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五十七章余波
    六人垂头丧气的退回到了帅营,都是一脸的死灰色,书迷们还喜欢看:。http://www./

    “宇文霁真的这么做了,其他书友正常看:。”

    “他真的疯了,他难道就不顾这么做的后果吗?”

    “我们低估他了,想不到他这样心狠。”

    但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想到这里,六人又同时的闭上了嘴。良久,外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六人就看到宇

    文霁在亲卫的护卫下满脸得意的走进了帅营,只是六人看宇文霁的神色却充满了恶毒。

    宇文霁也看到了六人眼睛中的怨毒,但是却丝毫的不在意,而是用高高在上的口吻说道:“六位,本帅给过你们机会,但是

    你们却不懂得珍惜”

    这个时候,离宇文霁最近的一人突然暴起,抓住刚刚坐的凳子,朝着宇文霁扔了过去,接着人也扑了过去。其余五人见到这一

    幕,也都跟着暴起,拿起凳子做武器,朝着宇文霁杀了过去。

    宇文霁虽然愣了一下,但那是护卫在他周围的亲卫去没有愣神,都纷纷拔刀,分出一部分朝着六人杀了过去,另外的人却是

    护着宇文霁不断的后退。

    外面的人也听到了响动,纷纷冲了进来。很快,六人被杀的只剩一个,那个人正是最开始暴起发难的那人。但是终究还是倒在

    了血泊中,只是临死的时候,那人眼神恶毒对着宇文霁说道:“宇文霁,你不得好死,我最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哼,那本帅就等着你做鬼来找我,其他书友正常看:。”宇文霁毫不示弱的说道。

    尸体被拖了出去,地面上的血迹也被人尽力的清扫干净,但是始终都有股血腥味,一直没有随风飘逝。

    很快,宇文霁的心腹将领都被叫过来,闻到帅营里的血腥味,众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都很聪明的沉默的没有开口。见到众

    人都来齐了,宇文霁恢复了他之前的豪气,开口说道:“抓紧时间整编边军,然后”

    说道这里,宇文霁停下来,扫视了众人一圈,开口继续说道:“拿下固州。”

    听到“拿下固州”众人也都是一阵火热,齐声开口道:“敢不效死力。”

    “很好,诸位下去准备吧,美好的前程就在我们面前。”宇文霁开口说道。

    “是,大帅。”众人鱼贯而出。

    等到众人都走了之后,宇文霁却是拿起笔开始书写奏章,上面写着“神历胡骑主动出城攻击边军将领以身

    国不得已,臣暂统边军誓要拿下固州”

    满意了看了看奏章,接着宇文霁对着一个亲卫吩咐道:“让人快马加鞭的送往帝都。”

    “是,大帅。”亲卫恭敬的记过已经密封好的奏折,出了帅帐。

    夜晚,范达带着亲卫一路朝着琼州的方向狂奔。自从白天明智的选择了跑路之后,范达就一路马不停蹄的带着亲卫赶路,幸好

    是一人双马,要不然,跑了这么久,马儿也吃不消了。

    “将军,停下来休息会吧,书迷们还喜欢看:。”终于有亲卫忍不住开口说道,范达虽然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停下来休息,但是看见看见其余的亲

    卫都是一脸渴求的看着自己,范达只好下令道:“那就原地休息会。”

    范达也是无奈,白天走的时候匆忙,只带了十二个亲卫出来,现在这十二个亲卫就是他的护身符,在回固州的路上,只有依靠

    他们保护了。

    接过亲卫递过来的水袋,范达仰头正准备喝个痛快,但是感到大地在微震,接着就听到了一阵马蹄声、“不好,快上马。”范

    达急忙扔下水袋,然后下令说道。

    十二个亲卫也是无奈,也只有快速上马,然后跟随着范达继续跑路。后面的队伍自然就是宇文霁派出来追击范达的队伍,这支

    队伍骑的都是好马,一人三马。

    两支队伍的距离在不断的拉进,范达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也只有暗自着急,拼命的挥动手中的马鞭。马儿吃痛,跑得更

    加卖力,但是这始终不是长久之计。

    跑了大半夜,终于将后面的追兵远远抛开,至少范达是这么认为的。范达带着人停了下来之后,所有人都是大口的喘着气,有

    的马儿已经开始吐气了白沫,显然已经到了极致。

    范达突然指着左边的亲卫说道:“把衣服脱了。”

    被点到的亲卫,面若死灰的哀求道:“将军”

    范达这个时候发现了其他亲卫的脸色有些不对,接着急中生智用着悲天悯人的语气的说道:“现在敌人在后面紧紧咬住我们,

    你们必须要掩护我突围,其他书友正常看:。”

    看到十二个亲卫的脸色越难看,范达也是飞快的说道:“诸位兄弟,你们怎么就部明白,不是我范某人贪生怕死,而是只有我

    活着回去,才有能力照顾你们的家人。”

    果然,听完范达的话语之后,十二个亲卫的脸色好看了很多。范达接着指着几个人说道:“你们活着活着回去,有能力照顾众

    位兄弟的家人吗?”

    被点到的几个人的,都是沉默的摇摇头。这个时候,最开始被点到的那个亲卫开口说道:“将军,我和你换,但是请你一定要

    照顾好的家人。”

    说完,就开始脱衣,在众人的推诿下,范达也是半推半就的和那人相互换了装。换完装之后,十二的亲卫纷纷上马,纷纷开口

    说道:“请将军照顾我们的家人。”

    “诸位兄弟放心,我回去之后,一定善待各位的家人,你们的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你们的兄弟姐妹就是我的兄弟姐妹。”

    听到范达的话语,十二个亲卫无怨无悔的骑着马,向着远处飞奔而去。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范达此时已经没有了刚刚悲天悯人

    的样子。

    范达本来就是心胸狭窄之人,想到刚刚亲卫变化的脸色,范达就是在心里把他们恨的要死。如果不是自己聪明,用计把他们稳

    住的话,那些王八蛋肯定会把自己绑了去邀功,范达在心里如是想到,书迷们还喜欢看:。

    十二个亲卫走远了,范达却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出,对,是走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追击的人马发现了那里面没有

    自己的话,一定会按照原路返回,骑马走的痕迹太大,范达也只有选择步行。

    却说十二个亲卫刚刚骑上马之后,就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拼命的朝着前面赶路,给范达争取更多

    的时间。后面的追兵却阴魂不散的咬着他们,十二个亲卫已经豁出去了,不计后果了,用匕首直接扎在了马屁股上面,马儿吃痛

    奔跑的更快。

    后面追击的兵马的统兵小将却越发的疑惑,知道前面这伙人已经跑了一天,马儿已经到了极限,现在跑得这么快,肯定是用利

    器在伤害马儿,这是在饮鸩止渴,这样子做,跟自杀没有什么区别,搞不清楚所幸也不想了,带头的小将继续带着人马追击。

    到了快天亮的时候,前面的十二骑终于到了极限。马儿慢慢的停了下来,然后倒地。战马上的十二个亲卫,却在在马儿倒地之

    前安全的下了马。十二个人相互看了看,眼中都露出了决死的目光。

    “好兄弟,来生在和你们做兄弟。”

    “好,死怕什么,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好,今天我们兄弟就并肩战斗,临死也要啃下他们一块头来。”

    “咚咚咚”战马敲击地面的声响越来越大,越来越紧,十二个人背靠背的围成了一个圈,然后拔出了腰间的刀,死死

    的望着后面,其他书友正常看:。近了,近了,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后面的追兵也是很劳累,毕竟也是追击了这么久,但是他们的人数显然要多很多,而且马儿的状态还有人的状态都比对面的十

    二个人要好很多。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但是世上的事情,哪里有什么绝对的公平呢?

    统领追兵的小将也发现了“范达”,兴奋的下令:“杀。”追了这么久,现在敌人就在眼前,可以想象这个领兵小将的兴奋之

    情了。

    说完,便带头纵马冲了出去,后面的骑兵紧紧跟随。十二人没有退缩,其中一人冲上去,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砍下手中的刀,已

    经被左边冲出来的一骑,撞飞了几米远,再也起不来。

    剩下的十一个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支冷箭朝着“范达”射了过来,旁边的亲卫来不及推开他,只能用身体挡住了这支冷箭。

    在骑兵不断的绞杀下,很快就剩下“范达”一人依旧还在站立,战场上就这么诡异的停了下来。

    “范达”看了看战场上被杀死了是一个弟兄,仰天大吼一声,朝着一骑冲了过去,虽然把抱的是同归于尽的想法,但是对方显

    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人一骑这么错开,只是“范达”的脑袋和身体已经分了家。

    统兵的小将,下马,然后把“范达”的脑袋捡起来查看,但是入手仔细一看,才发现根本不是范达。“上当了,回去追。”统

    兵的小将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