味。孙氏把宇文峰引进了卧室之后,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男子躺在了床上,整个屋里的药味更加的浓厚。

    孙氏急忙走了进去,然后把床上的男子,扶了起来,让他半坐起来。同时,孙氏开口说道:“当家的,平儿的上官来了。”

    听到孙氏的话语,刚刚半坐起来的男子急忙说道:“大人。”说着就要挣扎着起身。

    宇文峰急忙开口说道:“使不得,使不得。”

    一番劝阻之后,孙平的父亲也就半坐了起来,一时间屋里陷入了诡异的平静。宇文峰终于开口说道:“孙叔,孙平是个很勇敢的士兵的,但是”

    话还没有说完,孙氏好像明白了什么,开始掩面哭了起来。倒是孙平的父亲硬气的说道:“哭什么哭,男儿生来当马革裹尸。”

    说完,还歉意的对着宇文峰说道:“让大人见笑了。”

    宇文峰觉得心情难受,但是还是从使了个眼色,郑康就拿出一个装有一百个金币的袋子,书迷们还喜欢看:。宇文峰开口说道:“自从孙平进了饿狼今以后,就是饿狼军的人了,现在他人不在了,他的双亲自然就是饿狼军的双亲,所以这时一点心意,如果以后有任何的困难,都可以来找我”

    宇文峰出了孙家以后,吐了一口气,感觉这个事情真的不好受。孙浩跟了出来,送宇文峰一行人出来。宇文峰开口说道:“孙浩,告诉哥哥,你父亲的伤势是怎么回事?”

    孙浩一脸愤恨的说道:“那是孙二狗打伤的。”

    宇文峰继续问道:“孙二狗是谁?”

    孙浩解释的说道:“苏二狗是这里的恶霸,老实欺负我们。”

    宇文峰脸上的笑意更浓,开口说道:“你知道现在在哪可以找到孙二狗吗?”

    孙浩点点头,说道:“在前面街口的赌坊里面。”

    宇文峰点点头,然后说道:“好了,你先回去吧。”

    孙浩听言,接着就转过头,把门关上了。宇文峰带着人纵马来到了街口的赌坊里面,宇文峰翻身下马,然后带着人走了进去。窄窄的房间里,聚集了几十号人,都在围着两张桌子不断的吆喝声。里面什么味道都有,汗味,还有一股馊味。

    房间里面突然涌进了这么多人,丝毫没有引起正在赌钱人的注意。宇文峰开口大声的说道:“谁是孙二狗?”

    没有人有任何的反应,宇文峰邹着眉头,继续开口说道:“谁是孙二狗?”

    这个时候突然从人群中传出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谁找你孙大爷。”

    说完,一个邋遢的中年汉子,带着两个泼皮出现在了宇文峰的视线中。看到了正主,宇文峰脸上露出几分戏虐的目光,然后说道:“拿下,刚反抗,杀无赦。”

    听到宇文峰的声音,身后的亲卫连忙动手。孙二狗看到情形不对,就准本向后逃走,但是很遗憾的是,还没有走到两步,他的脖子上就架上了一把刀。

    孙二狗不敢乱动了,他的两个手下也被制住了。孙二狗连忙开口说道:“军爷,军爷,军爷,手拿稳一点”

    看到动刀子了,里面正在赌钱的赌徒们,顿时砸开了锅,不断的乱跑。见状,宇文峰大声的说道:“都蹲下,不是找你们的。”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正字啊乱跑的赌徒们连忙蹲了下来,不敢乱动。这个时候,二楼下来的十多个拿着铁尺的汉子。看到了被簇拥在中间的那人,孙二狗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连忙开口说道:“温爷,救命啊,温爷,救命啊。”

    被称为“温爷”的人一身短打打扮,见到下面的情形,眉头不禁意的邹了一下,然后对着宇文峰开口说道:“这位军爷,看在我们的面子上,先把刀放下好吗?”

    “温爷”本名温三,以前也是个小泼皮,现在慢慢的发展成为城西一霸。

    宇文峰好像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开口说道:“给你面子,你有这么大的面子吗?”

    听到了宇文峰的话语,温三不禁一阵气结。温三虽然忍住了,没有说话。但是温三后面的手下就开口怒吼出来“你算什么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竟敢对温爷部敬。”

    宇文峰后面的亲卫都拔出了腰间的刀,厉吼道:“大胆。”

    宇文峰的亲卫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现在拔出刀来,杀气在狭小的房间里不断的蔓延。温三身边的泼皮面对这些杀气,胆小的,已经有人开始小腿打颤了。

    温三这个时候开口说道:“这位军爷,我和刘通刘将军,也是有几分交情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要动刀动枪,如果二狗对你不敬,我替他给你道歉,请你放了他,其他书友正常看:。”

    宇文峰却是摇摇头,说道:“这个事情你不要管,你也管不了。”

    说完,再也不理温三。对着孙二狗问道:“前今天,娶过孙平的家吧。”

    孙二狗开口说道:“去过,但是”

    孙二狗这个时候可笑的想到这些人肯定是孙平找过来的,孙平前段时间当兵去了,这个三二狗也是知道的,要不然也不会去他家。孙二狗恶毒的想到,今天以后要怎么恶毒的报复孙家,但是他可能不知道,他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宇文峰继续问道:“知道孙平去当兵去了吧。”

    孙二狗点点头,宇文峰继续说道:“知道孙平是我的兵吧?”

    孙二狗摇摇头,刚刚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宇文峰接下来的话语打断,“孙平进了饿狼军,就是饿狼军的一员,现在孙平死了,他的父母就是饿狼军的父母,他的家人就是饿狼今年的家人。”

    宇文峰继续说道:“你不用求饶,我刚刚已经从你的眼神当中看到了恶毒,你刚刚一定是在想以后怎么报复孙家吧。”

    见到自己心中所想被宇文峰点出,孙二狗连忙出声否认,但是宇文峰已经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了,“都杀了。”

    听到宇文峰的话语,架在孙二狗和他的两个手下的刀已应分别用力,三个人头,就这么掉在了地上,看到是那个人头,蹲在地面上的人群就是一阵尖叫。

    温三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了这个样子,想说什么,半天也没有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