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血帅 > 第五十六章火并
    第二天一大早,饿狼军已经集结好了,准备开拔,书迷们还喜欢看:。W wW、 Qb ⑸.C0M \宇文峰照例走上了高台,开始鼓舞士气,所有饿狼军都是一脸火热看着慢步

    走向高台的少年。

    “诸位,记得不久之前我才说过,要你们好好训练,因为还有大仗等着我们,我们饿狼军一定会在这次的战争中大放异彩,现

    在”

    说道这里,宇文峰用眼色扫视了一圈,继续说道:“机会来了,我们这次的目标是在别人之前拿下固州,想一想,固州城外的数万大军都没有拿下固州,而我们,战无不胜的饿狼军将要抢在他们前面,拿下固州,这是何等的荣耀。固州,必将是我们饿狼军的囊中之物。”

    “固州固州固州”下面的饿狼军也是一阵齐吼,见到士气高昂,宇文峰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接着说道:“接下来,

    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到达固州,告诉我,有没有信心,其他书友正常看:。”

    “有有有”饿狼军们用吼声连表达此时此刻内心的火热,“好,诸位,请坚信,胜利必将属于我们战无不胜的饿狼军。”

    “饿狼军饿狼军饿狼军”

    “出。”宇文峰下令。

    看见士气高昂的饿狼军,站在宇文峰的旁边的关都终于明白宇文峰哪来的自信,要抢在被人之前拿下固州了。关都在大营里也

    见过不少军队,但是没有一支能够和宇文峰的饿狼军相比肩。关都觉得这次拿下固州的把握又大了一分,脸上的笑容不禁更胜。

    田齐却是开口说道:“骑尉大人,就这么把目标说了出来,会不会?”

    宇文峰却是笑着说道:“现在的情形不同于以往,说出来,更有利于激发士卒的士气。”

    看了看,宇文峰也下令道:“走。”

    说完,一马当先的纵马走了出去

    固州,宇文霁采取为传统的“围三开一”的策略,留下了北门不驻兵,希望固州城里面的敌人能够放弃固州,如果不能,也

    希望能够瓦解敌人的士气,但是这却给了宇文峰的可乘之机。

    固州城外,大军已经按兵不动了很多天了。固州城里面的敌人却是抓紧机会不断的休整,企图把更多的俘虏转化成敢死军。转

    化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在当着众人的面,双手沾上自己人的鲜血,这下后路就算断了。被俘虏的固州军镇的士卒不是每个人都不

    怕死的,所以转化工作进行的还是很顺利的。

    胡人大军退走之后,留下了胡骑三千和一万敢死军坚守固州。撤退的太匆忙,留下的兵力不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王子

    曾经建议留下的更多的兵力,因为固州就像一块跳板,只要牢牢的控制住了固州,以后南下就异常的容易。

    但是现在蒙兀人的大汗已经老去了,不在睿智,听说自己的老巢出事之后,根本不顾什么大局观,带着胡骑就急匆匆的撤退。

    这次留下的是胡人的主将是现在蒙兀人大汗的弟弟,阿穆尔。

    阿穆尔现在已经四十多岁,是一名勇将,同时也是在众多蒙兀人的将领当中肯动脑子的其中一个。这次,他也敏锐的看见了固

    州的重要战略位置,所以主动请缨要留守固州。

    平时,他和大王子的关系不错,所以这次大王子也留下了一万敢死军。但是他和所有人一样低估了大秦的决心,他们以为在短

    时间内秦人是不会派兵攻打固州的。但是他们想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求援的信一早就已经派出去了,但是对于结果阿穆尔却没有多少把握。现在的阿穆尔也很矛盾,他实在是不忍放弃固州,但是

    城外的数万大秦军队也不是吃干饭的,他手下的的军队毕竟有限。

    一万敢死军凑凑人数还可以,主力还是三骑胡骑。阿穆尔大胆的用兵,最开始的时候曾经派出胡骑主动迎击秦军,取得胜利之

    后,但是却发现秦人的军队越聚越多,书迷们还喜欢看:。

    阿穆尔也不敢在把胡骑放出去了,只能龟缩在城里。自己的勇士是越打越少,阿穆尔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幸好,城外的秦人军

    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段时间一直没有攻城,这样给了阿穆尔更多休整的时间,也给他继续坚守下去的希望。

    “边军那边怎么样?”宇文霁开口问道。

    “大帅,他们还是推脱主将病了,无法起兵相助。”下面有人回答道。

    该死的边军畜生,每个在场的将领都在心里恶毒的诅咒的边军。

    “哼”宇文霁冷哼一声,显然他的耐心也是到了极限,然后开口说道:“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心狠了。”

    听到宇文霁的话语,下面的诸将都知道了宇文霁会有新的安排,所以心里也是异常的火热。现在固州就在眼下,拿下就是滔天

    的功劳,可是这群边军畜生一点也不配合,只会推后退后腿。

    宇文霁开口布置道:“明天我们”

    在坐的都是宇文霁的心腹,听到了宇文霁的布置也是满脸吃惊看着宇文霁,但是都还是点点头,领命下去布置去了。

    这次,宇文霁共领大军六万奔赴固州,琼州军镇和海州军镇共出士兵三万。宇文霁手上开始有五万京军,后面又调拨了五万新

    军过来,但是守卫金州的战斗打的惨烈,后来的五万新军一两个月钱根本就是拿着锄头的农夫,所以伤亡极重。抛下伤兵之后,

    宇文霁也只有六万的兵力。

    第二天一大早,范达等几个边军的将领,就收到了宇文霁的邀请,请他们去帅营,其他书友正常看:。但是措辞十分严厉,如果不去的话,将会

    军法处置他们几个,几个人得到消息之后,开始凑在一起商量。

    “这宇文霁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但是我们感觉一定有阴谋在里面,我们还是不去吧。”

    “但是宇文霁毕竟是战前的主帅,他是有权利处置我们几个的。”

    “怕什么,难道他还真敢处置我们几个,我们的大帅也不是吃素的。”

    “但是你想过没有,大帅肯定不想和朝廷的关系闹得这么僵,我们不去的话,就真的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

    几人沉默了起来,最后还是范达开口说道:“不如我们各留一个人压阵,其余人去就是了。”

    听到范达的话语,几个人也是无奈的点点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决定好之后,相互留下了一人留守大营,其余六人都带

    着亲卫来到了宇文峰的帅营。

    宇文霁的亲卫自然拦下了六人后面的亲卫,还把准备卸下他们六人的兵器。见到亲卫的动作,其中一人终于忍不住的说道:“

    这是何意?”

    那个亲卫面目表情的说道:“这是大帅的命令,难道你想抗命。”

    刚刚开口的人被旁边的人拉了拉,六人也是气鼓鼓的交出了兵器,留下的亲卫,独自进了帅营。一进帅营,却发现帅营里根本

    没有人,六人丝毫不以为意,以为是宇文霁故意拿架子,让他们候着,就这样六人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都开始坐了下来

    ,开始闭目养神。

    但是他们驻地却开始热闹了起来,宇文霁带着大军,围住了边军的驻扎的地方。得到消息之后,在营地留守的两人连忙出来,

    但是却看见自己营地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

    留守的两人中,其中一个就是范达。这个时候,围在营门前面的队伍分开了一条道,范达便看到了宇文霁的帅旗。范达大声的喊道:“大帅,这是何意?”

    宇文霁却根本不开口,宇文霁后面的一个将军模样的人开口说道:“范将军,大帅来了,还不开营门迎接。”

    范达心里把宇文霁全家问候了个遍,但是这个时候要他开门,是万万不可能的,鬼才知道,放宇文霁进来,会有什么后果。

    “范将军,你在犹豫什么?你究竟还是不是大秦的将军?”刚刚的那个声音继续响起。

    “我当然是。”范达毫不犹豫的开口。“哼,那为什么还不开营门,让大帅进去,难道你准备谋反?”让范达恨的咬牙切齿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顶谋反的帽子抠下来,范达也吃不消了,急的冷汗直流。但是宇文霁已经没有耐心了,开口说道:“范达藐视朝廷,企图谋反,里面的人听着,本帅只诛首恶。”

    说完,便开始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宇文霁进攻的命令一下达,范达就是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这几步让他保住了小命。但是另外的那个边军将军却没有这么这么好的运气,被羽箭射成了马蜂窝。

    见到这一幕,范达知道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善了了,打肯定是打不赢宇文霁的大军,所以,范达急忙带着亲卫,选了快马,趁乱冲了出去。

    范达一走,整个边军的营地更加的混乱,八个将军,六个不在营地,一个死了,另一个跑了,根本没有人能够出来主持大局。边军也知道外面的是朝廷的大军,见到范达跑了之后,很多都纷纷放下武器。宇文霁的大军很容易就打开了营门,然后长驱直入。

    “缴械不杀缴械不杀缴械不杀”进来的大军不断的高声呼喊,更多的边军也都识趣的扔下了手中武器,开始原地抱头蹲下。但是仍然有一小部分军官想要负隅顽抗,但是等待他们的则是死亡。

    据事后统计,这次边军死伤了六百多,而京军只死伤了十几个。宇文霁一脸冷漠的纵马进了边军的大营,然后开始下令道:“抓经时间整编,记住一定要快。”

    下完命令之后,宇文霁一脸满意的准备回去了。这个时候却又人上来禀告说道:“大帅,没有找到范达,据说一开始就带着人跑了,需不需要派人追赶””

    “哼,这斯却是跑的快,派人去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宇文霁吩咐道。

    固州城墙上也听到喊杀声,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阿穆尔的耳朵里,等到阿穆尔到城墙上的时候,喊杀声已经弱了下去。阿穆尔虽然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还是很理智选择了继续坚守。阿穆尔淡淡的开口说道:“不需理会,这是南蛮的想要引诱我们出去”

    在帅营的里的六个边军将领,听到喊杀声的时候,都叫到:“不好。”

    想要冲出去,但是刚刚掀开营帐,外面却是被刀斧手围的严严实实的。见到帐篷被打开,这些刀斧手都是一脸嗜血的看着他们六人。一个亲卫开口说道:“六位将军还是进去等等,等会大帅就回来了。”

    说完了,那个亲卫也不再言语。六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退回来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