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450 我的木头人 十年是什么意思

450 我的木头人 十年是什么意思

    言以莫最终,还是舍不得了……

    他低头,带着惩罚般的狠狠的咬上路西的唇……

    次日醒来的时候,路西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崩溃的,四肢酸疼,全身乏力。

    头也疼得不醒。

    阳光刺眼的照了进来,她抬手遮挡了一下。

    勉强的起身,脑子里回忆起昨夜经历的一切,让她顿时有一种想要自裁的冲动。

    从下药,到阻止言以莫吃药,到她抗拒不了他的柔情将药喝下去……

    路西张开双手蒙住了脸,有一种没办法见人的感觉。

    良久,才抬起眼眸来,在房间里寻找言以莫的身影。

    也不知道经历过昨晚的事情,言以莫怎么样了?

    他的身体怎么样了?

    也不知道他的身体吃不吃得消?

    路西想到这,忍住全身的疼痛,起身随便套了一件衣服,大声喊道:“莫少?莫少?”

    见此处都没有他的身影,不由有些担心,拉开门要出去。

    门外言以莫也正走进来,见她衣衫不整要出来,风一样将她裹住了,扔回到上。

    路西在上弹了一下,更加腰酸背痛了,爬起来,忙问道:“莫少,你还好吗?”

    抬眼见言以莫,见他苍白的脸上,略有一丝疲累,但是精神状态却很好的样子。

    他似笑非笑地勾起了唇角,将手中的药递给路西。

    路西迟迟不肯伸手去接,她看小说里,霸道总裁不小心睡了什么女人的时候,都会给她吃一粒避孕药,然后告诉她,不许怀上他的孩子。

    她后退,用受伤的眼神看着言以莫:“我不吃!”

    “理由。”言以莫言简意赅。

    路西咬着唇:“反正我不吃,不要你管。”

    她心中有些难受,赤脚跳下,倔强地望着言以莫:“莫少,你可以赶我走,我也可以自己离开,但是我不会吃这个药。”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她专门选择在排卵期来做这个事情,既然现在这件事情阴差阳错的做成了,那她就没有理由半途而废。

    说不定这里,马上就要孕育一个鲜活的小生命了。

    言以莫的脸色一沉,冷冷道:“吃了就要走,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任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路西也很受伤,声音都哽咽了:“反正……反正不要你管……”

    她赤着脚就要跑出去。

    言以莫一把将她抓了回来,按回到上。

    路西拼命的挣扎起来。

    言以莫单手扼住她的脖颈,伸手将药灌入她的口中,轻轻一拍,药就到了路西的胃里。对付这样倔强的小野猫,言以莫只能用这样的方法。

    路西气得哭了出来,不停地干呕,想要将药吐出来。

    言以莫在一旁看着她,见她哭得小花猫一样,满脸都是泪水,终于忍不住,心软地帮他拍了拍肩背。

    路西更加大声地哭出来:“言以莫,我不就是想给你生个孩子嘛。我什么都不图你的,也不想要你言家的一分钱东西,我只是想要给你留给血脉在这个世界上。我每次一想到你有可能会不在这个世界上,我都感觉自己活不下去了。一想到你什么都没有的离开,我就更伤心难过了……我一直都发誓,一定要照顾你,一定要让你不留任何遗憾……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施舍我一个孩子……好不好?”

    言以莫听得眉头轻轻地放开,又轻轻地拧起。

    “言以莫,不要这样残忍好不好?不要这样残忍,断掉我的任何念想。给我一个孩子好不好?要是你好好的在这个世界上,我带着孩子去美国,绝对不会影响你任何一点。如果你不好了……我也有个孩子,你也有个孩子,对不对?”路西哭道。

    言以莫轻声道:“何必这么傻。也许有个孩子,拖累你一辈子。你会后悔的。”

    路西哭着摇头:“我一定不会后悔的!我想了十年,思考了十年,绝对不会后悔这件事情。”

    “十年?”言以莫拧眉。

    路西自知失言,她一直没有想过告诉言以莫她多早就喜欢他了。

    他一定会嘲笑她傻气,什么都不懂,就开始喜欢他。

    “言以莫,求求你,好不好?”路西抓住他的衣袖。

    “十年是什么意思?嗯?”言以莫不悦地挑眉。

    路西不知道怎么开口。

    言以莫捏住她的肩膀:“说。”

    “我……你不会记得,十年前你在路上,随手救过一个小姑娘,她从那天开始就喜欢你,喜欢了你十年……”路西被他逼得没有办法,咬着唇说道。

    言以莫确实很明显不记得这件事情了,不过细细思索了一下,却又有点印象。

    他这一生中,真心实意去做好事的情况,毕竟是不多。

    想起来后,才想起好似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印象中那个小姑娘在头脑里还有点残留的记忆。

    但是却也不多了。

    他从来都把心思放在和沈凉墨的争夺上,当然不可能去记一个小姑娘的事情。

    路西低声说道:“从那个时候起,那个小姑娘就一直默默的喜欢你了。”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来找?”言以莫想起这其中错失了十年,不由竟然生起一种恼怒的情绪。

    “本来她并不打算来找你的。是因为言家的情况有点糟糕后,她担心你的身体,才出现的……是她自作多情,但是她对你的感情是真的。你成全她好不好?”路西用了第三人称,说话就顺了许多。

    要是用第一人称说,她真的不知道能不能说出口来。

    言以莫冷笑一声:“不来找,那就说明感情并不多深。”

    “……”路西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一下子突然生起这件事情的气来。

    别说那个时候她年纪还小,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对他动那种心思。

    就算后来情窦初开后,对他有了感情,也是不可能找他的。

    那个时候的言大少,呼风唤雨,是整个苏格兰的少女、少妇梦寐以求的对象,怎么可能会见她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姑娘?

    那个时候要是她出现的话,也是不可能见到他的。

    而且那个时候,她根本就没有下定决心到他身边来。

    因为那个时候,来他身边根本就是一个奢望。

    言以莫看着语塞的路西,说道:“哼,那就说明没有什么感情了。没有什么感情,还说什么成全?”

    路西低垂下头去,静默地不说话。

    静默了好一阵子,也许言以莫也觉得,自己竟然对这样的事情生气,有些莫名其妙。

    他才终于松了眉头,说道:“不过现在找了,也不算晚。”

    路西不由掉着眼泪,说不出话来。

    言以莫伸手握住她的手,说道:“算了,过去的事情就算了。”

    路西想起刚才他亲手喂她吃的那粒药,简直是心碎欲绝,他还竟然说算了。

    她低着头不说话。

    只是担心他的身体,她才狠狠地将眼泪擦了擦,问道:“……那你,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啊?”

    言以莫不由挂上了似笑非笑的笑容。

    因为他一直都修身养性,对这种事情没有经历过,也没有什么探究。

    别说女人了,就算是他自己,也从来没有考虑尝试过。

    说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的男人,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异议的。

    不过在昨晚那种情况下,也不可能当柳下惠的。

    毕竟路西让他实实在在的动心动情了。

    换任何正常的男人,也不可能成功的当柳下惠。

    所以他便有生以来,第一次在这种事情上有了尝试。

    曾经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在有生之年,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有什么经历了。

    倒也并不是说完全不想,而是一想到要和那些庸脂俗粉在一起,言大少就觉得自己很吃亏。

    为什么要吃亏去做这种事情?

    结果没有想到……他竟然也会对这种事情有了兴趣。

    不仅有兴趣,而且竟然好像也不差。

    至少比一般的男人还要强不少。

    这样一来,闹得路西昨晚基本没有怎么睡好。

    而他竟然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早起的时候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出去走了一趟,拿了药回来,竟然还是有力气跟路西大吵一架。

    听到路西问他的身体,言以莫挑眉笑道:“怎么?没吃够?”

    “你!”路西气得双颊通红,双拳砸向言以莫。

    言以莫却轻声笑了起来。

    路西收起眼泪和害羞,说道:“讲真,有没有什么问题?”

    “有!”言以莫大声说道。

    路西一下子挑起来了,虽然生个孩子很重要,但是他的身体毕竟更重要,忙上前东摸西摸:“哪里?怎么了?要不要去看医生?”

    言以莫抓住她的手,低声说道:“上瘾了,怎么办?”

    路西怔了好一阵子,才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气得给了他一拳。

    这样一闹就到了中午,仆佣来传饭。

    言以莫和路西一起走进餐厅。

    路西脸红红,头发梳过,却也有些松散。

    并没有扎起马尾,放下来将脖颈上的吻痕挡住了。

    初承雨露的娇羞模样显露无疑。

    路妈妈因为不习惯住在大院里,已经搬去言家大宅隔壁的小院子里了,偶尔去正在修建的学校那边帮帮忙,日子过得和乐,言以莫也不想拘束了她,那样的环境正好适合她的身体。

    所以只有言太太坐在餐桌前。

    言太太不爽地看了一眼路西,竟然没有提前来布置碗筷,简直是一点晚辈的样子都没有。

    言太太一点笑容都没有。

    见言以莫拖开椅子,体贴的让路西先坐下,她冷哼了一声,说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想当年我们当晚辈的时候,哪个不是早晨一早就先起来,将茶泡好,花插好,准备好早餐让长辈的先吃。现在倒好,竟然是我们做长辈的伺候起小辈来了。”

    路西因为还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没有说话。

    言以莫看了母亲一眼,说道:“妈,家里伺候的人如果少了的话,下个月我多加十个回来。”

    “再多伺候的人也好,难道小辈的就能睡到大中午的时候,让长辈等着她一起吃饭吗?”言太太是过来人,一见路西的样子,就知道她和言以莫发生什么事情了,不由更是生气了。

    路西也听出来了,诚恳地说道:“太太要是饿了的话,就先吃吧,不用等我们的。”

    “这是什么话,难道一家人还分成几波来吃饭吗?哪家有这样的规矩?”言太太气愤道。

    路西浅浅地笑了笑:“原来您……已经把我当成您一家人了。”

    倒不是路西脸皮厚,而是她一向会苦中作乐,不愿意去体会话里嘲讽的意思,而宁愿将这些话当做真的,尽量去想好的一面。

    不然苦水里泡大的她,根本就没有这么乐观开朗的性格了。

    言太太被噎了一下,说道:“别急着上位,咱们言家什么时候承认你了?一家人一家人,你以为这一家人,是你想当就当的?”

    “哦,那言太太就不用等我吃饭了,饿了的话自己先吃吧。毕竟咱们俩,也还没有什么关系是不是?”路西小小声地说道,尽量让语气公正客观。

    言太太又被噎住了,气得放下刀叉,说道:“莫儿,你看看你这谈的是什么女朋友,有她这样跟我说话的吗?安德森小姐对我说话的时候,不知道多么客气礼貌,那才是大家闺秀的样子,受过正经教育的!”

    “妈,你终于承认,路西是我的女朋友了?”言以莫也只提取了言太太话里这个意思。言以莫对于母亲,也并非是没有感情。

    但是母亲嫌贫爱富,踩低爬高这个性子,让他也十分恼火。

    尤其是之前妹妹蓉蓉没有少因为这个事情而受折磨。

    言以莫也十分不喜欢母亲这样不磊落的性子,每次看到她在路西面前吃瘪,言以莫心里就很舒畅。

    路西对于言太太是十分尊重的,帮她做菜洗衣服什么都可以,但是唯独在口头上,让言太太占卜了什么便宜。

    言以莫也学着路西的那一套,将言太太噎得刀叉放下又重新拿了起来:“你们简直是……这个家,我完全做不了主了,是吧?”

    听到言太太说不了道理,开始无理取闹,言以莫和路西就十分有默契地低头,认真的吃起东西来。

    言太太年纪大了,又经历生病的事情,比以前还能絮叨,言以莫也不便强硬地对她,她絮絮叨叨的,言以莫和路西便认真地吃东西,好似完全没有听进耳朵里一样。

    言太太气得叉子狠狠一掷,在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声音来,刚要开口说话,言以莫便站起身来,说道:“我吃饱了,失陪。”

    路西还在发怔,他已经一把抓起她的手,将她带离了餐桌旁。

    言太太气得站起来,想要扔盘子,可是最终想了想,也挺没有意思的,只能把这气消了。

    晚上路西在自己的房间里整理东西,整理到单的时候,才想起昨晚忙了一晚,一波三折的,好不容易做成了一件事情,又被言以莫强行喂的一颗药改变了这个事实。

    想到这里,她就不由觉得好挫败。

    努力了这么久,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最终还是只能回到现在这个结果。

    说实话,她也只是个女孩子,在这种事情上,总是害羞的。

    做了这么多事情后,已经将她的心力都磨得差不多了。

    她不觉得自己还能有再鼓足勇气,主动去做这种事情。

    言以莫不想让她怀上孩子,他的担心,她也能够理解。

    只是感觉,真的有些累了。

    累得不想再去想那么多……

    她整理着衣服,放下手,挫败地躺到上,望着天花板,心思放空,什么都不想去想。

    叩叩,响起了轻声的敲门声。

    路西爬起来,跑到门口,打开门,见言以莫站在面前。

    他是洗过澡来的,穿着简单的居家服,看上去更多了几分慵懒和随性。

    耳发上还有几滴细小的水珠。

    路西不由脸一红:“你……还没有睡吗?”

    “我来跟你一起睡。”言以莫一向也是直来直去,言简意赅。

    “咳咳……”路西被自己的口水呛得连声地咳嗽起来。

    他说什么?

    他竟然说……他要来和她一起睡?

    这这这……

    路西慌乱得有些手足无措,说:“啊?欢迎。”

    想想觉得没对,说:“啊……不是,你……”

    “嗯?”言以莫挑眉看着她。

    路西感觉到自己已经不会说话了。

    言以莫好笑地看着她:“是你给我开了荤,现在想推卸责任了?”

    路西紧紧地抱着手上的衣服,言以莫已经走进来了,不仅他本人来了,手中还拖着一个箱子,他走进来,不紧不慢地打开箱子,看起来,他是将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都带来了。这是说……他要一直住在自己的房间里?

    路西脸上红得像个苹果,有点难以置信:“那个莫少……”

    “睡觉吧。”言以莫坐回上,伸手将路西揽了过去。

    路西跌坐在他的怀抱里,脑子里晕晕乎乎的。

    等到和昨晚相同的事情发生的时候,路西才反应过来,问道:“你不会一会儿又要给我吃药吧?”

    “吃什么药?”言以莫虽然不喜欢她在关键时刻问莫名其妙的问题,但是她声音里充满了担忧,他还是停下来,认真地问道。

    “上午你给我吃的避孕药。”路西咬着唇,有些难过。

    如果这种事情都可以发生,为什么不能让她生个孩子呢?

    她真的不是贪心。

    言以莫伸手重重地拍了拍她的脸颊:“傻不傻?上午给你吃的是另外的药。是为了缓解你昨晚吃了水杯里的药的难受,找医生拿的。”

    路西听到这里,才明白过来,心内不由有些感动,又有些酸涩,鼻尖酸酸的:“谢谢你,莫少。”

    “不要做那些傻事了。长得挺聪明的,怎么那么傻?”言以莫有些嫌弃地说道。

    路西开心地掉眼泪。

    关键时刻,她娇声道:“……给我一个孩子吧,言以莫。”

    “不要后悔。”言以莫声音低哑,狠狠地说道。

    “我不会后悔的,绝不。”路西狠狠地摇头。

    言以莫封住了她的唇:“那好好接着吧。”

    次日路西醒来的时候,边已经没有言以莫的身影了。

    她坐起身来,才看到头上有字条:“我去公司了,好好照顾自己。”

    署名是言以莫漂亮的花式字体。

    简单一行话,让路西心里砰砰的乱跳。

    将纸条放在胸口,心里却也有些酸酸涩涩的,要是现在这样的甜蜜,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该有多好。

    能够得到言以莫的爱,没有什么比这更让路西知足了。

    路西对着镜子笑起来:一定是自己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会在生命中遇到他,对不对?

    又乐又担忧的想了半晌,她起身去洗了个澡。

    因为不再去美国,所以路西在苏格兰要继续呆下去。

    她应聘了另外一家学校做老师,现在已经开始上班了。

    所以她每天也有蛮多的事情要做的。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