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446 我的木头人 我的女人
    说罢,卫昊狠狠地,就要扣动扳机。

    沈木在那一刻,飞身扑过去,一脚踢开了他的枪。

    卫老爷子被摔在地上,沈木和卫昊扭打在一起。

    卫昊和沈木本来实力不在一个档次,沈木比卫昊的身手好太多。

    但是沈木有伤在身,和卫昊便势均力敌起来。

    此刻直升机上的警员拿着枪,也没有办法瞄准打斗中的二人。

    其实沈木完全可以不用以身犯险,但是看到无辜的卫老爷子死在他的眼前,他根本做不到。

    他的性格和沈凉墨很像,对于公平正义有着天生的追求。

    如果眼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质死在自己面前,他的良心永远都不会安。

    所以沈木才选择了不管有多么危险,也要制服卫昊。

    而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提着一颗心,等待着。

    言蓉更是如此,眼眸发红,不安地等待着消息。

    她紧紧地绞着手指,不敢跟上天台去。

    因为她知道自己上去,除了给沈木增加负担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她的心情是焦灼的,从来没有这样难耐过。

    一秒钟过去,就好比过了一年般的难受。

    墙头上的闹钟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每一声,都好似是沉沉的脚步踏在心头。那脚步有一个名字,叫做死神。

    言蓉紧紧地攥着拳头,眼泪挂在眼眶上。

    刑警队的人却很快就跟了上去。

    因为沈木将卫老爷子救了下来,刑警队的人很快就将老人带离了,这样一来,沈木完全就没有任何负担了。

    他放开手脚,凭借全力,将卫昊打倒在地上,掏出手铐,将他的双手拷上。

    卫昊绝望地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哀鸣。为他所做的一切付诸流水而哀鸣,为他的未来而哀鸣。

    沈木脱力,也站不住地跪倒在地上。胳膊和腿上,血流如注。

    昨夜去搜寻卫昊的证据,他救出了几个小孩,一整夜都没有休息,身上的伤口都没有包扎,就来到了现场抓捕卫昊。

    现在,他也是精疲力竭了。

    他是被其他的队员扶着下去的。

    电梯门一打开,沈木的面容出现在眼前,言蓉几乎就扑进了他的怀抱里,大声地哭出来。

    沈木脱力,被言蓉这一扑,扑得几乎要跌倒,趔趄了一下,才在刑警队员的帮助下站好身体。

    言蓉也顾不得不好意思了,一边大哭着,一边伸手去帮沈木检查他到底是哪里受伤了,看着他鲜血淋漓的样子,又是大哭出来。

    医生很快被叫了过来帮沈木包扎。

    现场因为沈木布置得当,所以未有其他人员伤亡。

    卫昊手下另外的人,则全部被沈木这两天的精密布置下,全部捉拿归案,将来会依据罪行,进行惩罚。

    言以莫也迎上来,拍了拍沈木的肩膀,沈木对着言以莫笑了笑,伸手去擦掉言蓉的眼泪,低声道:“傻瓜,我没事。”

    言蓉抱着他的腰,将自己的脑袋紧紧地放在他的胸膛上,一秒钟也不愿意松开手。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大声喊道:“墨少过来了!”

    这个墨少,自然不是正站在沈木身旁的莫少,而是沈凉墨。

    两旁的人自动朝两边散开,沈凉墨和苏薇一起,越众而出,站在了大家的面前。

    沈凉墨身形高大,五官俊朗,气质出众,才一出场,这气度就压得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刚才还有些吵嚷的大厅,顿时静了下来。

    大家都不由小心翼翼地朝着沈凉墨望去,见他长身玉立,身旁站着一个大方得体的女子,漂亮的五官美得不可方物,眉眼略弯,不笑的时候,也好似带着笑意,让人的心境都随着她的面容为之疏阔。

    都知道这个女子肯定是沈凉墨的爱妻苏薇了,所以想要多看一眼的男人,也自觉地低下头,不敢多看。

    卫家老爷子经历过刚才的事情,虽然惊甫未定,却很快平复下来,上前来说道:“墨少,卫昊这个逆子,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将家族蒙羞,也让民众为之受苦,幸好有墨少明察秋毫,将他缉拿归案。所幸现在卫家还没有让他接手,没有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墨少,我们卫家做的生意都清清白白,没有想到被逆子玷污门楣,其他的事情,还请墨少明察。”

    沈凉墨点头道:“卫家做的是合理合法的生意,我们自然是支持的。而卫昊,不仅企图杀害无辜,还用无辜的生命研制一些非法的药品,这些事情,伤害到太多人,一定会得到法律的严惩。”

    “墨少说得对。我们卫家,一定也会好好查证家族内部,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卫家老爷子谢过沈凉墨,又看向沈木,说道,“这次幸好得木少爷出手相助,不然我这条老命,就交代在那个逆子的手中了。我家门不幸,出此逆子!”

    卫家老爷子说得痛心疾首,追悔莫及,他也确实是并不太喜欢养在外面的卫昊,觉得他身上的市井气息和戾气都太过重了。

    只是因为卫铭一直没有将心思放在家族事业上,让老爷子一直想不到好的方法,才将卫昊接入家中,想要用卫昊来刺激一下卫铭。

    谁知道不仅没有刺激到卫铭,反倒让卫昊一步步走了上来。

    原本以为卫昊成长了,也总算是一件好事,但是没有想到卫昊的成长后面,有太多不可告人的东西。

    而卫昊身上的戾气也没有消失,今天差点将老爷子一起杀害了。

    沈木对着老爷子点点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卫家老爷子转身向沈凉墨,问道:“不知道墨少这次来,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卫家老爷子还是有些想要和沈凉墨打好关系的,所以想要尽尽地主之谊。

    台下的很多人,刚才本来都要走的,现在看到沈凉墨来了,见卫昊也被抓住了,都舍不得走了,驻足站在台下观看。

    不少人都想近距离瞻仰一下沈凉墨的风采,更有不少少女少妇,个个都挤上前来,看到沈凉墨的时候,个个难掩脸上的向往之色,一个个捧着心口,恨不能上台去和沈凉墨有直接的对话。

    再一转眼看到沈木,见那也是一个人中龙凤的好架子,不由又去看沈木。

    言蓉已经走到了苏薇的身边,跟苏薇说起话来。

    她们俩人一直都很投缘,久未见面,都不由说些别后情形,在一起十分亲热。

    沈凉墨淡淡笑了笑,说道:“正是还有一件正事要办。今天我过来,最主要还是来接沈家的长子嫡孙回沈家的。”

    听到“长子嫡孙”这四个字,大家不由都相视一眼,十分震动。

    苏格兰这边的人,对于沈家的这些事情并不十分清楚,但是还是有很多人都知道长子嫡孙对于沈家意味着什么。

    其实不光是沈家,就算是全世界范围内,其实都对血脉正统、家族传承这样的事情看得非常重。

    听到说沈凉墨来找接长子嫡孙,有的人还记得沈家的长子嫡孙是沈谦,不过沈谦早就不在沈家了,而且还回归到了京城的杜家之中。

    这样一想,大家也都感觉到了事情有点非同寻常。

    看来,沈家的长子嫡孙,应该是在现场了。

    一些人不由都站起来,到处寻找,想要看看这长子嫡孙到底是谁,在哪里。

    一些不明就里的人,也跟着议论起来。

    只不过大家都没有什么头绪,完全看不出到底谁会是那个长子嫡孙。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看向沈凉墨。

    沈凉墨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穿透力非常强,一开口,就算站在最角落和最后一排的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他开口说道:“沈家的长子嫡孙,是沈家上一辈掌权人沈浩中的儿子,是正宗的沈家继承人。他就是……”

    他缓缓地顿了顿,才说道:“沈木!”

    “哗”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齐齐发出惊叹声,然后齐齐看向沈木。

    这个时候,沈凉墨和沈木站在一起,大家才看出,沈木和沈凉墨身材相仿,连五官和神情也有几分相似。

    只不过沈木和沈凉墨相比,要稍显瘦弱一点。

    也有人记得沈木曾经是沈凉墨的随侍,那个时候,沈木的样子和沈凉墨就有几许相似,只不过那个时候,大家都以为沈木常年跟在沈凉墨身边,学到沈凉墨的表情和动作也并不奇怪。

    现在才知道,沈木原来是真正的沈家血脉!

    沈凉墨说道:“因为沈木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一直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现在所有的事情都了结了,他也可以跟我回去,掌管整个沈家了。”

    听到这句话,大家都不由更是哗然起来了。

    沈氏集团富可敌国,多少年来,一直都是大家觊觎的目标,尤其后来沈凉墨和苏薇结婚后,获得了s国皇室的支撑后,沈氏集团,就更是风头无俩,无人敢动。

    沈氏的家业有多大,没有任何人能够估算得清的,沈凉墨作为这艘巨轮的掌控者,站在万人之上,权柄无双。

    现在,竟然是沈木来接手沈氏集团吗?

    以后,竟然是沈木成为沈氏这艘豪华巨轮的操控者吗?

    一时之间,所有的目光都放在沈凉墨身上,然后,又慢慢地移转到沈木的身上。

    大家又是惊讶,又是好奇,有羡慕,有嫉妒,各种情绪在空气中翻转,发出各种惊叹不已的声音。

    言蓉本来是在和苏薇说话的,听到沈凉墨这样说,也不由抬起眼眸来,看看沈凉墨,又看看沈木。

    她惊讶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根本不敢相信,沈木才是沈家的长子嫡孙。

    她认识的木头人,一直都是沈凉墨的随侍,是一个身份地位不高,财富权利不大的年轻人。

    她喜欢他,是因为他正直、善良、勇敢,值得她去爱。而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巨大的财富,有什么样的身世背景。

    接到她疑惑的眼神,苏薇轻轻点了点头。

    沈凉墨也微微颌首,沈木也点头承认了这个事实。

    言蓉捂住嘴巴,摇摇头,却转身朝外跑去。

    “蓉蓉!”沈木顾不得多想,对沈凉墨说了一声,便马上追了出去。

    沈凉墨没有再多说什么,向大家颌首致意,然后带着苏薇一起离开了现场。

    沈凉墨安排人去护卫言蓉和沈木的安全,自己则陪着苏薇,道:“先回去休息吧,一会儿陪你吃晚餐。”

    苏薇点点头,依靠在他的肩膀上,被他半搂半抱着带进了车里。

    等到沈凉墨和苏薇一离开,全场的人好似油锅里撒了一把盐一样,沸腾得快要满溢出来了。

    整个会场上都是各种各样的声音,一些豪门公子发出啧啧的叹息声。

    还有不少的千金和贵族小姐,不时地惋惜,惋惜自己没有得到沈木,而被言蓉捷足先登了。

    言以莫相对别人的情绪来说,要稍好一点,震惊过后,便恢复了平静。

    这个消息跟长了翅膀似的,瞬间便飞遍了整个苏格兰。

    连同言以莫没有死的消息,一起飞进了言家大宅。

    言太太本来已经是病恹恹的躺在上,听到这个消息,噌地一声坐起来,抓住王阿姨的手说道:“你是说,莫儿没事?沈木是沈家的掌权人?这这这……”

    “是啊是啊,太太,大少爷今天出现在现场,揭穿了卫昊想要杀死他的事实。那个来自s国的墨少呢,亲口说木少爷是他们家的长子嫡孙,现在要将木少爷接回去长官沈家呢!”王阿姨也是喜不自胜,发生这些事情,一件件的让人喜上眉梢。

    言太太双手合十,不停地说道:“真是感谢上帝,感谢上帝!”

    不知道她感谢上帝,是因为言以莫没事,还是因为沈木的身份。

    不过这一切,都并不重要了。

    而这边,言蓉飞快地跑了出去。

    她一时之间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而尤其是这个事实,沈木一早就知道,却一直瞒着她。

    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她的心里有一种情绪,让她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十分不舒服。

    她跑得很快,沿着河边的道路,裙裾飞扬,情绪激动。

    沈木在她身后跟着。

    他本来可以很快追上她的,但是他体力不支,又流了太多的血。

    “蓉蓉!”他大声喊着言蓉的名字。

    言蓉没有停留,但是当她听到身后传来重重的倒地之声时,还是不忍心了,马上调转头来。

    看见沈木真的跪倒在地,她的心软得发疼,冲着他跑过来。

    沈木露出了笑容,他就知道,她根本不会弃他不顾的。

    言蓉伸手想要扶起他,可是扶不动,反倒跌进他的怀抱里。

    沈木紧紧地抱着她,下巴抵在她的秀发上,根本不容她跑开。

    言蓉的眼泪却流了下来,沈木将她抓紧在手里,看着她流泪的双眼,说道:“傻瓜,不开心吗?”

    “……”言蓉一时之间,根本说不出话。

    按理说,是应该开心的。今天的事情,没有让她不开心的。

    可是心底里,总觉得有什么堵得慌。

    她吸了吸鼻尖,说道:“你的伤口没事吧?”

    “没事。倒是你,为什么跑开?”沈木挑起她的下巴,对上她单纯无辜,却带着些许红色的眼眸。

    言蓉别过脸去,终于慢慢开口:“为什么……为什么我是最后一个知道你身份的人?难道说,我们之间,连这样的信任都没有吗?”

    沈木知道她心里对于这件事情,会有一些想法,轻声道:“是,我一开始就可以告诉你这件事情。”

    “可是为什么没有呢?木头人……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地位,跟其他任何事情都无关……”言蓉有些难过,“我不会因为你是一个普通身份的人轻看你,也不会因为你现在是沈家的血脉而有所不同,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沈木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不允许她跑开,她的情绪,他都能够体会。也许曾经他对于爱情一窍不通,可是现在在她身上,他也学到很多,“蓉蓉,你愿意听我说吗?”

    言蓉本来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是看到沈木眼眸里流露出来的诚恳,她又心软了。

    是啊,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择的,相遇和相爱的时候,都没有因为其他的任何事情而有所改变。为什么反倒到现在了,还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心里生出难过的情绪呢?

    想到这里,言蓉点点头。

    沈木轻声道:“蓉蓉,我这次来苏格兰,跟卫昊毫无关系。我只身前来,只是为了你,这次解决卫昊的事情,也只是顺手。我之所以一开始并没有亮明自己的身份,是因为我不想用自己的身份来压制其他人,改变其他人的看法。你是我的女人,是我的选择,所以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完成这件事情,然后亲自带你回去。”

    言蓉听得心头动容,避不开他炽热的目光,只好迎视着他的目光。

    沈木接着说道:“我是沈家的长子嫡孙这件事情,我也没多久之前才知晓的。我的亲生父母本来也很早就去世了,我一直以孤儿身份在沈家长大,大哥和奶奶对我,情同亲生,尤其是大哥,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我虽名为随侍,但是却一直得他将我当兄弟看待。整个沈家,经历过多次危机,也是大哥力挽狂澜,撑起了整个集团。所以我虽为长子嫡孙,但是为沈氏集团做出的事情,其实很少很少。就算我以后回归,我也不会去得这个掌权人的位置,更不会和大哥生出任何不睦。这一次我来苏格兰,便是这样想的不借助大哥和沈家的力量,用我自己的努力,亲自将你带回去。因为你是我的女人……亲手带你回去,是我的责任,不是吗?我们的爱情,本来就跟身份、地位、财富和名利无关,不是吗?”

    言蓉听他字字句句说来,全部都发自内心,是肺腑之言,眼眸也渐渐地红起来了,这一次,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感动。

    沈木伸手勾了勾她的鼻尖,说道:“现在可以让我听听你的想法了吗?”

    “我……我以为你内心深处,不信任我,所以刚才我心里好难过……”言蓉的声音低低的,“我想到自己对你毫无保留,你却有事情瞒着我,心里觉得有些不舒服……”

    “傻瓜……傻瓜。”沈木伸手将她满头俏丽的短发全部揉乱了。

    言蓉不由笑起来,笑他的溺,也笑自己刚才没来由的多心。

    “对不起哦,木头人。”言蓉将脑袋贴在他的胸膛,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声。

    沈木将她重新抓进怀里抱着:“我知道这件事情一直没有跟你说,是我不对。本来想打算结束卫昊的事情,就跟你说的。谁知道大哥今天竟然亲自来了呢。”

    言蓉笑着说道:“说明墨少拿你当兄弟,给你在全苏格兰人瞧不起过你的人面前长脸呢。”

    沈木不由笑了笑。

    言蓉继续说道:“其实,你聪明能干又勤奋,就算没有这个身份地位,以后也一定会让人刮目相看的。因为我看人的眼光,就是这么的准!我选中的老公,就是有这么棒!”

    !!

    ...

    薄情总裁,别乱来!.chuanyuemi.