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五十八章开始
    正当宇文霁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一支队却悄无声息的靠近了固州。 //宇文霁火并了边军之后,就在抓紧时间在整合实力,所以一直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火并了三万边军,不是简单的换过军官就能形成战斗力的,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整合。

    对于固州北面城门方向也只是放了一些斥候,但是开战这么久以来,这边一直没有什么动作,所以游曳斥候的数量也在不断的减少。

    牛二带着人一千骑军在前面开路,宇文峰给牛二的命令是扣留沿途遇见大军的一切人员,千万不要走漏了消息,其他书友正常看:。靠近固州,宇文霁派出来的斥候纷纷被扣留。都是自己人,宇文峰也不想做的太绝,只是下命令让人好生招待。

    饿狼军沉默的行军,虽然很疲惫,但是始终士气高昂,看见那面军旗眼睛里都充满了火热。这天傍晚,经过长时间的行军,在正午的时候终于到了。

    固州里面的敌人龟缩在城里,根本没有能力出北门侦查,至于这边的游曳的斥候已经全部被扣留了。所以至少在短时间内,宇文峰的饿狼军是“隐形”的。

    士卒用过干粮之后,都在抓紧时间休息,整个营地里到处是一片鼾声。“宇文骑尉,我们什么时候进攻?”关都满脸兴奋的问道。

    “今天晚上。”宇文峰随意的开口说道。“什么?”关都不可思议的开口说道:“可是这两天的急行军,士卒都是异常的疲惫。”

    宇文峰摇摇头,开口说道:“兵贵神速,我们累,固州城里的守军更累,我要趁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给予敌人雷霆一击。”

    傍晚,宇文霁的帅营,宇文霁走出了帅营,远眺着固州,旁边的将军好像知道了宇文霁的心意,开口说道:“大帅,再过两天,士卒的整合就应该完成了,到时候,固州一定是囊中之物。”

    宇文霁默默的点点头,这个时候另一个将军走过来,对着宇文霁说道:“大帅,刚刚有一伙溃兵刚刚回来,经过辨认是肖毅将军所部。”

    宇文霁不禁的开口说道:“怎么回事?”

    那个将军的脸色也是难看的开口说道:“据他们说,他们被胡骑夜袭,肖毅将军也死了。”

    “什么?宇文峰和他的军队在哪里?”宇文霁开口问道。

    那个将军摇摇头,说道:“一点消息都没有,书迷们还喜欢看:。”

    联想到关都的突然北上,宇文霁越来越觉得事情简单,开口吩咐道:“派斥候北上,一定要找到宇文峰所部。”

    “是,大帅。”那个将军急忙下去了。

    夜晚就这么降临了,饿狼军的营地里却是一片忙碌。钟宇和萧然带着人穿着黑衣,就这么站在了宇文峰的面前。宇文峰从他们面前一一走过。钟宇开口说道:“大人,我们去了。”

    宇文峰开口说道:“去吧,记着,一定要活着。”

    “是,骑尉大人。”不等钟宇和萧然也任何表示,后面的人已经出声开口说道。

    宇文峰点点头,钟宇和萧然便带着人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宇文峰也部知道这些人能够活着,但是很快就调整好心态,开始做着最后的准备。

    钟宇和萧然之所以能够逃出固州,是因为固州北面城墙有一处漏洞,他们才能够出得了固州。这个漏洞原来是排水道,但是后来改建之后,就一直荒芜着。宇文峰正是知道了这一点,才敢独自率军准备拿下固州。

    宇文峰突然想到,好像这种夜袭战,已经发生过了很多次了,很多军官都已经打出心得了。想到这里,宇文峰不禁笑了出来,旁边的关都却开口问道:“宇文骑尉为何发笑?”

    宇文峰开口回答道:“没什么,只是从我聚兵开始,到现在成军,最擅长的就是打这种夜袭战。”

    关都也不好接过话,只是默默的远眺着固州。田齐、牛二,何松等人也是一脸火热看着远处的雄城。

    钟宇和萧然带着人不断的向着固州靠近,到了近处,都是猫着身子压住了脚步。来到了近处,钟宇和萧然仔细了辨认了一下方方向,然后向着后面比了个手势,后面杨严带着人紧紧地跟上,书迷们还喜欢看:。

    城墙脚下的野草已经到了腰间了,钟宇和萧然继续在前面摸索着,终于钟宇一脸喜色,就要高呼,但是萧然见状急忙捂住了他的嘴,眼神里兵透出责怪的神色。

    钟宇也知道刚刚有多么危险,所以也歉意的笑了笑。萧然首先进去,钟宇比了个手势,杨严带着人紧紧的跟上。这个漏洞大概只有半人高,进去的人需要趴着过去。尽管里面的道路不平,一路上磕磕绊绊,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出声,都是死死的咬住牙。

    良久,钟宇终于看见了出口,然后小心的伸出了头,见到没有什么情况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出来,然后拔出刀警戒,后面的人陆陆续续的开始出来。

    努力的适应的光线,钟宇和萧然开始带着人向着城墙上摸去。固州北门城墙也是防御最薄弱的环节,士兵不断被抽调到其他的城门去。

    值夜这种事情胡人是不会做的,现在只剩下敢死军在城墙上,但是现在敢死军已经困得不行,已经昏昏欲睡。钟宇和萧然带着人猫着身子,上了城墙。

    杨严这个时候显示出丰富的经验,带着人不断割断了敢死军的脖子,看的钟宇可萧然一愣一愣的。看到差不多了,杨严便小声对着两人说道:“我下去打开城门,你们发信号给骑尉大人。”

    钟宇和萧然点点头,杨严便带着人下去了。钟宇取下火把,在城墙上不断的晃动。杨严则是带着人来到下面,众人努力的把巨大的门栓抬起,然后把城门打开。

    见到城墙上晃动的火把,宇文峰拔出腰间的道,大声的吼道:“今夜,让固州在我们的刀锋下颤抖攻。”

    说完,便带着人冲上上去,一千骑军首先呀了过去,步卒则是跟在在后面。

    城门打开的声响终于惊动了敢死军,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敌袭,书迷们还喜欢看:。”

    听到声音,杨严暗叫道“不好”,然后对着身边的人说道:“成败就在此一举,诸位,我们守住城门,让大军进城。”

    “万胜”其余人用吼声来表达此时的决心,首先是在附近巡逻的士卒听到了响动,打着火把过来,看见城门打开,领头的胡人也气的哇哇大叫,急忙指挥着人冲了过去。

    这伙巡逻队也只有六个胡人,加上六匹马,后面都是敢死军。在胡人的吆喝下,整支队伍朝着城门扑了过来。见到敌人过来了,杨严大声吼道:“杀。”

    冲上前去,和冲在最前面的胡骑险之又险的错开,但是手中的刀却砍在了胡骑的身上,两支队伍就这么搅在一起。杨严如猛虎出笼一般,冲进了敢死军中的队伍中,不断绞杀敢死军。

    六个胡人纵马冲了过来之后,和饿狼军战斗在了一起,这些饿狼军已经报了必死的决心,所以都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很快在付出一定的伤亡之后,六个胡人全部死了。

    剩下的敢死军,看见六个胡人已经死了,纷纷胆寒,已经有撤退的意思了,但是后面却响起了一阵马蹄声和脚步声,知道支援来了,也鼓起余勇,又冲了上来。

    听到这边的响动,附近的兵马全部都打着火把过来了。见到到处火光重重,杨严只能够带着人拼命拦截,希望给大军留下更多的时间。

    越来越多的敌人围了过来,杨严身边的弟兄越战越少。杨严整个人已经成了“血人”,全身上下都是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这个时候钟宇和萧然带着人从城墙上冲了下来,企图和杨严他们汇合。敌人似乎也明白了钟宇和萧然的想法,连忙分出一部分人去拦截。

    杨严突然感觉压力一小,才发现不远处也发出了喊杀声,用身体把一个敢死军撞出去之后,才看过去,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杨严的威猛让敢死军都不敢在向前,都是握着兵器在后面观望,书迷们还喜欢看:。

    这个时候突然冲出来一骑,这个胡人在马上晃动着大锤,一看就知道是个力量型的对手。杨严不敢大意,全神戒备着。那个胡骑朝着杨严冲了过去,杨严看准时机,就地一滚,躲开了胡骑的冲撞,顺势把刀砍向了战马的马腿。战马吃痛,但是那个胡人飞快的下了马,握着大锤,狞笑的又朝着杨严扑了过来。

    杨严想左一滚,躲开了胡人砸过来的大锤。大锤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溅起的碎屑刮伤了杨严的脸。杨严的双手到处摸索,终于握住了一把刀。

    那个胡人没有给杨严起身的机会,第二锤又砸了过来,杨严努力的向后移动身子,终于那个铁锤砸在了离杨严裆下很近的位置。来不及擦拭额头上的冷汗,在那个胡人还没有收回铁锤的时候,杨严突然暴起,朝着那个胡人扑了过去。良久,那个胡人终于倒了下去,胸口还插着一把刀,杨严则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杨严上前一步,对面的敢死军就后退一步。

    钟宇和萧然这边则没有这么好运,敢死军就像杀不完一样,杀完一个,还有更多的冒出来。钟宇和萧然身边的饿狼军也是越来越少,两人却丝毫没有感到畏惧,他们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凶险的情况更加的激发了两人的兽性,不顾敌人的招式,只管朝着对方身上招呼,完全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身边的饿狼军见到两人这个样子,不由得士气大振。

    不管杨严、钟宇和萧然还有饿狼军有多么勇猛,始终对于大局没有太大的影响。杨严用力挡开一个敢死军的长枪之后,突然感觉脱力,我要死在这里吗,杨严在心里想到。

    但是接着从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却让杨严彻底的放松下来,接着就昏了过去。之前,杨严已经是强弩之末,完全靠着一股意志力在战斗,现在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马蹄声,杨严心中绷紧的弦终于松懈了下来。

    宇文峰在半路上已经看到了城门里火光冲天,但是也是无奈,只能拼命的下令加快速度,如果城门在大军之前关闭了,那一切都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